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
    亚洲:谁主沉浮?   - 2006-01-07  21:57

    亚洲或许是当今世界上整合程度最差的一个大洲。如今,一场对亚洲盟主的激烈竞争中,三个主要的大国都决心争取到与自己的文明相称的应有地位。它们雄心勃勃,又都表现出一种可笑的自命不凡——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们打成了平手。

     发表于 21:57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东北七日   - 2006-01-03  20:22

    一早醒来,火车已出了山海关,前方到站锦州。窗外北方的天空阴沉沉的,地上有薄薄的一层积雪。自长春往北,深入内陆,一场细密的冬雪下得正紧。北方的雪,的确如鲁迅所说,如粉如沙,决不粘连,在无边的旷野中旋转升腾。

     发表于 20:22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校译   - 2006-01-02  16:56

    本书是拉铁摩尔的名著,译者唐晓峰博士是侯仁之的门生,我是抱了很大的兴趣来阅读的。译者在后记中说,他是不满于1940年代赵敏求译本“无论在文字上,还是在内容完整性、准确性上,都存在不少问题”,所以决定重译。那么这次他自己干得如何呢?

     发表于 16:56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卖饼者言   - 2005-12-22  19:45

    早晨起来,满地冰霜,所幸阳光明媚,风力不大,否则呆在这样低温的户外,实在够受罪的。走到附近的早点摊买蛋饼。他已经认识我了,远远见到我过来,便伸出两根红通通的手指问:“两个?”我点点头。他的妻子用围巾罩住了口鼻,正在煎饼和打蛋;他则在旁边招徕和翻动煎饼。夫妻两个都穿得很臃肿,看得出来把能保暖的衣服大概都穿上了。

     发表于 19:45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林团体的财政状况   - 2005-12-20  22:51

    武林人物大多被描述得有点仙气飘飘,在小说中主角总是被赋予一些崇高的非物质目标,各武林团体似乎也都各自忙于钻研学术,虽然也时常为宝藏秘笈之类的东西大打出手,但他们日常的生活维持却很少谈及。武林团体要维持下去显然也不能靠大家吸风饮露,虽然它们大部分是非赢利性组织(像丐帮就有点行业工会的性质),但显然要有自己的谋生之道(即使不是生财之道),这和其他团体也没什么区别——大家总得有活动经费。

     发表于 22:5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以貌取人:童话中的残疾形象   - 2005-12-17  12:08

    一个意大利童话:贫穷的青年出门闯荡,动身前,他被告知:“在旅途中千万不要与这样三个人作伴:一个斜眼、一个瘸子和一个癞疤头。”——故事的发展当然不出预料,他还是遇到了这三个人,险些被害,经历一些磨难后最终把坏蛋癞疤头干掉了。

     发表于 12:08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通俗文学中的史实错误   - 2005-12-16  20:48

    少年时一度极喜欢单田芳的评书,每天抱着收音机,听他讲《明英烈》、《七侠五义》、《白眉大侠》,津津有味之余一边急切地等待着他“下回分解”,一边又暗暗地希望他最好永远也不要讲完。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如果没有爱   - 2005-12-13  20:58

    看了《如果·爱》。这片的主题说明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梦幻的依赖性。片中的三个主角,都不是仅仅生活在当下的,而处在现实和虚无的双重夹击之下。

     发表于 20:58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枯水季节   - 2005-12-11  19:32

    午饭后,Suda说:“我们朝北走走吧。村南去过太多次了,我都腻了。”我们和北面的村庄之间,横亘着一条运河和父亲所在的那个酿造厂。我几乎从来没有朝那个方向走,虽然近在咫尺,对我来说,那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界。

     发表于 19:32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受教育程度与婚姻幸福成反比   - 2005-12-09  08:38

    金庸书中的主角大多出身孤苦,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的后果就是男主角往往不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何况其中很多人如郭靖、杨过、萧峰、狄云、石破天等,还出自农村或草原,本来就属于教育欠发达地区。女主角却通常都是温文有礼,受教育程度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然而往往就是这些没受过什么教育的才最终赢得美人心。

     发表于 08:38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女王生辰实录   - 2005-12-04  20:14

