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团体的财政状况
时间:2005-12-20

武林人物大多被描述得有点仙气飘飘,在小说中主角总是被赋予一些崇高的非物质目标,各武林团体似乎也都各自忙于钻研学术,虽然也时常为宝藏秘笈之类的东西大打出手,但他们日常的生活维持却很少谈及。武林团体要维持下去显然也不能靠大家吸风饮露,虽然它们大部分是非赢利性组织(像丐帮就有点行业工会的性质),但显然要有自己的谋生之道(即使不是生财之道),这和其他团体也没什么区别——大家总得有活动经费。即使少林寺这样的宗教团体,日常也难免有支出,张无忌就一度利用少林寺招聘临时工的机会混了进去:

(张无忌)仍是故意装着踌躇,待那引他入寺的僧人也从旁相劝,这才勉强答应,说道:“师父,最好你一个月给我六钱银子,我五钱银子给我妈,一钱银子给我媳妇买花布……”管香积厨的僧人呵呵笑道:“咱们一言为定,六钱就是六钱。”(《倚天屠龙记》第35回)

《笑傲江湖》中描述华山等派,大多生计清贫,像岳灵珊,平常都没钱打扮:“她上身穿一件翠绸缎子薄棉袄,下面是浅绿缎裙,脸上薄施脂粉,一头青丝梳得油光乌亮,鬓边插着一朵珠花,令狐冲记得往日只过年之时,她才如此刻意打扮。”(《笑傲江湖》第13回)就这么点不值钱的装扮,令狐冲也觉得奢侈“刻意”,换了一掷千金的韦小宝,恐怕要哼一声:“一朵珠花才几钱银子?”
华山派甚至组织一次长途旅行的路费也没有,实在是穷到了家:

岳夫人摇摇头,说道:“从这里到福建,万里迢迢,咱们哪有这许多盘缠?莫不成华山派变了丐帮,一路乞食而去。”(《笑傲江湖》13回)

考虑到恒山派门下都是宗教人士,平常化缘也不多,《笑傲江湖》第24回中仪和等人说起化缘之事,大为兴奋,登时滔滔不绝,还道:“平时向财主化缘,要化一两二两银子也为难得紧,今晚却一化便是几千两。”于此可见她们平常的财务状况,所以她们才对这次暴力行动带来的意外财富如此惊喜不已。

恒山派号称“本派人人清苦”,她们尚且能够派大量人马去福建,华山派的穷也就可想而知了。根据《笑傲江湖》第29回,恒山派甚至还能出一千两银子的巨款悬赏桃谷六仙找到令狐冲,如果故事发生在明朝中后期,那么这笔钱相当于现在人民币40万元——据29回中郑萼说,只要能找到令狐冲,恒山派就算是一万两银子也要去化缘来。幸好她们此前在福建向“白剥皮”已经“化”到了几千两,但由她的口气也可见一万两对恒山派绝对是笔巨款。而恒山派也决不是有钱的门派,至少和嵩山派没得比——左冷禅能出三千两黄金收买泰山派高手,于此可见一斑。

然而,这些门派的财务状况,和帮会却又不在一个档次,试看天鹰教的排场:

殷无福和殷无禄却不敢坐,恭恭敬敬的呈上礼单,说道:“我家老爷太太说些些薄礼,请姑爷笑纳。”张翠山道:“多谢!”打开礼单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十余张泥金笺上,一共写了二百款礼品,第一款是“碧玉狮子成双”,第二款是“翡翠凤凰成双”,无数珠宝之后,是“特品紫狼毫百枝”、“贡品唐墨二十锭”、“宣和桑纸百刀”、“极品端砚八方”。那天鹰教教主打听到这位娇客善于书法,竟送了大批极名贵的笔墨纸砚,其余衣履冠带、服饰器用,无不具备。殷无福转身出去,领了十名脚夫进来,每人都挑了一副担子,摆在厅侧。(《倚天屠龙记》第10回)

财宝之多竟使张翠山想给殷无福等赏钱时觉得“就把山上所有的银子集在一起,也未必能赏得出手。”(可见武当派之穷)看到这里,大家难免要问一句:天鹰教这钱是哪里来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些大型的帮会比起闭门研究本派武功的正规门派,要商业化得多,它们财力雄厚,总是特别能组织起庞大的人力物力。像古墓派这样的小型专业团体,整年不见天日,维持几个人的生计都成问题,要发财,八辈子也别想。

大型帮会组织的财务问题尤其显得重要,毕竟维持一个庞大的组织比一些专业研究人员种种青菜自己养自己复杂得多了。少数帮会如丐帮,每个成员都可以自行解决生计,但其他的就未必如此了,《侠客行》中,长乐帮的总管贝海石吐露了其中的苦衷:

贝海石道:“咱们长乐帮做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原是势所难免,否则全帮二万多兄弟吃饭穿衣,又从那里生发得来?咱们本就不是白道上的好汉,也用不着守他们那些仁义道德的臭规矩。”(《侠客行》第15回)

