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中国命运的岁月
时间:2007-11-07


中国的民族主义和战争(1925-1945)
[英]方德万(Hans J.van de Ven)著  胡允桓 译 三联书店2007年7月第1版

史学界有句名言:“敌对的政治需要敌对的过去。”从这个角度来说,1937-1945年的中日战争,正是由于决定性地改变了参战的各个政治力量,对于它的论述才出现那么严重的分歧,以致任何一个学者如果试图客观中立地进行研究,首先就必须检证以上立场。

这也就是为什么作者一开篇就先检讨美国最流行的观点,即所谓“史迪威神话”——这一版本过多地把二战期间中国战场令人沮丧的局势归咎于中国政府的无能和腐败。在他看来,这一指控忽略了更多深层的内部原因,尤其欠缺一种以中国为中心来看待问题的历史观,因而也就没有“理解之同情”——而那正是他准备去做的。

最弱的一环

1914年爆发的一战,使东亚的政治力学结构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美日的对立逐渐取代了以往欧洲列强的那样互相竞争的动态平衡。作为太平洋国家,无疑地,在那些年月里,美日都试图主导新诞生的中华民国的发展方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留美归国者大多成为亲美者;而留日归国的中国人,却大抵都变成了反日先锋。

蒋介石本人也曾留学日本,而他的夫人宋美龄,对美国人的了解程度甚至超过对自己的同胞。他们自身的经历在后来的局势中都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1930年代,时人无不以为中日必将有一战,以蒋对日本的了解,他深知自己是在和时间赛跑,在战云密布的威胁之下尽力推迟战争的爆发,以争取时间备战并争取国际支持。1927-1937的“南京十年”,现在已逐步得到公正的评价——如果没有这十年的整军经武,抗战的局势将更危殆。

从晚清至抗战结束,历届中国政府都经常性地处于三方面的威胁之下:国内的反对、财政上的困窘和外国侵略。这三者经常互相激荡,甚至合力破坏中央政府为巩固政权而进行的内政改革或保证领土完整所作的努力。方德万并未直接讨论三者的关系,但他全书的主题之一无疑即在此:日本入侵本身造成中国政府的财政崩溃,也使国内的反对势力更为高涨,其结果是这个二战的战胜国,在胜利时已接近国家破产的边缘。

1937年南京陷落后,政府内迁入川。但四川在当时却是一个衰弱的内陆省份,民国初期川军常常不敌滇军,中央势力也是1934年才尾随红军进入四川的,根基不厚。在南京政府的早期规划中,四川本是“最后的防御基地”,但在当时的德国顾问看法极悲观,认为在四川实现工业化需要“五十年”,因此退守四川实为最后一招。而抗战时中国兵力的主要来源恰恰在之前根基不厚、经济欠发达的四川、河南两省。

自战争爆发后,中国政府已算苦苦支撑,因为全面战争的消耗极大(每月损失5-6万兵力),而此刻沿海关税却几乎全部落入敌伪之手——一方面人力财力消耗剧增,另一面税收剧减一半以上,同时仍被迫把60-75%的财政开支放在军费上(1927-1936年平均38%),对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局面进行简单的指责是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对此,作者的结论也很鲜明:他反对把原因归结为无能等人为的因素,而更愿意强调一个更深层次的结构性原因:即作为一个农业社会,当时的中国无力支撑和应对一场现代战争。实际上当时的观察家也认识到中国社会的落后,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美国仍普遍认为中国实现迅速工业化的前景是非常暗淡的,无须惊恐不安,但在二战那样的危难岁月里,出于击败日本的迫切愿望,人们就常常忘记了这种具体的差异,忘记了中国是在和优势敌人作战。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变后,消息传到东京和重庆,两个交战国竟都是一片欢腾:日本人庆贺偷袭成功,而中国人则高兴于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美国将加入进来共同反对日本。一个不幸的事实是:的确直到此刻,美国等盟国才开始注意到已进行了四年半的中日战争,而此时中国政府军的精锐却几乎已消耗殆尽,因此美国人的印象始终觉得中国军队战斗力差、作战消极、政治无力——因为他们看到的已经是一个残破的中国。

