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的大多数
时间:2005-05-10

早晨上班。如平常一样,我最末上车,上海人挤车时的奋勇争先,向来是颇为壮观的。不过这样也好,最后上车,我通常都是站在司机旁的最前排,视野很好。

车子从卢浦大桥的匝道上下来时,我正在看报纸,瞥见司机猛踩刹车,“完了完了”,他喃喃叫苦。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乒乒乓乓一连串声响,抬头看见车头已经撞上前面停着的小面包车尾,余劲未衰,又接着往前冲,前面红灯前停着的其余四辆轿车也都被追尾撞上。几乎就撞到了路口交警面前。

惊魂未定的车厢里立刻炸开了锅,不断有人想挤前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人喊:“快开门放我们下去!”——旁边的车道正在直行。一个人尖叫:“吓死我了!哪有这么开车的!”回头一看,是个戴眼镜的中年妇女,我心想:我站第一排,要死也是我先死。

问题其实很清楚,车子老化了,满载着一百多人,挟带动能和势能从大桥俯冲下来,等到发现刹车失灵已经来不及了。但前面的车都是静止在原地的小车,所以其实对公交车影响很小,虽然撞坏了前窗玻璃,但我在前排也只感到微弱震动,其冲力甚至还比不上一次急刹车。

司机面如土色,拿起手机打了两个电话——可惜人群扰攘,以至于虽然我就在他身边,竟也没能听清他在这个沮丧的时刻首先想到的是谁。

两个交警过来,示意开门让乘客下车。一群人在路上乱奔,互不相识的人还在交流刚才惊恐的一幕,及至到前面站点上了后面的车,还在听人说,她刚才就在车厢里,“亲眼看见八辆车撞在一起”——我亲眼看见的是六辆,如果加上公交车本身的话。几分钟又多出来两辆。

撞车其实是极小的事,也根本没人受伤,不知道遇到地震海啸,将是如何?指望这样的市民能够镇定如恒恐怕很难——或许要花几十年的时间。上海人近年来一直得意洋洋沉迷在自恋中,在一片庸俗的歌舞升平,看样子真的说服自己相信了这就是所谓“国际大都市”。骨子里其实还不是原来那批人么?这些平常“沉默的大多数”,在哪怕一点点失序的时候,马上就“喧哗与骚动”起来。

说得愤世了,我也很明白,这样的市民正是我身周的人,甚至我父母如果在这车上,想来也就是这样的反应——他们或许还对我沉默不言,继续低头看报纸觉得不可理喻了。

我总是有这种矛盾的认识。一方面我对这些人的慌乱有些鄙夷,一方面我又知道这就是一个自然人的本能反应。喧哗的人群看上去似乎是远不完美的,但他们却也充满活力;而一群极为克制的人组成的社会,往往也是很冷淡的。

老灰说我现在有时简直是和稀泥,这个立场可以理解,那个立场也有苦衷,“自己的立场却没有了”。说的是,我现在似乎是圆滑了,但这种圆滑是建立在我的一种本能意识上:我总会寻求当时人行为的合理性,也深信任何东西都有两面,而我对其中坏的一面更为警惕和敏感。


  发表于  2005-05-10 12:4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Do not weep; do not wax indignant. Understand."

------ Baruch Benedict Spinoza (1632-1677), Dutch Jewish Philospher.



至于司机打的那个电话嘛,至少有一个是给车队的调度,事故处理和乘客调配。在那一群喧闹的人群中,他的行为必须是具备效果的
Forest_晴明 ()   发表于   2005-05-16 00:27:13

忘了具体时间,大概是几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们全班在广场上上英语课,即兴表演节目。有一群男生做了很夸张的表演,博得一大群人的阵阵喝采,我却觉得兴味索然——这个时候,我发现后排一个男孩子,沉默、淡然,又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切,心里立即平添一层好感。



对于“喧哗的大多数”,我向来是持鄙夷态度的,且不论自己常是他们中的一员,而从中找到的那么一两点闪光点,往往成为改变我们命运的拐角。



一个到处看博的人,常溜到这里来,触动了心里的弦,抱歉发了堆无关的话~
路路 ()   发表于   2005-05-10 23:24:30

有点同情心吧~普通老百姓懂什么国际大都市?

都是政府在自说自话~

发生这种事情算是生活的调剂了~
锦锦 ()   发表于   2005-05-10 17:27:38

可能也并不算优点。偶在遇到这些事的时候,反应与你相似。

而且思路特别清
()   发表于   2005-05-10 15:55:5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