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震动
时间:2011-05-16

现在还不清楚,发生在日本东北部的超级大地震将意味着什么——是一场短期的灾难、一次兆示着日本衰落的重击,还是一个新日本分娩的阵痛?

最容易评判的当然是短期内的经济损失和灾后重建,虽然对其数额的估计值从占日本GDP的1%到20%不等,但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对于日本这样一个庞大而富裕的经济体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问题。最经常被人举证的就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例子:这场地震造成1000亿美元的损失,但18个月后,神户的经济就恢复到了震前水平的98%。虽然地震危及到了日本生产的全球供应链,同时对经济重建的预期又拉抬了日元汇率,但似乎很难说这将是不可逆的转变。

这次事件真正的打击是心理意义上的:它摧毁了人们心理上的安全感,折射出日本的成功和现有生活方式是建立在一个多么脆弱的基础之上;它也打破了“日本核电站技术是绝对安全的”之类的一系列神话,使人们骤然感觉暴露在一个高度风险社会之中。甚至对邻国人的心理也有影响:地震的灾害使他们同情日本人,但核辐射造成的恐慌则使他们对日本避而远之,这种恐慌心理至少在数年内会对日本农产品出口造成致命打击,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深日本人的孤立感。

在此之前,日本列岛实际上已经笼罩在一种逐渐趋于内向的自我孤立之中。和1955-1975年间经济蓬勃发展时期大批日本人出国考察(所谓“昭和遣唐使”)不同,现在的日本国民心态日趋内敛和怀旧,年轻人出国意愿匮乏。其温和、不主动、进攻性很低的集体个性,使作家深泽真纪在2006年杜撰出“草食男”一词。可以说,日本在国民心态上已经放弃了当一个大国,而更期待日本成为一个“大号的瑞士”。1839年诗人拉马丁曾说法国是“一个自感厌倦的民族……你们已令这个国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这句话用于形容近年来的日本,其实更为合适;世人似乎已渐渐地将它与韩国归为一类,而不是与美国或中国平起平坐。

但地震表明,即便是想成为瑞士,日本也不可得——更何况是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这次危机暴露出一大堆问题,使得其中的一个老问题变得愈加迫切:即日本政治中领导力的缺乏。虽然日本平民在这次灾难面前镇定有序的表现令人肃然起敬(尤其在中国),但很少人对日本政治领导层的表现也有如此深刻的印象。“福岛50人”那令人动容的事迹不如说进一步凸显了日本组织结构中常有的问题:坚定的底层成员和完善的细节,但大局战略上却漏洞百出。开始那几天确实也有国外观察家表扬日本政府表现比1995年阪神大地震“强上几光年”,但在核泄漏事故之后,听到的就几乎全是批评的声浪了。

这些批评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菅直人首相本人的能力和政治生命、整个系统的指挥混乱和救援不力。菅直人的支持度本来已跌到几乎不能更低,一次不期而至的危机原本可以成为扭转颓势的大好机会——但前提是他不能搞砸了。他似乎没能抓住这次机会:公众对政府的表现十分失望,大多是“这届政府真没用”、“糟糕透顶”的评语,《每日新闻》直言不讳地说首相与核安全官员、东京电力公司之间的协调“非常糟糕”,最后首相决定增派自卫队时又爆发内部争执。人们嘲讽政府总是发表乐观信息,但情况却越来越糟,一名官员甚至说“这场灾难六成是人为造成的”。

在这样百年不遇的大灾面前,批评几乎是一定会有的,而且指责的内容也大多如此:没有积极反应、缺乏沟通、不够及时、人员和物资不足等等——总之,太慢、太乱、太迟、太少。正因此,虽然批评很多,但菅直人的支持率在十天内还是从20%上升到了36%。不过,菅政府的应对无疑本可以更好,这些批评中所说的问题也是真实存在的,公平地说,这是日本政治结构中由来已久的问题。早在一二十年前,就已有人提出过“日本病”的概念——其特征是面临各种社会经济难题,政治上却麻木无反应。日本政治制度常被描述为一张“没有蜘蛛的网”,彼此关系盘根错节,但却缺少拍板的人,因而决策时常常犹豫不决。

日本人自身当然也对此知道得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在忍受着“经济衰退时期温和的政治管理”的日本人,又将主张变革的民主党推上了台——但他们很快失望地发现,民主党其实只是又一个自民党,换汤不换药。这个仍然同倦怠症作斗争的国家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振拔的泥潭,五年换了五个首相,每一任都是在刚上台时被寄予很高期望,但三四个月内支持率就直泻到几乎跌停为止。有位拉美政治家曾说:“政策需要时间才能显示出结果,可是民主不给你任何时间。”话虽这么说,但其他民主社会也没有出现日本这么严重的领导力危机;而频繁更换也没换上一个更具领导力的政治家,反倒被巴西总统卢拉嘲笑说,他只是上了一下洗手间,回来诧异地发现日本已经又换了一位首相。

多年来,一直有人不断指出,日本面临着明治维新、二战战败以来的第三次决定性关头,需要“第三次开国”。右翼对此鼓吹得尤其响亮。这也是为什么在地震发生三天后,右翼政治家、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声称地震是对日本的天谴,国民应深刻反省,有必要利用此次海啸将日本人长年积累的私欲污垢冲刷干净。当然这一不当言论招来海啸般的批评,迫使他第二天就鞠躬道歉,但确实表明了他试图以此为契机来开创一个新的日本。

变革是可能的,问题是:那是什么样的变革,又怎么做?天灾极大地缓和了日本此前的外交困境,之前为领土争端和日本吵得不可开交的中俄两国均派出了救援队,连朝鲜也极其罕见地向日本红十字会发来了慰问电。而在内政上,重建也可能进一步激发国民的自律和团结精神。虽然菅直人首相多年来一直强调日本必须重新投身于对外开放,但有必要强调的是:决定其他变革实现的,是对日本政治结构的变革能否成功。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这场地震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日本的政治家们怎么做。

载2011年5月《GQ智族》


  发表于  2011-05-16 19:5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曾看过一个观点,当前日本的弱政府是二战后美国有意通过民主制度和影响立宪等手段造成的,这才能从根源上拔除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
huiyu (http://huiyu.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5-19 16:15:19

关于石原慎太郎
http://www.bullock.cn/blogs/ird/archives/72862.aspx

关于地震的影响
http://www.bullock.cn/blogs/ird/archives/152623.aspx
wahaha ()   发表于   2011-05-17 23:02:11

草食系男子,特指两性关系,用于此处过于发挥了。
子宇 ()   发表于   2011-05-17 21:31:30

我觉得日本具有完善的社会管理或自治体系,所以才有了一个软弱的政府,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情。况且,日本的发展水平已到如此程度,如何再提升,实在是个极大的问题。
 回复 dguali 说:
这一点我也大致同意。不过在外人看来“不见得是件坏事情”,在本国人看来恐怕也觉得“不见得是件好事情”,毕竟看着走马灯一样变换的无能领导人,日本人也难掩失望。希望good governance是人之常情。
(2011-05-18 09:13:32)
dguali ()   发表于   2011-05-17 12:44:3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