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的爱
时间:2011-02-19

“中国妈妈”最近在美国成了热议的中心,其争论之激烈,表明这个话题刚好戳到美国人的痛处:担心自己的下一代将输给中国孩子。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蔡美儿(Amy Chua)在《为何中国妈妈们更胜一筹》中声称:在中国妈妈的严厉管教下,能培养出更优秀的人才。这几乎像是一次宣战,在短短几天内,这篇文章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的浏览量已超过100万人次,收到多达7000多条评论,引发了一场关于教育方式争论的地震。

许多美国人对蔡美儿严厉的教子方式感到难以容忍和愤慨:她逼迫7岁大的女儿连续数小时练习钢琴曲,中间不许休息,甚至连去卫生间都不行。在他们看来,这种母亲简直是令人厌恶的怪物,这与其说是教育子女,不如说是虐待儿童。不仅如此,蔡美儿还给女儿立下了一系列家规:除了体育和戏剧科目,不接受比比A差的成绩、坚持每天让孩子花几个小时学数学、做拼写练习以及钢琴和小提琴练习(周末和假期也不例外)、不允许孩子有玩耍时间、不得在别人家过夜、也不准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然而,这些美国人看来过分“严厉”的家规,在中国家长看来可能是再平常不过了。

确实,中国的教育方式往往是一种“严厉的爱”:家长们倾向于认为,只有不断鞭策和督促孩子,才能使他获得更高成就。用蔡美儿的话说就是:“中国家长认为,任何事情都没有乐趣,直到你擅长这件事”。钢琴家孔祥东的经历似乎就是这句话的完美诠释:他从5岁起就在母亲的严格管教下开始学钢琴,洒下很多汗水和泪水,有时甚至弹破了手指还在继续。那时他也很多次偷偷开小差,例如经常把闹钟调快十分钟,然后和妈妈时间已到,可以出去玩了;甚至把玩具枪藏到卫生间,然后每天找借口上15次厕所……有一次他承认:“这没有办法,因为练琴这个事情是完全逆反一个人的正常生活规律的。没有一个人会心甘情愿去练琴。”他没有怨恨自己的母亲,因为他知道母亲为此也“付出了非常非常多”。

这样的故事,在中国遍地都是,虽然未必每个孩子最后都有所成就。我小时候家教也极严,3岁那年我妈开始教我认阿拉伯数字,但我总是把“9”往右圈成“p”,她最后怒火上冲,扔下笔警告我今晚必须学会,否则不准睡觉——最后我就是一边落泪一边学会了“9”这个数字怎么写。那时我父亲在兰州工作,家里母亲就是唯一的权威,我确实对她畏惧之极。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放学后到小朋友家里玩,玩得开心,在他家吃了晚饭才回家,天黑的路上我想起今天那么晚才到家,而且作业都还没做,一定会被妈妈责骂,在路上就自己恐惧地哭起来。到家后她果然火冒三丈,把我绑在板凳上,操起铁条来抽打。

每当回想起童年的这些往事,我也总不免一阵酸楚。当然我并无什么成就可言,但在我妈看来,我日后能考上重点大学,是多亏了她的严厉。在她的定义中,“严厉的爱”才是真正的爱,而纵容溺爱孩子则不是爱,而是害。确实,很多中国家长都相信严厉才是对孩子负责,并且是他们日后成功的原因。我甚至还听说过一个男孩因为顽皮得没治了,被他气疯了的父亲装进竹笼,扔到河里淹得半死——最后他改正了,还考上了中山大学。这样的故事常常被再三引用和传颂,以证明严厉教子的必要性和正确性。在民间有许多这样的成语宣示这一类价值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棒头上出孝子,筷头上出逆子”,和欧美相比,中国文化中确实更强调刻苦努力(而没有人天生喜欢刻苦)和一种教育万能的信念(古所谓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今所谓“知识改变命运”)。

现在严厉往往更多地让人与体罚、家长制等负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尤其在美国的K-12(相当于中国的中小学)基本上找不到那种会施加任何惩罚性措施的老师。代之以强调培养孩子的兴趣,用鼓励、正面表扬而不是批评、惩罚的方式。但世上没有完美的教育制度,这样做的结果却是:太多的美国孩子直到大学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原先自以为是的那么好,然后就认为之所以得分较低,那都是老师的错。教育功能失常的问题在美国并不是现在才出现:早在1996年,一项针对全美城市地区四年级学生的调查就发现:只有不到6%的学生的阅读水平被评定为熟练或高级。

