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继续
时间:2005-06-25

我顶着盛夏的烈日,向北穿过整个城市,和益忠他们一起去看望海燕。她日前生了儿子。

从地铁的终点站下来,进去还有2公里路。这里是真正的城乡结合部——在阳台上抬头望出去就可以看见旁边村落大片的田野。

刚出生才12天的小宝宝一点也不怯生。他躺在凉席上四肢舞动,除了咬手指外,还会做鬼脸。陈杰说这两年还不想要孩子,可是看见别人的儿子,却忍不住不停逗弄。

海燕还是老样子,带着一种甚至是满不在意的粗疏。她的确不是一个能让人紧张的女子。她说自己怀孕期间一度胖到令人难以想象的148斤,生完这个7斤2两的麟儿,跌回到140斤——“还有8两大概是羊水。”她哈哈大笑。她是难产,可享受4个半月的产假——我不能想象是如何之难,但看来她恢复得很快。

我们坐在一起,谈论天气、房子和孩子。偶然地也提到和我们相关的那个岛屿。我们使用崇明话交谈。我们散布在这个城市里,都有小半年没有相聚了。这时候我忽然暗暗觉得一阵僵硬,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有点不大习惯使用母语来思维了。

我感到微微的拘谨和不自在。听海燕描述自己的分娩,看看孩子的照片,我仿佛什么话也不会说了,只淡淡地重复说,满好的,满好的。这个场合让我笨拙,而不是放松,是我事先不曾预想到的。

益忠他们都买了奶粉之类的礼物,我不会买。临走塞给海燕红包的时候,我有点紧张。我从小最怕和人为送礼收礼推来推去的,这是我第一次塞钱给人。

黄昏,在城市的正北方向等车。灼热的空气里我想起很多,包括日本动画片里类似的场景,自己熟悉、经历过的却变得有些陌生、坚硬。最近我周围的事物对我而言似乎都在缓慢有力地陌生化。我想我应该过一点正常的生活。

我意识到已经有十年过去了。最初的那个夏天早已石沉大海。


  发表于  2005-06-25 22: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偶尔想起你的BLOG,我已经离文学很遥远,但看到昔日熟悉的人的名字,我就进来了。前一阵也和陈海燕联系过,她好像没变。遥远的回忆,那个时代,总让人想起些什么。对于那个岛的依恋仍是那么深刻。
苹果 ()   发表于   2005-08-23 09:41:00

朋友说,出了崇明岛就不该说"岛语"了,是这样吗?



中学同学聚会时,几个女孩唧唧喳喳开着沪语,引来旁边男生的非议,为什么明明在小岛上却要用另类语言来表达呢?



我坐出租车很少碰到崇明籍司机,这倒给了我机会以了解上海人眼里的崇明司机,除了说崇明中看司机们能吃苦外,加了句:小姑娘嫁人可不能嫁开出租车的崇明人



cherry ()   发表于   2005-07-06 15:37:16

又是夏天出生的孩子啊
司司 (http://annieli.blogbus.com/index.html)   发表于   2005-06-30 00:09:48

怎么最近这么伤感,活像个青春期少年
 回复 dn 说:
大妮姑娘,我会反省的。
顺带说一下,你这条留言是本Blog上第1000条留言,你中奖了。
(2005-06-27 09:04:04)
dn ()   发表于   2005-06-26 15:15:0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