弱者的选择往往很少。包括美国人在内,当时许多人曾要求国民政府改革以应对战争,而没有注意到在那样焦头烂额的局面下,很多东西无从着手。就此而言,麦克阿瑟的意见也许是比较公正的:“这种改革也许是需要的,但它的重要性对吞噬那片土地的内部争斗来讲,却是第二位的。这两件事不可能同时解决,正如一幢房子正在着火的时候,你不可能改建那幢房子一样。”最要命的是:虽然明明无法同时解决,但局势的发展却又不再给予你更多时间好整以暇地逐一解决了。

问题盟友

所谓“联盟的历史就是争吵的历史”,这句话用在二战期间的太平洋战场,是再恰当不过了。与对德作战不同,对日作战缺乏协调,美中英俄几乎都是各自为战,唯一的例外也许就是滇缅战场,甚至在这里,战史上也以分歧和争吵著称。

当时盟军的战略是先击败德国,因此1943年对日作战只占盟军15%的军力。因此从大局上说,美国希望的是中国以其庞大的空间和人力资源拖住日本,以便腾出手来对付德国。的确,1941年美国参战时,日本陆军65%的兵力都深陷中国泥潭,除去27%守卫本土外,余下仅有7%在南太平洋作战。美军此后在南太平洋对日作战遇到的困难,更使美国参谋总部相信自己原来的想法是正确的,那就是:击败日本人的唯一经济的办法是动员中国巨大的人力来对付日本。

二战盟国的五大国中,中国是最弱的一环,且常常遭到苏英领导人的私下嘲笑;即使是唯一重视中国的美国,也并不伴随着对中国力量的尊重。罗斯福总统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前,还曾说:“中国要成为一种值得严肃对待的力量,需要三代人的教育和训练。”

美国的对华政策中,与门户开放政策同样悠久的另一准则就是:美国不会为中国而战。因此方德万在书中忍不住为中国抱不平:“中国是这样一个盟国:要以最小的代价从那里要求最大的付出。”美国当时的主要目的无疑是借助中国消耗日本,以尽量减少美军的伤亡,当这一点落空后(1944年日本陆军31%在中国,40%在南方作战,意味着在华兵力的一半腾出来到了南方战场),就难以掩饰自己的失望。但美国要求中国改进,手里也没有多少牌可打,几乎唯一的牌就是军援。

美国的军援对当时的中国政府的确意义重大,滇缅战役和驼峰航线基本都是着眼于此,然而美国实际上并不指望中国能长期经得起日本的进攻,因此对输送大量作战物资并不十分热心,生怕这些物资一到中国就可能落入日本人手里——之前他们援助苏联时也是同样的心态。对蒋介石来说,作战物资对于推迟国家破产尤为重要,以至于在当时的美国人看来,蒋只要得到军援,且不危及他的权力,就乐于把对日作战推给别人,也根本不在乎作战计划订成什么样。

当时美国对蒋政府的态度十分矛盾,舆论也存在两种不同的声音。一名反政府的记者在署名的专栏文章里攻击政府没援助蒋介石,又在不署名的社论中攻击政府在援蒋上浪费了纳税人的钱。越到战争后期,似乎中国越来越变成麻烦而非美国力量的组成部分了,它不再成为一个积极因素。

以往史学界(尤其是美国学者)都认为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需要对此负主要责任,但实际上对这桩以失败告终的婚姻,美国也有责任。从一开始起,美国就没有把中国看成一个对等的盟友,而只是一个帮忙拖住日本的小兄弟。在珍珠港事变前,美国对日本一直仅限于口头谴责,也坐视中国以巨大牺牲抵抗了日本四年半,参战后又过高地期望中国——罗斯福对中国力量的看法不是着眼于中国的现状,而是着眼于未来:他想到的不是现实中的那个中国,而是五亿人的潜力。似乎把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对待,它就会立刻成为大国。当理想和现实的落差表露出来时,失望就难以避免了。

在那个危急的年代,对美国人来说关键是有一个中国的政治力量能有效地采取行动对付日本——犹如对当时英国人来说,到底哪个法国政府合法也无关宏旨。在这一点上,蒋介石的个性和戴高乐倒有几分相似:这两人都极固执、不好对付,念念不忘本国的伟大形象,执意使自己成为唯一代表本国的领袖,很容易把别人对他们本人的轻视都看作是对国家尊严、权力和荣誉的轻视。对蒋来说,问题更加现实:如果有别的军事力量采取行动,那么按照军阀时代的传统,军事就将意味着政治力量。蒋的顽固的确推迟了内政改革,但我们也不能忘记,他是在一座起火的房间里。

