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时空旅行对人文社科研究的影响
时间:2011-08-07

一项新发明常常会带来某些难以预料的后果。当多年前时空旅行(俗称“穿越”)成为可能时,许多人欢呼这是人类史上又一重大进步,然而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参与(看看坊间充斥的穿越小说就知道了),事实表明它也造成了许多新的麻烦。对许多领域来说,它并非“又一项”发明,而是一次革命,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的话说,它使许多相关研究面临着“五千年未有之变局”。

首先,它的一个明显的、但并非不重要的积极(也有人认为相当糟糕)后果是:它彻底改变了穿越小说以往在文学品类中的低下位置。人们不难回忆,在时空旅行成为现实可能之前,穿越小说一贯被认为是格调很低的通俗文学(有一位文学评论家曾宣称其“作者和读者都是脑残”)。对于一些纯文学的拥护者来说,纯文学和穿越文学虽然都属于“文学”,但这种共同点就好像说人类和猩猩都是灵长类一样,有些人甚至根本拒绝认为穿越小说也能算“文学”。这种令人遗憾的偏见在今天已显得不合时宜,因为真正参与时空旅行回来的人,已经将他们的经历写成了值得人们认真对待的严肃文学,有少数作者甚至坚持认为他们所写的不是穿越小说,而是报告文学(常常使用诸如“安史之乱亲历记”这样的标题)。已经有人提出,所有穿越者撰写的笔记、日记、报告,都可以算作广义上的穿越文学——当然,如我们以下将会看到的,这样一个论点是值得讨论的,因为其穿越性质本身就模糊了文学和历史的边界。

历史学当然是受这一新发明冲击最严重的一个学科领域。和其它社会科学领域不同,史学无法创造自己的材料——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可以通过田野调查来搜获或创造研究材料,但以往在历史学中,除了某些时代较近、不甚靠谱的口述史之外,在古代史之类的领域,“创造”史料无疑于重大学术丑闻。时空旅行无疑极大地改变了这一点,现在,一个历史学家甚至回到殷商时代去现场观看甲骨文的刻写过程——前提当然是他能筹集到时空旅行所需的学术经费。鉴于人们对许多历史谜团都有着极强的兴趣,因此这促成了史学的极大繁荣,“到历史现场破解历史谜团”甚至成了一个重要的旅游项目。由于每年能成行的历史学家数量并不多,因此一个可取的方式是参考其它穿越者的目击证词,但这里遇到的一个严重问题是:现在这些穿越者的记录,能否算作史料?另一项挑战更为严重,而讽刺的是它却恰好来自其成功——时空旅行一方面带动了史学的繁荣(现在有了极丰富的史料),但也正因此,史学这个学科本身存在的根基动摇了,理由很简单:既然可以到历史现场去做田野调查,时间界限被突破,那么作为一门时间学科的史学,其存在意义是什么?以前曾有学者预言“历史学将越来越像社会学,而社会学也将越来越像历史学”,但现在只看到历史学越来越像社会学和人类学。

类似的困境也出现在考古学界。由于人们在穿越后常常把一些古代物品当作旅游纪念品带回来(当然,这是非法的,但现在尚难杜绝),给文物鉴定和考古工作带来极大的压力。这不仅是因为技术上的难题(一片穿越后带回来的甲骨文龟甲还很崭新,这算是文物吗?甚至是赝品?),更重要的是考古工作本身的性质遭到了怀疑:既然能直接穿越回古代去见证真实的历史人物和物品,那么研究古尸和文物的意义也就无形中降低了,但穿越回去现场看的话,这还能叫考古吗?更麻烦的是,这还带来了学术伦理上的难题:曾有一位考古学家穿越回到东汉,当看到人们将精美的木雕和书画下葬时,难以克制自己的难过心情(因为他预料到这些必将在南方的土壤中腐烂而难以保存到现代),竟设法将之夺了过来。这一事件引发了学界严重争吵,争论的焦点是:他这种看上去保护文物的行为,是否违背了“不得干预历史”的时空旅行法则,以及伤害了那些死者家属的感情。

通常来说,在尽量不带感情地观察历史现场这一点上,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做得比较好。时空旅行当然也给这两门学科带来了改变,因为以往虽然有历史社会学和历史人类学,人们也常常把原始部落看作是远古情形的遗存,但毕竟其研究的时间范围相对有限;不过时间跨度的增长主要还是扩大了其研究领域,尚未带来研究方法论上的本质改变,反倒是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大规模向史学领域渗透。当然,对历史现场的感受,也极大地丰富了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研究,例如对唐代长安粟特人社团的研究、古希腊梭伦时代的诸神庆典,这些都改变了人们的历史想象和认识,其影响波及民俗学、神话学、比较宗教学研究领域。在可预见的数年内,当一项对各大古文明的远古社会研究完成时,可以设想还将会有许多修改现有理论的发现。

