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一种需要
时间:2007-10-29

《中国社会中的宗教:宗教的现代社会功能与其历史因素之研究》
[美]杨庆堃 著,范丽珠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6月版

中国人常被认为是一个缺乏宗教信仰的民族。与其余前现代的人类文明不同,宗教并不是中国社会运作的根本机制,甚至也不是理解中国文明的必要前提,这种独特性一直是诸多争议的核心。杨庆堃先生的这本现已成为经典的著作,正是为了厘清这一事实:不论宗教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多么模糊,宗教的存在及其社会功能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本书所获得的成功,也可以说是中国中心说的胜利。金岳霖曾说,近代以来的哲学史著作,常不自觉地受到西方哲学的影响,因而以西方古典哲学理论为普遍性,而视中国先秦以来诸家的哲学为特例。这话用于宗教史论述也无不可。围绕宗教在中国社会的地位、功能,之所以产生诸多争议,乃是因为人们往往并没有回到中国本身来看待这一问题。实际上,“宗教”、“社会”都是晚清以后才引进的外来语,现代人所争议的问题,传统上根本不存在,人们看待问题的态度也截然有别。

的确,如果实事求是地观察中国社会,就很难否认宗教的存在——不仅因为传统社会那些壮观的建筑基本都是宗教场所,而且民间宗教的存在极为广泛。说中国无宗教,实际上与韦伯那个著名的判断“中国无城市”一样,仅仅是指中国不存在与西方对等意义上的概念。诚然,由于本书原先主要面向的是英语读者,作者还是更多地将中国与西方的情形作对比,而非相邻同一文明体系的日韩等,但中国作为考察问题的主体性已得到了确立。

在回顾中国历史时,有一点是极为突出的特征:即其社会控制体系主要在政治和道德两个层面,不像西方是以宗教、法律为根本。中国的国家性格自周武革命起就表现为一种突出的“此世性”(this-worldness),崇尚解决实际问题,而拒斥玄想;孔子以其“未知生,焉知死”的不可知论,使历代儒家学者都拒绝讨论超自然问题。这种早熟的世俗政治影响所及,使中国的神话体系受史学侵蚀而支离破碎,成体系的宗教理论也无以诞生,号称本土宗教的道教,其发展实际上受到佛教的强大影响。

然而人群的组织又常常必须借助一个更高的权威——在古代这通常就意味着神灵。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古代,祭天是皇帝的特权:在获得了上苍排他性的授权之后,他才具备统治百姓的合法性。传统上的各种社团组织,也都普遍存在宗教成分,以借助神灵的外部力量来增进团体的稳定与威望。按瞿同祖的卓见,传统中国法律也同样借助及配合宗教性,因为社会的稳定需要这样一个超自然的权威,所以中国人也习惯于说“对天发誓”——这无非类似于西方的“手按在《圣经》上发誓”。从这个意义上说,神是一种需要。

在传统中国人的观念中,宗教信仰往往适应社会需要,神灵常常承担起一些社会职能(例如送子之类),人们也得以借助神的权威来支持社会普遍的道德伦理和政治秩序。由此宗教与道德、政治一起构成社会稳定的基石,而当宗教法则与社会伦理相矛盾时,就会引发激烈的冲突——佛教与“孝”观念的格格不入,及晚明时天主教对纳妾的反对,都是其著名的案例。

由于超自然的宗教信仰常造成政治权威,因此历代世俗政权都对宗教施予严密的政治控制,以防范其威胁到自身的存在。严格来说,中国史上不存在“宗教迫害”,对某些宗教的镇压从来不是出于宗教观念的差异,而是出于政治和经济控制的考虑,以确保宗教力量有助于政治秩序而非相反。这种控制的方式之一,就是官方通过封赠的方式,承认某些神灵获得合法祭祀的地位,以造成一个宗教行政管理体系——关帝崇拜就是其最显著的案例。而民间宗教的结构也基本仿效世俗政府(天主教祭司阶层也模仿了罗马帝国官僚体系),以至于很多民间神灵看上去更像是地方官;中国百姓对灶神的祭祀仪式也像是人们对基层官员的陈情。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历史上宗教大发展的时期常常是乱世。无论佛道两教在南北朝时的勃兴,还是基督教在明末清初时的传播。起因之一固然是由于动乱削弱了世俗政权,但另一面也是由于在这种非理性时代中普遍的精神危机,在一个灾难不可预知的时期,宗教最能安抚人心,使人们不论如何获得一个大致合理的解释。人们渴望获得一种政治秩序无法提供的受保护的归属感及对苦难的解脱——不仅是精神上,而且是物质上。晚清大灾荒时,任何能提供这种保护的组织都是流民争附的对象,他们可以加入任何组织,不管是义和团还是天主教——人们也往往因此指责中国人缺乏真正的宗教信仰,而仅从实际出发。但如果我们稍稍具备理解之同情,就不难明白这实属无可避免,而历代政府之“迫害”佛教,一般也都是因为佛教藏匿(或说保护)了太多不事生产的流民。乱世有助于宗教兴起,但也使它们更有可能遭世俗政权没收财产,以减轻政府的财政困境,欧洲中世纪时这也是常见现象。