他这里说的“见不得人的买卖”,并没明说是什么,但在下文却略有交代:

两人说了一会闲话,贝海石从怀中摸出一张清单,禀告这几个月来各处分舵调换了那些管事人员,什么山寨送来多少银米,在什么码头收了多少月规。石破天不明所以,只是唯唯而应,但听他说来,长乐帮的作为,有些正是父母这几日来所说的伤天害理勾当,许多地方的绿林山寨向长乐帮送金银珠玉、粮食牲口,摆明了是坐地分脏;又有什么地方的帮会不听号令,长乐帮便去将之灭了。(《侠客行》第15回)

贝海石是个厉害角色,看来很有几分经营头脑,虽然长乐帮有点黑社会性质,干的勾当似乎也不外乎分赃、收保护费(“月规”)之类。其他的书里,日月神教、明教、神龙教等大型组织都不交代他们日常财政来源和支出状况,更不向官府交税\申报财产,在没有会员交纳会费的情况,大概也难免做点这类勾当,按现在的法律定义,其首脑都犯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飞狐外传》第四回,赵半山赠送胡斐“二十枚二十两重的金锭,一共是黄金四百两”,出手极为阔绰。虽然赵半山是温州人,比较有经商头脑,少年时还下过南洋,甚至说不定到过澳大利亚,有海外关系,但于此也可见红花会资金充裕得很,只可惜几本书里都没交代。不过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能也是替天行道,从大清衙门的库房里来的。

行帮组织如果发展下去,就会出现更加有组织的原始资本积累了:

那胖商人道:“凤老爷在佛山镇上开了一家大典当,叫作英雄当铺;一家酒楼,便是这家英雄楼;又有一家大赌场,叫作英雄会馆。他财雄势大,交游广阔,武艺算得全广东第一。镇上的人私下里还说,每个月有人从粤东、粤西、粤北三处送银子来孝敬他,听说他是什么五虎派的掌门人,凡是五虎派的弟兄们在各处发财,便得抽个份儿给他。这些江湖上的事,小的也弄不明白。”胡斐点头道:“是了,他是大财主,又是坐地分赃的大强盗。”(《飞狐外传》第5回)

凤天南的典当行年息二分,绝对属于高利贷;他不但经营灰色经济,而且开派收徒——不过他的性质更类似于办培训班和培植势力,而不是学术研究。此人的发家史可谓黑色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代表之一。

《飞狐外传》中,天龙门表面上也算是白道门派,田归农一表人才,年少时却也是做“没本钱买卖”出身(《雪山飞狐》中陶百岁言),直到贵为一派掌门,竟然在商家堡公然提出瓜分马行空的30万两镖银,还自居公道慷慨。则此人和天龙门平常的财政来源也可见颇有不干净的地方。和他一丘之貉的还有以“仁义”著称的伪君子汤沛:

汤沛交结朋友,花费极大。他为了博仁义之名,又不能像凤天南这般开赌场、霸码头,公然的巧取豪夺,听凤天南答应每年相送一万两银子,自不免心动。(《飞狐外传》第19回)

另外,《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送恒山派“良田三千亩”,作为恒山无色庵的庵产,而《飞狐外传》中凤天南也送胡“上等水田四百一十五亩七分”,这些也算是大手笔。《侠客行》19回提到:“买周家村田八十三亩二分,价银七十两。”这被认为极便宜,其中必有猫腻,如果作一个不严密的类比,则日月神教赠送的良田价钱估计在一万两白银;而凤天南所赠至少也值一千五两白银。

甚至“名门正派”,有时可能也会暗中收取保护费。《笑傲江湖》第27回,任我行等在少林寺三战,提到福威镖局曾经每年赞助青城派一万两银子,但遭到余沧海强烈抗议和断然否认——该书第1回写到福威镖局为了把生意打入四川,每年去峨眉、青城两派送礼,但这种贿赂行为却常常遭到拒绝。但至少这种行为当时是常见的。强势的正派,问题只在于是否愿意牟利——当然地,他们一般选择言义不言利:比如田伯光在长安、陕北等地作案,当地华山派上下立刻都愤怒异常,觉得应当保境安民,而他们显然是耻于就此收取保安费的。

《碧血剑》里一派仁义面目的石梁派,就其组织结构和经济状况来看,根本不象是一个武林中的研究团体,而更像一个乡下的家族企业,他们是土财主,收高利贷,甚至还“下乡收租”(第4回)。

王怡曾说,江湖到了古龙笔下,已经开始有了资本主义萌芽。确实,我们看《流星蝴蝶剑》里的老伯,已经可以说是更像一个商业首脑;而同样是家族企业,《白玉老虎》里的四川唐门也远比石梁派厉害得多:他们并不只寻求盘踞在本地搜刮,而是把势力伸向全国,经营贸易、甚至能控制餐饮业。

