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聊斋四札:过度阐释和文学史书写   - 2007-01-04  23:19
    1949年后,随着文化政治的转移,开始出现一波对中国文学史的价值重估,由此形成一种至今仍占有话语霸权的官方文学史书写。这一体系的核心是:文学作品的价值不在于文学自身,而在于其思想性,强调内容优先于形式。出于这一基本假定,无论是宋词的婉约派,还是近代的颓废派、新月派现代文学,或张爱玲、沈从文,乃至《围城》之类不具备社会现实意义的文学,都遭到了贬抑。这一无所不在的意识也渗透进了几乎所有对聊斋的研究,导致对它的全新评判。
     发表于 23:1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聊斋四札:所谓现实批判   - 2007-01-03  13:26

    在中国文学史上,《聊斋志异》不仅被视为一部想象力奇特、充满狐鬼的虚构作品集,而且向来还有一种被广泛接受的固定评价,即认定它是作者满怀“孤愤”,对社会黑暗现实的批判,反映广阔的社会生活面。不幸,这也是一种无法成立的假说。

     发表于 13:2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聊斋四札:蒲松龄信鬼神吗?   - 2007-01-02  13:47

    《聊斋志异》中充满各种超自然现象,现在惯常的论调是认为作者蒲松龄的小说创作充满想象力,一种“积极浪漫主义”。这一论点的前提是作者不信鬼神,只是将鬼神作为小说的虚构元素,作为寄托自己理想与孤愤的工具,但通读全书,我认为结论正相反:蒲松龄的鬼神观与这一现代想象是格格不入的。

     发表于 13:4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聊斋四札:聊斋是小说集吗?   - 2007-01-01  22:11

    长期以来围绕着《聊斋志异》的种种争论,至少都承认一个基本前提:即聊斋是一部小说集。然而问题恰恰在于:蒲松龄是在写小说吗?或者,他意识到自己写的是小说吗?

     发表于 22:11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挑大河   - 2006-12-25  22:46

    十二月。阴湿的秋雨早已结束,一路上我注意到岛上的河流都下降到了枯水期的水位。在我幼年的记忆里,以往这时正是开河挑岸的季节。

     发表于 22:46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憎恨思考的时代   - 2006-12-18  21:15

    朋友说了一件令她啼笑皆非的事。她发现下属把“不胜感激”写成了“不甚感激”,当她指出这一点时,对方却坚持认为自己的写法是对的。她又好气又好笑,说:“我中小学可做了12年语文课代表呢……”对方怪笑了一声:“那是什么可怕的title?”

     发表于 21:15 | 阅读全文 | 评论(1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昌的焦虑   - 2006-12-16  22:18

    在中国的省会城市中,南昌一向默默无闻,如果不是回顾八一起义,全国新闻中也很少谈到它。不过最近半年多来,它却进入了国际新闻的视野。今年7月,南昌出人意料地入选联合国《城市发展报告书》中“全球十大最有活力城市”之列,此事引发美国《新闻周刊》和《亚洲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并将之视为二级城市新兴浪潮的代表。

     发表于 22:18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指责受害者:国际政治中的逆向投射   - 2006-12-10  17:14
    伊索寓言中有一篇《狼和小羊》:狼垂涎于小羊,但却反过来指责小羊弄脏了它的饮水、在背地里诽谤它,并不顾小羊的辩解,就扑上去吃了它。这个寓言之所以家喻户晓,在于它揭示了人类的一种普遍心理模式:即通过逆向投射转移自己的内疚感。
     发表于 17:14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郑成功复台再研究   - 2006-12-01  23:51

    本文标题实际上已经包含了一个判断:即认可郑成功武装进占台湾的行为是在该岛合法地重新行使中国的主权。毫无疑问,这是郑成功一生中给后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行动,其“民族英雄”称号也是因驱逐荷兰人而言——然而他同时代人的看法却与此大相径庭。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意识形态如何成功地重塑了历史叙述。

     发表于 23:51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个故事能有几种讲法?   - 2006-11-30  22:14

     好莱坞近两年据说一直在闹片荒,不得已把先前的老片子又拿出来翻拍——最近的一条消息是《无间道》要出好莱坞版本了。编剧们绞尽脑汁,把讲故事的路子改一改,新瓶装旧酒,贴上美国制造的商标,也能卖一批货。

     发表于 22:14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世界和平,还是帝国降临?   - 2006-11-25  21:47

    不管怎么说,《世界是平的》至少是个成功的出版业营销个案。已经有无数围绕着它的书评和报道,很多人都知道了作者的主要观点:在这个坏消息接连不断的世界上,全球化将给所有愿意跟上这一潮流的人带来机会。这个面向未来的蓝图的确振奋人心,不过,关于全球化的书早已汗牛充栋,这是否仅仅是“又一本”这样的书呢?