毫不奇怪,从那时直到现在,对于当时国民政府在正面战场上的表现,一直都存在着两极化的看法。犹如那个著名的笑话所说的,对同一个人的表现,到底你是看作“屡战屡败”,还是“屡败屡战”,其间有着很大的差别。重要的是:我们应以理解来代替空洞的指责。

载《南方都市报》2007-10-28,题目改为《放宽抗战史的界限》,有删节
----------------------------------------------------------------
附及:近年关于抗战时期正面战场的重新评估开始松动,不免使人猜想与时局有关,此亦反独促统的一环罢。自2005年6月重修新一军公墓起,以往备受冷落的滇缅战场、驼峰航线、美国在抗战时作为盟国的积极作用(以往正统史观中,似乎抗战是中|共独自打赢的)、正面战场政府军的价值,乃至蒋介石本人的重估,都重见天日。单是面世的相关书籍,已见有《滇缅公路》、《缅北之战》、本书,及《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在其他不少议题被和谐掉的情况下,这一以往敏感的板块意外松动,似非偶然,也耐人寻味。


  发表于  2007-11-07 19:4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不敢苟同,我们就是理解了蒋介石,那又能怎样?原来我们认为国民政府的腐朽是蒋氏为代表的四大家族及其腐朽政权的责任,现在维舟这篇文章无非是把责任推到了中国的基本国情和美国的身上,同时认为蒋氏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做得已经很好了(换上毛泽东也不过如此),据此蒋氏就可以进先贤祠了,这个逻辑经得起推敲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事在人为!!!!!同样的事,同样的环境,不同的主体做得结果肯定不一样。但是,抗战的过程和结果始终让人深感耻辱,这是我对蒋氏及其国民党始终不感冒的原因。声明一下,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不隐讳我的立场。
beamliang ()   发表于   2008-03-22 20:53:28

终于把这本书看完了。
关于二战部分(包括中国战场以及远征军)以前就看到过一些文章,没感到有社么非常新的观点。只是觉得德国人在南京十年时期提供的帮助有些不解。

最让我感兴趣的部分到是北伐那一段。书里讲孙和蒋在苏联的大力帮助下系统化的建立了军校和北伐的主力。世界各列强似乎一般都是强迫中国签订各类条约或者卖出些军火以攫取即时的利益。还没有那家这么系统性的作长期投资(或称长期赌注)。

在二十年代初期苏联才刚刚结束内战,是什么动机促使他们对中国下如此大的本钱?输出革命?控制中国?还是要与日本争夺东亚的控制权?

另外,纵观北伐以及其后的中原大战,蒋在相互博弈的各派力量间走钢丝的水平确实不一般。他同时要对付的有:六七个军阀、党内各派系、国/共关系、上海的财阀、苏联、日本以及英美的势力。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还能有所斩获实属不易。

看完这本书还有一个小发现就是这本书很可能是合译的。有些章节文从字顺,有些则像是用快译通之类软件把每个英文词对应成汉语就完事大吉了,连语序都不调整一下。读这些章节的时候一边读一边还得回忆英语语法(特别是从句那部分)。封面折叶上说译者是位资深翻译家,如果全是他自己翻的想来不会犯这类初级错误。我猜八成是老人家的学生干的。
 回复 Morris 说:
一战前东亚局势是列强多元动态平衡,各自瓜分势力、不可损害到整体微妙的平衡。这种情形下没有哪家作长期投资是很正常的。直到欧洲势力因一战退潮,美、日、俄才竞争完全主导中国的整体未来(而不仅满足于一块地区的势力范围了)。蒋介石对这些看得还是清楚的,在当时的乱局中即使维持一个表面的统一,也是一个极艰难的任务,我们对他还是要有基本的了解之同情。
(2008-02-15 12:44:12)
Morris ()   发表于   2008-02-15 12:32:18

