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对女性的正确称谓
时间:2005-06-30

在《中国式离婚》里,有两个小片段:一个小姑娘向刘晓枫求助,称她为“阿姨”,她怒火中烧地回到家,满腹郁闷,老公问了半天,才撬开这个地下党员的嘴巴:“阿姨?我有那么老了吗?”这个30岁出头的中年少女咆哮了。 在另一个故事里,一个老太太向她问路:“小姑娘,XX路怎么走?”她喜气洋洋,一路自言自语笑开花:“小姑娘,嘿嘿,她叫我小姑娘……”

这不由让我想起两个朋友在广州的遭遇。一个朋友初到广州,去水果摊买水果时,老板招呼她:“靓女,想买什么?”她听了一阵窃喜,连最拿手的讲价都忘了,拎了水果,满怀社会主义的幸福感,还没走出两步,听见老板又对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说:“靓女,想买什么?”

另外一个朋友是男生,初次出差到广州,迷了路,焦急中找到一个路过的妇女问:“请问一下,去XX路怎么走?”人家理也不理他,继续走。四顾无人,他只好继续谦卑地追问。问到第三遍,该妇女停下脚步,不耐烦地说:“你为什么连个‘靓女’也不肯说呢?”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对女性的正确称谓是非常重要的。不但有利于减少人民内部矛盾,还能缓解群众(至少是女性群众)对物价水平的不满,拉动内需,自己也能少吃很多苦头。就此而言,我认为岭南文化在这一点上是值得推广的。

“靓女”这种称呼,在北方(在广东人的概念里,“北方”就是广东以北)是没有的,不过我们现在也经常把“美女”挂在嘴边。若干年前,我看过一部难忘的电影《大智若愚》,片中的Paul Newman是一个玩世不恭却又善良的老头,他居住的小镇上有一个精神不大正常的老妇人,经常穿着睡衣白日梦游,她很少理睬别人,不过Paul Newman却总能和他搭讪几句,因为他总是主动跟她打招呼:“嗨,美女,去哪里?”——其实他并不是个轻浮浪子,片里也没见他对年轻女子这么招呼,可见他这么说的时候实际心中非常富有人道主义关怀。

当然,也不是没有隐忧,如果把上至八九十,下至一岁的女性全都称为“靓女”,那就又会使人觉得丧失了唯一性和排他性,从而沦落为一个普通的称呼。就像“茶”本来是指泡了茶叶的开水,但现在上海话,茶就是指白开水的意思,以至于要表达原来“茶”的概念,得说“茶叶茶”。将来难保广东大概也会出现“靓的靓女”之类的词。

当然,女孩子们有理由怀疑男人的诚意,他们通常总是突击性地、战术性地改进一下自己的姿态,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在意。就像《大话西游》里,至尊宝 一见铁扇公主,称她“牛夫人”、“大嫂”都不得要领,最后她幽怨地说:“想当年一起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也就是她自己)小甜甜……”这种细节,女人总是更在意,记性也更好。

等而下之的也还有,例如韦小宝,这个贫下中农出身、性产业工人的儿子,遇到自己讨厌的女人,就说:“你真像我妈一样……”碰到美女,则多半开口就叫“老婆”——古代不像现在上海这么天下太平,少女们遇上这样的无赖,经常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算把他暴打一顿也没用,为了惩罚他,她们最后集体嫁给了他。


  发表于  2005-06-30 07:39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呵呵,曾经也为被别人称呼为靓仔而暗自窃喜,现在习惯了,反正看见女的,无论相貌,年龄,体积,重量,一概以"靓女"称之.

最经典的一句是在酒吧学的:靓女,你受恩受抠?
mandarin ()   发表于   2006-10-20 10:45:42

呵呵,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香港街市买虾,那个女老板不停地说:“靓仔,买点吧”。最后被问烦了,扔下一句:“辣妹,来二斤。”
Manning ()   发表于   2005-06-30 11:50:42

呵呵,这个有意思
hill ()   发表于   2005-06-30 08:56:4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