时空旅行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必然改变和颠覆了人们原有的许多规范。在单一时空下适用的规范,在现在这个时代明显出现了许多漏洞。因为不管事先如何设想,真正实施时总是会出现许多技术问题,之前就发生过一位学者在穿越回7世纪试图研究南诏社会结构时被掳掠为奴的意外悲剧,更不必说还有穿错了时代和地点、穿越中出现机械故障以致难以返回的案例。任何一个试图穿越回去的人更必须面对一些现实的问题:生活条件的简陋不必说(殷商时代可没有瓶装水和席梦思,甚至上厕所完也没有纸,因为还没发明出来),那也只当是考验,但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受访对象可能出现某种类似“第一次接触”的震惊感,把穿越回来的人当作是外星人、神或魔鬼。

另外,还有一些令人头痛的法律问题:商业化的时空旅行中(“只需10万元就能感受一次真实的穿越!”),经常出现游客不能遵守规则,把现代物品留在了穿越的历史时空中(理由是他们实在背不动垃圾了),或把古代的东西走私到现代来;最麻烦的是还有人穿越回去后竟然谈了恋爱,宁可留在那个时代,或把历史人物带回到现代空间。不可避免的,还有犯罪分子通过穿越回历史空间的方式来躲避追捕,并宣称已经过了法律追溯期。如何界定这类行为,已成为法学界近年来争论不休的重要话题。现在时空旅行还仅有少部分人能享用,说实话很难设想一旦成为全民均可实现“自由迁徙”的时候,真无法设想那种眼花缭乱的人口流通将会是什么后果。即便是现在,都有人曾抱怨说,还不如穿越回去阻止时空旅行机器被发明出来——当然,这意味着单程旅行,而且会出现一个悖论:既然这一机器被阻止了发明出来,那么我们现在如何能穿越回去。


  发表于  2011-08-07 20:1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当然,承认有妖存在的前提下,由于妖具有超能力,所以妖与人达成有效交流从逻辑上是讲得通的。
而对于穿越的话,除非人已经进化得像妖一样,否则逻辑上讲不通。从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看,人进化成妖是不可能的^_^
guqinor ()   发表于   2011-08-10 21:50:57

穿越回去也是另一个时空~破坏的是别家的东西大概大家也就无所谓了
asddgh ()   发表于   2011-08-10 13:49:11

退一步说,就算个体穿越时空成为一种常态事实,现代人的定势思维、习惯、语言、风俗与那个时代相

差巨大,未必能去达成有效的交流。现代人还可能把病菌带过去给传染给免疫力低下的古人造成毁灭性的瘟疫。再者,当穿越时空成为一种常态事实,则历史学和考古学的存在的必要性值得怀疑。
 回复 guqinor 说:
不要这么认真啦,你这就好像在看聊斋时,去论证狐狸不可能修炼成女人,即使变成女人也无法和书生达成有效交流一样。
(2011-08-10 21:31:00)
guqinor ()   发表于   2011-08-10 00:12:38

穿越时空这种事情其实是难以想象的,因为现实中每一个人都在同一个客观时间尺度下存在,除非是所有事物集体穿越。个体的穿越本身就否定了时间尺度的同一性,从而同一个时空下的个体之间不再相互联系。
guqinor ()   发表于   2011-08-10 00:09:26

事实上穿越是可能的,但是穿越到过去还能保持成一个完整的生物的几率是无限小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
vineday (http://2byoung.blogcn.com/)   发表于   2011-08-08 13:57:51


时空机器既然没有发明出来,当然就不用穿喽。
我在想,“不得干预历史”这条法则究竟是否必要。如果历史真能改变,那改变之后的那个我也不再是原来的我了,这算改变了吗?如果改变成功,我就没有动因再去改变,如果改变不成功,那也没必要遵守这条规则。或者说如果向蝴蝶效应那样,我想要A结果,结果却得到了一堆B结果,如果一不小心把我改没了,历史还会不会改呢?
所以这规则实在是可有可无,不用太遵守了
gone329 ()   发表于   2011-08-07 22:33:36

许久不见,这是去哪儿穿越了啊
gone329 ()   发表于   2011-08-07 22:02:12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