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受教育程度与婚姻幸福成反比
时间:2005-12-09

金庸书中的主角大多出身孤苦,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的后果就是男主角往往不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何况其中很多人如郭靖、杨过、萧峰、狄云、石破天等,还出自农村或草原,本来就属于教育欠发达地区。女主角却通常都是温文有礼,受教育程度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然而往往就是这些没受过什么教育的才最终赢得美人心。

金庸书中对这些男主角的学历修养常有毫不避讳的描写。例如郭靖初遇黄蓉觉得“黄贤弟”不同凡响,“谈吐隽雅,见识渊博”,学识不在二师父朱聪之下,而他本人不过“是闲时才跟朱聪学些粗浅文字”,属于半文盲。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加上同样单亲家庭的背景,他迅速忘记了蒙古公主而认可了这个新结识的贤弟。黄蓉的反应是多少有点令人惊异的——虽然郭靖此后一再暴露出他傻气(洪七公就多次不满他太笨,更不用说艺术修养和受教育程度更高的黄药师了)和缺少文学艺术修养 (例如黄药师招亲时他显然既不懂音律,对文字记忆也一般),但黄蓉对他却始终不渝,咬定青山不放松,宁愿和蒙古公主吃醋。

书中另外两个有良好教育背景的世家子弟——杨康和欧阳克的爱情幸福是远不如傻小子郭靖的。欧阳克的音律文学修养 在黄药师招亲时已显出是明显高于郭靖的,而杨康也当然比郭靖好得多——23回,在西湖边听歌女唱柳永的名篇《望海潮》,听完了杨康大声叫好,郭靖却像韦小宝在扬州听曲一样不解风情,“不懂她咿咿啊啊地唱些什么”。这两人,杨康固然不得好死,生前和穆念慈的爱情甜蜜时光也不多,但多少还算是得到爱情了;而欧阳克则被描写为一个典型的反面人物,在海岛上被黄蓉设计压断了腿,最后悲惨地死在杨康手下,虽然曾有那么多白衣姬妾侍奉他,但在爱情追求上,他是可悲地彻底失败了。

《神雕侠侣》中杨过基本没有什么情敌,几乎所有女子——小龙女、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郭襄等都一根筋地只爱他一个(乃至有“一见杨过误终生”的说法),甚至刁蛮的郭芙后来也霍然醒转:自己内心原来一直是爱杨过,而不喜欢出身更好、做人更规矩的二武等人的。杨过和其父一样聪明甚至狡猾,教育程度看来比郭靖也好得多——黄蓉教他《论语》、《孟子》的时候他虽然没兴趣,还是“记诵极速”的。这个不规矩的辍学少年显然没机会受正规教育,而小龙女等却都是一时之选,程英尤其是才女——不过还好,杨过比郭靖有学养,他至少懂得程英借《诗经》字句流露的爱意,换了郭靖,只怕对方解释成白话了他还要想一想才明白。

张无忌虽然父母及义父都很有学养(张翠山 、殷素素的学养般配,但却终究不能幸福到底),殷素素在他四岁起就教他识字了,但他本人的学识却很是泛泛。可见武林中人很不注重文科知识。

这在他和赵敏相遇时再明显不过地表露出来了:他“书法是不行的”,而且“除医书之外没读过什么书”、“于文学一道实是浅薄之至”——金庸在这里一边把他说成一个半文盲,一边又写到一个蒙古女子赵敏却精通汉文,而且书法写得“笔势纵横”,难怪赵敏说到要向张无忌讨一幅字,张“脸上登时红了”,他是真的惭愧。书中周芷若斯文有礼,极有修养;小昭家学很深,据杨逍揣测学识非但高于杨不悔,甚至不在他本人之下,况且她还懂得外语——张无忌靠她破读了圣火令上的波斯文字才得以击败强敌。然而,这些女子也都对这个半文盲的张教主情有独钟,像宋青书这样受正规教育出身的杰出青年,最后的下场却极其悲惨,爱情固然没得到,还累得身败名裂,众叛亲离,为天下耻笑。