由于一般认为中国的制度性宗教成形于两汉以后,本书的论述基本不追溯到先秦时代——但夏商周三代恰恰是理解某些问题的关键,比如为何祭天是皇帝的特权。而史官体系取代巫师阶层,在我看来也是中国宗教体系散漫缺乏独立神职人员的根本原因,这决定了教士和祭司阶层在中国文明中的地位;也导致中国出现与其它文明不同的一个特征:即宗教对法律制度缺乏影响。书中谈到的宋朝之后佛教凝聚力减弱,可能也与科举有关:它提高了儒家学者的社会地位,却使僧侣的声望价值下跌。

可能是急于证明宗教在中国社会的存在,作者几乎概括了所有超自然信仰——超自然信仰是否就是“宗教”,还是一个问题,这涉及到“宗教”的定义。另一方面,作者却似乎仍低估了这种超自然信仰的广泛程度:他承袭一些普遍的看法,如发表《神灭论》的范缜属于宣扬彻底无神论观点的“杰出的思想家”。钱钟书曾令人信服地指出:范缜其实并非“不信鬼”,只是不信人死为“鬼”,没说“天鬼”、“山水之鬼”之有无(见钱钟书《管锥编》第四册四一一则),其论述前提实际是承认鬼神存在的。这显然并非现代意义上的无神论。

这本书已是经典。经典并不意味着它论述的已是无可质疑的结论性判断,而应该使我们在此基础上得到获得更丰富、更深入的启发,而且对不同的人,它将有不同的启发。

载200-10-28《广州日报》,题目改为《古代中国如何维持社会秩序?》略有删节
--------------------------------------------------------------------------

校译:
本书翻译最后一章未译出,译者称是因社会变迁剧烈,“第十四章涉及的相关问题失去其解释意义”,但不免让人觉得背后别有原因。书题中的Chinese实指汉人,因此所论述的宗教不涉及藏传佛教及书中所称的“从未真正融入中国文化的伊斯兰教”。
P78:鲁班(公叔子):按当为公输般
P93:马原将军:按当为东汉的马援
P110:克里(Herlee C. Creel):按当为顾立雅
P138:[19世纪清朝]统治着超过38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按当为平方英里
P196:对教派宗教的政治控制却是中国历史上则是一成不变的。按“却是”、“则是”当去其一
P259:《罗滇镇志》(罗滇镇,位于江苏省宝山县——作者注):按当为罗店镇
P264:曾任国民党政府司法部长的王崇惠:按当为王宠惠


  发表于  2007-10-29 19:5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中国人是有崇拜无信仰,事实上在东方(包括南亚)哲学的影响下,人们都是“信自己”的。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乱七八糟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祖先崇拜倒是不少,但那种可全身心寄托的可依赖可信仰的神却一个也无。。。。
--------------------------------
如果要說信自己,東方人不及深受自由意志論影響的西方人遠甚。
再說“亂七八糟的崇拜”——老兄——你的西學功底還欠火候啊……這方面全體人類恐怕都不相上下……
 回复 Pepino 说:
“信自己”这一点,中国人确实还是比较强烈的,龚鹏程论道教时就说过它带有浓烈的“自力本愿”色彩,甚至汉传佛教后来也染上了这一观念,即能否成仙成佛,最终都是要看自己。
(2010-01-14 09:31:30)
Pepino ()   发表于   2010-01-06 02:08:53

我的理解是

神是一种“存在”而不是“需要”。当你说“需要”的时候,你已经假设了它的功能,而功能其实也是人为(通常是无神论者)强加给宗教的。

有人就有神,神是人对自己不可知的那部分的外化。
 回复 littlebear3000 说:
你这么说当然也可以,但我取这个题目的原因是:我在此要评的这本书本身主题就是讨论“宗教的现代社会功能”(见其副题)。
(2008-02-05 16:51:34)
littlebear3000 (http://littlebear3000.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2-04 22:27:11

中国人是有崇拜无信仰,事实上在东方(包括南亚)哲学的影响下,人们都是“信自己”的。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乱七八糟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祖先崇拜倒是不少,但那种可全身心寄托的可依赖可信仰的神却一个也无。。。。
x ()   发表于   2008-01-14 15:43:50

先是被这题目吓了一跳:神若只是一种需要,也就是说是我们创造出了我们需要的神,而神不是万能的。我觉得这里的神应该不是西方人概念上的神。无论到什么时候,宗教信仰都不可能国际化,神是没有国界的,信仰者却有他自己的祖国。没有爱国主义的意思,而是宗教的确有国界。

