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花
时间:2005-02-08

快过年了,又临近情人节,这两天在花市附近候车时看到好多人手捧鲜花走过,脸上幸福洋溢,一点也不害臊。唉,时代变了,想想那时我第一次买花,走在路上头都抬不起来。

那是大学时给班上女生送花。本来我们班男女生之间一向淡漠,后来他们觉得这样度过青春期,人生太不完整了。所以想起买束花,派个勇敢的男青年送过去。但那时大家多羞涩啊,表面上都作出一副“这个任务好比董存瑞炸碉堡”的姿态,无奈,最后抓阄抓到了我——这真是太不幸了,在此之前我虽然知道女人长什么样,但送花还只在童话里看到过。

我拿着集体的钱,到海边的菜市场里买了一束还不算难看的鲜花,怀着悲壮的心情向石井山的女生宿舍走去。一路上我觉得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不怀好意地笑吟吟地看着我,低着头仿佛芒刺在背。在石井门口又见到几位经常去献花的前辈,看见他们淡定自若,实在心生无限敬仰。

说起来也就是七八年前的事,但那时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大家既没手机,也没呼机,甚至宿舍里电话也没有。所以我只好很不含蓄地楼下大呼小叫:“504!504!”喊了半天,总算有个女生探出头来,我赶紧让她下楼来交接。

那时已近中午,大批人川流不息地从我身边经过,所以等她下来的那一段简直可以用年来计算的时间里,我只好背对着走道站着,结果被人看到,还误以为我是正要向会计系的某女生献花,因此不好意思和我打招呼。

她下来后笑嘻嘻地问我:“看上我们宿舍哪位姑娘啦?”咳,那时我还很年轻,听完这句话耳朵都红了,也完全没想到两年后,我真的和她们宿舍的某位姑娘——SUDA好了。

那年苏州回来,结结巴巴地和SUDA表白了。她在电话里沉默不语,最后轻声说:“你晚上过来再说吧。”下午骑着自行车去陕西南路的花市买了一束雏菊——她说过喜欢这种朴素的花。回来的路上吹着初冬清冽的寒风,我感到陈丹燕所说的那种“甜蜜的忧伤”。

黄昏下班我赶到她那里。她羞涩地看了一眼雏菊,小声说:“这是你买的?”我也羞涩地嗯了一声。两个人下楼一起去坐地铁,结果迷迷糊糊坐反了方向。回到她的住所,小D笑嘻嘻地开了门,说:“哟,买花啦。”眼角瞟瞟我。SUDA长声说:“是啊,这个人买的,像鸡毛掸子一样。”

这不是我的审美能力最后一次遭到质疑,所以后来我一般总是识相地带着SUDA一起去花市。她喜欢去看,但未必会像小D那样大把地买。我知道,她其实还是更喜欢那种漫山遍野生长在阳光里的野花,如果能够平静地并排躺在那样的高山草地上,看看流动的白云,那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发表于  2005-02-08 10:1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上石井送花居然还能公费,偷着乐吧
ktwjwuqq ()   发表于   2005-02-14 23:44:30

哈哈,完全可以想象你那一刻的窘境,不过你要是当时就回答那个女生“我看上SUDA了!麻烦你转告”,估计你整日与书为伴的大学生活会因为Suda的画与歌而多彩得多了。
歪歪 (http://www.ForFrontier.com)   发表于   2005-02-12 03:28:55

真的很不错。
小小风也 ()   发表于   2005-02-10 09:34:28

不错不错。:)
auerbach ()   发表于   2005-02-10 01:05:46

在想象的天地里,我也很想送一束花给SUDA呢——而当年的那一把雏菊,它所蕴含的心意和选择,在我看来,却正是维舟审美能力最佳表达呢!毕竟,花终究只是媒质,而人,才是最最重要的,不是么?:)
emma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2-09 02:22:57

真幸福啊,青涩岁月,祝你们新年快乐!
bluejudy ()   发表于   2005-02-08 23:05:40

哇哇哇,好甜蜜哦:)嘿嘿
jinying (http://jinyi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2-08 13:18:39

维舟苏打春节好!上班辛苦,苏打的进展也很顺利吧!
egawa ()   发表于   2005-02-08 11:56:04

哈哈,鸡毛掸子,形象的!!

新年快乐,祝你和SODA幸福永远!
amy ()   发表于   2005-02-08 11:45:15

呵呵!!鸡毛掸子,哈哈,真形象啊!
amy ()   发表于   2005-02-08 11:35:2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