《碧血剑》中袁承志和温青青两人,就文化水准的悬殊而言,完全是郭靖黄蓉二人的翻版:他们初遇的时候,袁根本听不懂温的吟诗谈吐,也不懂什么叫“联句”,袁“小时跟应松念了几年书,自从跟穆人清学武后,虽然晚间偶然翻阅一下书籍,但不当它正经功课,是以文字上甚是有限。”(第4回)文学固然如此,他音律也是浑然不解(第5回),然而温青青这个刁蛮聪慧的“富家子弟”,却偏偏要重蹈她老乡黄蓉(都是浙江人)的覆辙,对他这个“乡野村夫” 大有兴趣。

以上诸位最坏至少还是半文盲,而还有一些人物,甚至就是文盲。例如狄云,书中说到他和戚芳都“识字不多”,拿着“唐诗选辑”夹鞋样,甚至看到“德容双茂”四字,也不明是什么意思,狄云自己“识不上几百个字”(第10章)。按照定律,近乎文盲的戚芳显然不会是合适的女朋友人选,果然,笑到最后的是世家出身的水笙 。面对水笙,狄云和萧峰、丁典、石破天等人一样,有一种自卑感,认为自己是粗坯,甚至觉得自己是“低贱”之人而水笙是“尊贵的姑娘”(第8章),但结局是:惟有他和水笙般配,他们是最后两个干净的人物。《连城诀》中另一个关键人物丁典的爱情也是这样:一个武林粗人配上了斯文的官家小姐。

更极端的例子是韦小宝,此人的文化程度已经不需要做说明了,识的字加起来大概也不超过十几个 ,用错成语更是家常便饭,完全是小流氓一个。然而这样一个人,却先后战胜刘一舟、吴应熊、郑克塽等情敌,七个美女大小通吃。这些女子个个都是有才有貌——就算建宁公主这样刁蛮的草包,识的字总比他多一点。

《侠客行》里的石破天,则是最彻底的文盲——他完全一字不识。相比,阿绣则是极斯文有教养的,但两人也基本是一开始就倾心爱慕,完全没有文化差距带来的不幸和苦恼,石破天甚至不需要去克服自卑情绪,两个人在一起,“心中喜乐,不可言喻”。当然,丁当后来是不吃他这套了,但从后来石中玉的下场来看,丁当能得到幸福是很可疑的。

以上讨论了一些普通的情况,在另一些故事中,男主角在获得美人青睐还是在潦倒之际。如令狐冲,结识任盈盈时正处于最倒霉的时期:失恋、丧失内力、又被人冤枉。而且作者不断地描写他可怜的受教育程度:令狐冲自称“我什么书都不读,更加不读佛经”(第5回)、“识字不多,于古代史事所知有限”(13回)、“没读过多少书,甚么诗词歌赋,全然不懂”(19回)、“他读书不多,有些草字便不识得”(21回)、“令狐冲读书不多,识得的字便已有限,仓卒之际,如何能出口成章”(38回)而盈盈受过良好教育则是显而易见的,只从她居室布置的雅致及妙解音律已经可见一斑。甚至仪琳,从她对佛经背诵如此熟练来看,至少也受过系统的宗教教育。但令狐冲在如此潦倒之际,“圣姑”却偏偏看上了这个华山派弃徒,难怪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让人知道——甚至连令狐冲本人也开玩笑自嘲说任盈盈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

石破天在侠客岛说起自己将由阿绣来教他识字,而令狐冲也在任盈盈指导下不止一次补习音乐。看来他们关系一旦确立,女主角还会自行组织对男朋友的扫盲班,如此用心,实是良苦。

金庸小说中书生气的男主角往往未必可爱,在爱情经历上也颇多波折。陈家洛简直就是反面典型,此人前后不专一,优柔寡断,最后莫名其妙连累爱人自杀——以这件事造成的破坏力来看,他最后在回疆能否和霍青桐幸福生活是值得怀疑的。书生气的余鱼同暗恋骆冰,结果落得毁容重伤——在这种情况下他反而得到了李沅芷的爱情。《鸳鸯刀》是个大团圆的喜剧故事,但考虑到男主角袁冠南也是个孤儿,这个酸书生也还勉强符合才女配穷苦人的定律的。

