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谐的海
时间:2011-11-22

近来的南海争端使很多国人知道了一个事实:南海诸岛中有不少岛礁其实插的并非五星红旗。许多人将之归咎于中国海洋意识薄弱,但这一争端之所以旷日持久,就在于所涉及的各方在传统上其实都缺乏这种意识。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在20世纪之前大多认为只有陆地才是人类居住的地方(但即使陆地边界也很少明确划定),陆海交界的地方就构成了天然的清晰边界,无人居住的岛礁并不值得为之争夺,而海域更是对所有人都开放的空间。

这种观念其实有其合理性。现代国际法的先驱、荷兰学者Hugo Grotius在其名著《海洋自由论》中就坚持:海洋无法像陆地一样被占有,相反,它像空气一样,既不能被占有又必然是所有人共同使用的。而如果个人不能拥有某物,他也就不能将此物的权利转交给国家;又由于“国家的每一项权利都来源于个人”,所以国家不能对无主领土加以政治控制。这一主张在当时是为荷兰的海上霸权服务的,理由很简单:如果海洋是自由通行和使用的公共空间,那么海权的霸主无疑能最大程度地利用它。

最早提出海权边界的也是荷兰人,按照当时荷兰海军舰炮的射程,从陆地算起3海里之外算“公海”。虽然在1945年美国率先打破传统公海的认定原则后,许多国家已经纷纷将领海延伸到了12-200海里不等,但有一个原则是固定不变的:在今天的国际法框架下,对领海主权的诉求还是有赖于陆地。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要斥巨资加固太平洋上的冲之鸟岛,而中国则坚持那不是“岛”,只是“礁”——如果它不是岛屿甚或沉没,那么日本对那一大片海域的主权诉求就化为乌有了。争夺岛屿,并不是岛本身有多大价值,着眼的是对岛屿周围海域的合法占有;如果没有哪个岛屿存在,那这就成为所有人都可通行和开发的公海了。

这中间一个无法避免的根本矛盾在于:传统观念中的公共财产现在要清晰地划分归属权。虽然中国有着最有力的历史依据,但这类争端中一个常见的死结是:通常各方都有自己的一套历史依据,而真正决定实际归属时,那通常也不是最重要的。菲律宾对沙巴及附近海域比它对南海诸岛的领土要求有更多历史依据,但从英国殖民时代到马来西亚,从来都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赞成过菲律宾的主张。

邓小平所提议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正是为了打开这个死结:用合作、双赢来替代对抗和冲突。但这尽管暂时平息争端,对越南、菲律宾等国看来其中隐含的最关键条款却是“主权在我”,也就是以承认中国的主权为先决条件。于是,当冷战在亚洲落幕时,从东海到南海的海域冲突却开始变得更加军事化和激烈化。为避免误判和升级,2002年冬,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第一份南海问题政治文件《南海各方行动宣言》在金边签署,其主旨就是使各方能在同一个有约束力的框架下互动。各方都承诺通过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争端,在争端解决之前均保持必要的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

领海边界划在哪里,这一争议可能永远也不会平息,各国的处理方式也大相径庭。1967年有人在英国外海占领了一处废弃的海军堡垒,自称成立“西兰公国”(Principality of Sealand)。1987年英国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领海扩充至12海里,将这个仅有5位居民的公国包括在内,而该公国也宣称12海里主权,与英国的主张出现大量重叠。不过为了避免法律问题,英国一直容忍这一公国存在至今。

毫无疑问,“西兰公国”虽然也可以提出12海里领海主权,但提出不难,难在如何执行。毕竟,对于领海主权的主张,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去行使这一权利,否则“捍卫海洋权益”不过是一句空话。近十年来,时间是在中国这一边:不但国内造船和深海钻探技术已大幅提升,而且也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去制造和配置相关装备。国家海洋局的海监执法总队对中国主张海域的巡逻日益密集,驱散中国海域内违规操作和侵犯中国海洋权益的船只和飞机的能力越来越强。与此同时,以往是中国短板的深海技术(能掌握的其实全世界也没几家),近年来也宣告突破: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中海油的深海钻井平台981、铺设深海石油管道的201等等,都确保使中国已经成为南海周围各国中第一个有能力在技术上实现深海石油开采的国家。

