>>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 2012-08-28  17:35

    蒋廷黻《中国近代史》中谈到鸦片战争前,清朝天朝体制极重华夷之防,外国人在华有诸多限制,而其中“顶奇怪的禁令是外人不得买中国书,不得学中文”。传教士马礼逊的中文教师,每次出门授课,都带毒药,万一查出,准备自尽——“对外汉语”这个职业在当时是需要冒生命危险的。

     发表于 17:35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景观生产   - 2012-08-28  17:32
     发表于 17:32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爱国、卫生和运动   - 2012-08-24  20:33
     发表于 20:33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西湖   - 2012-08-22  22:41
     发表于 22:4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保守年代   - 2012-08-22  22:39
     发表于 22:39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五囊子   - 2012-08-22  22:38
     发表于 22:3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这一代人的恐惧与焦虑   - 2012-07-17  20:21
     发表于 20:2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谁是“13亿消费者”和“公众”?   - 2012-07-05  20:23
     发表于 20:23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再年轻的个人主义者   - 2012-07-04  18:26
     发表于 18:26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切皆有可能   - 2012-07-03  22:08
     发表于 22:08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黔东南十日(下)   - 2012-06-22  05:53
     发表于 05:5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黔东南十日(上)   - 2012-06-18  22:17
     发表于 22:17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桂林行   - 2012-05-20  18:49
     发表于 18:49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萧条异代不同时   - 2012-04-20  19:23

    即便是专业学者,可能都未曾听说过施淑仪这个名字,不过我可以断言,这是清代妇女史无法绕过的一本著作。全书前半部分是辑录1163位(另补遗103人)清代女诗人的生平、逸闻、诗作点评;后半部分则是施淑仪本人的诗文合集,而她本人也可说是清代闺阁诗人最后的一缕光芒。

     发表于 19:2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追寻美好生活   - 2012-04-14  20:25

    虽说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但现代人无疑是最看重生活品质的。在这个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的时代(或者像窦唯所唱的“地狱天堂皆在人间”),只有人世间的美好生活才是人们所切实想要追求的——这一点,对城市中产阶级来说尤为重要。在经历了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后,很多中国人在心态上已经将人生视为一段不断自我改善的历程。

     发表于 20:25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风景的变迁   - 2012-04-04  07:07

    在上海这些年里,算起来去过两次无锡、五次苏州、八次南京,以及至少二十次杭州;但仿佛从未想过要去镇江、扬州。或许不仅对我如此,对许多人来说,如今它们都不再是多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这两座城市最辉煌的时代都已过去太久,虽然衰落有时也是好事。江山仍在,但细节处仍不难看出沧桑变迁,而我们看待风景的方式也早已大异前人。

     发表于 07:0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美国大选中的男子气概   - 2012-03-12  13:02

    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有时其场景会让你想起“超级女声”或“达人秀”:那种热烈的场面、台上激动人心的表现、以及紧张而富有悬念的竞争氛围。当然,政治不完全是娱乐,至少在美国大选中尤其能隐约看出这一点:政治家必须要竭力表现出自己坚定的男性气概。

     发表于 13:02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价值重估的年代   - 2012-02-16  20:17

    近几十年来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也许当这个时代成为历史以后,后人回顾时,会认为最重要的变迁发生在人们的心灵之中。毕竟,思想与社会是相互激荡的:思想的变化推动了随之而来的一切变化,而外部变迁又会促使人的心灵发生改变。

     发表于 20:17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帝国百年   - 2012-02-15  22:06

    一百年前的2月12日,清帝溥仪公布逊位诏书,紫禁城的黄昏终于到来。当时是一个真正的“帝国时代”,世界秩序事实上由少数几个帝国所决定,作为当时最先崩溃的一个帝国,中国的前景在当时看来充满不确定性;然而一百年后回顾,我们却不难发现:大部分帝国事实上经历了比中国更糟的命运。

     发表于 22:06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否定的经历   - 2012-02-06  22:24