《天龙八部》叙述的情况则相对比较复杂:萧峰和虚竹固然也是没读过什么书而获得美人垂青(第四十六章:“萧峰、虚竹武功虽高,于艺文一道却均一窍不通”),段誉却可说是金庸笔下男主角中受教育程度最高者,而且例外地不那么令人讨厌(至少作者不有意这样做),不过他的爱情经历还是一波三折的——爱他和他爱的三个女子都可能是他异母妹妹,最后为了破除这个不可逾越的障碍,金庸只好把他写成“天下第一恶人”段延庆的儿子。

胡斐是稍显例外的一个人物:他在半文盲的青年时代,遇到了人才一等的袁紫衣和程灵素 ,这一点完全符合本定律条件。但在《雪山飞狐》中,他却以知识渊雅的形象出现,极有修养的苗若兰弹奏古曲,他居然能听出词意,并接续下去:“胡斐少年时多历苦难,专心练武,二十余岁后颇曾读书,听得懂她唱的是一曲善哉行”(第6节)他算是通过苦学成材的少数人之一,但从前后故事来看,他打动程、袁、苗三人的,关键却都不在于他读书多少。

比较不幸的是苗人凤的婚姻生活。苗人凤确实是格外地不幸:粗人配小姐,其他人都活得好好的,如郭靖黄蓉一样幸福美满,甚至凌霜华虽然也是官小姐,不是圈内人,也和丁典爱情极深厚;偏偏轮到苗人凤就不行。不过原因固然涉及苗夫人 嫌弃他文盲,“粗手大脚的乡下人”,但更重要的却是由于苗人凤称赞胡夫人造成的嫌隙。

在《侠客行》里,石清夫妇则提供了另一个相反的例证:梅芳姑容貌、武功、文学、烹饪等无一不精,而石清却偏偏喜欢处处不如她的师妹闵柔。闵柔虽然也斯文有礼,可是和石清一样连“识字也是有限 ”。石清的选择有他的道理,但主要的原因却是他自己无法克服的自卑感。不论说他是知足也好(作者似乎是赞成他的这种哲学的,并把梅芳姑描写成一个心理极不健康的才女),说他自卑也好,他是唯一作出这样选择的人。才女肯下嫁,却被对方以文化差距造成的不幸而断然拒绝,找男朋友的时候尚且需要考虑到对方的心理平衡,女人之难做,由此也可见一斑矣!

————————————————————————————————

金庸小说的“受教育程度与爱情幸福成反比”的推论用在男主角身上基本是百发百中,颠扑不破,但是用在女主角身上却是绝不成立的。如果一个没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嫁与世家豪门子弟,下场大多悲惨异常。

这方面也不乏其例:《连城诀》中戚芳“识字不多” ,她在万家虽然“一直斯斯文文”,但却不被丈夫所信任,最后悲惨地死在他手里。更为人知的事例是《射雕英雄传》中穆念慈的故事:这个孤儿出身的江湖女子,对金国王子杨康倾心相爱,始乱之后还好未被终弃,但为这段爱情她吃的苦头实在也极是不小,最后流落四方,贫困潦倒而死——甚至还不如李萍,在流浪吃苦之后能看到儿子成器。还有《天龙八部》里的阿碧,一个坚定地暗恋慕容公子的丫鬟,直到他众叛亲离,精神失常还是追随着他,作者在这里似乎暗示:如果男主角的各方面的“硬指标”(学历、家世等)远高于女方,那么只有男方在落难(杨康与穆念慈真正产生感情也是落难时,做王子时候可是不屑一顾)、癫狂时两者才能般配,才能够得到各自的缘法,彼此“心满意足”(《天龙八部》结尾)。

