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之友
时间:2005-03-10

下午和大妮聊天,一阵跑题之后她偶然提到她们的一个“妇女之友”。这个男生是个惫懒人物,毫无原则,女生们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但和他在一起倒也很安全。为了确切地表达他的处境,她们有时叫他“苏菲”。

听她讲了一阵,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问:“妇女之友这个封号你也给过我呀……”问完这句,我眼前蓦然浮现《天龙八部》里的场景:萧峰把慕容复扔出去,冷笑一声:“萧某大好男儿,竟与你这等人齐名!”

唉,其实看来他对少女们也还算是“昵而敬之”的,只不过我似乎从小就比较看不惯没事借故去和女生挨挨擦擦的男生。有次和老灰说起我是不会和没事主动去和女生搭讪的,他说:“呵呵,你从来都是这样骄傲的。不过,我很喜欢。”

也许是骄傲吧。也许是受母亲的影响深,我自小就体会到女性既可亲又顽强,有的女性的确是“上天无尘的花朵”,使人心底里赞叹;不过我却没有什么和她们相处的技巧,向来十分笨拙。

大学最后半年,SUDA有时叫我同去参加她们女生采草莓、放风筝之类的活动——她不愿意脱离群众,我为了谈恋爱,也只好同去。浩浩荡荡的十几个女生中,夹着我一个男人,我觉得十分尴尬,总觉得路人都在看我,浑身芒刺在背。回到宿舍,阿蔡似笑非笑地看看我说:“他妈的,你现在成了男妇联主任啦?”

之后我就不大愿意去了,这大概也是一种性别焦虑:一方面我对女性赞叹,另一方面我又本能地鄙视栽在脂粉堆里的男人——他们通常被认为不够男人。当然,后来有些朋友相处得时间长了,基本上都当对方是无性别的了,然而心里总不是那么坦然的,有时还是有一点拘谨。

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我一不小心也成了妇女之友。大概我虽然长相凶恶,但也并不咬人。有时她们说:“哎呀,你真了解女人啊!”我微笑一下,心里想到的是在男生之间,这即使不是一句骂人话,至少也是揶揄。

有时我也觉得很困惑,仿佛了解女人越多,就越觉得女人难以了解。一个朋友说,她以前觉得我很尊重、理解女性,可是看了我的博,却觉得我每次提到女人都冷眼旁观、语带讥讽——我承认,有时我的态度接近于若即若离,默默地旁观,或必要时做我所能做到的。

还记得曾经到一个女孩子家里去做客,她指挥着和她合住的两个男同学洗菜做菜洗碗,还一直说:“你们要学学维舟,他在家里对女孩子可好啦!”我当时听完一阵苦笑。那不是女权,而仍然是男权那一套,只不过现在当权的换成了个女人罢了。


  发表于  2005-03-10 22:5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毛毛头,你是我们的“垃圾筒“,你就认了吧
风筝与风 ()   发表于   2005-04-08 16:34:54

不是“女生们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而是“女生怎么对他都行”,也没有“昵而敬之”这么羞答答,纯粹是任凭拷打
jinying ()   发表于   2005-03-12 15:15:06

苏菲是个活宝,那几句话只是说了冰山一角:p
司司 ()   发表于   2005-03-12 11:36:01

这权那权的,糊涂些比较好



维舟很有女人缘吗,呵呵



wufa ()   发表于   2005-03-11 19:50:0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