    少年时气盛,常觉得父亲怀有一些令我无法忍受的观念。他是党员,但无疑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相反,他津津乐道于毛出生时“韶山冲红光满天”的天象;他喜欢说关于毛的神秘现象,比如1949年进京的第一支部队番号是8327部队,预示着毛将有83年寿命、“做27年皇帝”;他把毛看作是穷人的救星,毛“固然错整过一些人,但其中有些也确实并非好人”;至于毛对邓的判断也确实没有错,“说邓是走资派,有什么不对?现在事实证明他确实就是。”他说,毛曾预见到,复辟后“穷人会吃二遍苦”,“你看以往的穷人现在又成了穷人”。

     发表于 22:2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外星人入侵前夜的地球文明   - 2012-01-30  20:27

    从表面上看,2012年乃是平平淡淡的一个地球年;然而当我们事后回顾,却不能不感受到那是一个充满悲剧的时代。

     发表于 20:2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越南三日   - 2012-01-29  20:49

    在动身去越南前夕,刚去过那儿的同事告诉我:岘港乍一看还不如国内的三四线城市,会安“跟朱家角差不多”,至于古都顺化,“越南的皇城比故宫一比,也就相当于一个地主庄园吧”。我们常常是参照本国来评价在异国的经验的。尤其像越南这样曾深受中国影响的异国,在很多国人眼里,“他们”两千年来都是“我们”的追随者,以至于其诸多事物看起来都只是中国同类事物的一个次一等的山寨版本而已。但我怀疑这是否就是事实,或是事实的全部。

     发表于 20:4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空间感   - 2011-12-13  19:11

    在北京不好找路。小住京华,和当地朋友约了吃饭,乍看到她发给我的地址时不免有点懵:“中关村中八楼”。但中关村那么大一片,我一个外地人怎么知道“中八楼”在哪儿呢?问她具体街道路牌,回答也很干脆:“那不好记……而且,告诉你路牌,你也找不到。”

     发表于 19:11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天堂里的烦恼   - 2011-12-11  17:05

    有很多国家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那儿事实上是另一个世界(只有一个世界未免太乏味了),理解那儿的事需要想象力。有时真心怀疑这个世界的人能否相互理解,或者那只是一个愿望?

     发表于 17:05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得是我在战斗   - 2011-12-04  22:36

    《铁甲钢拳》属于这一类影片:尽管看完后你会理性地觉得它所实现的那个梦想有点不合逻辑,但还是不免感到血脉贲张甚至热泪盈眶。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它在商业上的成功。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和|谐的海   - 2011-11-22  13:51

    近来的南海争端使很多国人知道了一个事实:南海诸岛中有不少岛礁其实插的并非五星红旗。许多人将之归咎于中国海洋意识薄弱,但这一争端之所以旷日持久,就在于所涉及的各方在传统上其实都缺乏这种意识。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在20世纪之前大多认为只有陆地才是人类居住的地方(但即使陆地边界也很少明确划定),陆海交界的地方就构成了天然的清晰边界,无人居住的岛礁并不值得为之争夺,而海域更是对所有人都开放的空间。

     发表于 13:51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京   - 2011-11-16  20:38

    算起来这是我第八次来南京了。回想起来,这就像是多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第一次是1997年盛夏,我从厦门坐了一趟慢车去南京,沿途在烈日和暴雨中走走停停,原定33个小时的行程开了46小时。抵达南京是清晨7点多,大雨瓢泼,狼狈不堪地坐了一辆摩的去找同学,一路有些颠簸,雨蓬遮着又看不清外面雨中的城市。坏消息是:同学都已放暑假回家了。那年头没拷机更没手机,他们联系不上我,还以为我不来了。一时两手空空站在中山东路,道旁梧桐树巨大的树冠里雨水滴滴答答,望着中山门的城墙,构成了之后一段时间我对南京的印象。

     发表于 20:38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海洋中国的兴起   - 2011-11-07  08:54

