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谷
时间:2005-11-25

我在一个初秋的午后来到这个村庄。一阵风正在缓慢有力地吹拂着整个河谷地带。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将是我最后一次来。因为即使我以前来过这里,或者以后再来这里,我也不会承认自己看到的是同一个村庄。

难以确认,这就是我梦里多次出现的那个村庄,它每次都以不同的面貌出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还将继续出现。它在风的压力下缓慢变化。它和我故乡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我在故乡感受到的那种陌生和距离感,也在这里消失了。从这一点上说,它看来更像是我需要的那个故乡。

云层均匀地分布在深蓝色的天上,阴影在大地上快速地滑过。白白胖胖的炊烟淡淡升起。向东一万里是大海,向西一万里是沙漠。由于没有时间,我们很容易感到一阵永恒。

风持续地吹动着这个沉睡的村庄,有一阵近,有一阵远。我注意到风速加快的时候,人们的语速也开始成正比地加快了。当一阵大风吹来,他们互相招呼的时候,卷着舌头说得越来越快;等风吹过,才缓过来,害羞地说:“这是北方来的风,吹得这么快的总是北风,即使从东面吹来。”

在春天风沙最猛烈的季节,小孩子出门的时候,都要在背包里带上几块大石头,嘴巴里含两块小石头,以免在一阵狂风下,他们越跑越快,越说越快,累坏了腿脚和口舌。

站在高高的斜坡上,我看到一个少年孤独地回家去。由于头顶上一朵厚实的白云,他一头撞在门框上,进不了家门。他迟疑了一下,把云彩摘下来,挂在屋檐下的帽钩上。他在进门的时候,在黄昏的阳光里回头向我笑了笑。

他们都是羞涩的人,由于长久的害羞,他们的脸总是红红的。我喜欢羞涩的人,我喜欢羞涩本身。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它提醒我自己已经丧失的东西。

在夜里最黑暗的时分,可以清晰地感到整片土地在跟随着风的节奏而起伏,改变着村庄鼾声的频率。在这个时刻,我不可避免地意识到了疲倦。一个美好的村庄,总是使我最大程度上感到疲倦。

我见到它只此一次。即使在梦中,也不会再见到。使人想梦见的也使人痛苦。每次回想起那个初秋的下午,我都察觉到一些细微的变化。我好象重复去了很多次那里,但又经常怀疑我自己是否真的去过那里。


  发表于  2005-11-25 23:1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好美。
云中听风 ()   发表于   2007-03-12 21:35:10

啊,好喜欢
mifix (http://the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6-10-26 16:32:58

在维舟的故乡,看到SUDA的影子,多幸福
肉骨头 ()   发表于   2005-11-28 13:52:55

像诗一样也
jinying ()   发表于   2005-11-27 00:36:56

嘴巴里含两块小石,

這個最好。:)
mumutu ()   发表于   2005-11-26 20:58:4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