还是科举吧。维舟发起个网络八股文大赛,一二三名授予状元榜眼探花,二等奖三等奖各三十名,授予同进士及第同进士出身。

这么吸引眼球的事,拉些个知名企业来赞助当不成问题。
 回复 mas 说:
呵呵,这还是算了吧,这也算“复兴国学”吗?别搞成了超女。
八股也没那么容易写,至少我自己都不会,有什么资格去授予别人头衔啊——虽然说起来古代授予这些头衔的皇帝本人也通常不会写八股。
(2007-12-04 09:10:01)
mas ()   发表于   2007-12-04 02:44:47

“我中学学的也是正统的历史观,但并不妨碍我现在得出自己的结论。”

没有老师,没有教科书会绝对提倡并肯定我们学生的独立思考。

但我们可以有。

是否被教育改造了,全在于个人吧?

我们这代人也许相对是活在一个好时代吧?
能够接收到的信息量很大,但是热爱历史的年轻人相信已经越来越少。

文科的都在学政治,他们的洗脑效果,绝对更明显,况且还不屑我们学历史的呢。
 回复 *Helen~ 说:
在一个经济现代化的国家里,历史常常被认为是无用的。我1995年高考时,全年级组9个班级近400人,3+1选加历史的,仅有4人——我是其中之一。以后只怕人们对历史会更淡漠。
(2007-12-04 09:06:48)
*Helen~ (http://undersu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2-03 22:55:37

关于学校教育以及教科书"毁人"一说,只是我对自身经历的一点感慨.

我在八十年代末上高中,九十年代初上大学。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外国广播一律是"敌台";公共图书馆只允许研究生以上学历或处级以上职务的人借书。

某些教科书里的内容总觉得不对劲,却无处求证,因而对外界不同的信息及其渴求。那时候<内参>和境外报纸是大家社交的重要资本之一。上大学时有一次去打工,因公可以在涉外酒店住两个晚上。当时我几乎整夜没睡,只因为客房里的电视可以看到BBC。寻找信息的过程就像越狱,呵呵。

当然,现在的情况大不一样了。
 回复 Morris 说:
现在的情况大概是:越是放开,大家越是冷淡。大众心理就是如此:遮盖、禁止的东西,总会激起大家渴望了解的好奇心(加上一种犯罪式的兴奋);当一切都被允许时,反而人们觉得不过如此,也没特别的兴趣了。
(2007-12-03 10:16:47)
Morris ()   发表于   2007-12-03 00:55:10

“老师也不是唯书而论的人。”

恐怕老师至少为围绕着高考指挥棒走的。高考怎么考,老师就怎么教。为了分数,是“分数”,其他的都不重要,不是吗?至少,这样是实际的。

当然,我们可以有自己获取知识的途径与个人见解。
 回复 秦风 说:
老师按高考要求教的确正常,但也不必抹杀有些老师具有独立的观点,何况如你说的,人人都可以进行独立思考。我中学学的也是正统的历史观,但并不妨碍我现在得出自己的结论。
(2007-12-01 10:23:44)
秦风 ()   发表于   2007-11-30 20:50:48

又一应届高考生是也。
想跟Morris 兄说,我们学生还是没被洗脑的~别太悲观了。
我的x科是历史。民国史大概就是教科书里的盲点了吧?不过,并不觉得身为一个学生,一定就是唯书,现实中还是有很多途径可以让我们学生,以一个更加客观的态度,或者从更多的角度去了解历史的。

最近的历史教科书,的确有肯定国民党正面战场,老师也不是唯书而论的人。
*Helen~ (http://undersu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30 20:10:45

维舟 回复 guest 说:
坦白讲,假设把毛放在当时蒋的位置,他能否做得更好,我是很怀疑的。中|共另组一个体系,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对这句话,我只有顶,我认为治国方面,总裁最起码不比主席差
guest ()   发表于   2007-11-13 21:38:35

二战时的日本是这样一个天才国家:他们的军队分为陆军和海军,陆军在研发自己的航母,海军有比陆军性能更好的坦克... 海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对飞机的看法和需求从来大相径庭,甚至连枪支都是2个体系。重大战略决策常常是由佐级军官发动,事后大本营予以追认。

古德里安生在如此神奇的国度能干点什么?

