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革命结束革命
时间:2007-10-10

 
《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
  [美]西达·斯考切波 著, 何俊志 王学东 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3月版

近五百年来的各国历史,基本上就是它们如何实现现代化的历史。这其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即荷兰、英国、美国、日本等海洋型国家的转变完成得比较顺利,而三个大陆型国家法、俄、中,则都是在经过长期痛苦、代价高昂的流血革命之后,才最终脱胎换骨,完成对国家和社会的重新组织。

从长远来看,现代化是各国无法避免的命运,而且它一旦开始,就是不可逆转的过程。这种压力迫使各国都“趋同进化”——犹如哺乳动物海豚为适应海洋环境,也不得不像鱼类一样进化出流线型的身体。大陆型的法俄中三国,传统上却都是有国家无社会,社会本身无法顺利主导这一转型,结果在压力积聚之下,社会重组往往以革命的突变式剧烈冲突来实现。

法俄中的三次革命,由于其震撼性的规模,都在爆发之后就引发了世人巨大的争议,并成为其他国家革命的原型——这也就是革命的输出。而在那段极端的激流年代里,时势也创造出无数英雄,在历史舞台上的上场令人眼花缭乱,他们的传奇也是一代代人的话题。因此历来讨论这三大革命的著作可谓汗牛充栋,要高屋建瓴地把握这三大革命的脉络,殊非易事,但本书的作者办到了——这也无怪此书当年一出版就引起了极大轰动。

斯考切波避免了冗长的历史追溯,只比较讨论两大要点:即革命的原因和后果。从根本上说,社会革命都是对危机的反应。在法俄中三次革命前,这些国家都深陷于严重的政治危机之中,政府已经无力证明自己存在的理由,使其统治的合法性遭到严峻的挑战及质疑。在这个时刻,全社会都认识到必须作出某些变革,但此刻政府却已处于一种极危险而尴尬的境地:拒绝变革不可能使局势好转,而接受改革的结果,则往往是“改革摧毁了改革性政府”。历史无数次证明,一个坏政府开始改革的时候,是其最危险的时刻。

一般而言,人们总倾向于认为革命的成功是革命者推动的结果,但事实上,它可能更大程度上是旧有的政治秩序崩溃的结果。革命者只不过把成果“在大街上顺手捡起来”罢了。由于革命本身针对的是一个无法有效行使职能的政府,其后果是革命中重生的新国家组织往往比被推翻的制度更强固而集权。这在心理学上是一种“弑父”行为,然而却总要重新塑造起一个更为强大的父亲形象。这几次革命都经历了“不成功的反革命”阶段,即遭受国内外敌对势力围攻破坏的时期,但其结果却常常是反而巩固了新政权。

现代化的本质是社会变迁,本身就要求打破各种传统秩序,在这第一阶段,往往是建设跟不上破坏,如中国的民国时期,每一代人都惟恐破坏得不够,以至最终演变为“破四旧”,要把传统完全破坏之后再进行建设。这种激进主义的结果是导致在向现代化的演进道路中,未蒙其利,却先受其害。然而这样一种“革命性破坏”的思想之所以为全社会所接受,乃因深重的社会危机使人们完全丧失了对传统的信心,以及政治秩序崩溃后人们对解决现有问题的急切心理。

阿伦特曾说,尽管美国革命造就的后果要好于法国革命,但成为现代革命原型却是后者。这其中的原因也不难理解,作为一个大陆性的农业国家,法国远比美国的情形更为代表性。的确,法俄中三次革命都带来了剧烈的长期社会震荡,而新的天堂却迟迟没有建立起来——至少法俄在革命政权巩固后,都没有声称的经济和社会政治平等化倾向。然而,更深的意义在于:国家的整个转型已经完成重生,现代化在政治上的首要特征——国家主权的合法性不是来自神授,而是来自本来属于人民的世俗的认可——已深入人心,社会和政治组织的重组也已完成。

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们都是本国“结束革命的革命”,疾风暴雨式的革命在此后的现代化时期内不再出现,也不可能再次摧毁社会,而是经由一系列“没有改革者的改革”逐渐导致的变革。幸运的是,我们正目睹中国走在这条正确的轨道上。

载2007年10月《名牌》杂志


  发表于  2007-10-10 12:24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日本是島國,但我不太覺得它像“海洋國家”——何況今人所謂“海洋國家”,恐怕不過是盎格魯—薩克森系民族的代指罷了。就很多方面來說,我覺得日本和普魯士更接近,世人眼中這兩國的“特殊文化”更多是被封建宗法塑造出來的,難以稱之為“海洋國家”。
 回复 Pepino 说:
嗯,这么说日本或许是有点不够严谨,不过日本及西方一些学者也常常强调日本文化在东亚的特殊性,而认为它与欧洲的情形更相似。当然,如你所言,这种相似主要是在封建制上。
(2010-01-14 09:28:24)
Pepino ()   发表于   2010-01-06 02:18:47

应该是把革命看成了历史的波澜中的起点了吧
Socrates (http://www.socrates.net.cn)   发表于   2007-11-03 19:05:04

在我看来黄瓜和葫芦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蔬菜:)
mas ()   发表于   2007-11-01 03:52:40

维舟兄的年龄比我大,兄这个称呼我当之有愧,探讨问题,不是非要争出个高低来,大家各自保留吧,例如法国,它也有极强的岛国心态,坚持法语对英语的对抗及其优越性,坚持所谓的高卢边界_比利牛斯山\阿尔卑斯山\莱茵河,以至和西班牙\德国\意大利\尼德兰地区争战不休,法兰西的岛国心态更甚,听维舟兄言,就此打住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0-31 11:21:28

片面强调个体差异那么研究也不用搞了.太阳跟原子差那么多,怎么可能同样适用万有引力?

