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式英语及其他
时间:2005-03-11

和朋友偶然谈起提案。她问:“你们需要用英语提案吗?”“要的,如果日本人在场的话。”她惊讶:“你真强,日本人的英语你也能听懂吗?”

日本人和印度人的英语似乎是最容易受嘲笑的,因为他们往往带有浓重的口音——这一点在《迷失东京》一片里也有描述。其实我也没听过几个日本人讲英语,不过曾听留学日本多年的朋友笑着谈起日本人说“miluga”(milk,牛奶)、“intanedo”(internet),还有《麻辣教师》里面,鬼冢对东藤说“nodo apulopuliaido”,我看了字幕才明白这是not appropriate(不适当),忍不住暴笑起来。

当然,这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刻板印象,日本人英语好的也非常之好,只不过日语发音相对简单,于是学音节复杂的语言时难免有点困难,加上日本人引进外来语太多,有时不免以日语来读,就好象我们把Sweden读作“瑞典”也离本音很远(估计当年翻译者是个江浙一带的人,把“瑞”读做sui的)。

关于这种local English可怕的口音,英国学者Nigel Barley在《天真的人类学家》中谈到他的喀麦隆之行可谓经典:“终于,一个异常胖大的非洲女人走进来,以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和旁人讨论我许久。我猜想那是英语。如果你碰到英国旧属地的人,使用你无法辨认,甚至连基本音都很陌生的语言,那很可能就是英语了。 ”

这种情形大概在学外语的人中多少都会碰上一点,因为受教育的环境中的外语口音可能本身就已经不够标准了,结果等第一次真正可以运用的时候我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口音并不标准。正如托洛茨基在其自传中说到的那样:“尽管我在学校学过德语,但我谁的话也听不懂,大部分行人也听不懂我的话,这是在维也纳最叫我吃惊的事了。”

十年前,李长春去广东上任,听取完第一次报告他欣慰地说:“我来之前中央还有人对我说,你一个北方人,听粤语可能很费力。我看刚才那个同志的发言,粤语也不难懂嘛。”结果旁边有人悄悄地对他说:“他刚才说的是普通话。”

不过有时也困惑,所谓“标准伦敦口音”或“标准北京话”大概也只是文化上的一种相对优越感吧?就像谭其骧先生说的,上海人宋元推崇嘉兴话,明清则风行苏州口音,现在上海话的优越感,也主要是近代物质发展的后果。就此而言,口音的问题,恐怕对时尚或商业的意义远大于语言学或文化上的意义。

附及:听说上海一家英语口语班名叫“华尔街”,这倒让我想起日前一期Newsweek上报道的,所谓“剑桥英语学校”是建在新德里破房子里的一个培训班而已,其对手也不是牛津大学,而是隔壁的“欧洲学院”。看来命名到处必要,可参见饭饭写的《论居家生活中命名之必要性》(http://grandma.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25716&PostID=932862&idWriter=0&Key=0),一笑。


  发表于  2005-03-11 14: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米什么! 随便看看!
516233833 (http://米的)   发表于   2009-01-04 18:41:02

瑞广韵中的读音就是禅母。对应现代普通话的一般规律,应该读作shui。。是普通话出韵了而已。瑞的声母从冀鲁、川渝、湖广到江浙的方言都发的sh/s音
 回复 凉风 说:
这我的确有所不知。不过我记得还是曾看过某书(应是刘伉的地名学著作),曾谈到将Sweden翻译成瑞典的是近代一浙江人。
(2008-01-22 21:39:18)
凉风 (http://blog.sina.com.cn/loengdik)   发表于   2008-01-22 21:27:55

博主有时间的话,不妨考证一下瑞的读音。老家是山东的,小时候大人都把海瑞的瑞读成sui
Jacob ()   发表于   2008-01-21 10:57:37

潮汕话也同样把“瑞”读做‘SUI’
蓝调 ()   发表于   2005-03-18 00:36:27

估计当年翻译者是个江浙一带的人,把“瑞”读做sui的……很可能……
许留山 (http://())   发表于   2005-03-15 07:13:29

韩国人的英语和日本印度也有一拼. copy 是coffee, kosijo 是consider
naiveapple (http://www.blogcn.com/user26/naiveapple/index.html)   发表于   2005-03-14 10:00:25

虽然我很爱说广东话,但是不得不自己也承认,我说的广东话没有人听得懂,咳
totto ()   发表于   2005-03-13 00:31:05

其实日本人讲的不是英文而是日语,只不过是片假名的音译,他们自己也坚持这么讲(即使在他们知道正确发音的情况下)。《迷失东京》有夸大的处理。

另外,宋元的上海人与明清的上海人,颇令人费解。倒是让我想起日本漫画三国志里讲的:住在北京的刘备。


 回复 Manning 说:
日本人用假名读外来语是事实,正如我们用“奥林匹克”读Olympic一样,但我这里举的例子除了Miluga和intanedo以外,确实是他们讲英语的情形。关于日本人外语(主要是英语)学得不好,也可参看赖肖尔《当今日本人》一书中的“语言”一章。
(2005-03-12 21:00:36)
Manning ()   发表于   2005-03-11 23:18:52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