如果从二战伟人中挑一个可以加强日本力量的,大约只剩斯大林了,先把大日本帝国的中级军官枪毙个80%,把党支部建到中队,大约能洗清这些封建残余的气息

维舟 回复 changx 说:
日本二战时与其战国时代一样,是所谓“下克上的乱世”,下级少壮军官的盲动也是其战略失败的原因之一。至于海陆军的分歧后果就更严重了,陆军北上战略与海军南下战略的争执分散了日军的重心,当时这种纷争据说甚至严重到人身攻击,海军军官不许女儿嫁给陆军军人,其壁垒森严的程度只怕在二战各国中无出其右。

二位的论说很精彩!
guest ()   发表于   2007-11-13 21:37:15

提到对文化的重视, 当年对故宫文物的保存也是个不可思议的行为.

无法理解在那个动乱的时代, 故宫文物的保存居然被当局视为如此重要的事物, 最后蒋逃到台湾, 还不忘带走其中的臻品.

我不认为可以以今的台北故宫的臻品价值看待当年的动机, 当然传统的拥九鼎以定正朔的原因应该是有的. 但也不需花这么多精力带走这么多吧. 当时的环境, 多带一把枪, 总比多带一幅字画来的强.

至今读到数据, 号称整个逃难过程中, 没有一件文物破损.. 这真的有可能吗 ? 还是只是自我宣传之词, 毕竟无人可以检验此一说法.
stanley ()   发表于   2007-11-13 10:42:10

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这是个永远值得讨论的话题。

华盛顿可以当皇帝却执意当总统,结果成了神。
袁世凯可以当总统却执意当皇帝,结果成了鬼。

美国两百多年前就有民主共和的文化基础,中国至今没有完全建立。因该怪谁?太后、袁、蒋、毛还是邓?我相信这些人里没有一个希望自己的国家衰落。责任是整个民族的。

随着时间推移领导的人意识形态渐进式地一位比一位现代。这说明他们都不是神,思想的形成都是从周围环境中取得的经验并总结出来的。假设把华盛顿请来管理清末的中国,他一样无技可施。光绪试过,失败了。中国文化的改变除了战争、动乱还需要时间。罗斯福的那个预言"中国要成为一种值得严肃对待的力量,需要三代人的教育和训练"至今还真的有所应验。

中国近代史的主题就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南京十年就是两场雨之间的突击修房工作。无论如何,修总比不修强。

另外国民政府对文化的重视也似乎从来没有得到过公正评价。1919-1949年间出现了那么多大师级的文化人,而在这之前和之后中国可以用文化沙漠来形容。难道是因为这一代人的基因发生突变了吗?前一段看过一个关于敦煌的记录片,里面讲最早的敦煌文物保护机构成立于40年代初。想想那个年代就因该对当时的政府有所尊敬。

当然,被教科书洗过脑的人不会这么想。学校教育在某些方面破坏性极大。
 回复 Morris 说:
同意Morris兄的意见,南京十年的确可算是“突击修房”。对此的公正评价,只怕不应横向看当时中国比列强差多少,而是纵向看它比近代史上历届中国政府做得好多少。
(2007-11-12 22:49:04)
Morris ()   发表于   2007-11-12 19:27:25

二战时的日本是这样一个天才国家:他们的军队分为陆军和海军,陆军在研发自己的航母,海军有比陆军性能更好的坦克... 海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对飞机的看法和需求从来大相径庭,甚至连枪支都是2个体系。重大战略决策常常是由佐级军官发动,事后大本营予以追认。

古德里安生在如此神奇的国度能干点什么?

如果从二战伟人中挑一个可以加强日本力量的,大约只剩斯大林了,先把大日本帝国的中级军官枪毙个80%,把党支部建到中队,大约能洗清这些封建残余的气息
 回复 changx 说:
日本二战时与其战国时代一样,是所谓“下克上的乱世”,下级少壮军官的盲动也是其战略失败的原因之一。至于海陆军的分歧后果就更严重了,陆军北上战略与海军南下战略的争执分散了日军的重心,当时这种纷争据说甚至严重到人身攻击,海军军官不许女儿嫁给陆军军人,其壁垒森严的程度只怕在二战各国中无出其右。
(2007-11-12 22:44:38)
changx ()   发表于   2007-11-12 17:56:15