     发表于 21:47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审美   - 2006-11-18  21:59

    读《我的名字叫红》。作为一个中国人,自然很容易注意到书中时常出现的中国器物:时而是威尼斯总督送给苏丹的中国丝绸和瓷器,时而是细密画中中国式云彩勾勒,那个时代的土耳其人当然还会喝茶——尤其因为伊斯兰教严厉禁酒,而书里还有一些原教旨的教长反对喝咖啡。不过最使我意外的是:那个年代的伊斯坦布尔人居然深信只有中国女子才是真正的美女:

     发表于 21:59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阐释的迷楼   - 2006-11-11  19:04

    阅读宇文所安的文章,正如他的一本文集所喻示的,时有深入“迷楼”的感觉。他似是一个世故而又不动声色的引路人,步步进逼地将我们引入森林中最幽深的秘境。他所意图追求的,则是通过所谓“娱思”(entertain an idea)与读者一同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快感——这一切看起来仿佛是一次暗潮汹涌的游戏。

     发表于 19:04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第三只眼   - 2006-11-06  21:17

    在刚落幕的两次国际峰会中,中国一口气请到了59个非洲、东南亚国家首脑或代表。除了敦睦“国际友谊”,这无疑也是“展示国力”的绝好机会。在会议的间歇期间,东道主安排各国代表和记者去参观南宁、北京的市容,新闻报道中特意指出“国际友人”对于这些最新建设成就的赞叹。

     发表于 21:1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郑和下西洋神话批判   - 2006-11-04  23:28

    郑和下西洋的首航日7月11日,去年被正式定为中国航海日。这一不幸的决定显示出中国人对这一事件的认识,而这种认识本身就是对历史按现实政治意义重塑的过程:增强民族自豪感及大唱中国的和平高调。历史被打扮一新,如《1984年》年所说的,党控制了现在,接下来就是修改过去,使之符合当前情况。

     发表于 23:28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长城内外   - 2006-10-29  20:04

    出榆林城北不远就是古长城遗址。这一带地处沙漠边缘,远望去一片干旱的旷野,令人无端感怀。长城一线基本沿所谓“15英寸雨量线”砌筑,可视为农牧两种土地利用方式数几年拉锯战的有形实体。

     发表于 20:04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岳飞之死   - 2006-10-22  21:36
    1142年初的隆冬季节,宋将岳飞遇害于风波亭。这一悲剧使他本人成为汉民族主义的高度象征之一,在身后赢得了仅次于关羽的战神般的地位,并塑造了牢不可破的忠奸对立斗争的神话。这给很多人一种感觉:假如当初朝廷公正,这样的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不过事实也许恰恰相反,岳飞之死之所以成为悲剧,乃是因为它不可避免。
     发表于 21:36 | 阅读全文 | 评论(4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飞鸟各投林   - 2006-10-21  23:34

    终于还是到最后这一天了。雨前的黄昏颇有点阴沉,在公司的四个楼层里上上下下,和老同事们一一告别。说起来在ZO也只呆了22个月(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至少呆3年),不过已经是我个人七年来职业生涯的最高纪录了,超过原纪录一个月。

     发表于 23:3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迁移方式与移民的命运   - 2006-10-18  22:35

    晚清时的《月球殖民地小说》写过一个乌托邦故事:在乱世中无处容身的中国志士,都想乘气球飞往月球。作者似乎对时局完全丧失信心,因此描述了“一种去而不返的单向旅行”,而且他设想的月球类似天堂:金壁玉阶,各种花草禽兽均是地球上所未见。

     发表于 22:35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陕晋行:观察   - 2006-10-14  15:31

    这次陕晋行前后十一日,前半程六日在陕北、吕梁,后半程五日在西安、华山。如今回想起来,前半程实在很少有“旅游”的愉悦,倒更类似实地考察,尽管走马观花,也有不少感触了。