    现在提起唐朝,人们常常将它视为中国古代文明曾达到过的一个巅峰,而与之相连的则是一个外向、自信、开放、文化多元的形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唐朝在对外交流中的行为,塑造了今天人们所感知到的“盛唐气象”。但“巅峰”的意思是:你好不容易到达那个顶点之后,发现很难在那里长期停留,唐朝事实上也是两千年帝制中国时期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它不仅见证了辉煌、见证了变迁,也预示了此后中国对外贸易的成功与失败。

     发表于 08:54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只脚踏进后现代   - 2011-10-29  14:31

    近年来你可能听到周围的人(或许你本人也是其中之一)越来越频繁地质问:一味追求GDP增长究竟有何意义。至少在城市中产阶级中,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种主导性的话语。以前清贫时人们向往着早日实现现代化,而如今当物质繁荣已触手可及时,人们却开始怀念当初的时光,把它假想为一个失落的乐园——“那时虽然穷,可日子过得很开心”。

     发表于 14:31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辛亥回眸:断裂还是延续?   - 2011-10-14  20:14

    眼下的各种百年纪念活动中,常被人忽视的一点是:所有的焦点都指向辛亥革命的胜利,而不是“清亡一百周年”。虽然这是同一件事情的两个侧面,但显然人们认为只有前者才是有价值的遗产,并被赋予历史意义,前者则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历史观的产物,它敦促人们将“革命”当作是一个分水岭事件,中国从此将之前那个黑暗的时代留在闸门后面,而开始向“新中国”进发。

     发表于 20:14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国王为什么需要新装   - 2011-10-11  19:52

    人要衣装——政治家自然也不例外。在前现代社会,衣着几乎无一例外地是社会地位的标识,国王总要穿得和任何人都不一样;那时很少有人能知道统治者究竟长什么样,人们之所以能辨认出他,靠的是他身上象征权力的服饰。现代社会政治家的衣着通常没有那么繁复到几乎过剩的图案和符号,但这并不是说衣装变得不重要了,恰恰相反,也许是更重要了。

     发表于 19:52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塞上行(下)   - 2011-10-08  22:34

    离开克什克腾时天空开始飘雪,心里有些郁闷;虽然不免遗憾未能在这里看到秋日晴空下的景色,但行程已不容我们在这里过多停留。Suda心有不甘,一度想去左近的多伦县或桦木沟继续看这一带的秋色(她对人文景点基本无感),不过最终她还是同意了南下去承德,因为我想把这一片的农牧混合地带、避暑山庄、长城、清东陵连起来看。

     发表于 22:34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塞上行(上)   - 2011-10-07  22:46

    这是一次充满意外的旅行。最初想的是去围场坝上,但一个曾去过坝上的朋友力言北京四周最美的草原还是河北蔚县飞狐峪的空中草原,飞狐道是中古游牧民族南下的重要孔道,我确实也有兴趣,于是说定到时他开车带我们同去;到时顺便去晋北一带数日。但临行的那晚,我却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到了虹桥火车站才发现应该在上海站坐车;此时已来不及赶过去,只能改签次日一早的高铁。沮丧之余告知朋友,他哦了一下说,那你们来后我带你们去北京近郊转转好了。如此,全盘计划都变了,要么还是去坝上?

     发表于 22:4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咖啡文化史   - 2011-09-19  20:48

    杨小凯在《牛鬼蛇神录》中曾回忆:文革时他第一次喝到咖啡,发现味道全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皱着眉笑说,难怪说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生活都很苦,原来整天喝这么苦的东西。这种反应倒也是人之常情,四百年前欧洲人刚开始接触到咖啡时,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感受。奇怪的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半成瘾性饮料(不论是茶、咖啡、巧克力、可可)都有点苦味,但通过文化的包装,任何苦涩的味道都可能成为令人趋之若鹜的风尚。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对一张雕花床的两种态度   - 2011-09-12  22:40

    乡下老家有一张雕花木床,正面四块围栏和床额都是精致的镂空木雕,刻着鸟兽花木等吉祥图案。这是1975年父亲新婚前夕,我那做木匠的爷爷亲手打造的;不过当时的用意倒不是为了什么纪念意义,而只是出于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既然自己会做,那总比买合算。此后这张老床虽然也曾床板断裂,但结构完好,现在也还能用。平日里木雕镂空处落满灰尘,不过稍作拂拭仍能光洁如新。

