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上的村庄
时间:2007-10-21

1、序

十二月 隔夜的平原初雪
丛倾斜的树枝上下来
高坡下的麦子
在道路两边
梦见好月亮

冬天到了
田野在雪地中举起
我泪水冰凉
行走在干燥的大地上
播种着谷子和遗忘

对岸的阳光 覆盖着
沉默的干草垛
隐隐约约
漂流在笔直的运河上

人们 手执黑麦
坐满斜坡

2、麦田上空的风景

这无花的平原上秋天深了
大片的阳光
随大地起伏

母亲 握紧镰刀
端坐在田野中央
向日葵开在她的头顶上

今晚雨水停歇
平原上结满果子
粗短的麦茬上布满月光
我的母亲 扛着一个麦垛
坐在谷子上
她的年华缓慢地开放枯萎

秋天的暗夜
巨大的云悬在她的头顶
这是麦田上空
唯一的风景

3、磨坊

多汁而黑暗的土地
没有一句话
孤独的磨坊
宛如一只粗糙的陶盆
朝向天空 盛满干旱

两岸的人民 在垂直的阳光下
谈论着好年成和坏年景
抚摸着干燥的嘴唇
他们是被饥荒和死亡
征服的第一批人

我穿着黑色的棉鞋
在碾谷的声音里
听见村庄低微的鸣响
在夜里起伏

六月 把我照亮
开门看见麦浪滚滚

4、枯水季节

昨夜饱满的雨水
滚过我头颅的上方 仿佛暗夜的小云
无法遗忘
它朴素的声音 时时鸣响

我两眼睁开
看见夜色中陶罐里的落潮

1983年 站在高坡上
一把锄头抱在胸前
看看太阳下面
坚贞的河床

裸露的庄稼和大地
低垂着泪水
打湿村庄所有的房间

5、汲水者

向阳的高坡上 看见母亲
眺望着运河流动的方向
来往的船只与时光
她两手空空
看见水底长满树木和庄稼

汲水的母亲
脸上布满水影 阳光和虚线
倾斜着身子
在太阳下面
带着干粮和盐巴
还有一壶水 溶化着

十个秋天
抵在我的胸口
一切干燥而坚硬的日子
我的脸上阳光浮现

土地的芳香和悲怆
具有一生的重量

1999.3.7

[午后忽遥想故乡,姑录少作一篇。很多年不曾写诗,如今也丧失了当初那种因无知带来的勇气和激情]


  发表于  2007-10-21 16: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诗风很从容,作为组诗,也很均衡和统一。看来当时受海子影响颇深,不过对词的依赖大了一点,连成句和段落看就稍显弱了。勇气可能是无知带来的,激情却未必啊!
 回复 局 说:
谢指正。我当时的确在读海子:)对词的依赖大一语,也一针见血。
对现代诗我是浅尝辄止,如今勇气与激情一并失去,也很多年不写了,自知才力不足相付。
(2008-01-24 09:20:06)
()   发表于   2008-01-23 23:04:29

大叔,我收藏你博客了。
北北 (http://dedansbleu.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2-01 20:43:28

嘿嘿,遥想当年,大家都是文青。
vivo ()   发表于   2007-10-26 14:27:54

诗歌的意象清晰,茂哥对妈妈的感情很深呢。
archer ()   发表于   2007-10-25 18:02:14

故乡~~~~

十二月种的是冬小麦么??其实我从来没有很深的印象,汗~~~
meissen ()   发表于   2007-10-25 02:08:42

没见过维舟写诗诶
凉风 (http://blog.sina.com.cn/u/1073662554)   发表于   2007-10-24 21:33:02

比起文,诗更能见维舟的情怀。
沙门 ()   发表于   2007-10-24 14:56:48

句子长了点,不够梨花;
维诗弱了点,不及文好。
忘了我是谁 ()   发表于   2007-10-24 00:24:14

汗,,,
“如今也丧失了当初那种因无知带来的勇气和激情。”
貌似偶还年幼无知中,汗颜。。。
公主的锡兵 ()   发表于   2007-10-23 23:57:59

词藻比较丰富
ogmw ()   发表于   2007-10-23 13:02:02

您终于下海写诗啦!
司司 ()   发表于   2007-10-22 23:10:5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