但古龙笔下的某些组织,其运营手段仍然和绿林好汉没什么差异。例如《七种武器》中一直提到的庞大组织青龙会,“青龙会开销浩大,有时也不能不做没本钱的买卖”(《七种武器•离别钩》),在“离别钩”故事中,他们甚至谋求劫夺180万两官银。不但如此,他们的黑势力还能吸纳白道中人,从而图谋黑白两道通吃,例如《离别钩》中该组织的“四月堂”堂主就是中原镖局镖头王振飞,而在《孔雀翎》中,青龙会有组织暗杀镖局联盟的盟主司马长青。鉴于该组织中有专业的暗杀组织,不排除其中不少暗杀行动本身就是收费项目(楚留香故事中,“中原一点红”的暗杀也都是收费的)。如果青龙会的图谋得逞,则这个庞大组织控制的局面之可怕是可想而知的。

古龙小说中,不少武林团体财力都相当强 ,或者很重视物质力量,一些帮派竟然还划分地盘,签定“互不侵犯条约” 。例如《大人物》中的柳风骨,为了自己“七海”组织的庞大运作,就处心积虑地图谋靠近田思思,以便获得其庞大财产。

《楚留香传奇•蝙蝠传奇》中,蝙蝠公子原随云集33种正邪、中外武功于一身,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竟然将武功秘籍、重要机密、乃至武林人物拿出来拍卖。书中他就拍卖了“黄教密宗大手印秘笈、蜀中唐门所制的十三种毒药、五年前临城大血案凶手姓名” ,并将勾子长、英万里两人分别拍卖了12万5千两、20万5千两。他做这些事情,完全和一个生意人无异,跟卖菜差不多,只是交易。虽然也有人指出他这么做,有挟持买主的秘密、图谋政治野心,但他对商业的重视是绝对不可置疑的 。

但古龙小说中的特殊之处在于,一些帮派把财力本身就作为自身的力量之一,例如《陆小凤》系列中的“银钩赌坊”中提到一个组织:“黑虎堂”,这个组织崛起迅速,而其主要的原因就是钱多 ,至此,钱已经成为其网罗高手的一个重要因素,这已经脱离了传统的帮派组织,而更类似于一个企业。


  发表于  2005-12-20 22:51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评论

1.武林人士本身就是地主阶级、贵族集团、乡绅集团

2.武林人士有一技之长(武功),可以以之谋利。如授徒、保镖、护院、收保护费、或者干脆暗抢、或者支持地主集团、或者组织杀手集团。等等

3.清高正直一些的,可以经商、劫富、自己劳动等等



总之,武林人士由于身体素质强健,干正业则劳动能力强;武林人士掌握威胁他人生命的能力,干邪道,也有条件。当然,大多数人是走中间路线。完全守法,那是普通百姓,不是武林人士,如果一味走邪路,那是邪教,武林道义所不容。
无名 ()   发表于   2006-10-08 02:07:44

咋看完了,觉得就是一帮黑社会。



April ()   发表于   2005-12-22 18:49:20

我认为古龙是不懂经济的, 要不然就不会出现绿林人物一出手 就是几十万两银子的状况。
 回复 兰兄弟 说:
哈哈,说的也是,要是按明朝后期的银子价格来折算,1两=人民币400元,几十万两可就是上亿元人民币了。很难想象绿林人物这么有钱。
以明朝为例,一般全国财政收入每年才400万两白银左右(明末通过拼命搜刮,达到大约2100万两),除了皇帝,大概没人会随手给出个几十万两(但皇室的消费当时平均一年也只有220-250万两白银),清朝好一些,每年财政收入平均也不过8000万两左右。当然古龙也没想过有人会讨论他的经济概念问题,何况他也非常喜欢把书里的人物写成“富可敌国”。
(2006-01-19 15:21:30)
兰兄弟 ()   发表于   2005-12-22 16:52:38

维舟解决了一帮人对武侠世界money来源的疑惑呀。

古龙有部《快乐英雄》讲到武林人士没钱的窘境。挺有意思的。
 回复 piggy 说:
呵呵,那部是很夸张的,不过也有古龙常有的套路:就是他故事里的流浪者往往是富贵家庭出身,《欢乐英雄》里的林太平、南宫燕、王动、郭大路四个人无一不是;还有例如《武林外史》里的沈浪;《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李寻欢。这些人其实都很有钱,或至少曾经很有钱,只是过腻了那种生活,或者有更高的精神追求,或者颓废了。
(2005-12-22 17:30:24)
piggy ()   发表于   2005-12-22 14:52:05

维舟兄又出新的了,仔细拜读。
Stanley ()   发表于   2005-12-21 19:56:34

呵呵,我在看武侠小说的时候,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维舟总结得真好呀。
dimi (http://dimi.blogbus.com/index.html)   发表于   2005-12-21 10:17:2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