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自知
时间:2005-05-23

我知道你累了。可你并没有说啊。我需要你的刚强,又需要你的柔弱。——Carl Jung

Daniel Bell在《后工业时代的来临》中说:“一个社会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找不出语言来表达是可悲的。”我想,对个人而言,这句话也是正确的。

越来越不想说话。除了上班的8小时外,基本一言不发。说话成了一件累人的事。黄昏回到楼下的花园里,有时会觉得一点疲倦,我和这个世界好象是分离的,甚至有时我觉得和自己的肉体也是分离的,一阵陌生感造成我的轻微晕眩。

是的,十年前厦门那个漫长的夏天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我需要好好回想一下才能记起自己当初是怎么过来的。

我的生活一向平静。朋友们看到我和SUDA的生活,从他们的语句中我能感觉到,他们每一个人似乎都认为我们已经在一起极其平静地生活多年了。的确,这种晚年一样平和的日子,曾经是我们一直谈论的幸福。

最近一两年,我的好胜心已经大为下降,年少的锐气,如果说还有,那也不是在工作方面——我曾经从中得到乐趣的这一源泉,现在已经渐渐枯竭。是的,我现在能够将工作和生活断然地分开,平静地过一种我一直寻求的分裂生活。通常,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我已经不再想明天的工作日程。

这几个月定下心来,每天长时间地读书。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也十分惊讶,毕竟很久以来我已经不太读得下书了。这对我来说,具有双重的意义:在平静的同时,也使我获得一种痛苦时清醒的权利。我不能不承认,追求精神和追求物质一样会受到空虚的桎梏。

出于对浪费时间的恐惧,我一直把生活安排得很紧凑。但现在看来,正是这种完满造成了生活的不完满。

日常生活是最残忍的。

深夜一点,端一杯凉水,站在后阳台。东风临夜冷于秋。我喜欢在初夏漫长的风中保持这样一个姿势。这是我从少年时代以来的习惯。就此而言,我承认自己是一个顽固的沉默者。

在潜意识里,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柔弱是被需要的。“你认为你的问题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谁也没有你的糟糕。你说对了,因为这问题是你的,所以它就是最麻烦的。”——这是荣格说过的另一句话,这样的语气更对我的胃口。

冷暖自知。对我来说,值得庆幸的是,除了必要的时候,世界并不和我发生关系。


  发表于  2005-05-23 12:2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觉得小D说得极是。在我等人眼中,维舟几乎可算上幸福的典型,不过比较文人的消极。
雪舞 ()   发表于   2005-06-03 17:41:39

你不用为冷暖发愁,不用为吃饱喝足发愁,不用为健康发愁,不用为一切物质的东西发愁。你看着你喜欢的书,做着性价比尚可的工作,周围是关爱你的家人和朋友。你的问题在于,一切都太顺利以至于你找不出生活的茬儿。你不以为,这就是幸福吗?为什么非要把这当作“桎梏”。就算追求精神上的满足不是那么容易,那它至少也应该是愉快的、向上的过程。不欣赏你的这种消极。路还长!
小d ()   发表于   2005-06-02 19:58:49

不投入,可能是累了,但也许也是在等待变化。
njxia (http://njxia.blogcn.com)   发表于   2005-06-02 18:04:03

思想的游离是一种幸福,那样多么节省交通费啊。
石子 ()   发表于   2005-05-31 11:18:10

“也使我获得一种痛苦时清醒的权利”,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也使我获得一种清醒时的痛苦权利”,:-)。

喜欢你写的这类文章,时时光顾。
Bingle (http://unicor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5-25 20:05:29

最近有个朋友的MSN名字变成:好好想想,我走之前他在想,我回来之后他还在想,以他的阅历,这人生还要想这么久。



可是回头想想,人生的问题有一个共通性,就是,一、两年后你回头看看这个阶段大如天的问题,其实已经可以付之一笑了。
温暖百合 (http://benbenjoe.blogcn.com)   发表于   2005-05-24 13:26:16

兄台确也写出我的近日所感。
 回复 manning 说:
握手:)
(2005-05-24 13:43:12)
manning ()   发表于   2005-05-24 09:25:25

“追求精神和追求物质一样会受到空虚的桎梏”说得好!
锦锦 ()   发表于   2005-05-23 13:18: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