     发表于 22:40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旅行的意义   - 2011-09-08  21:19

    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在旅行前,人们就对想要看到的景色有了期望和预判,因此一个让所有人都赞同的旅游目的地总是很难确定——当然,除了那种“去哪里不重要,跟谁去才是关键”的人。即便一群人去同一个地方,如果翻看他们拍摄的照片,你也不难发现,他们的眼睛看到的仍然是不同的世界。

     发表于 21:19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新农村,新卫生   - 2011-09-03  12:03

    在我少年时的记忆中,镇上那个远房的大姨可谓异类:她的公寓里收拾得一尘不染,乡下亲戚到她家做客,坐过的地方她事后都会用开水烫过擦洗;丧事在乡下是大事,但她从不吃素饭,因为怕脏;难得到乡下(通常是必不可免的婚庆)来,她入席后会先用随身的酒精棉花把碗和筷子都仔细擦一遍。当然她这样极端的洁癖即使在城镇人中也并不多见,但我们这些乡下亲戚每次谈到她的卫生习惯时往往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这么爱干净的人,体质却很弱。

     发表于 12:03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虎儿子   - 2011-08-31  22:26

    深夜里,一头老虎沿着村外的土路孤独地蹒跚走来,敲开了村东头独自居住的那个老太婆的家门。它的声音很低沉:“妈妈,请你不要惊慌。虽然你已经无法认出我,但相信我,我是您儿子。是的,这些年我流浪四方,吃了很多苦,最后还在一场悲惨的战争中,被一个巫师变成了老虎。现在我无处可去,但还记得回家的路,请不要赶我走。”它说着说着,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发表于 22:26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为中华之崛起而做操   - 2011-08-28  17:04

    近日,第九套广播体操选在“全民健身日”这一天正式公布。这是自1951年以来现代中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的国家仪式,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身体政治内容;吊诡的是,正因为广播体操早已成功地渗入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才使得其意义经常被低估和忽视。

     发表于 17:0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挑选出来的过去   - 2011-08-24  21:40

    每个人可能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由于某个自己也未曾注意到的举动,给人留下了很好或很差的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朝代也一样:它可能因为某些难以消除的片面刻板印象而主导了后人对它的感知。盛唐虽然不过几十年,但如今一提起“唐朝”,总是和“盛世”联系在一起;而对于倒霉的清朝,它给现代中国人的印象主要是由晚清那衰弱的70年决定的。

     发表于 21:40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私人空间的起源   - 2011-08-21  11:40

    乡下原本是没多少隐私空间可言的。尤其在夏季,常常前后门敞开通风,主人家卸下门板在风口午睡,也不担心会有什么生人闯入,白天有人在家时,通常没有哪个房间是上锁的;邻里串门时为图方便,从后门进屋也是常有的事。在1980年代初家家户户大多还只是平房时,房屋结构也比较简单:我家的厨房、客厅、书房在同一间,两侧一边是我和父母同住的卧室,一边是堆放粮食、柴禾、农具的所在,角落里还打了个洞通往外面的鸡窝。有客人来时,他在中间的客厅里稍稍走动一下,几个房间的情形也就基本一览无余了。

     发表于 11:40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想像古代   - 2011-08-19  22:20

    在古代,人们普遍按辈字取名;书生模样的人通常总是手摇折扇;他们读四书五经或《三字经》;有身份的人家需要称呼“老爷”、“小姐”,另一类人被称为“太监”,而圣旨的开头一句总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家里有时放置着花梨木太师椅和紫檀木茶几;不论在什么地方,人们通常总是掏出银两付账;经常有人到关外去采掘人参;在节日或出于联络需要时,还会施放烟火;他们会吹唢呐,或拉着胡琴唱戏;能喝到碧螺春、祁门红茶、铁观音和普洱茶;玉米、花生、南瓜、辣椒、蕃薯也是他们常有的食物……

