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孤儿
时间:2011-01-26

第一幕

为了这个复仇的时刻,程婴已经等待了十五年。现在,他要赵武亲手杀死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作为他十五岁的成人礼。由于过分的亢奋和激动,他浑身战栗;而两眼布满血丝的赵武则一动不动地剑指着屠岸贾的喉咙,这个不久前还是他义父的人,说不清是出于愤怒还是畏惧,他的手也微微发抖。

屠岸贾神色淡然地看着他们:“这么说,原来我抚养了十五年的义子,并不是你程婴的亲生儿子,却是调包救出的赵氏孤儿?”“正是!你这奸贼,教你死得明白!”屠岸贾看看赵武:“你呢,孩儿,你也以为自己就是赵武吗?”“我不是你孩儿,叫我赵武!”赵武眼眶里含着愤怒的泪水,“父亲不会骗我,我就是被你满门抄斩的赵家后人,可怜我父祖死得好惨。”“但如果你是赵武,那么程婴就不是你父亲。”

程婴厉声问:“奸贼!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屠岸贾面目表情地看着赵武说:“孩儿,这十五年来我待你如何?”赵武迟疑了一下,低声说:“视同己出。”“很好,你很有良心,”屠岸贾淡淡地笑了一下,“我这就要死了,能死在自己孩儿的手上,我也并无遗憾。我有一句话告诫你:提防程婴这个人……”程婴高声打断他的话:“你临死还想挑拨我们!赵武,快动手!”屠岸贾说:“让我说完:孩儿,你不是赵氏孤儿,你是程婴的亲生儿子,也是我的孩儿。”

“不,我是赵武,你休想挑拨我们!”“谁能证明你就是赵武?你只不过相信了程婴告诉你的一段故事,以为自己就是赵武;就像当初他向我献出孤儿时,也让我相信死去的那个是赵孤,而你是他亲生儿子。记住我的话,提防这种人。”“哈哈哈,”程婴不怒反笑,“果然大奸之人必有大智,好,那我倒是想听听你高见: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屠岸贾冷冷地说:“在我看来,你也是大奸之人。你的动机很简单:当年你献出赵氏孤儿,身负天下骂名,现在你声称自己的孩子就是赵孤,这样你第一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忠义之士,第二可以使你的儿子继承赵氏家业,赵氏从此世世代代都流着的是你的血液。嘿嘿,真是机关算尽!”

程婴厉声叱骂:“真是一派胡言!庄姬和韩厥都能证明你眼前这位少年才是赵武。更何况,不管你怎么狡辩,都无法改变你当年祸乱君上残害忠良的事实!”赵武也挺直了剑说:“不错,就算我是程婴的儿子,出于公义也应替冤死的赵家人向你报仇。”“很好,来吧,”屠岸贾说,“你已经懂得利用崇高的名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为此甚至不惜杀死自己的义父;很好,我不能颠覆晋国,但你的后人必定能颠覆晋国,哈哈!”

他被透心刺了一剑,倒下时,他低声对赵武说:“记住我说的话……”

第二幕

仇人已死,但他临死前的话,确实时时还像毒蛇一样咬噬着赵武的心。确实,直到十五岁这一年,他一直只知道自己是程婴的儿子,直到那个晚上“父亲”程婴告诉他,他其实是那个没有死去的赵氏孤儿。除了他的证言,到底还有什么能证明他确实就是赵武呢?

这种念头令人发狂。在晋见现在的母亲庄姬夫人时,他经常神经质地看着她,有时弄得她很不自在;他想从“母亲”的脸型上找出一点证据,以证实自己确实是她的亲生骨肉——但是没有。他不能死心,抓住机会就问她,以及一切曾经见过他祖父赵盾和父亲赵朔的人,询问他们到底长什么模样。但他们在十五年前就已经遇害,即便是和他们最亲近的人,对他们的脸型也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印象,那寥寥几句描述根本不足以让他确证,自己和他们长相有足够的相似。相反,他有时反倒令人不安地感觉自己和程婴夫妇长得有点像——但他迅速和自己说,那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在人生的前十五年里一贯认为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从小就觉得自己毕竟总是像他们的。然而不管怎样,在做了十五年“程武”之后,他一下子还是不习惯成为“赵武”,内心深处,他和庄姬在一起总是感觉不自在,而在和程婴夫妇相处时是从来没有过的。

