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制造者伊朗
时间:2007-09-27

伊朗总统内贾德日前对纽约进行了一次有争议的访问。1963年,为德国大众汽车代理广告的BBDO深切地意识到,在纽约这座“犹太人的城市里推销德国车”是多么困难,如今,一位多次声称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掉”的政治人物来到这里,所激起的浪潮就更可想见了。纽约的一些小报甚至以“恶魔登陆”或“伊朗疯子大王”这样的标题来欢迎他。当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发表演说之前,遭到校长博林杰的公开羞辱:“总统先生,你表现出了心胸狭窄且手段残忍的独裁者形象。”

这位身材矮小、满脸络腮胡的波斯人自上台后经常发表激烈的言论抨击以色列和美国,并使人意识到,不管美国多么不喜欢他,却无法忽视他。他也许疯狂,但绝不愚蠢。美以对他的高强度抨击,到头上最终只能帮助他在国内及中东地区赢得更多穆斯林的民心。当美国人将他妖魔化成一个小丑时,伊朗国内却把他视为一位勇闯虎穴的英雄,伊朗七所大学的校长甚至向博林杰发出一封联名信,称他的言论“极其可耻”。他在埃及尤其受欢迎。在这个对穆斯林来说缺乏英雄的沉沦年代,任何一个敢于对美国和以色列发表强硬言论抗争的伊斯兰领导人,都会吸引一大批绝望的人们。

伊朗国内并非没有反对他的声音。事实上他上台时得票率并不占很大优势,而且在伊朗的神权体系中,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才握有最终决策权,把他比附为一个大权独揽、恣意妄为的独裁者,那多少是言过其实了。他之所以摆出这么强硬的姿态,倒更可能与国内支持率的低落有关。作为一种政治权术,一个无法完全控制局面的领导人常常更趋向极端,以挟持温和派——犹如陈水扁民意基础动摇时,必然也更偏向深绿基本盘,摆出“我最爱台湾,谁反对我就是不爱台湾”的姿态。

然而伊朗国内对他的不满主要是出于内政的考虑,即在改善人民生活层面,他不如前任的温和派哈塔米做得好。确实,内贾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从来都不是在经济上,而是号召消灭以色列、质疑纳粹大屠杀、以及把核力量当作国家荣誉。按照中东的政治传统,对抗以色列及其偏心的盟友美国一向是政治家显示自己坚强阳刚形象的必然之举,也是屡试不爽的民族主义春药。因为“他们都知道,谁敢对超级大国说‘不’,他自己就是一个超级大国”(Thomas Friedman语)。犹如晚清衰弱的中国,任何武师敢于挑战洋人拳击手,中国人都会为他围观叫好,假如侥幸赢了一两场,那更可大大安慰人们惨遭打击的自尊心,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人们对这位新英雄的欢呼。

内贾德最受争议的言论就是质疑(常被错误地报道为“否定”)纳粹大屠杀,他由此有幸被人与希特勒并列。这一言论实际上被模糊了焦点——如果不是故意曲解的话。毫无疑问,伊朗的官方意识形态与纳粹毫无共同之处,内贾德也看不出有任何理由为纳粹开脱;在反犹已成绝对政治禁忌的欧美看来,内贾德踩到一个雷区,但他并不是一个鲁莽愚蠢的短命政治人物,实际上,他是说出了许多中东穆斯林的心声。1944秋,二战尚未结束,一些阿拉伯政治家就发表声明,在决议成立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同时,声援、同情欧洲犹太人,并谨慎地指出:“再也没有比希望用另外一种以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为牺牲品的不公正手段,来解决欧洲欧洲的犹太人问题更专横和更不公正的了。”六十多年来,巴勒斯坦成为每一位中东穆斯林心里的难以止血的伤口,他们仍然难以忘记这一质问:德国人反犹的代价,为什么要由阿拉伯人来偿付?

想像一下,假如美国当年在屠杀印第安人之后,把剩余的五百万印第安人驱赶到中国,因为有历史证据说他们的祖先数千年前住在中国。这批人来到中国后,在心脏地带占领了相当于整个苏南大小的一块土地,而原来居住的数百万人则沦为难民,流离失所。这一幕如果发生,所有中国人必然也要质问:假如美国的屠杀果真发生、美国人也想赎罪,为什么要牺牲中国人?

因此,所谓的内贾德“质疑”纳粹大屠杀并非表示他对纳粹有好感,而只是为他下一段反问的铺垫和前提;重点并不落在“质疑”,而在“为什么是穆斯林被牺牲”?欧美人误解(如果还不算有意误导的话)了内贾德:他实际上并不打算“否认”纳粹大屠杀,恰恰相反,如果此事“确实存在”,那么人们就更难面对穆斯林的这一质问。这实质上是在质问以色列国家存在的逻辑基础和合法性。无疑,对于任何一个痛心巴勒斯坦苦难的穆斯林来说,那是一个耿耿于怀的情结,进而认为西方伪善,也不足为怪。在现代以色列国家诞生之前,中东穆斯林历史上对犹太人远比欧洲人要友好得多,也很少存在阵发性的反犹运动。

我们最多只能指责内贾德利用这一议题和心理来收买人心的政治手腕,却不能转移焦点指责他是希特勒的同路人。正是由于这些话题中东政治家不敢碰,这位什叶派国家的总统,却在逊尼派占人口多数的阿拉伯国家中获得了英雄般的欢迎。鉴于波斯人与阿拉伯人、什叶派与逊尼派世代为仇的悠久历史,这一点的确极不寻常。从穆斯林的逻辑来看,既然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那么中东再多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斯兰国家,才算是公平的。