    女王者,苏打之闺密也。初,苏打中夜梦彼环佩金冠,身披绶带,上书“救苦救难、以暴制暴”,不怒而威。方欲近前相问,忽闻彼大喝:“一个帅哥也没有!”(此苏打转述之鄙俗语,揣其本意,窃以为原文当作:“安得猛男兮守四旁!”)苏打惊醒,深觉此梦大有深意,乃慨然引人作画,并与吾辈数人上尊号/绰号曰“女王”,乞其笑纳。

     发表于 20:14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体重   - 2005-12-02  21:25

    戈蒂埃曾说:“作为一个抒情诗人,我年轻的时候,难以接受任何体重超过99磅的人。”他这句话读起来不禁让人莞尔,99磅折合下来还不到45公斤,我身周围即使减肥有方的女孩子,看来也很难满足150年前巴黎浪漫派心目中那种楚楚动人的柔弱之美——男生自然更不必提了。

     发表于 21:25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亚艺术与文化史图鉴》校勘   - 2005-11-30  22:28

    翻译据说是个苦差使,译得坏读者总是啧有烦言,而按照Dr Johnson的话说,译得比作者好,也不是他的本分。就此而言,读好的译作当然是享受,如果不巧是译坏了,我们也可以抓点错漏聊作读书中的乐趣。

     发表于 22:28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玉米与资本主义》校译   - 2005-11-28  21:01

    大概是读这本书前,我抱的希望太大,所以读的时候甚感失望,不仅是不顺畅,而且错漏不少。翻译向来讲究“信达雅”,我手头并无原著,外文水平也不足指正译文达、雅,只校勘其“信”的一部分,即史实和常识。

     发表于 21:01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众神的居所   - 2005-11-26  14:53

    去过西藏或马丘比丘的人,在被那里高山之巅的宗教圣地震撼之余,也会不解:古代人为什么要把祭坛或圣城选在供给那么困难的山顶呢?

     发表于 14:5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风之谷   - 2005-11-25  23:18

    我在一个初秋的午后来到这个村庄。一阵风正在缓慢有力地吹拂着整个河谷地带。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将是我最后一次来。因为即使我以前来过这里,或者以后再来这里,我也不会承认自己看到的是同一个村庄。

     发表于 23:1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阻止的婚姻   - 2005-11-22  20:57

    1927年,芥川龙之介在自杀前发表了最后一篇作品《河童》。写一个精神病人讲述他在河童世界里的体验。那里一切颠倒,孩子自己决定是否出生,恋爱是女的攻击男的,失业者被当作肉卖,宗教只是告诉人们饮食男女,但长老却并不相信神的存在……

     发表于 20:57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台湾:悲情岛屿   - 2005-11-12  19:52

    要在汉城找一家唱旧时日本民间小调、引起哄堂大笑的夜总会(如同1968年在台北曾有过那样的事),那是不可想象的。在台湾(在亚洲几乎再没有这样的地方)至少还可以找到极少数人,他们在回忆日本人时期时,即使不是满怀欣喜,那也是带有眷恋之情的。

     发表于 19:52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城市与园林:对称与自然   - 2005-11-11  08:07

    中国(及受它影响的整个东亚)古代城市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方方正正棋盘式的街道,不像欧洲的古城,往往道路曲折回环,恍如迷宫;同时,中国的古典园林却又是尽量避免对称和规整,讲究曲尽其妙,这又和欧洲园林的以对称为美恰成对比。

     发表于 08:07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文字改革的政治学   - 2005-11-06  20:42

    文字改革从来不是一个语言学的问题,而是政治学的问题。

     发表于 20:42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往事   - 2005-11-01  20:11

    听母亲说,我诞生之前,村子里接连出生了六个女孩——这一事实部分地造成了我童年的孤独感,对骄傲的小男孩来说,和女孩子玩耍多少总有点勉强。

     发表于 20:11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既生女,何生男   - 2005-10-31  19:59

    根据生物学理论,所有生物都是先有雌性,再有雄性——人类也不例外,据说男人的出现比女人要晚300万年。由于他们是“改造过的女人体”,女人丰富多变的语调他们只能辨认其中一半,所以老是觉得女人说话罗嗦重复,其实是因为在基因结构上他们是个改造的简化版。

     发表于 19:59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知识与国界   - 2005-10-29  15:49