在被折磨很久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直截了当地问庄姬:“母亲,当年你有没有注意到我有什么胎记或特征?”“没有,下宫之难时形势极其紧迫,我那时也来不及看,只想让程婴尽快把你救出去。”“那你后来怎能确定我就是赵武呢?”“怎么?你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庄姬一下站起身来。“不,不,母亲,我只是觉得这样的重逢来之不易,我很想知道你那时的心情……”“嗯,好吧……我承认,在十五年的时间里,我也和绝大多数人一样,误以为程婴是个卖友求荣的卑鄙小人,但后来听了他的解释,再联想到早些年他的为人,我一下明白他的苦衷,我完全误解他了。等我再看到你时,我确信你就是赵武。”

这个答案令赵武失望,这似乎是在委婉地承认,她实际上根本无法确认他是否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只是相信了程婴的解释和人格。但是,他难道应该怀疑程婴这位养父的人格吗?不,他深深地知道,他是一个极其正直和清白的人,他绝不是屠岸贾口中所言的那种用心刻毒的小人。想到这里,他略感释然。

三天后,他受到晋景公召见。景公直接了当地问他:“我听姑妈说,你怀疑自己不是赵武?”赵武没想到庄姬这么快就把此事告诉了国君,一时嗫嚅道:“不是……”景公拍案怒道:“你最好立刻打消这种愚蠢的念头!你就是赵武,你懂吗?”他余怒未消,站起来指着赵武说:“确实,当年屠岸贾这奸臣趁我年少无知,欺君瞒上,杀了赵氏全家,如果你是赵武,那你多少总会恨我;可是,如果你又不是,天下人又会怎么笑话我?哈,晋君昏庸,年少时被臣下所瞒,误杀忠臣满门,现在更加不堪,竟然把程婴的儿子误认为是赵氏后人?”赵武坐在席上默不作声,只听他又接着说:“现在正当国内人认为我终于匡扶正义,做了一件好事的时候,你为了一己之私,要说和天下人表明国君判断失误了么?”他森然说:“不管你是谁,你现在已经是赵武,以后都是!”

第三幕

“老头子,我怕是撑不过今夜了……临死前,我还想再见武儿一面……”
“他已经不是我们的武儿了,你我都知道,我们养育的是赵氏孤儿。这几天他也正在边关领兵打仗……”
“啊……不是,他是我们的武儿,我没有老糊涂……”
“我知道你自从我们的亲生孩儿惨死后,一直没有原谅过我,我们又抚养了赵武十五年,你一直把他看作我们的孩子,但,你我都知道,他不是我们的亲生骨肉。”
“不,你不知道,他是我们的亲生骨肉……我从来也没告诉过你,那个死掉的孩子不是我们的儿子,真正的赵武当年就死了。”
“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的,当年我听到你和公孙杵臼密议,要把我们的亲生孩儿拿出去为赵氏孤儿替死,你们男人心肠硬,我怎么能忍心看着自己的骨肉去送死?于是我偷偷地迅速把两个孩子的襁褓对换了一下,公孙抱走的其实是真的赵氏孤儿。”
“你这个妇人……你……苍天啊,这不是真的!”
“你之前不是也说为了我们孩儿惨死,多年来日夜思量吗?现在得知他没死,你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嘿!”
“不,你在撒谎,现在活着的是赵武!我自己的孩子怎么会不认识?”
“真正的赵武早已死了。你们那时心急慌忙,公孙也从未见过两个婴孩,他哪里认得出谁才是赵氏孤儿?从内屋抱了我递给他的孩子就走了,你看着襁褓也以为那就是我们的孩子。之后你就急匆匆出门去献孤去了。初生的婴儿长得都差不多,起先又主要是我照料,你心里存了那种‘活下来的是赵氏孤儿’的念头,从来也没怀疑过。”
“你这个阴险的妇人,这些年一直瞒着我……”
“我只是一个母亲,我不能容忍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让我的孩子去为别人而死。现在孩儿已经长大,五年前你们的仇也报了,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不管他叫程武还是赵武,他能活着我这为娘的就很高兴……”
她声音越来越低,身体也慢慢僵直。程婴在昏暗的油灯下守着,一夜未眠。

