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自治的个人
时间:2011-04-02

关于北大“学生会商制度”的争论正在激辩中。尽管细节可以再讨论,但反对者看重的其实并非细节,而是其象征意义——不管它事实上是什么,人们只想抵制任何对自我思想实施控制或干预的潜在意图。对此作出的激烈反应是一个最新征兆,表明中国人(至少是一些知识群体)对于实现个人自治的强烈渴求,并在不经意间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标示出这个社会已经发生的精神变迁。

据说“会商”只是请学生去“喝喝茶聊聊天”,但对于一个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个人来说,自己的思想成为别人的“工作对象”,乃是一种难以容忍的侮辱。人们不禁认为,主导其事者不过是一类“仁慈的虐待狂”——用Fromm的话说,“他们力图以自己的全部力量来防止一件事的发生,即他的对象获得了自由、独立,因此就不再属于他了”。而个人的独立自主,必须要摆脱这种外部意志的控制冲动。

人们把摆脱和抵制这种干预看得如此重要(往往越是坚持个人自由的人反应越激烈),本身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中国现代化(或西化)进程的深入。追溯起来,从社会中分离出来的、自治和独立的单独个体,原本是西方独有的价值观,传统上也只有在西方才把实现个人独立的干扰看作是病态的。它最初是在没有任何国家权力和宗教权力的日耳曼社会产生的,那里唯一坚强而活跃的权力就是个人意志,此后随着蛮族入侵带入到罗马世界。虽然此后中世纪贵族政治和政府不可避免地会施加约束,但个人意志也从未完全屈服;正是在此基础上出现了欧洲诸多自治团体和政治实体。而在传统的中国宗法社会,却完全没有对应的概念,“自治”在很大程度上是近代以来知识精英和国家构建起来的——1956年甘肃临夏州实行自治时,很多群众完全不解“自治”的含义,有些人甚至认为“自治是公家推卸责任,自治以后公家就不管了”。

当下的新一代已经无法理解这种惶恐,因为人们担心的不是“公家不管”,而是它管得太多了。自晚清以降,家族主义逐渐被打破,到今天,自治和独立已经被视为个人人格确立的必要前提,它已经不再那么显得像是一个外来概念,而逐渐纳入到本土思想资源之中去了——人们常常追溯到陈寅恪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把他视为这一思想资源的主要源头之一。毫无疑问,成就这样可贵的精神人格,首先就要求一个自治的个人存在:他能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个性自由,珍视不受外部控制的个人意志,做自己愿意做的事,由自己承担一切风险和后果。这是一个一环扣一环的锁链:这一观念本身要求一个个人权利边界清晰的社会,至少在道义上不能有任何抑制个人自由意志的公共权力;而同时,个人独立自治又引发其他后果——独立自治的、不受干扰的个人组成的团体也同样应当是自治的。只松开其中一环是不可能的。

这是新的理想:实现自我、实现个体的全面确立;人是有创造力的行动主体,而不是一个客体(“思想工作的对象”);人们能够、也必须对自己生命绝对主宰,任何对此的干预都是不可接受的。有时人们的抵抗情绪十分强烈,正如一个伤心的母亲对其子所说的,“你为了违抗我,变成了我认为你不可能成为的样子。”因为逻辑上说,这要求个人从环境中分化出来,并与自我疆界之外的某些力量(无论是父母还是谁)疏离甚至断裂——理论上它们都有加害或干预自我的潜在可能。这一逻辑的最后演进,就是像美国大众文化中所宣扬的那样,将“自我”以外的一切问题化。

毫无疑问,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获得了许多个人权利:至少,就算还有父母干预子女的自由恋爱,通常而言只要子女足够坚持,他们已经毫无办法。这一进程本身早已是不可逆转的了,不管人们喜欢与否(看到90后的张扬个性,许多人还是不适应的吧),都得逐渐习惯这个变迁中的中国。新的一代将越来越多地跟任何干预他们个人意志的外部权威说:“你管不着!”在这样的强大社会气氛下,“学生会商”这样一点火星都能激起滔天怒火,其强弱对比在这样一个事实中就可以看出:这条规定所激起的反感和愤怒,远大于恐惧。

客观地说,这种控制冲动是最容易识别和抵制的一种,对独立思考的其他那些干扰要隐蔽得多——这主要不是在政治领域,而在消费环境中。看看这些年的媒体和广告语就知道了:“我的空间”(Myspace)、“我的地盘我做主”(M-Zone)、“自有我主张”(Sony Cybershot)、“我就喜欢”(麦当劳)……诸如此类。这些威力巨大的广告词反复播放,本身就折射出社会精神的变迁,它们一方面似乎是被动顺应形势,一方面又主动鼓舞了自我意识的高涨。广告主们十分清楚:最好是迎合消费者已有的观念和心理,而不要试图纠正、干预、改变他们的行为习惯。虽然他们提供的其实是千篇一律的产品,但却俨然被作为个性化的事物欣然接受。这是一种更为隐蔽的操纵:人们自以为脑海中的观念、以及所想要的都是他们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但实际上却常常是广告主植入的一个梦而已。