更糟糕的情况下,男方即使落难了未见得能接受这样的爱情。《笑傲江湖》的开头故事并不新奇 ,林平之似乎会和其他武侠小说中的常见套路那样成为男主角,并以正义的方式裁决仇敌(而事实证明这个看似文弱的青年在灭门之后内心世界完全是一个非理性的复仇者),但金庸的定律与众不同:这个一心复仇的人反而因偏执而堕入魔障,而岳灵珊和他也注定得不到爱情幸福。林平之“幼禀庭训”,受的家世教育甚严,岳夫人甚至开玩笑说他不如去读四书五经,考状元郎(第7回)。而岳灵珊看来却不象受过什么系统教育,是个“野丫头”,“大姑娘家整日价也是动刀抡剑,甚么女红烹饪可都不会”(第13回)——这话虽然是岳不群的谦逊之辞,但看岳灵珊一听去福建就高兴雀跃,一心贪玩想出去春游的样子,也未必是读书的料。她的爱情终于也没摆脱这条反命题,其下场之惨一如戚芳。

在《飞狐外传》里,讲述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温文有礼”的“大家公子”商宝震对一个没文化的江湖女郎马春花 倾心,此事后来果然不妙。马春花的三个情人:徐铮、商宝震、福康安,代表了从低到高三个级别的男人(当然,这高低仅指家世文化等,非指人品),越高的男人她越深爱而爱她越浅,给她的伤害越深。徐铮虽然蠢笨,但多少还很爱她(此人对妻子类似于《天龙八部》中的钟万仇,醋意极大,实际上却是惧内之人);商宝震痴情一意,却也还没造成什么伤害 ;而豪门的福康安,却使马春花极悲惨之状,若非胡斐帮忙,则孩子被夺走,自己被毒死,一定死不暝目。

金庸在写到马春花和福康安的外遇时说:“唉,青年男女的热情,不一定是美丽的。”这只能说,当女青年文盲的时候,其热情才不那么美丽。

《射雕英雄传》中,出身小康之家的乡下女子包惜弱,在金国王子完颜洪烈的猛烈追求下,做了他的妻子。这次的婚姻倒不是王子嫌弃乡野女子,而是相反,尽管她也一度心折于这个可疑追求者的才华和痴心:

包惜弱的父亲是个小镇上的不第学究,丈夫和义兄郭啸天都是粗豪汉子,她一生之中,实是从未遇到过如此吐属俊雅、才识博洽的男子,但觉他一言一语无不含意隽妙,心中暗暗称奇。(《射雕英雄传》第1回)

完颜洪烈虽然在小说中是反面角色,但此人对包惜弱和杨康的亲情爱意,实在也算是至矣尽矣,蔑以加矣。然而,包惜弱却始终无法忘怀她那个生死不明的前夫——杨铁心。完颜洪烈到头来还是不能得到这份爱情。当女文盲和世家子弟相遇时,无论正反两种情况,他们都得不到幸福。

说到这里,也就不难理解更野的木婉清的心理了——她在得知段誉竟然是王子的时候,心里惴惴不安,很是气闷。她不知礼数,文化根基也很浅,和精通《易经》的段誉(当时已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虽然未经法律认可)在学识上没有共同语言。结果,虽然她极为痴情坚贞,并动辄以同归于尽相威胁,却还是遭到不可抗力的障碍:情郎变成了亲兄长。流落凄苦了一年多,最后还好证明并非三代以内的近亲,但有王语嫣这个博学的苏州姑娘在,加上钟灵这个情敌候选人,即使最乐观的估计,她也只能得到段誉三分之一的关爱——何况当初段誉答应她的时候本就有敷衍之意。

看金庸的小说,常使人感到此老对人世万事看得极深,在人物身世与爱情幸福的反比定律上,也暗藏机锋——人世间正是多半如此,红颜才女低就则可,高攀的话,那就要看她们的福分和运气了。

呜呼!虽然人世间皆为情苦,但是女孩子如果不好好读书,那就只好坐等大难——假如好好修身养性,修炼到黄蓉一样聪明,说不定还有运气碰上个郭靖这样的半文盲一生为伴(用盈盈的说法是和大马猴拴在一起),封建社会中红颜薄命,一至于此!


  发表于  2005-12-09 08:3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大笑,复大笑,看到这篇实在忍不住mark一下到此一游过啊。
BTW,我原来有一同事是复员军人,其文化水平估计也就是高中,其夫人却是复旦历史系的硕士,毕业后在校图书馆工作,这对组合也颇让我瞠目结舌过。
毛笔 ()   发表于   2010-02-09 00:51:33

维舟,对于你的才学、你的能力,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让我感到不解的是,你写这么些文章,发表这么多有自己见地、有自己独特视角的文章,你哪来的时间和精力?难道这些都是在你的主业之余的信手拈吗?

