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头“阿-”的起源
时间:2006-01-08

一、词头“阿-”

在现代汉语的一些方言中,词头“阿”是极常见的。以亲属称谓为例,上海话中常说:阿爷、阿娘、阿叔、阿姨、阿哥、阿嫂、阿弟、阿姐、阿妹、阿舅(指妻弟)、阿婆……等等,属口语中习见的用法。

最近读书时,发现汉族周围很多民族语言中也有类似情形,举几个北方各族语言的例子:
突厥语:ata 父亲、祖父/外祖父;apa祖母/外祖母;ana母亲;
蒙古语:abu/aab 父亲;eji 母亲;ajaa 大哥,哥哥
朝鲜语:apetsi 父亲;apaji 大伯;emeni 妈妈
满语:ama 父亲;age 哥哥

在周围各族中,北方阿尔泰语系各族尤为明显:至少16种语言中,对父母的称呼,词头都无一例外地有“阿-”这个音。其中突厥语各族都称父亲为ata,在《汉语外来词词典》中,译写为“阿大”,这不能不让人想到陕西、山西一带的汉语方言中,经常把父亲称为“大”,很可能这是受北方少数民族的影响。

这也可以解释一些古代史上的问题。《晋书•西戎传》记载,5世纪的鲜卑语中,兄长读如“阿干”。这一点也和近现代阿尔泰语系各族对哥哥的称呼接近,如蒙古语族的基本形式是aka,突厥语族为axa,通古斯语族为aga。建立金朝的完颜阿骨打,其名字aguta,词根显然是age,清宫戏里常把皇子叫“大阿哥”,盖因此是满语惯有的形式。汉语中称呼兄长古代一直是“兄”(该词也可能和axa有关),称“哥”是非常晚近的现象,在口语中取代“兄”大概是在唐朝才完成,有些学者考察这一语法史,认为“哥”是阿尔泰语系输入汉语的一个基本词汇(参胡双宝《说“哥”》,《语言学论丛》第6辑)。

北方各族是如此,那么南方呢?
哈尼语:a31bo55 爷爷
傈僳语:a55wu31pha31 老大爷;a55wu31ma31 老大妈;a33ji31pha31 哥哥(尊称);a33tsi31ma31 姐姐(尊称)
彝语:a34zi33 小孩(这个音也让人联想到湖南方言里的“伢子”)
苗语:?a44 姐姐,如“阿雅”,即“雅姐”

从这里来看,在南方各族中词头“阿”也是相当普遍可见的。

以上仅仅是巧合吗?

二、起源:几种假想

王力《汉语语法史》中谈到,词头“阿-”作为人名和亲属称谓,在汉语中的起源很晚,最早可能也要在东汉后期,他认为汉武帝皇后小名“阿娇”不大可靠,但曹操小名阿瞒、刘禅名阿斗、吕蒙名阿蒙总是可靠的。至于亲属称谓的词头“阿-”,现有最早的例子都在东晋以后。例如:

阿婆,佛法言有福生帝王家。(《南史•齐本纪下•废帝郁林王纪》)
孝琬呼阿叔。帝怒曰:“谁是尔叔?”(《北史•河间王孝琬传》)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阿姊闻妹来……(《木兰辞》)

[附按:木兰辞创作具体年代争论不休,但无疑是南北朝时北方民歌。其中的女英雄木兰看来也不是汉人。蒙古语称马为morin,河流为moren,满语mulan则是“哨鹿”的意思。我很怀疑“木兰”的名字是其中一个的对音,鲜卑族也被认为是原始蒙古人。虽然一个女孩子名字叫“马”或“河”似乎很怪异,但古代人名往往极质朴,如晋成公名黑臀,秦始皇子名胡亥,《蒙古秘史》中,成吉思汗的祖先,男子名“苍狼”、女子名“惨白色鹿”。]

当然,还有《孔雀东南飞》,这首长诗中也经常出现“阿母”、“阿女”、“阿兄”、“阿妹”。但这首诗虽然故事背景在东汉时期,然而最早出现在陈朝徐陵编的《玉台新咏》中。查《词源》“阿”下相关各条,所引时代大多都在南北朝时代并注这一用法“盛行于魏晋以后”,因此,“阿-”字头的出现时间大致在这段时间是不会错的。

这一词头并非人类语言的普遍特征,例如英语就没有这样的情形。怎样解释汉语和周围各族语言竟那么巧合地都有类似的词头音呢?我想不外这样几种可能:
1, 汉语和它们有一个共同的起源,因此共享了这一词语特征;
2, 汉语受到周围语言的影响,产生了词头“阿-”;
3, 汉语演化出了词头“阿-”,然后周围语言受到汉语的影响。