现在很少人记得,伊朗曾是一个辉煌的文明古国——也许是命运最坎坷的一个古代文明。它在历史上几乎和任何一个邻国都发生过战争,尤其是持续数百年旷日持久的对罗马-拜占庭、阿拉伯人、突厥人的战争。近代还曾面临英国、俄国、伊拉克的威胁,甚至一度被阿富汗人灭国。波斯人虽被伊斯兰文明所征服,却始终是一股顽强的反对势力,伊朗以什叶派立国,就是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处境艰难,次年就爆发持续八年的两伊战争,随后阿富汗的极端势力又复崛起。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它所痛恨的“大撒旦”美国,却在911后一举帮它免费剪除了两大强敌,使伊朗势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得到大大的膨胀,尤其在伊拉克,几乎已达到美国无法控制的地步。今日中东的什叶派已达到历史上最强大的地步,成为美以控制伊拉克和黎巴嫩的最大障碍。

可以预见,中东的“比大胆”游戏,还将持续下去。人人都明白眼下是棋局最关键的时刻:假如美国在伊拉克松手、退步,那么伊朗势力就将在一千多年来首次控制伊拉克,从而变成一个比萨达姆更难对付的麻烦制造者,因为原来用以平衡伊朗的力量已荡然无存;伊朗在两个邻国被美军占领后,如果收缩势力,势必就将被美国所包围(试想如果当年美国同时占领朝鲜和越南,中国有什么反应),丧失成为区域大国的一次良机。人们越是觉得一旦后退就会引发崩溃性连环反应,就越是不肯后退。今年来美以鹰派开始谈论攻打伊朗,也算是在长时间令人疲惫的眼瞪眼之后的最后一招了罢。


  发表于  2007-09-27 20:5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十分不理解:
以色列和阿拉伯人有仇,
伊朗不见容于阿拉伯世界,
那么伊朗何必跟以色列过不去呢,
虽说有过冲突,
损失并不算大,
怎么比得上两伊战争期间对抗整个阿拉伯世界造成的损失呢?
 回复 茅山道士 说:
这不难理解:从伊斯兰教的高度来看,两伊战争不过是穆斯林的内战,兄弟阋于墙而已,对以色列则是“外御其侮”。好似《倚天屠龙记》明教各支派天鹰教、五散人等内斗剧烈,互相造成的伤害比正教施予他们的还厉害,可一旦六大门派围攻,各支派自然要一致对外。伊朗对以色列也是为穆斯林强出头,毛泽东时代我们不也经常声援被压迫的黑人兄弟之类,虽然这些“兄弟”1949年前其实和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
(2007-10-15 09:15:26)
茅山道士 ()   发表于   2007-10-15 01:19:40

不要过度地对伊朗政权——不是波斯人民——抱有幻想。“从地图上抹去以色列”与灭绝犹太人的差别,只是技术细节罢了。
而且,伊朗虽然有犹太人,但近年来日子越发地难过了,《纽约时报》对此有报道。
当然,内贾德不会真认为他或者谁会有本事灭绝犹太人,这样喊只是他的执政手段而已,与“统一台湾”有得一拼。
另外,波斯人与内贾德不是一回事。波斯知识分子的西化程度,在中国人之上。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7-09-29 21:58:22

伊朗领导层所强调的一贯主张,就是他们是对以色列不满,而不是对犹太人。伊朗国家电视台4月起播放的伊朗版《辛德勒名单》,电视剧《零度转向》中也经常透露这样的暗示。
内贾德本人也不止一次说过伊朗并不反对犹太人。24日在哥大演讲时,有人问:“你或者你的政府寻求摧毁以色列国吗?”内贾德立即回答说:“我们热爱所有的人民,我们是犹太人的朋友,今天有许多犹太人在伊朗活得很自在。”
旁观 ()   发表于   2007-09-29 17:15:51

:)
路上有惊慌 ()   发表于   2007-09-28 14:30:26

维舟,您的该篇日志已经被推荐到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9-28 11:54:08

刚好当天看了新闻,博林杰当场确实对内贾德作了以上评论,而当学生质问为何内贾德为何要迫害国内同性恋者时,内贾德否认本国有同性恋者,引来在座学生的阵阵哄笑和唏嘘
heiro ()   发表于   2007-09-28 10:47:18

事实上内贾德所说的是要抹去以色列而不是犹太人,估计美国主流媒体从来不报道。伊朗是中东地区犹太人第二多的国家,也是民主选举第二正常的国家(两个第一都是以色列)

不过我总怀疑“遭到校长博林杰的公开羞辱:“总统先生,你表现出了心胸狭窄且手段残忍的独裁者形象。””亦是片面报道。
 回复 mas 说:
嗯,“从地图上抹去以色列”并不等于灭绝犹太人,两者的确有区别,虽然这必然意味着要流血冲突。内贾德也多次强调,如果以色列战后是在欧洲立国,他也不会再三为难,何必呢?穆斯林和犹太人本来无冤无仇,甚至还算是兄弟。
博林杰的羞辱我没看到全文,但从引的几段来看,的确让人瞠目。哥大力排众议请了内贾德来演讲,结果又如此待客,或许也有不得已的难处吧。我倒也不是说美国人伪善,因为至少他们对布什也一样严厉批评,只不过不能理解伊朗的立场罢了——有时理解就意味着原谅。
(2007-09-28 09:03:13)
mas ()   发表于   2007-09-28 01:54:55

Excellent analysis on Iran. I hope I will have time to comment a bit, perhaps next week.
augustine ()   发表于   2007-09-27 21:46: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