    神舟六号上天,大概是十月最大的新闻了。不出意外,这又是一出民族主义的喜剧,中/宣/部此时也充分让人意识到其宣传机器的庞大。国家机器真是催人泪下——我的一些朋友被宇航员的故事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像我十年前一样。

     发表于 15:49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驿站考   - 2005-10-22  08:23

    中文里作“车站”之意的“站”,日语作“駅”——实际就是“驛”的日本简体字,只不过中国简化为“驿”,日文却习惯用音近似的“尺”来替换原偏旁,又如澤-沢;擇-択。

     

     发表于 08:23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谢幕   - 2005-10-20  19:34

    很早以来,一直在传闻Lee要走了。甚至包括他自己去年还在媒体上公开说过“两年后退休”——这一天的到来甚至比他本人声称的更早到来了。

     发表于 19:3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西域经营成败   - 2005-10-13  10:05

    天山南路的绿洲文明,在三千年来很少成为一支独立自主的力量。而控制整个新疆的力量,通常必先控制天山以北的北疆地区。

     发表于 10:05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南疆观察:游记之外   - 2005-10-11  13:12

    这次在南疆的时间实际上只有8天,但感触很深,一路思绪腾涌。在孔雀河边和Suda说,若有人同时看了我俩的游记,或许也会问出当年J.F.肯尼迪的著名问题:“你们两位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吗?”——因为我们感受的角度差别太大。

     发表于 13:12 | 阅读全文 | 评论(2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离海洋最远的地方   - 2005-10-09  20:34

    天色将暗的时候,火车抵达天山深处的鱼儿沟车站。我和Suda下车来,在初秋的高地上,俯视这个山谷戈壁滩旁边的小小绿洲。

     发表于 20:34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西出阳关   - 2005-09-30  22:02

    我在夜色中离开了上海。秋天到来,这座城市依然沉闷,以至于周围不少人似乎都在急于逃离。但当这一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情仍和去郊区一样,平平淡淡。

     发表于 22:0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掌上明猪   - 2005-09-26  21:12

    Suda15日纠集了四个网友去新疆,游玩了几日后,中午忽然来电话:“喂,我这两天在禾木,手机没信号,明天到喀纳斯,有点事你和我爸爸说一下,”她简短说了两句,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说:“好了,我挂了,这是卫星电话,很贵的。”

     发表于 21:1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没有意义的题目   - 2005-09-24  21:44

    艺术家和作家们开始面临一个巨大问题:一切传统几乎均已毁灭,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可资反抗了。因为艺术已经走到这样的极端程度,所以要创作一点也“不落窠臼”的东西实非易事。

     发表于 21:44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卑微的开端   - 2005-09-22  10:14

    “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句对中国历代文体简练描述的话,大概是每个受教育的中国人都熟悉的。不过也正因为这种过度的简略概括,造成了一种对文学史的不幸和有害的认知。

     发表于 10:1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最令人气愤的小官僚   - 2005-09-19  20:08

    鲍大可在《中国西部四十年》中,叙述了一次他在1988年乘坐火车的不愉快经历。一开头他就提到噩梦般混乱的北京火车站,“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会非常熟悉这一景色,但仍不能完全适应”。他谈到的火车旅行,使我看了不禁发出会心的苦笑,“在这个国家里,车站服务员属于最令人气愤的小官僚。他们傲慢无礼,对我们的所有问询都置之不理。”

     发表于 20:08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面向全球招募Planner一名   - 2005-09-15  21:47

    上周,下属的男生辞职了。对此我倒也并不诧异,本来他就心气甚高,对这份工作不抱多少热情,不大上心;除了我之外,和组里的其他人也都十分冷淡。事实上,听到他要走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如释重负。

     发表于 21:47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双龙会   - 2005-09-14  20:58

    下午连听两场创意比稿。在这行里干了六年多,参与比稿早有多次,不过第一次以旁观的态度同时听两家的稿,感受截然不同,不免触目惊心。

     发表于 20:58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外交官的高尔夫球   - 2005-09-12  20:08

    1932年夏天,Joseph Grew经过17天的海上航行,横渡太平洋,成为接下来十年内的美国驻日大使,并亲眼目睹了那个阴云密布的极端年代中一个焦虑不安的岛国。

     发表于 20:08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弱者的优越感   - 2005-09-04  19:27

    优越感一向被认为是强者的特权。然而,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在作为单独的理性个人,弱者流露出优越感或许被视为荒唐的“精神胜利法”,但在文明集团和社会阶层之间,这种景象就往往使人降低到群体无意识的程度。

     发表于 19:27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夏天的顺序   - 2005-09-03  17:31

    最近的生活终于开始放慢速度。虽然不可避免地,个人时间仍是被切割成无数碎片,以致于总是断断续续地同时看好几本书——这现在已经演变成我的一种牢不可破的新习惯。有时想到自己已不再有大把时间可以浪费,不免沮丧,不过如梭罗说的,谁不是“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呢?