不敢苟同。我们再“理解”,也掩盖不了当时国民党的腐败和无能。维舟兄为何不把抗战时的国府与当时共产党政府和军队进行对比?
另,所谓“黄金十年”,以当时的态势,就算中国能有发展,难道日本就不发展吗?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国的差距只能是越来越大。
 回复 guest 说:
坦白讲,假设把毛放在当时蒋的位置,他能否做得更好,我是很怀疑的。中|共另组一个体系,也避免了很多麻烦。
(2007-11-12 22:38:45)
guest ()   发表于   2007-11-12 13:41:41

关注维舟兄博客有一段时间了,每篇日志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期待....
fakewings ()   发表于   2007-11-12 05:12:06

同意维舟兄的看法,总觉得世事无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总象一个被改变摸样的小姑娘,王洛宾说过,艺术家站在那里,你的镜头向左,他的位置便右了,你的镜头向右,他的位置便左了,中国近现代的历史人物在最近50年的评价也一样吧!艾弗森在没有带领费城76人打进NBA总决赛之前,人们对他的负面评价不断,但是当他能够带领球队以一己之力对抗湖人时,人们又称赞起他来,变的依旧是那些人,而艾弗森始终没变,或许我们应该这样看待蒋介石吧!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1-12 01:48:42

赞……
Arael (http://arael.72pines.com)   发表于   2007-11-11 20:03:03

感觉是剃头担子一头热,我们开始说起蒋介石的好来,但在海峡那边,已经快要到改变国家形态的临界点了,众神的黄昏,尼采已经在100多年前就喊了出来,无论对也罢,错也罢,塑造政治偶像并崇拜这些政治偶像的历史正在逐渐地远离我们,也好,平凡人物主导的历史尽管是那么的苍白\无味\公式化,甚至缺少浪漫色彩也好,起码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真实感,我支持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也拒绝再为任何的政治人物唱赞歌
 回复 huns123 说:
其实不妨这么说:正是因为台湾民进党大动作地去蒋化、去中国化,才使大陆开始意识到蒋的价值。这并不仅仅是一头热而已。
(2007-11-11 23:18:43)
huns123 ()   发表于   2007-11-11 16:05:08

作为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文科生,不得不为被和谐的蒋总统抱怨不平。

个人认为,他惟一的错就错在没有安抚百姓。可客观上说,如何安抚?靠那连军人都不够的军饷,还是四川的“大好河川”?

其实他可以做得更好。现在的和谐社会也没有必要故意突出谁是谁非。但换句话说,成者王侯败者寇。
秦风 (http://cuika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10 18:27:56

應該給與蔣介石公正的評價,因爲如果沒有這個人,中國早就淪陷于日本的鐵蹄,臺灣早就成了別人的領地。
woocool (http://woocool.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9 09:52:46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您的文章已被我们推荐至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谢谢关注!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11-08 11:57:51

1941年美国参战时,日本陆军65%的兵力都深陷中国泥潭,除去27%守卫本土外,余下仅有7%在南太平洋作战。

其实这里有个trick,即把关东军都算在“深陷中国泥潭”里面。但那完全是用来防备苏联人的,跟中国抗战基本无关。中国拖得住的无非是华北治安战的那点人。

中国万幸的是古德里安出在德国,要是日军有德军一半的机械化程度,正面战场也早就玩完了。
 回复 mas 说:
嗯,mas眼睛很毒。我的数字引自吉田裕《日本人的战争观》,原著中是把满洲单列出来的,我这里是求行文方便,笼统带过,顺便强化一下自己的观点。
至于说你的“古德里安假设”嘛,这个日本是不可能有的,不论军备(陆军坦克更别提了)还是军事理论,当时日本岂能和欧洲列强相提并论?即使有古德里安这样的天才,攻占中国也不见得容易,不是因为中国强,恰是因为太弱、散、道路太差。德军坦克在西欧成功闪电战,在苏联却陷入泥潭,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苏联的道路太差,油料难补给,天气又极寒冷,坦克熄火后等于是冰冷的棺材。
(2007-11-08 10:45:43)
mas ()   发表于   2007-11-08 10:30:27

呵呵,“先总统蒋公”也快进先贤祠了。
mas ()   发表于   2007-11-08 10:24:1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