然后是被文章吓了一跳:说的太全面了,也的确很有见地。不过,全面本身就是一种失败,任何不容置疑的一锤定音都将使讨论失去意义。

接着又被文章结尾那一段话吓了一跳:“这本书已是经典。经典并不意味着它论述的已是无可质疑的结论性判断,而应该使我们在此基础上得到获得更丰富、更深入的启发,而且对不同的人,它将有不同的启发。”这样的迂回似乎解决了一锤定音似的学究式痼疾,可是,如果一个西方人读到这样的结尾,他一定不能理解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幸亏我是中国人,明白中国人的规矩,略知中庸的意思。

我也总结一下自己的评论:一地废话。
 回复 庞小雕 说:
这只是一篇书评,如果让你吓了三跳之后,有兴趣把杨庆堃这本原书找来看看,那书评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结尾的话并不是含糊其辞打圆场,而是我反对把这本书当成不可动摇的、结论性的经典,似乎书中下的断言就不再能继续讨论,那反而对学术讨论还起了坏作用。毕竟这本书也是几十年前写的。我本人也是一边读,一边赞叹,一边发现某些缺憾,一边也深获启发。
(2007-11-08 07:09:23)
庞小雕 (http://yanjingboq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7 21:14:11

维舟毕竟是维舟!
ydlily (http://ydlil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6 10:39:08

大家都是在元语言上争来争去啊
Socrates (http://www.socrates.net.cn)   发表于   2007-11-03 18:55:16

写的挺有见地的!顶!
Hahn (http://hahnforest.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3 14:31:10

不知道,次问是不是楼主所写!很有见地!!
fakewings (http://fakewings1985.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3 13:54:02

范缜没说有无天鬼、山水之鬼,也不能因此就认为他不是无神论吧?这是不可知论。
 回复 YesIdo 说:
范缜的确保有一定程度的不可知论,《神灭论》:“妖怪茫茫,或存或亡。强死者众,不皆为鬼”,但他既认为横死者“不皆为鬼”,那就还是承认鬼的存在的。所以《神灭论》下文又说到“有禽焉,有兽焉,飞走之别也。有人焉,有鬼焉,幽明之别也。人灭而为鬼,鬼灭而为人,则未之知也。”这一段就很明白了:他认为人鬼之分犹如飞禽走兽一样,是各自独立存在的实体,但他却认为人与鬼无法相互转化,因此他否定的其实是佛教的轮回观念。
(2007-11-03 14:41:51)
YesIdo ()   发表于   2007-11-03 13:13:11

中国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宗教,就是无论怎么折腾上帝总是对的那种宗教.

在中国菩萨也是竞争上岗的.光享受贡品不下雨的龙王也是要被扫地出门的...
 回复 mas 说:
呵呵,其实很多地方的神灵都是竞争上岗的,俄国和非洲也存在过。严格的一神教本是欧洲及中东的形态,是特例而非普遍,西方学者拿着自己的特例当普遍,这本就是欧洲中心观的表现。
(2007-11-03 14:47:08)
mas ()   发表于   2007-11-03 10:31:07

也来投你一票
校园生活 (http://www.clwccnd.cn)   发表于   2007-11-02 22:44:21

中国无宗教?太可笑了吧?
元氏森林 (http://yss.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2 13:47:13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1 13:11:19

说说我这里的习俗吧,每到农历的一些日子,我这里的一些地方(以前是农村,现在是城中村),总会有宗教活动,叫做社,拜各路神仙,我父亲所在的文章环,拜的是妈祖,也就是天后,每人拿出15元钱,买烧猪来拜妈祖或者土地公,然后就可以分得一份社肉,文革以后20多年,年年如此,政府则是加上了农村文化节的标签,让这种活动得以存在下去,或者中国农村社会中那种祖先崇拜是中国宗教不得高度发达的一个原因吧,这点应该值得研究,每年春节前后的年例_总会有游行,感觉好像日本的夏天游神祭一样
 回复 huns123 说:
看来你老家是在东南沿海吧,天后崇拜与闽粤航海传统有密切关联。这累传统很顽强,前一阵还看到厦门那边村委会选举,候选人先到关帝庙前跪倒发誓公开公正选举,也于此可见一个超然权威的重要性,虽然这个故事本身不无讽刺意味。
(2007-10-31 08:50:18)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0-31 02:06:15

关注你的Blog有多时,由衷佩服。经过你的法眼,坊间的译著都要拿去烧掉,译者都要羞到脸红才是。
 回复 galeeli 说:
承蒙抬爱。校译只是顺手为之,读书重要的还是其有价值的地方,若只盯着瑕疵,总不免宝山空回。
(2007-10-30 13:12:31)
galeeli ()   发表于   2007-10-30 12:37:5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