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幕
时间:2005-10-20

很早以来,一直在传闻Lee要走了。甚至包括他自己去年还在媒体上公开说过“两年后退休”——这一天的到来甚至比他本人声称的更早到来了。

黄昏在四楼大厅看到大幅的海报“实力雄霸上海滩”:这句话语带双关。Lee的照片背景是苍茫的旧上海十里洋场,颇有英雄引退的意味。这次Farewell Party算是他正式谢幕了,一段时间来的风传也至此可以尘埃落定。说是Party,其实也只是一段长长的话别。两三百号人拥挤在前厅里,气氛和平常无异。

他本人的出场如同我们这个圈内一贯的反智传统一样,带着一点搞怪的色彩:大门缓缓开启,他穿得像个旧上海时代闯荡洋场的流氓英雄一样出来——不过他没许文强那么帅,同样的装束在他身上,看着还更像一个西藏官员:戴着黑帽和墨镜,白围巾也像哈达。

这个公司自1997年到现在,已经八年了,他或许是唯一一个有资格把它当作自己孩子的人。很多人的回忆涉及到他草创初期的故事——甚至是1996年或更早在台湾时期的。实际上作为才进公司10个月的人,我之前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他们略带夸张的语气大致使我知道:这是一个挑剔的家伙(Zoe说在台湾时他老是认为Nielsen的服务不能使人满意)、喜欢教训人,而且教训起来滔滔不绝(这一点很多人提到,Jim说“当时我一直忍气吞声”,大家大笑)、是一个Crazy Guy(Alex说他96年见到这个穿得像个士兵的家伙在办公室拿着摄象机游走,没想到几个月后他过来成了CEO)、总是强调自己的梦想(他们说,“当时其实我们不以为然”)。

Michelle,八年前她接到一个“说话怪里怪气的男人打来的电话”,她就到这个陌生的新公司面试了。这个男人只简单问了她三个诸如“你要多少薪水”之类的简单问题,接下来就滔滔不绝地讲他自己的故事和蓝图,一直讲了半个多小时,她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期间他又接了无数电话,一会国语,一会闽南话,一会英语。她回忆说:“当时我心里想,这个老板真能吹!”他讲完后,如释重负,说:“好了。”“好了是什么意思?我被录取了吗?”“对,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还有Alan,我们的GM,当年也只是个Junior Staff,他第一个谈到被Lee教训(这一点后来得到许多人的响应),“他们事先要我想想有什么感人的小事,我想了想,没什么感人的事,相反,倒经常挨他批——我当时其实很不服气,”他说,“我性格内向,其实是个叛逆的儿子。”他甚至说,“Lee那时还怕我找不到老婆——其实这个不用他操心,”大家哄堂大笑之下,他补充说,“后来我找到我太太的确是他的帮助。”

女人的回忆更感性一点,甚至有当场落泪者——或许因为他们同是那一批来上海闯荡的台湾人,别有感触,如Lee后来说的,“跟许文强当年一样,两手空空,除了梦想”。Teresa甚至说“Lee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之一”;Zoe为人比较含蓄,只说她四月听到Lee要走的消息,“当时就跳了起来,同时心里想:我也终于可以走了!”

前前后后的话别,足有十多人,100分钟后,他长出了口气,说:“终于轮到我了?”他讲的其实只是两个重点:“做人要有梦想”、“以人为本”。他说,我是一个有计划的人,88岁之前怎么活都已经想好了,可是现在已经只剩30多年了,我不能再等了,我要去赚更多钱,去实践梦想:办一个培养领袖的学校。“我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能爱人和用人。所有人都是人才,很多人只是被埋没和压制了,而那是我最痛恨的!我常说,不要有了事再找人,有了人才,他自己会做好事。”

他的语调简短而富有煽动性,他的确是一个具备领袖魅力的人,但当一个公司在八年间膨胀八九倍时,在结构上已经不再那么扁平了——事实上,这是10个月来我第二次听到他演说。他坚定地说:“你们仍是最好的,是中国最强的!在圈内,我们也是执行‘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最好的,谁还能举出比我们更好的吗?没有了!但是这个公司如果没有了梦想,就会灭亡。”

但是很多奠定胜局的因素里也包含着衰亡的种子。“以人为本”是好的,培养了非常多优秀人才,以至于“别的公司挖人都到我们公司来找”。也的确留得住人,但代价之一却逐步演变为人浮于事,机构臃肿,以至被外界认为是圈内的养老院之一。他的梦想——独占中国25%的市场份额,现在还只有5%;甚至多年来的头把交椅,去年也首次让出给了蒸蒸日上的MS:2003年我们的承揽额还高于他们,但2004年竟然以5.8亿美圆落后他们的7.25亿美圆25%之多!

在同样的前厅里,昨天早晨也开了全公司大会——这一点具有一点讽刺意味,因为提前一天在Lee正式走之前就宣布了公司将重组的计划。这两者不能不说是存在一定联系的,尤其联想到之前高层就公司前景爆发的争吵。和今天强调“梦想”和“与人为本”不同,昨天强调的却是“个人操守”和“改革”——这完全不是温情的,新来的澳大利亚籍COO强调了三次,操守有缺的人,一经发现,立即开除。

一个时代已然谢幕。新的方向只是证实了一个业内必然的趋势:集中购买,分散计划。然而,路怎么走,同船的八百人或许没有几个真正知道的,对不少人来说,这样的梦想仍是件奢侈的事。


  发表于  2005-10-20 19:3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好像五个月前就听说他要走了
mi ()   发表于   2005-11-04 10:12:49

他算是中国媒介这行的半个教父了; zenith也算是媒介中的黄埔军校了.
风依 (http://iris_f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5-10-20 19:47:5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