第四幕

赵武班师回来,在半路上得知了养母的死讯。当他披麻戴孝出现在灵堂时,发现程婴已经迅速苍老。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这个人已经在精神上被摧毁。他感到悲伤、惶恐和不安。在潜意识里他仍然把程婴视为父亲,他从未见过赵朔,即便竭力想象他的样子,也总是有一种抓不住的虚无感——事实上,即使屠岸贾这位义父的父亲形象,都比赵朔要具体一点。此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等着程婴开口。

程婴凄然说:“她已经去了,我也要走了。好在,我已经看到你行冠礼成人,可以放心地去了。”赵武泪如雨下,跪下拜倒:“我不想再次成为孤儿,父亲,不要舍我而去,让我报答您到终老!”程婴也反身拜倒:“别说傻话了,你不是孤儿,庄姬夫人听到会生气的。昔日下宫之难,赵氏忠良和公孙杵臼都死了,只有我忍辱求生至今,现在你已成人,你养母也已先我而死,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

他木然说:“你养母在临死前说,你其实是我们的孩子,那个真正的赵氏孤儿被她掉包,在二十年前就死了。”赵武霍地站起,他心里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一时他的耳边又想起屠岸贾临死前的话。程婴继续说:“这些年来她一直思念我们死去的孩儿,早有些神经不大正常了,我知道她从没原谅过我,我……我也从来没原谅过我自己,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他抬头看看赵武:“我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我不能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你呢,你相信我的话,还是她的话?”“我相信母亲的话,”赵武看着程婴,此刻他相信程婴才是自己生父,但却忽然觉得一阵距离遥远,“一个母亲不肯让自己的孩子去死,这比其他解释更有力。父亲,我宁可自己仍然是程武,而不是赵武。”程婴仿佛受到重重一击:“你说什么?你也疯了吗?你当然是赵武!”赵武冷冷地看着他,说:“你为什么觉得我是赵武?你只是愿意相信这一点,因为,一想到我可能是程武,你就会感到万分痛苦,那意味着你那十五年的忍辱负重都没有意义,变成了荒诞之举,所以你拒绝相信那是事实,拒绝认我作你的亲生儿子。”

程婴点点头,居然没有反驳:“是,但还不止这样。”赵武脱口而出之后,看着这位已经形销骨立的老人,也感到一阵内疚,如果这确实是自己的生父,自己怎能如此斥责他?程婴凝望着他说:“你现在明白了吗?不管你曾经是谁,你已经是赵武了。”赵武感到一阵荒诞:“为什么?如果当年真正的赵武确实已死了呢?”“那个死去的婴儿究竟是谁,这已经不再重要了。”

这一刻,赵武忽然明白了程婴内心的苦楚:是的,既然任何人都能成为赵武,那么,程婴又何必定下计策而让好友公孙杵臼去送死?他又何必忍受十五年的骂名和思子之痛?原先即便背负天下骂名,他至少还有内心支柱:自己做的是一件无愧于鬼神的忠义之举;而如今,这一支柱已经动摇甚至崩塌,虽然大仇得报,他内心却是空空荡荡,因为忽然之间,他做过的那些事仿佛都成了无意义的荒诞之举。此时,自杀对他反倒是解脱。

这是他临死前的叮嘱:“你认为自己是程武还是赵武,这只有对你来说才是问题,对别人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只要他们认为你是赵武,你就是。现在就算你公开宣称自己是程武,别人也只会以为你是在养父母去世的精神打击下发疯了。你无法证明自己不是赵武,因为每个人都会证明你就是赵武。”

尾声

我是赵武。或者说,我正在逐渐变成赵武。很多年了,我会慢慢适应这一点,尽管并不总是能做到。只有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深深地知道,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孤儿。


  发表于  2011-01-26 20:4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构思很强大,只是戏剧语言太直白,把逻辑讲得太清楚了。
图腾子 (http://totemz.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2-07 13:05:02

要拍电影的话,故事却是简单了,如果没有逻辑矛盾便是不会大卖啊。像黑客帝国那样前后矛盾才是成为神作的第一步。
子宇 ()   发表于   2011-01-28 12:13:24

可以把这个故事卖给制片公司啊。比那个强多了。
 回复 江东 说:
托你吉言,我愿意以200万低价出售。
(2011-01-28 08:12:09)
江东 ()   发表于   2011-01-28 01:52:40

这应该是一种新的视角吧?也是一个更加纠缠的视角,跟罗生门有得一拼了。
dguali ()   发表于   2011-01-27 09:48:1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