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日暮云
时间:2005-08-23
一、

多风的黄昏里,Suda说,最近凉快了,使我有一点忧伤。我说怎么了?她说,因为我感到夏天正在慢慢远离。我笑了笑,很少见到她说话这么诗意。

周末在长江宽阔、微黄的河面上,我想起她说过的这句话。我独自一人,在水的中央,向两边眺望。盛夏的阳光照耀在这漫长沉闷的河流上,一片水光流动。

靠码头后,和老灰会合了一起去我家。他有五六年没来了,对一些细微的地方已经颇感陌生,何况最近的三四年里,他也是第一次不在冬天回岛。乡下已经很少人务农,这样炎热的午后更是寂静无人,举目看去,只有无比繁盛的草木,以及满耳高唱的蝉声。

下午在田野上看到紫红色的扁豆花,我笑说起那时Suda觉得这花很漂亮,也很喜欢吃红扁豆——这是她以前从没吃过的。他看了一眼说:“我也不知道这就是扁豆花。”他说他现在甚至已经有些不大能辩识岛上的草木了——“本来我也不像你,对这些细节比较敏感。”他说。他甚至感到自己的乡音也有些退化了。

十年了。我们在田埂之上,白云之下,谈论往事与身世,谈论工作与理想。现在想想,高中时代的少男少女们,哪里曾想象过这么遥远的十年后的事?各自不同的命运,同样的坚硬。

二、

黄昏坐车去他家。东风猛烈。看到树梢头上缓慢漂浮变幻的暮云。蓝的云,暗的云。我喜欢这不动声色的黄昏。这是一个将使我继续回想的黄昏。

三、

我也已经有多年没到他家了。高中第一次去他家,从镇上走进去很远,过了一阵,我忍不住问:“你家房子是什么样的?”他笑了笑,指着十来米外的一栋房子说:“就跟这个差不多。”——后来知道那原来就是他家,不禁哑然失笑。

夜晚纳凉,说起十年来同学们各自不同的命运,有一些已经杳无音信。老灰大概也是我们这群人里唯一一个还在读书的——不过9月也可望答辩完毕,博士毕业了,工作的事也已尘埃落定。他父母担忧的一些问题,看来仍和当年相差不多。

这些年来,我们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夜里,他问我,有没有想过将来?说实在的我难以回答,我好象有点怕去想这个问题,虽然这也许是个伪问题。

每次和他相谈到深夜,一方面感到相知的乐趣,另一面也总为一些学术界的黑暗而震惊。他的性格,本来就比我对此更趋悲观。我想我的矛盾之一或许正在于此:既想享受作为知识分子的智性乐趣(而我现在所处的职业圈完全是反智的),同时却又若即若离,希望保持着主动远离的自由——因为我生来憎恨吵骂和政治斗争——但这一自由在一定程度上我理解为需要物质来保障。

深夜里想起高三报考志愿时,在空旷的三楼教室里,我们在晚风中眺望,谈论起未来。那天英语老师教了一句谚语:“If you catch 2 hares at the same time, you'll finally catch neither of them.”(如果你同时追逐两只兔子,你最终将一无所获)当时他说:“我只追一只兔子,不过不知道能否吃得饱。”而我呢,看上去兴趣广泛,追的也许不只是“两个兔子”。这个故事现在也仍未结束。


  发表于  2005-08-23 13:0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谢谢维舟,天涯不能留言,上这里问候你和苏打。
egawa ()   发表于   2005-08-25 21:19:16

维舟,可否在我的blog上加入你的链接?

谢谢

不需互换

换了工作,最近忙了很多吧
 回复 FlyingG 说:
这位仁兄,就算我想和你交换链接,你也没有留下呀,我甚至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谢谢关心,我换工作已经八个月了,现在大致平静。
(2005-08-25 15:52:39)
FlyingG ()   发表于   2005-08-25 14:44:15

啊,太过份了,我还以为想到了一个二人同做一题的金点子呢555,维舟看着办吧。
 回复 still 说:
呵呵,这个游戏最近怎么如此流行?一打开blog上的连接,似乎到处有人在写。不过倒也趁机了解了一些人的怪癖,嘿嘿。
(2005-08-25 11:30:42)
still ()   发表于   2005-08-25 10:52:55

有个作业要维舟和苏打分别做,我想一定很有趣,作业题在我那里http://heybeauty.com/still/
still ()   发表于   2005-08-25 10:51:19

不知道偶像能否赏个面子?

请看这里:http://studentstat.blogbus.com/logs/2005/08/1380798.html
 回复 cz 说:
我是个很平淡的人啊,想想实在没什么值得一说的怪癖,更不说凑齐5个了。勉强大概可以说几个:
1,喜欢收集各种地图;
2,啥都吃,但不怎么喜欢吃螃蟹和虾,因为觉得吃起来很狼狈,太费事;
3,有时会独自端一杯水站在窗前或院子里,只是发呆
(2005-08-24 17:50:56)
cz ()   发表于   2005-08-23 22:44:15

很喜欢看岛的部分的文字。每次这个时候,维舟的笔下就流淌着淡淡的忧愁。我觉得维舟骨子里是个不肯入世的文人,虽然过着世俗大众的生活,但总是礼貌地保持着距离,微笑着,注视着。

但是,写得真好看啊。
雪舞 ()   发表于   2005-08-23 17:10:03

suda很有诗意.



老灰的名字就该改改,. 落落寞寞.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做婊子立牌坊的事多了去了. 矛盾自然必然,活得既自我自在,又能有足够经济基础的,不容易



无法 ()   发表于   2005-08-23 14:43:2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