岛不岛不是看海岸线有多长,而是看跟其他文明相处的关系.美国跟文明世界隔了一个大西洋,岛得不能再岛了.

大陆国家常常需要面对的问题是国防,因为邻居可以轻易越过边界.一个迅速反应的军事体系是性命攸关的事.
故此大陆国家往往民主不彰崇尚强权,实在也是环境使然.

虽然单一因素决定论肯定失之片面,但一味强调事情是复杂的独特的那也不可能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
 回复 mas 说:
这就是两种思维的结果。划分归类是方便讨论一些普遍性意义的东西,这并不是否定个体的差异。
列维-布留尔《原始思维》中说,澳大利亚土著词汇量极丰富:他们没有树、鱼、鸟等等的属名,但有每种树、鱼、鸟的专门用语。就像哈尼语里有对黄瓜、葫芦瓜分别的名称,却没有“瓜”这个词——无疑,在他们看来,黄瓜和葫芦瓜也明明是两种不同的植物。太过强调个体的差异,不免也会如此:妨碍我们看到一些更具概括性的普遍意义。
(2007-10-31 08:46:50)
mas ()   发表于   2007-10-31 03:15:40

如果从地理位置上看,美国和法国相似,都有悠长的海岸线,俄罗斯更加不用说,事实上德国\俄罗斯\法国各自的成长历程都非常不一致,都有自己的独特成长过程,法国和德国就不一样,俄罗斯更加不用说,朱学勤一方面批判唯物辩证主义历史论,认为那种将人类社会笼统地分成几个阶段来进行讨论是错误的,但是他们自己却反过来犯下了同样的错误,将西方发达国家笼统地分为大陆国家和海洋国家来论证,更加是风马牛不相及,悉尼.胡克的历史中的英雄对这种划分方法深恶痛绝,每一个国家的成长过程都是独一无二,尽管因为历史上的语言\宗教\文化以及地缘政治的因素有过相近的地方,但是差异之处还是更多,往往国人思考问题总是爱走极端,极左与极右,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什么时候才能静下心来的真正地研究一下黑色与白色之间那种真实而又模糊的灰色地带呢!
 回复 huns123 说:
美国和法国在诸多方面是有着截然不同的特性和发展历程的。美国的孤立主义及对外国的无知是典型的岛国心态。法国历史上一向更关注内陆,Marc Bloch《封建社会》中说:“法语中的绝大部分的航海词汇,至少在西部地区,竟是后来形成的,有些来自斯堪的纳维亚语,另一些甚至来自英语。”
如果要深入研究,简单地划分海洋、大陆两类国家,当然不可取,但我这里仅是举其概要,以方便讨论罢了,请仁兄罢手吧。
(2007-10-31 08:36:26)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0-31 01:55:32

法国是典型的大陆国家。
美国则是典型的岛国。

所以法德俄中是一路
英美日是一路
mas ()   发表于   2007-10-29 04:14:58

严格来说,法国还是不完整的海洋国家,俄国美国则和法国相似,拿结果来分类,总觉得有点射完箭,再画靶子的味道,虽说百发百中,都不免牵强附会之嫌疑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0-27 13:07:42

“历史无数次证明,一个坏政府开始改革的时候,是其最危险的时刻。”
典型的置于死地而后生,抓住最后一线的机会总好于完全放弃,这是还有希望的人会做的事。
shenheng (http://shenhe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0-22 22:17:28

维舟兄好,阅读兄台的文字许久,今日季风一面之缘方将真人与文字对上了号。很钦佩兄台的襟怀与见识,可惜今日未能一谈,希望他日有机会能与君恳谈。小弟的博客,尽写些不正经的东西,没事请来逛逛:http://asukashinjirei.spaces.live.com/
 回复 ASR 说:
不风兄过谦了。演说很精彩,可惜我对悖论及逻辑哲学知之甚少,无以置喙,不过学到不少东西。有机会晤谈,亦是我愿。
(2007-10-21 15:45:25)
ASR ()   发表于   2007-10-20 22:51:25

这个书评写得一般,缺乏对于原著核心理论的真正分析。太感性,太随意。
 回复 出云抄 说:
谢谢批评。不过当时约稿的是一份时尚杂志,对原著核心理论作“真正分析”只怕和媒体本身很不搭调了——事实上即使这么“感性”,后来编辑还是觉得写得不够易读和吸引其目标读者。
(2007-10-21 15:50:24)
出云抄 (http://greateastasia831.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0-20 11:59:20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0-19 13:24:17

豆瓣上维舟的粉丝很多。
考虑到《南方都市报》覆盖面比豆瓣不知道大多少,读者中粉丝更多,只不过大家都是 Thomas Friedman 说的 Generation Q,而豆瓣正好是沉默世代发声成本最低的地方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7-10-13 12:48:05

在豆瓣上看到有19人推荐维舟的这篇文章:)
YesIdo ()   发表于   2007-10-13 08:30:25

现在国家主权的合法性还只是建立在具有执政能力上,
而不是民众主动的授权,
有很多事情不能做,也不敢做,
这在未来是非常大的缺陷,
迟早都会有次重大的改革的。
halida ()   发表于   2007-10-10 21:08:49

中国目前来看,应该还不算吧……
Aether ()   发表于   2007-10-10 14:04:14

你比我大那么多,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米饭 ()   发表于   2007-10-10 12:28:53

你在阿~~呵呵呵~~我好幸运!!!!!!!
米饭 ()   发表于   2007-10-10 12:27:2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