这就是我最后想说的:独立的个人意志和自治是一个值得争取的目标,但它也常常会附带一些“但是”的条件,一旦我们得到,我们就会发现,那并不是事情的终结,而只是开始。


  发表于  2011-04-02 22:1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您再次引申了我对于自由的思考~~或许自由不如平衡,与他人的平衡,与社会的平衡;自由也意味着勇于面对和承担。我们看待任何问题都应该从整体出发,在关系中的社会人才是有意义的,而抽离的个体或许是没有意义的。
follow峥 (http://follow-lzheart.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5-17 21:10:49

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需要你的时候讲自由、需要你的时候讲责任的人群,把别人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Leo ()   发表于   2011-05-01 17:42:43

part 3
为人们摆脱封建社会,各种传统social institutions如宗教对人身心的舒服,为市场,资本主义提供自由流动买卖的劳动力,为现代国家的新建创造基础。
tinkie ()   发表于   2011-04-06 09:42:44

晕死,part 2

我一直对个人作为社会主体的历史非常感兴趣,但苦于没有机会系统的学习。但就我零散有限的阅读的理解,我偏向于认为,个人为主体的社会价值确立于于18世纪的工业大革命,市场,资本主义的形成过程中,是法国大革命前期,“进步”的知识分子的一个非常大胆新颖的理论构建,
tinkie ()   发表于   2011-04-06 09:40:29

怎么一次只能发200个字,晕。

"它最初是在没有任何国家权力和宗教权力的日耳曼社会产生的,那里唯一坚强而活跃的权力就是个人意志,此后随着蛮族入侵带入到罗马世界。" 这一段话好象意犹未尽啊。很想知道,彼时的日耳曼社会的政治经济形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才会产生出这么独特的社会文化。
tinkie ()   发表于   2011-04-06 09:24:04

发出这些怒火的究竟是哪一个人群,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就像前一阵某记者提问时说“我代表亚洲”,然后在网上就被狂批。对毛时代话语模式极度敏感的人群在年轻人中,至少我目之所及,并不多。能轻易被并不是很煽动性的话语激怒的人,基本上属于少数激进的知识分子。
 回复 baibai 说:
他们只是对任何思想控制的迹象都比较敏感,豆瓣上有不少。当然我也不喜欢被思想控制,但我也不觉得北大会商制度就是完全意义上的思想控制——对那些持有严重逆反心理的人来说,会商的结果大概只能适得其反,人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所以个人觉得这个制度的工作方法和思路本身有些落伍了。
(2011-04-04 20:23:45)
baibai ()   发表于   2011-04-03 19:14:03

您所列举的这些广告,其实有一个偷换概念之处——它们把“自由、独立”偷换成了“我爽就好”,我怀疑被这些广告吸引的人中有几个想过,自由和独立要同时伴随着责任和义务
我同样怀疑,在面临该负的责任的时候,这些一边喊叫自由和独立一边消费的人中有几个会“自由而独立”地承担责任,而不是把责任推给他人
往深了说,这种广告乃是消费社会的必然需求
 回复 Kuhane 说:
这是在西方学界也是一直辩论的话题,即一个自治的个人,究竟是“孤独的权利持有人”、是一个独立的公民,还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消费者?很多时候或许兼而有之。我文中也说了,这样一个倡导个人意志的社会,最终会导致一个逻辑上的后果,就是把自我以外的事物都问题化:“我”之所以生活得不好,问题不在我,在他人或社会。所以,个人获得独立后,又会带来新的问题。
(2011-04-03 07:02:57)
Kuhane ()   发表于   2011-04-03 00:26:32

这个模板发评论真的不怎么好。另外我还以为手误,所以重复出现了,可一看时间,竟差了20分钟。有时候,我们以为得到了自由表达的机会,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被怎样控制着。那看不见的手,怎样牵着看不见的线,调动着我们的一颦一笑。细想来,自由真的是有点悲哀的词。渴望自由,渴望独立,是因为我们从未自由,从没独立过吧。
 回复 VV 说:
人毕竟是社会动物,完全的自由其实是不可能的,那会意味着完全的孤独。多数人要的,不过是一个个人意志相对不受干预的活动空间——虽然隐蔽的操纵其实是无所不在的。所以我才说,北大的会商还是最容易识别和抵抗的一种干预。
(2011-04-03 06:58:41)
VV ()   发表于   2011-04-02 23:37:25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广告植入的结果吧,即使可以自由思想,想的也不是自己的东西。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得到了自由,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另外一些意识的奴隶。
武打书里面,最高境界的功夫,常常是散尽功夫而偶然成就的。
自由之思想多了,会不会慢慢也会有自由之自己的思想出现呢。
VV ()   发表于   2011-04-02 22:59:3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