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出圈
时间:2005-06-07

六月了。周围不少朋友将要毕业,博士或本科。他们看来和我当初一样,没有多少踏进社会的满怀喜悦,相反弥漫着离开襁褓的依恋,个别人甚至表现出一种气急败坏的心情:因为眼下必须面对的成人社会是无趣和遥遥无期的。

这种心情我再熟悉不过了。高中和大学两次毕业,都在我身上留下了强大的惯性。平淡如水的大学时期,直到第三年,看到将毕业的老生们披头散发,男男女女目光忧郁地坐在宿舍门口弹琴唱歌,流着眼泪,我心底里都一阵不屑,发誓这个时代不值得我一年后为他悼念流泪。不料最后一年却陷入了和Suda的黄昏恋,终于还是在海边痛哭了一场,一起坐到了天亮。尤其糟糕地是,第二天在火车站分离时,在开车前半小时,不知道是谁突然失控哭了起来,结果本来还情绪平静的我,又和月台上的数百人不知羞耻地大哭了一场。

最后的那个春夏,似乎是厦门最短暂的一个季节。放浪形骸,无忧无虑,却又满怀忧虑。

Suda说,大学将毕业前,她心里有莫名的冲动,特别想跑去隔壁宿舍喝酒(她们宿舍太乖)。有一天晚上,和谢岚她们在庭院里喝着酒唱歌,说一些愚不可及的话。深夜下了雨,打起伞照样继续。管门的过来劝她们回去睡觉,还是置若罔闻,最后管门的伤感地说:“小姐,你们可是有身份的人啊!”——这些有身份的人后来经常引用这句话,哄堂大笑得意洋洋,回想自己可以合法地疯狂的那段青春时光。

的确,青春期都是不可告人的。毕业作为一种告别仪式,具有特别的暗示意味,仿佛我们那些秘密的快乐,都将深埋海底,不再重现。

高中毕业前夕,我也经历过类似的、甚至更强烈的焦虑与憧憬、绝望与安详,因为那时还有高考的巨大压力。大家彼此也对时常发生的一些愚不可及的行为习以为常。老P说:“这在我们乡下叫吵出圈——猪羊长大了,总要拉出猪圈羊圈去喀嚓一刀,预感到这个命运的猪羊在出圈临死前总是吵得特别厉害。”当时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虽然用这个畜牧业名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处境有点古怪,不过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在出圈前,我们的确都噙着泪水,吵得厉害。


  发表于  2005-06-07 08: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喜欢的文字=)
小山 (http://hill24.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6-10 13:34:50

六月,青春泪流满面。
雪舞 ()   发表于   2005-06-10 11:04:10

青春期都是不可告人的。毕业作为一种告别仪式,具有特别的暗示意味,仿佛我们那些秘密的快乐,都将深埋海底,不再重现。



贴切
dn ()   发表于   2005-06-08 22:16:09

维舟的文字总让人感叹。真是好。
egawa ()   发表于   2005-06-08 09:41:45

放浪形骸,无忧无虑,却又满怀忧虑



一年前的厦大。一年前的我。时间真的快得骇人!
木瓜 (http://papayasu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06-08 01:11:4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