     发表于 22:20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地图的隐喻   - 2011-08-17  13:56

    1950年秋,当军队从东面攻入昌都的时候,看到这个布满乞丐和污水坑的狭小城镇,许多年轻的战士颇感意外。有人事后回忆:“看看周围破烂不堪的矮小的房屋和狭窄的街道,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地图上划成一个大圈的昌都。我们想象中的昌都一定是个像样的中等城市,各种建筑鳞次栉比。谁知它竟是这个模样。”

     发表于 13:5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棋牌室风波   - 2011-08-14  23:15

    在开设一年多后,姑妈家的棋牌室迎来了一拨特殊的客人:镇上的警察出现在牌桌前,彬彬有礼地告诫在场的所有人“不要玩了”,因为有人举报这里聚众打麻将影响休息。这个戏剧性的插曲是村里麻将娱乐史上的一个事件,将许多原本隐藏在背后的纠葛推向了前台。

     发表于 23:15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老喜丧   - 2011-08-11  23:16

    母亲说,桥头的谢川梅死了。死在养老院里,时年九十整,走时并无痛苦,也算老喜丧。临终前还神志清楚地一一叮嘱:四间房屋一半归孙子,一半归外孙女;攒下的两万元办后事,不收受任何人情;骨灰撒入运河里,不留痕迹。

     发表于 23:1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别人的制度   - 2011-08-09  23:09

    2011年真是乱象环生。朋友在美国,说起近日德州州长率三万人集体祈祷“上帝保佑美国”,颇有末世的绝望气息。隔洋相望的这一边,虽然关心的重点不同,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那一套渐渐维持不下去了。其它如欧洲(尤其近日英国)、日本,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说到这些不免和他感慨:似乎大危机之下,人所设计出来的制度都出现了问题,真不知道还有哪个能运转自如。他笑说:“当然还有。那就是——别人的制度。”

     发表于 23:09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时空旅行对人文社科研究的影响   - 2011-08-07  20:12

    一项新发明常常会带来某些难以预料的后果。当多年前时空旅行(俗称“穿越”)成为可能时,许多人欢呼这是人类史上又一重大进步,然而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参与(看看坊间充斥的穿越小说就知道了),事实表明它也造成了许多新的麻烦。对许多领域来说,它并非“又一项”发明,而是一次革命,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的话说,它使许多相关研究面临着“五千年未有之变局”。

     发表于 20:1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入侵   - 2011-07-14  22:43

    起初,人们甚至为之感到高兴:当在楼下花园里看到树巅的松鼠和草地上的梅花鹿,许多人都庆幸这些年来城市环境的持续改善终于有了好的结果。在这种乐观情绪下,很少有人去追问它们都是从哪里来的。但渐渐地人们开始感到有一点不对劲了,因为他们越来越频繁地与动物不期而遇:早晨一路堵车,最后发现是因为前面高架路上有两头大象对一片喇叭声听而不闻地缓缓散步;去便利店买早餐时惊骇地发现门边蹲着一头狮子;下班坐公交车时,几头灰熊也彬彬有礼地排在人们后面,它们上车后喀喇一声坐坏了一张椅子。

     发表于 22:43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古怪食物”不过是一种文化排斥反应   - 2011-07-13  20:48

    日前CNN在一项评比中将皮蛋列为“全球最恶心食物”,这不免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一位澳大利亚朋友的全家来华旅游,他们一家三代都很喜欢中国文化,但当我们点的皮蛋豆腐、泡椒凤爪、串烤虾端上来,这一家人都面露惧色地不敢下筷,那时我才意识到了那种活生生的文化差距。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苏丹:一个国家的诞生   - 2011-07-09  22:30

    南苏丹今天成为世界上最新的一个国家。最能表明这个新国家重要性的是:可能只有很少人注意到这一事件(大概知道它首都是哪里的人也不多),更不用说登上媒体头条了,而这可能已是当地人在斗争了数十年后最受世人关注的一刻了。

     发表于 22:30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