     发表于 15:31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陕晋行:旅游印象   - 2006-10-11  23:01

    一向对西北干旱地带有兴趣,终于决定去一次陕北。也许因为今年国庆、中秋二节合一,出行前车票极难买,最终被迫推迟一天出发,而且买到的还是火车硬座。从上海到西安16小时,车厢一直极拥挤,只能不吃不喝,因为去倒开水、上厕所都成了极艰难的事,真是一次噩梦般的旅行。

     发表于 23:0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把爱理解为被爱   - 2006-09-29  09:07

    无意中看到老同学的blog,看得出来她生活在自己所理解的幸福之中,这或许也是她对自己童年经历的一种补偿。中学时她本就以温柔善解见称,可想一直暗暗下决心要做个贤妻良母,如今也满足于相夫教子。在一篇《小女人的幸福》里,她说,所有幸福“都抵不过拥有一个爱你疼你的好男人”。

     发表于 09:07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译文指瑕   - 2006-09-24  14:13

    近来渐渐觉得,翻译中的错误,可能是难以避免的——尤其是专深的学术著作,兼备专业与外语素养、同时又肯花时间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的人,毕竟太少了。一个做编辑的友人说,相比起来,她宁可叫一个英文好的人翻译学术著作,再请人把关其中专名的译法;而不要请一个固然专业对口、英文却欠佳的人来译,因为对句意理解错更麻烦,却更难看出。

     发表于 14:13 | 阅读全文 | 评论(2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北沙人   - 2006-09-22  22:18

    听说了一个故事:20年前,邻村某人因为在外骗财骗色,最后债主逼门,走投无路之下上吊自杀。寡妻无以谋生,带着9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改嫁了一个北沙人。他们没有再要孩子。五六年前,为了供养儿子读同济大学,他在白天打零工之外,每天三更起身杀猪、卖猪肉。孩子们时常被母亲叮嘱:“将来如果我早走一步,你们千万不可亏待了爸爸!”

     发表于 22:18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盲先知   - 2006-09-19  23:33

    现代汉语中“盲目”、“瞎了眼”都是含有贬义的隐喻,英文中也是如此:blind兼有“失明”和“缺乏判断力和眼光”两层意思。这些字义的形成,与人们对身体和精神统一的意识是分不开的,不过似乎有些矛盾的是:在很多民族的古代传说中,盲人通常却又是智慧的象征。

     发表于 23:33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官方战争观   - 2006-09-16  22:26

    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媒体。不必翻阅艰深的历史文献,从每天浸润其中的媒体之中,我们不难察觉到国家的性格:哪些得到报道,哪些被掩盖、忽视或扼杀。媒体的确是喉舌,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从他谈话的重点和语气,我们就不难想象他是怎样一个人。

     发表于 22:26 | 阅读全文 | 评论(2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衰变   - 2006-09-10  22:00

    第一次使用Google Earth找到我曾生活了18年的小村庄时,我恍惚感到这是自己从外太空俯瞰这片土地。我从未尝试用这个角度观察它,因此觉得熟悉又无限陌生。

     发表于 22:00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起源神话的政治心理学   - 2006-09-09  23:17

    近日韩国外交官对中国“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研究发表措辞强硬的谈话,认为中国方面在高句丽、渤海国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史观是“歪曲历史或侵犯领土主权的问题”,并指中国的“研究人员也并非普通学者,而是国家工作人员”。更激烈者认为中国是在“否定韩民族的民族性,问题极为严重”,是“试图否定整个韩民族5000年历史的行为”。

     发表于 23:1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优越感的起源   - 2006-09-05  13:22

    近代的上海曾是冒险家的乐园。所谓“冒险家”,实际上是对一群来源混杂、出身卑微、而又野心勃勃的亡命之徒的委婉称呼,这里之所以成为他们的乐园,原因是他们在那里有暴发的机会。多少让人有点好笑然而并不意外的是:当时的一些英国人在本国原是边缘性人物,到了上海却处处装出贵族的派头,特别英国——即使大热天,男士也都西装笔挺,女士则贵妇人架势十足。