不过在该文中,我倒是发现了另一点东西:该文所及、所感,是否是大侠自身经历的有感而发呢?莫非维舟大侠您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杨过?抑或是大侠夫人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穆念慈?

希望我这种随意打探别人隐私的嗜好不会让大侠感到不适。
 回复 耘骥 说:
你太抬举我了:),我的职业和兴趣几乎无关。大学时甚至一度觉得以我将要从事的职业角度来看,读这些书实在毫无意义,很是沮丧。只是人总要做些无益之事,所以每天还能抽三四个小时看书写字。
这篇和我自身经历无关,我没那么倒霉;所以通篇都是玩笑口吻——谁也不会认真以为,现代社会,男文盲还真能娶得才女。附带说一下,你说错了一点,穆念慈是杨过的妈妈,所以你本当说我是杨康才是——不过我也没他这么坏。
(2006-01-15 13:40:07)
耘骥 ()   发表于   2006-01-15 12:27:47

我真希望自己是大马猴——如果能碰到盈盈的话~
 回复 横戈 说:
哈哈,横戈真是俯首甘为大马猴啊:),不过你还有很多机会呢
(2005-12-20 09:32:24)
横戈 (http://hengg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5-12-20 00:27:19

金庸的书我没读过几本,你文章里的内容对我来说有好多都不知所云。

想谈一点对金庸作品的看法。

很多人开始看金庸都是在上学的时候-至少我是。

我觉得他的书那么流行可能与读者所处环境有关。书里的“武功”是某种需要后天努力而取得的能力,这和在学校读书基本上没什么区别。但这种能力某些人可以在短期内获得或者先天就有。所以主人公往往少年得志,一夜功成。在学校里也时常发生这样的事。如某男生一贯成绩倒数,高考前半年突然开窍了一下名列前茅。又如类似钱钟书那样的人天生具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成绩只能让人望其项背。

书中女性角色正如你所说的往往都教育程度(学习成绩)较高且容颜娇好。

这一切正是读书时期男生的理想-期望自己在短期内改善成绩赢得尊重,特别是优秀女生的青睐。

书里的各类魔头,我想可能是老师吧(呵呵!)

在废寝忘食地看过几本后我发现讲的好像都是一件事,于是就戒了(金庸迷们,得罪了!)

以上也许是井蛙之见。

自嘲一下:这和我妈对中国历史的看法类似。她说既然每个朝代兴衰的道理都象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么还有什么必要研究历史?所以至今她不懂关公战秦琼有什么可笑的。
 回复 morris 说:
这篇是戏谑性的。童话都是有模式的,金庸的“成人童话”(严格地说,应是成年男子的童话)当然也不例外。
令堂的这个观点倒有点像历史循环论,不过我觉得如果这样使人觉得没必要研究历史,那是我们一贯把历史搞得太枯燥了。就算历史循环,也未必就不用研究了,因为在我看来,它很好玩。
(2005-12-20 09:30:24)
morris ()   发表于   2005-12-19 22:53:03

其实我想,愿意恐怕主要在于,在过去的社会里,至少在金庸的小说里,受教育程度并不是一个重点,或者说是“考核的主要方面“,那时的主要方面恐怕还是武艺,而论武艺,书中的主角几乎都是每篇小说里正常人中-不含少林老僧之类的-最厉害的了。



另外,那些男主角总是在最落魄的时候被女主角爱上,恐怕还是金庸作为男人的私心:我也一样有这个私心,希望在我最落寞的时候,仍然有一个人能够不离不弃地在我身旁,支持我、鼓励我、爱我。想来金庸应该也是如此吧。



