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重
时间:2005-12-02

戈蒂埃曾说:“作为一个抒情诗人,我年轻的时候,难以接受任何体重超过99磅的人。”他这句话读起来不禁让人莞尔,99磅折合下来还不到45公斤,我身周围即使减肥有方的女孩子,看来也很难满足150年前巴黎浪漫派心目中那种楚楚动人的柔弱之美——男生自然更不必提了。

不能不承认,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正确的。毕竟在人们的习惯思维中,总是将敏感、文雅和精致,和一种瘦弱的状态联系起来。相比起来,一个胖子的忧郁就显得不是那么诗意。

我一度是一个对减肥抱有反感的人——那时我非常瘦,以致于去Suda家上门的时候,她外婆觉得我的体质肯定因长期营养不良而受损害。她小心翼翼地问我:“你有没有什么毛病?”

那时在我看来,周围一些并不胖的女孩子天天为体重而担忧,是一种十分矫情的小布尔乔亚行为。直到前不久无意中看见几张老同学的照片,大学时的少女,六年多来外形的变化足以让我震惊。此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一种现实的苦恼——按Suda的看法,如果我坚持无节制的饮食习惯,不久也将面临这一苦恼,因为毕业这些年来,我的体重已经增加了20斤。

Suda的体重,我从来没有确切知道过;尤其是我最瘦的那段时间,我戏谑地说她想必比我重。她十分恼怒,愈加不肯透露准确数字,并严禁我在她称体重时出现在磅称的5米一内。我尊重她这种隐私权,不过私下里颇不以为然。

据说现在日本流行一种“夫妻宪章”,例如这种:“甲方(丈夫)与乙方(妻子)的体重差距不得超过20公斤,乙方体重不得与甲方相等,尤其不得超过甲方。”

把夫妻的体重用契约形式规定下来,不仅是一件搞笑的事,大概也反映了人类根深蒂固的潜意识。根据统计,全世界的男人平均比女人高8%,重20%。《第三种猩猩》中说,如果一个外太空的生物学家来到地球,很可能认为我们人类这种物种实行的是“轻微的多偶制”。在地球的生物界中,实行多偶制的生物,配偶的数量与两性身材的差异成正比。最明显的就是蚂蚁和蜜蜂,蚁后和蜂王的体重都大大超过她们的多个雄性配偶。

想起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写到一个身材超级壮硕的女人——大欢喜女菩萨,她的脚下匍匐着大批瘦弱的小白脸。这种情形大概是男人的梦魇,就此而言,他们宁可转而倡导一种让女性减肥的文化,以避免这一末日图景。


  发表于  2005-12-02 21: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呵呵,少女们~
mifix (http://then.blogbus.com)   发表于   2006-10-26 16:58:29

看过希区柯克的一篇小说,讲一个男孩子失恋后,擦干眼泪仍和嫁与他人的旧女友维持来往,每次去还都带上她喜欢吃的东西。二三十年后,他终于欣慰地笑了——他复仇了:当初使他失恋的这个女人,现在肥硕无比。

增加他人体重还是报仇的方式之一呢:)
佚名 ()   发表于   2005-12-17 22:16:01

简单,每周跑上30公里以上,或者确实跑步时间超过2小时以上每周。少吃大鱼大肉即可。
 回复 无法 说:
嗯,那10天就是一个马拉松哦。不知道对体重在意的少女们,有几个能坚持做到这一点。
(2005-12-07 08:49:30)
无法 ()   发表于   2005-12-06 19:56:37

这个我有强,体重保持8年而不动摇,左右误差不超过1KG。
 回复 无法 说:
佩服佩服,无法兄号称无法,实际上看来大有妙法,这样宝贵的经验应该早点介绍给少女们呀。
(2005-12-05 16:15:53)
无法 ()   发表于   2005-12-04 22:26:5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