美国人也并非一直对孩子这么“温和”。有这么一幅漫画:在五十年前,一个孩子考了不及格,将面对家长的咆哮;而今天同样的成绩,却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对着老师咆哮——因为今天美国人的教育观念是:孩子永远有潜力,如果他成绩不好,只是老师教育方式不对。在蔡美儿这样的人士看来,这无异于纵容放任孩子,根本不利于他长大后在激烈的全球市场做好竞争的准备。

但严厉也并不总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有的孩子可能在严格鞭策下会越加向上,但另一些孩子可能反而会被激发出一种逆反和厌学心理,甚至扭曲他的人格发育。虽然严厉和慈爱并不相互矛盾,但任何事如果走到了极端都会适得其反,而许多中国家长虽然最喜欢对孩子说“我都是为你好”,但最终他们他们的严厉并不总是结出最甜的果实。实际上,在16-18世纪的欧洲,耶稣会士也曾被誉为最佳老师,而他们那套教育制度的关键之一就是极其严厉和滥用体罚,这给很多学生留下痛苦的记忆,直到最后被更温和、更强调发挥学生主动性和创造性的教育方式所取代。除了中国人之外,犹太人也以教育领域的突出表现见长,但很少听说犹太家长的教育方式格外严厉。

美国人之所以如此关切这一话题,中国妈妈的严厉教育方式是否真的更好还在其次,最关键的倒不如说是在于美国人自己的一种焦虑感: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成为全球竞争中的输家。此事又恰逢前一阵在国际PISA测试中上海学生在科学、阅读、数学三项成绩中均拔得头筹并遥遥领先,前教育部长Chester Finn说:“哇,我完全被震住了!让我想起苏联人上卫星那会了”(Wow, I'm kind of stunned, I'm thinking Sputnik)。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用“我们这一代人的Sputnik时刻”来予以形容,意指当年苏联率先发射人造卫星时,美国意识到自己在科技领域面对强大竞争而必须奋起直追。此刻蔡美儿引爆的话题自然分外刺痛美国人的神经。

世上几乎每个国家都认为本国的教育模式有问题,没有完美的教育制度可言。严格的家教也并不适用于所有孩子——实际上,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根本不可能有一套简单明了的教育方法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古希腊时代曾有人问雅典的贤人梭伦,什么才是管理城市最好的章程,他答:“最适合它的就是最好的。”这也与孔子所说的“因材施教”不谋而合,如果说有什么完美的教育方式,那应该就是最适合那个学生的那种方式。

搜狐专栏


  发表于  2011-02-19 18:0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儿子今年幼升小,择校很纠结,在上海竞争的压力太大了,我小时候在小县城里,只有一所省重点,只要学习在中上,一般到了高二才会有压力。但在上海,几乎从中班开始家长和孩子就要开始承受这种竞争的压力,太变态了。
 回复 天蓝,天蓝 说:
我觉得这种“变态”主要是由于一种累积效应的预期心理——最能体现这种心理的就是那句口号:“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仿佛如果孩子第一步没打好根基,后面就追不回来了。在这种焦虑感的趋势下,不要说从娃娃抓起,连胎教不都已大行其道了么?
(2011-03-13 08:54:03)
天蓝,天蓝 (http://andjia.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3-11 13:12:48

如果妈妈希望自己的儿女长大了要出人头地,要赚大钱,要出名,要怎样怎样,那是用这种严厉的管教方式还比较管用。但我认为孩子长大之后不一定非要做那些所谓成功的事情,只要他能自己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从中获得乐趣,就可以了。所以用什么样的教育方式,还是取决于父母的价值观。我刚好不太赞同这种价值观。
shelley ()   发表于   2011-02-25 16:54:36

昨晚没事,关于这个话题我给你写了个很长的评论,但系统只允许发二百字。我只好自己注册了个博客。
http://morris-cai.blogbus.com/

欢迎捧场!
Morris Cai (http://morris-cai.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2-23 08:29:42

蔡爱眉全书似乎并不是这个观点,华尔街日报有断章取义之嫌……
话说回来,其他的暂且不论,练琴真是必须一天几小时而非自由放任的几十分钟。
susi ()   发表于   2011-02-22 10:53:20

有些所谓“严厉”,明明就是家长不懂孩子的成长规律和个人的偏见而已,比如三岁孩子写不好字在正常不过了,不会等他五岁再教他么
 回复 awer 说:
但这有时恰恰就是现代教育的现实——现代教育不是按照学习水平,而是按年龄分级的,如果某些孩子都会的技能班上少数同龄孩子却跟不上,老师和家长都多少会认为这些孩子是落后的。
(2011-02-20 20:32:49)
awer ()   发表于   2011-02-19 19:14:4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