     发表于 13:2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书评或软文   - 2006-08-30  23:20
    去年冬一时心血来潮,写了一篇指摘《玉米与资本主义》翻译的文章。过了四个月,这篇文章碰巧竟让译者知道了。出版社的编辑通过朋友找到我,很客气,说译者很有感触,过一两周到上海,想见我一面。
     发表于 23:20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有所思   - 2006-08-29  22:10

    中夜枯坐,惟赖琴书换日。聊检旧章,沉思前事。当余弱冠之年,困兽于溽暑之时,虽事已十有一年,犹历历在目。静言思之,躬自悼兮。此中况味,无以名之,姑抄少作数章如次。

     发表于 22:10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何谓知识分子?   - 2006-08-27  21:03

    去年曾与老灰深夜长谈,他感慨如今人文教育的缺失。在香港的大陆学生往往志满意得,“最可怕的是工科生”,往往以一种机械实用的线性思维对人文学科不屑一顾。他认识的一个工科博士,喜自命为“知识分子”,使命感颇强——但在他看来,不但这种自命无以成立(因为这不是一个学历问题),而且没有人文基础的这种使命感本身也是破坏性的。

     发表于 21:03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后冷战时代的中美关系   - 2006-08-25  21:25

    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去年在《中国往何处去》的报告中7次提到中国是“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这一术语随即成为国际政治中一个新的热门关键词。多数国人的反应多少有点沾沾自喜——这不但听起来不像普通的外交辞令那么乏味,而且暗示了美国承认中国的大国地位,听起来比“战略伙伴关系”还悦耳一点。

     发表于 21:25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可疑的美德   - 2006-08-23  22:52

    黄昏打电话回家,父亲接的。家里一切都安好,不过他略微抱怨了一下母亲过分的节俭,“你妈简直把钱看得比性命还重要”,酷暑季节难得开空调,老怕用多了电费。他这么嘲讽了几句,然后又照例抱怨母亲把他管得“一点自由也没有了”——他的意思是母亲不让他打麻将。

     发表于 22:5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隐蔽的母语   - 2006-08-18  23:26

    晚上淮海路塞车。司机试了几次后不得不屈从于缓慢的车流,这时旁边有几辆出租车插前去,这使她的烦躁终于爆发出来,骂了一声:“崇蟹!”这句骂辞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不过立刻就明白是专骂崇明人的——因为崇明方言著名的特征和笑柄之一是“啥”和“蟹”读音完全一样。

     发表于 23:26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地名争端的背后   - 2006-08-15  22:31

    两天前,韩国国土地理情报院宣布将把绘制了标记争议地名“东海”和“独岛”的世界地图,向全世界散发。尽管这一国际争端再度升级,对大多数局外的中国人来说,却多少有点莫名其妙:一个海洋到底叫“东海”还是“日本海”,真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

     发表于 22:3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千零一夜》里的中国   - 2006-08-13  23:48

    近日重读纳训译的六卷本《一千零一夜》,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很自然地注意到了其中时常提到中国,不过这个“中国”却与我们常识所了解的中国,根本不是一回事,有时甚至是荒诞离奇和令人啼笑皆非的。

     发表于 23:48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疰夏   - 2006-08-12  21:50

    今天blog页面终于恢复正常了,自上月19日blogbus服务器硬盘故障以来,已过去四周。最初发现丢失了几篇7月的稿子,很沮丧,因为我平时既不打草稿,也没有备份的习惯,稿子不见后就没有一点留底了。随后在网站主页通告上发现事故的原因和处理进程,略感安慰——不幸的是这次的崩溃如此严重,修复的截止日期两次推后。

     发表于 21:50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绿叶成阴子满枝   - 2006-07-14  22:58

    近日上海出梅了。黄昏回家的路上,狂风吹荡,然而一场预料之中的雷雨却迟迟不下。我在北窗口看到风中不安的树木,无动于衷。这似乎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认真地等待一场雷雨。

     发表于 22:58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朝鲜半岛前景   - 2006-07-10  23:38

    近日北朝鲜向日本海发射了7枚导弹,引起的骚动尚未平息。各大国的反应种种不一,事实上,它们对多年来的朝鲜危机,唯一具有连续性的地方就是这种不一致性。

     发表于 23:38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三章   - 2006-07-08  22:29

    赵冈著《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近日先睹为快。其文立论高远,虽是薄薄一册,读完颇有耳目一新之感,意犹未尽之余,草成数章如次:

     发表于 22:2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行为糟糕的哲学家》的糟糕翻译   - 2006-07-07  21:58

    这本书有一个十分讨巧的选题,以迎合一个现代观念:即研究艰深问题的学者或科学家往往性情乖戾、思维甚至性取向不正常,通常还会在笔下或实验室里不经意地制造出一些祸害人类的怪物。以庸常的道德观去裁定一个哲学家的行为是否恰当(在我看来,这套标准下不可能有完人),姑且不论,这至少满足了一些人的好奇心,以资谈兴。就某些标准而言,这是一本适当的中产阶级读物。

     发表于 21:58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搬家记   - 2006-07-04  21:52

    1999年7月5日凌晨,我从地下室旅馆的硬板床上醒来。大学毕业后回到上海的第一个早晨,我被街头一团浊热的空气包围,心底坚硬、陌生、和古怪。早早拎着两大包行李去上班,站在楼下仰望这个即将进入的城堡,不免略感荒谬。由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流寓不定,所以我在公司的柜子里常年放的不是文件,而是行李:衣服、书籍、甚至刮胡刀。

     发表于 21:52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北族入华东西有别   - 2006-07-01  23:08
    中国自形成稳定的农业文明形态后,就在北方内陆亚洲边疆不断与北方各族发生冲突、激荡、交流、与融合。自秦汉以降,更曾遭受四次大规模北族入侵,一个总体的趋向是入侵越来越深入和成功,不过这通常归于东北各族;西北各族除了沙陀外,很少成功入主中原建立政权[1],也更难被同化于汉文化之中。
     发表于 23:08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即将到来的满足和虚无   - 2006-06-27  21:18

    正在沿着经济轨道全速前进的中国,常常使西方人想起日本:只不过这一次是“十倍大的日本”。不过似乎还没有人指出,中国也将面临日本所曾经历过的那种满足与虚无。

     发表于 21:18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反民族的民族主义   - 2006-06-25  22:16

    就在数年前,西方还习惯将台湾的国民党人称之为“民族主义者”,而国民党人本身反而对自己究竟是哪一个民族的“民族主义者”而吞吞吐吐;与此同时,对岸北京政府的合法性却越来越依赖于民族主义,俨然以传统文化的继承人和保护者自命,这无疑是颇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发表于 22:16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技术扩散与知识产权   - 2006-06-23  21:50

    中国人现在逐渐熟悉了自己的国际形象:一面是红色资本主义的好学生,另一方面又是无法无天的盗版和窃取技术。面对这头庞然大物,西方有点拿不定主意,所以时而和它调情,时而又大叫大嚷敲打一番,以满足不同人的生理需要。我们也将日渐习惯间歇性发作的“胸衣大战”或“鞋子大战”,不过全面贸易战争不至于爆发,毕竟十三亿人是个不小的市场,“我们总还得做生意”。

     发表于 21:50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崇明人对上海认同的形成   - 2006-06-17  23:50

    十八岁那年,我远离崇明,去南方上大学。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这个岛屿一周以上,无论在时间和空间上都远远隔离,也是我第一次被人称为“上海人”——在此之前,我向来只认为自己是崇明人。“上海人”这个新的身份是陌生而怪异的,我对这个城市所代表的一切,感到冷淡、疏远、甚至恐惧,与它和解需要一个过程。

     发表于 23:50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伊拉克战争的三条战线   - 2006-06-16  23:09

    伊拉克战争可说是迄今为止政治色彩最为浓厚的一次战争。从纯军事的角度看,战争早已结束,但三年来,仍然不断有悲观的预言传来。布什政府所遇到的主要困境,是在政治上打不下去,因为战争并不仅仅发生在伊拉克的街道和沙漠里,而是有三场战争在不同的战线上同时进行。

     发表于 23:09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出身与成就反比例定律   - 2006-06-10  20:36

    武侠小说和童话一样,在故事叙述上有很多规律可循。金庸小说中有一条颠扑不破的规律,这里姑且命名为“出身与幸福反比例定律”——直白地说,就是练成神功、探到宝藏、赢得美人芳心的都是出身寒苦的“红五类”;而出身世家、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大多没什么好下场,人生历程总是离幸福越来越远。

     发表于 20: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