使事态更趋复杂化的是一个新的因素:美国的介入。作为当今海上霸权,美国一向视太平洋为“美国湖”,虽然在越战后美国舰艇先后撤出越南金兰湾和菲律宾苏比克湾的基地,但现在它已高调重返,使中国在其后院无法舒展手脚。这表明了南海争端的一个新阶段:从中国一贯主张的双边谈判(一对一地谈)转变为一个国际化的、多边的争端。

美国公开宣称的理由,正如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去年在河内演讲时所说的,是因为南中国海有美国的“核心利益”,而美国之所以在这个远离本土的海域有“核心利益”,据称是为了捍卫“海上航行自由”。这实际上是美国对全球海洋霸权的一种委婉称呼。1973年秋当利比亚宣布享有三角形的苏尔特湾海域主权时,美国立刻对此提出抗议,认为利比亚将公海转变为内陆水域,是滥用国际公法的非法行为。1974年后,美国不断在苏尔特湾附近演习,尤其在1981-1986年间,美国以维护国际公海与国际水域自由航行为由,表明自己在此期间击落利比亚飞机及击沉其多艘巡逻艇的行为是合法的。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介入南海争端时,美国呼吁中国遵守《国际海洋法公约》,但美国自身却并非这一公约的缔约国,中国倒是1982年就已加入。平心而论,虽然双方都运用各种话语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但这场对峙中双方更多的是在试图为对方划下红线,从而使自己比对方拥有更多的行动自由。1958年秋北京曾宣布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其目的原本就是为美军划出一条不得逾越的界限,毫不奇怪,美国国务院当天就发表声明不承认这一主张。

在西沙海域,中国宣布的28个基点构成的领海基线内中国享有完全的主权,外国军舰通过须根据无害通过权先得到中方许可,对此美国也并未提出异议。现在的争端主要是在南沙海域,但在这里,中国一向表明依照公约精神与各国和平解决争端,而美国的目的则是将这一海域的状态转变为一个向它开放的、国际法下的实体,避免使南中国海变成“中国湖”。

从历史上看,与这一幕最为接近的是19世纪的黑海:当时的俄国在连续不断的征服后逐渐挺进到南方的海边,其时奥斯曼帝国对300多年的黑海霸权正趋于瓦解,黑海开始对欧洲商界开放,西方列强对俄国的意图抱有强烈的不安和猜疑。为了阻止俄国从奥斯曼帝国的衰落中获取过多的利益并独占黑海,英法联军以海洋自由和保护奥斯曼帝国利益的名义,最终发动了克里米亚战役,这对俄国(尤其是其海洋利益)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在1878年后,包括俄国在内的沿海各国还是纷纷将各自分到的海岸整合进自己的国家中。

毫无疑问,没多少人想要这样一场战争。回顾历史时,有一点值得记取:相比起在民族和国家之间分割一片海洋,更重要的是如何去了解和促成濒海的这各个部分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发表于  2011-11-22 13:5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政治方面的我不懂
韩都 (http://www.desong.net)   发表于   2011-12-04 17:11:38

维舟, 你好.
无意之中发现了你的博客, 一口气读了你写的很多文章. 你的文字很流畅, 细腻,安静. 文风很幽雅, 有着南北风格. 你一定是从事文字工作的吧? 我很少看到有男士可以写出这样可爱的文章.
期待着你有更多的博文.
祝福安好!
Cherry

 回复 Cherry 说:
谢谢你的肯定。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我的本职工作与文字无关,虽然读书写字确实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
(2011-12-02 21:50:18)
Cherry ()   发表于   2011-12-01 05:43:1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