略有感慨,见笑了。
江南游子 (http://williamli.yculblog.com)   发表于   2005-12-11 22:39:48

维舟兄,笔墨犀利,文底极深。不知兄婚姻幸福否?小弟文化不高,快到两轮,未有女友,不知幸福,可否一测。
 回复 Stanley 说:
不敢当,这篇其实是游戏之作,当不得真。至于婚姻幸福,老实说我觉得是个伪问题,就目前而言,我自认过得顺遂。不过我对很多问题的看法极悲观,坦率地说,我认为生活中找不到自己幸福的人,十居八九。
(2005-12-11 20:50:29)
Stanley ()   发表于   2005-12-11 20:25:29

据说菲茨杰拉德跟他的妻子泽尔达不和,其根本原因不在于女方贪慕虚荣,而在于女方也想在文坛上有所作为,而男方坚持一个家里出一位作家就够了。还有一种说法:Fitzgerald might have used her ideas without giving her any credit.
bluejudy ()   发表于   2005-12-10 10:38:32

那些“真正有智慧和才学的温柔女性……再来纯些”的,神就把她留给自己了。

如果惟舟的太太是这样的女子,如果哪个男人的太太是这样的女子,那就得小心了,呵呵。

作为凡人,跟神仙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
 回复 左右 说:
理解你的想法,所以我一直不觉得郭靖和黄蓉的婚姻会真正幸福(不过什么叫真正幸福也是一个伪问题)。不过这种形象可能是男人的梦想之一,虽然变成现实很可怕。鲁迅说《三国演义》欲状刘备之善而似伪,欲状诸葛之智而似妖;我看金庸也是欲状小龙女之纯而似白痴。
(2005-12-11 18:03:39)
左右 ()   发表于   2005-12-10 09:06:57

再有一点就是金庸中还有最大的一点,跟现代社会一样,武功最高实力最强是硬道理,跟读书好自然不成正比。



现代社会也一样,读书多少并不意味着社会认可的实力。



每个智商不高,读书不多的灰小子,到后来可大半不是第一高手就是第一富豪,实力取胜,那些才学女士可真的有眼光啊。眼睛比刘备还毒!
无法 ()   发表于   2005-12-10 01:15:22

其实教育程度跟素质或者真正纯粹高尚的东西不成正比,书读的多,反到会成为知见障,阻碍看到真正的好东西,所以那些智慧的才女才会舍弃表面形式高而追逐真正美好的东西。 陈家烙之流可说迂腐的书生,毫无可爱之处,书读的少比较纯粹简单吧。 不过如果书读透又过了一重境界,那自然是最佳了,唯有唯舟了,呵呵



我认为这个还是封建的现代社会,是有些学识和品学都达一流的男人的,但又未必能适应与社会的价值和审美标准。不过真正有智慧和才学的温柔女性也并不多见,再来纯些的就更为少见。 SUDA也是少有纯的,两位可算是天作之合了,呵呵。




 回复 无法 说:
无法高抬我们啦,我们可谈不上到什么境界,不过和绝大多数人一样,追逐一些俗世的快乐,并同时为一些俗世的苦恼所困扰。我读书只是兴趣,和别人爱看电视一样;SUDA么,她自己也承认自己是文盲(如果要说这就是“纯”,那也没办法)。
(2005-12-11 17:55:14)
无法 ()   发表于   2005-12-10 01:09:32

哈哈,左右认为现在没有才女了,现在只有超女,惟舟忘了告诉我们——超女配什么种类。
 回复 左右 说:
超女是新生事物了,金庸先生当年也始料未及,作品中没有现成答案。要么,她们配超人?
(2005-12-09 21:57:31)
左右 ()   发表于   2005-12-09 18:49:57

这算不算男人的灰姑娘情节。哈哈……
 回复 April 说:
咳,有灰姑娘、灰孙子……还没听说过“灰小伙”呢
(2005-12-09 21:55:51)
April ()   发表于   2005-12-09 17:09:17

无论什么都可引经据典,佩服。我一般只有最后的一段不够清晰的结果,而缺乏前面的东西,基础太差。



如果以前是封建社会,那么现在依然是封建社会!




 回复 无法 说:
引经据典也就是为了得出个搞笑的结论啦,这篇是开玩笑的:)
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啦,男文盲再没那么好运气了,要找才女,非修炼五百年不可。
(2005-12-09 13:16:40)
无法 ()   发表于   2005-12-09 12:38:4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