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
时间:2005-03-24

加班到深夜。站在淮海路的风里叫车回家。上了车司机一开口才发现竟是个斯文的戴着眼镜的女子。

我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在上海这六年来,打车也不下三四百次了,但遇到女司机的几率大概也不过就是1%左右。她大概也见惯了这种讶异,淡淡笑了笑,说她已经干这行13年了。

我问,你通常开到几点?她说12点吧,不会晚;通常开到晚上7点出本,有时倒霉起来一天都白开,全是帮公司做。我说,那很辛苦啊,12点还好,否则对皮肤也不好。她笑了笑,“其实谁会喜欢干这种活呢?”“那你也干了13年。”“那也没办法,得生存嘛。”

我说,以前也遇到过一个女司机,是从晚上8点开到早晨8点的。她说:“哦,那一定是夫妻档,否则夜里11点后生意很差的,没人愿意这么做。”“哦,夫妻档?那如果这样一个人开白天,一个人开夜晚,不是都没时间在一起了吗?”她又笑了下,“没办法呀,我们车队里还有两三对这样的。我们以前也开过,现在好一点了,今天都上班,明天都在家。”

“那孩子呢?”“住宿,上初中了。”“哦,那会好一点,是男孩子?”“小姑娘。不过她很乖,从来不要我们操心,衣服都是自己洗,家务自己做。我们是从小托到大,从幼儿园到小学到现在。”我由衷地赞叹:“现在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很少了。”她眼睛仍看着前方,嘴角泛起微笑:“恩,是的。”

想起上次亚静说起的她们同学,一个“一点也不像上海女孩子的上海女孩子”,自立能力极强,坚韧不拔,但却有点冷冰冰的。对于这种女孩子,毋宁说,有时是使男生怀有一种敬意的。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温和而坚定,有一种气质使她们和那种“淮海路长大的孩子”判然分开。

下车后在小花园里走了走。还是忍不住地有些感慨。虽然她说得波澜不惊,轻轻地都以“没办法”一笔带过。没有人会喜欢这种生活,但对生活的重量,他们显然更懂得如何承受。这固然是一种痛苦,但生活得没有重量也是一种痛苦(当然有的人并不能意识到这种痛苦),而且我们从后者中什么也得不到。


  发表于  2005-03-24 22:0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就是淮海中路长大的女孩子。

小学就会洗衣服烧中饭了。

偏见真可怕。
fanfanyang ()   发表于   2005-03-31 09:34:00

个么要是你以后生个女儿,你宁愿让她做淮海路上长大的孩子,还是做一个让男生怀有敬意的女孩子?
dn ()   发表于   2005-03-27 22:31:38

越是这样承受生活压力努力生活的人,越是有超强的抗压能力,即便是天踏下来,也还有肩膀扛着呢。这是我以为。这样的生活在底层的大量的劳动者,那种朴素的生活观念和那种坚持的生活态度,在某种角度上,是让我钦佩不已的。相比较下,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如几年前的我),那种张扬跋扈和自命不凡是多么的可笑。还有那些动辄把生命当儿戏的举动,是多么的荒谬。在生活这个准绳前,有没有重量和质量,不是个人可以决定的。个体,是多么的渺小啊。
雪舞 ()   发表于   2005-03-25 10:25:5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