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艺术与文化史图鉴》校勘
时间:2005-11-30

《中亚艺术与文化史图鉴》
赵崇民 巫新华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

翻译据说是个苦差使,译得坏读者总是啧有烦言,而按照Dr Johnson的话说,译得比作者好,也不是他的本分。就此而言,读好的译作当然是享受,如果不巧是译坏了,我们也可以抓点错漏聊作读书中的乐趣。

我对内陆亚洲史一向颇有兴趣,《中亚艺术与文化史图鉴》的作者Le Coq,虽然是个粗暴的考古学家,但在近代也算名家之一,因此很想买来一看。赵崇民先生翻译这些内陆史的书,不是第一回了;巫新华博士,我不认识,不过两个月前CCTV4播放新疆自治区50周年节目时,经常请他来讲解新疆的历史,想必也是这一方面有面子的人。但读完这本书,我很怀疑是不是他们翻译校对的——甚至他到底有没有在出版前看过?

这本书正文只有51页,其余都是注释和大量附录的图片。就此而言,虽然错的都不足道(所以我只说“校勘”),不过也够了。

序言P2:匈奴及其伊朗盟友——阿兰人……
按:这里和本页上的“公元前几百年中,欧洲民族和伊朗民族……”中的“伊朗”,究其原意为“操伊朗语的”,或不如译为“雅利安”,以示和现在政治意义上的伊朗区别开来。

序言P3:特别是阿兰人,他们与苏伊文(Sueven)人一起征服了葡萄牙;……在法国定居于华伦西(Valence)地区。
按:此处“苏伊文人”通译苏维汇人,蛮族的一支。至于“华伦西”,则是西班牙的巴伦西亚地区(这一地区除了拿破仑时代,好象没有属于过法国)。此地得名于罗马时代,在拉丁文中,V和B的音有时可互转,例如东罗马帝国时代对皇帝的称呼“瓦西里”,也写作Basil。

P3:1916年发表的《新疆民俗》(Vokskundliches aus Qstturkistan)
按:这里引的德文书名,有两处拼错了。德语中表示“人民”的是Volks(大概不少人都知道“大众汽车”是Volkswagen吧),不是Voks;而后一单词,实际上直译应是“东突厥斯坦”,由于其政治意涵,书中全翻译为“新疆”。但在德语中,“东”是Ost,不是Qst(P68提到新疆时,则拼对了)。如历史上的东哥特人Ostgoten;奥地利,德语作Österreich(“东方王国”)。本书P116写到东亚,也拼作Ostasiat。
另外,P6也把Kalmucken译为“蒙古人”,还不如直译得好。盖“卡尔梅克”是俄罗斯人对漠西蒙古的称呼。乾隆时蒙古吐尔扈特部落东迁后遗留下来那一部分,至今俄罗斯尚存有“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大概也是因为政治意涵,改译“蒙古人”。

P42:发现较多的地点是乔坦(Chotän)绿洲。这里的狮子头(见图206和图209)……
按:此处当是和田(Hotan),德语按当时的发音转写成Chotän。鉴于书后图206和图209里提到文物出土地点时都正确地写成“和田”,这种前后不一也就越发让人难以理解了。

P54:和田的印度居民……与当时中国西藏-缅甸族山民发生了混血
按:这一句,似当作“和田的印欧语系居民……与当时汉藏-缅语系山民发生了混血”

P55:参阅印度大蒙古王朝的建立者巴布尔的言论,载于……《巴布尔言行录》(Memoiren)
按:“印度大蒙古王朝”通译为“莫卧尔王朝”。至于后面的书名,括弧内分明是德语的“回忆录”,而且此书也以《巴布尔回忆录》出版过中文版,不知为何译成了“言行录”

P56:参见布里格姆(Brigham)著《爪地马拉》(Guatemala)……
按:括弧里的地名分明是“危地马拉”。大概本想把第一音节译为“瓜”,结果又误写成了“爪”

P75:……凡大克(Yan Dyck)所绘。
按:画家凡达克,音已经译对,则第一个字母当是V,而不是Y。

P85:……史密尔莫夫(Smirnoff)提供资料
按:该页提到波斯萨珊王朝的银盘时,两次提到“史密尔莫夫”,但按括弧里的音译,分明当作“诺夫”——到P112,提到同一人,果然又翻译为“斯米尔诺夫”。

P89:中国新疆的现代居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突厥化了的加尔查人(Ghaltscha)。
按:没有所谓“加尔查人”,这应当是哈萨克人

P93:古代亚述人的铠甲样式……出自《南维古迹》(Nineveh and its Remains)
按:对世界上古史有点兴趣的人,应当都知道,Nineveh即古代亚述帝国都城尼尼微。

P114:《古文献注释》(Illuminated Manuscripts)
按:此书按英语来直译,当是《手稿注释》

还有一些是和一般的习惯译法不同的,如:

总序P2:罗伯鲁——通作“鲁布鲁克”,商务印书馆出过其东行纪
序言P6:霍腊散(Chorasan)——通译“呼罗珊”
P12:译Persepolis为“百泄波里”,P15又译为“波斯”。该城为古波斯都城,通译波赛波里斯
P56:玛梅卢克人:通译“马木留克”,即埃及的突厥奴隶
P56:克普察克:通译奇卜察克或钦察人
P88:“俄国恐怖的伊凡时代”:一般通译“俄国的伊凡雷帝时代”
P98:梅罗文加时代:通译“墨洛温(王朝)时代”


日前读《罗马史》卷三(李稼年译),译得很有味道,不过也有一些小的瑕疵:
P23:梅萨纳(即今之墨西拿),但上两行却作“海萨纳”,显然是写错了
P141:心理学作“心里学”
P158:“坎尼”作“加柰”,本来,坎尼只是一地名,别一译法也可以。但既然前面一概作“坎尼”,那最好还是前后统一,以便利读者。


邱格屏博士《世外无桃源:东南亚华人秘密会党》纠正了不少对华人名字的误译,不过她看来对本专业领域外的历史不熟。如P209,把Pan-Islamic翻译为“番·伊斯兰教”,这多少有点滑稽;又把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派别Sunni(逊尼派)和Siah(什叶派,这里英文也拼错了,当作Shi'a)译为“苏尼”和“夏”。要不是她总算留了英文,真不知她所说的“总部在麦加的两个敌对的穆斯林派别”指的是什么。


  发表于  2005-11-30 22:2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近日所见译文错讹:

《日本政治史》(董果良译)第1册P119举出当时欧洲五强国:“英、法、日、奥、俄”,译者加按语认为“日”字“原文有误,应为德”。其实无误,日即日耳曼,这里非指日本。中国近代(如戊戌变法时提到“日”,也未必指日本,有时是指日斯巴尼亚(西班牙)。



《世界经济霸权,1500-1990》高祖贵译,商务2002年版

P229:日俄战争应为1905年,非1950年

P236:译者注“C.P.斯诺”是美国记者,曾写《西行漫记》等,这段注解全错,盖采访延安者是Edgar Snow,而C.P.Snow = Charles Percy Snow,是英国小说家。

维舟 ()   发表于   2006-04-05 22:54:36

你好。我正在读《罗马史》第三卷。我觉得译者的文字很别扭。据说是译者有日文功底,所以句式和词汇颇受日本语文的影响。而你认为翻译的很有味道。很想听听你的理由。另外,读历史地图很重要,而中文书往往忽略这一点。我在网上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一张第一次布匿战争的地图,临摹了贴在书上。
 回复 oufat 说:
译文的读后感受,我觉得是个人的事,没什么理由可说。我只不过觉得行文古典,还比较接近作者蒙森的风格。
至于历史地图问题,同感。不过你要找也不难,可参见《钱伯斯历史地图集》,西方古代史地图相当详细,一般读书已够用。《剑桥战争史》中也有罗马几次战役地图。以及网上一个私人写的罗马故事,也附有不少当地地图,见此:http://mywebpages.comcast.net/little_ant/romestory/ROMES.html
(2006-02-26 12:02:28)
oufat (http://oufat.bokee.com/)   发表于   2006-02-26 10:44:30

喜欢看这个
 回复 左右 说:
谢谢鼓励:),校勘的东西最没劲了,Suda说:你这不是招人厌嘛,老去抠人家的毛病。
(2005-12-09 21:59:51)
左右 ()   发表于   2005-12-09 18:52:00

“加尔查”当为人种学上之专有名词,表示高加索人种(即白种人)下之一支,主要分布在伊朗地区,与“哈萨克”无关,所以此处并非误译。不过我买这本书也主要是看中其图片价值,其翻译则……不说也罢,:)

内陆欧亚方面的著作本来就太过专深,对译者的要求自然也不是一般的高,而专业的学者又不屑于译介,从事译介的人又太不专业,因此这方面的译著在目前多数几乎是不可读的,:)


 回复 cinason 说:
承琴僧兄指教。对人种学我确实不懂。
(2005-12-06 11:27:50)
cinason (http://cinason.mysmth.net)   发表于   2005-12-06 09:41:52

按偶像的话讲,叫做太没有专业精神。且误人子弟
 回复 sheena 说:
欢迎sheena:),你给我贴金啦,其实校勘这个工作比翻译更惨,好象记得当初人家跟我说,校对一万字才10块钱:(,也难怪这些学者不肯花他们宝贵的时间
(2005-12-05 16:27:12)
sheena ()   发表于   2005-12-05 14:43:15

搞不好是学生代劳的结果。
bookmanrivers (http://spaces.msn.com/members/bookmanrivers/)   发表于   2005-12-01 08:21:5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