     发表于 17:3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我的老师   - 2005-08-27  21:37

    有时回想起来使我略感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所谓“名师”,更不必说震撼我灵魂以改变人生道路者。就我受教育的经历而言,和多数人一样,遇到的是一些他们本人也自认为普通的老师:

     发表于 21:37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人爱好和平吗?   - 2005-08-26  08:16

    “中国人自古爱好和平”——这是诸多流行的神话之一。诚然,就国际政治的层面看,这是一个有用的宣示,并在一定程度上还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支持;不过,政治学和历史向来不是温情脉脉的说辞,而总是冷酷的计算和无情的现实。

     发表于 08:16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江东日暮云   - 2005-08-23  13:05

    多风的黄昏里,Suda说,最近凉快了,使我有一点忧伤。我说怎么了?她说,因为我感到夏天正在慢慢远离。我笑了笑,很少见到她说话这么诗意。

     发表于 13:05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居家还是独立?   - 2005-08-19  07:28

    从某种程度上说,现代社会对女性或许更具有悲剧意义,所受的伤害看来也更大。毫不奇怪,现在流行的不是琼瑶小说(女主角一般外表柔弱,内心刚强),亦舒小说里的女人更受推崇——她们总是外表刚强,内心柔弱,这更符合现代都市生活中一个冷淡的职业女性形象,她们似乎好久已经忘却女人在柔弱的时候最强大。

     发表于 07:28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岛国的单相思   - 2005-08-16  07:45

    日本学者长泽和俊在其《丝绸之路史研究》的前言中说:“居住在岛国的日本人,本来就对亚洲大陆的腹地抱有无限的憧憬。在明治以后的民谣中经常出现的戈壁沙漠、喜马拉雅、阿拉伯沙漠等名称,可以说就是这种憧憬的象征。”——看到这段话,即使对历史不熟悉的人,大概也都会浮想起喜多郎的音乐。

     发表于 07:45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仲夏夜支部生活   - 2005-08-10  20:16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少女们一直在暗暗筹划着借歪歪生日的名义,过一次丰富多采的支部生活。女人认真起来,确实让人不能不佩服:她们既是梦想家,又是实干家。

     发表于 20:1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圣数七   - 2005-08-08  08:02

    7月里,郑和七下西洋六百年的纪念活动很多,月末又有《七剑》首映,倒使我生发了对“七”的兴趣。

     发表于 08:02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陈”的读音   - 2005-07-29  21:21

    读汪荣祖《史家陈寅恪》,其中又提到陈先生名字之末字当依客家话读如“却”,此已为学界所熟知。此因客家话保留古音较多的缘故。我忽然想起,“陈”之读音自古以来也有很大变化。

     发表于 21:21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昆仑·哈喇·黑   - 2005-07-24  14:24

    读何新《诸神的起源》,略有些失望。此书意图论证中国上古存在太阳神崇拜,但有些观点失之武断,实未必然;更有些和作者本人观点前后大有出入。

     发表于 14:2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No complain, no gain   - 2005-07-20  21:45

    因为碰巧近日有四个同事生日,下午老板召集了全部门22个人去会议室切蛋糕、吃西瓜、喝咖啡。难得有的午后闲暇,大家似乎都比过生日的这四个人自己还愉快。

     发表于 21:45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赵国的夷狄文化痕迹   - 2005-07-17  10:33

    河朔的胡化是中古史的关键之一,然而其之所以胡化,其起因或可上溯至春秋战国时代。

     发表于 10:33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写博一周年   - 2005-07-13  21:34

    一早就想为此写点什么,不料一天下来杂务缠身,还是要等到夜深人静,才能在南窗下安下心来写。

     发表于 21:34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