以上几种设想,第1种是可以排除的,因为中国是到魏晋才出现这一词头的,如果有一个很古的共同起源,那么在先秦一些比较口语化的文献中(“阿-”字头最早出现的都是很口语的俚俗用法),不会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而且更有力的是:“阿”这个字从其造字来说,本义是“山丘”(如“托体同山阿”),并无语气助词的意思。

第2种可能是存在的。当时是中国史上的中古时代,正处在剧烈动荡的时期,也是中国吸收外来文明、血液、词汇的一个高潮时期。而且当时的文献也表明,当时的周围民族如吐谷浑称兄为“阿干”,鲜卑语aβaγatun阿摩敦(母亲)等,都已经有显著的词头特征;甚至从汉朝起输入的佛教文化中也常有“阿-”字头,如梵文amba(妈妈);梵文raja(国王)有时也译为“阿罗闍”,多加出一个“阿”来。

另一个辅助证据是:藏语青海安多方言中,有这样的称谓:akə 叔叔;ane 大娘;在西藏牧区a55ji54 则指奶奶。之所以有这样的词汇,很可能是因为藏语青海地区自古受到鲜卑、蒙古等部落影响,而产生了a-词头,牧区的a55ji54 更可能是从蒙古语eji借来。虽然eji在蒙古语是指“妈妈”。不过我们也要记得,突厥语ata兼指爸爸和祖父;汉语“爷”古代也指爸爸;而在山西文水方言中,还保留着以“哥”来指父亲的习惯(这与古代北族相似)。因此,藏语中既然较容易推测出词头a-是受阿尔泰语族的影响,那么与藏语同属一个语系的汉语也有可能。

这一假设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北族的a-词头出现比汉语更早。记录最早的即鲜卑语“阿干”,当在5世纪,但这也只和汉语词头“阿-”出现的时代大致相等,甚至还略晚。不过,在古代突厥儒尼文碑文(8世纪)中,也出现这些词汇:apa(祖先)、atač(父亲的爱称)、äči(叔父)、äčü apa(祖先)、äkä(姐姐)。《阙特勤碑》的作者Yolligh Tigin是阙特勤的atï,而一般学者都将该词比定为“侄子”。这一系列亲属称谓,并非偶然,而且在突厥语系中一直保留到现在,证明其变动是很小的,则也可能很早就已存在,只是缺乏文献记载。

第3种假设的可能性在于:汉语有可能自己演变出一个词头,如“老”、“小”(老张、老弟、老虎等),其起源甚至更晚,姓前加“老”,最早见于唐朝史料;而中古只说“阿六”,“老六”的说法更晚;至于“老婆”这类称呼,要到宋元才有——而且现在来看,老、小这样的词头,不大可能是汉语受外语影响的结果,基本是自己演变出来的,既然如此,那么“阿-”为什么就是例外呢?

此外,这一假设也很好地解释了这一情况:即汉族周围南北方各族普遍有“阿-”字头现象,如果是受北族影响,则南方苗族等应该不如此才对。何况,魏晋南北朝时,史料中用“阿-”字头的,南方的史料比北方更多,现在北京话中很少保留“阿-”字头,除了受方言影响的如“阿姨”、“阿婆”等,但在南方汉语口语,“阿”字头却极常见。尤其是闽广一带,习惯在人名之前加一“阿”字称呼,以示亲近。

但这一假设也不能回避以下问题:
1,“老”、“小”本无相应的外族词语,那自发起源是可能的,但“阿-”的情形不应是偶然;
2,“老”、“小”最初是实指的,但“阿”是一个虚词,本不具备意义;
3,“阿”最初造字的意义与词头全不相关,一般来说,这是借用外来词的标志之一。

这一问题的真相如何,可能是无法搞清楚了。我猜想这个词头,最初是汉语从北族或梵文中学来的,之后随着南迁的浪潮,在南方方言中保留下更多痕迹,并传播给南方的各少数民族。聊备一说,见笑方家。


  发表于  2006-01-08 13:43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傈僳语白语彝语..真亲切啊:)
 回复 大鸟 说:
大鸟现在也会说了吧?下次向你请教:)
(2006-05-27 21:48:48)
大鸟 ()   发表于   2006-05-27 21:36:13

不能不去注意的是,人类起源后随着扩张和发展,有些同源的会因为隔绝和环境变化造成不同,也有的是互相融合。今天实际也很难讲清楚到底是怎么个来历,但我认为交流与融合,新的变化,无时无刻都存在着
qi729 ()   发表于   2006-02-25 13:40:48

还有一点应当考虑。阿的古音近于e,o,而不是a。
 回复 面茶 说:
你说的这个古音e,是“阿”的原始义,即山丘,这其实反是后起的读音。我这里摘一段王力《汉语语法史》里的话:
“‘阿’本是歌部字,在上古念[ai],中古念[a]。现在于‘山阿’的‘阿’念[e],于词头的‘阿’念[a],这个分别是上古和中古所没有的。可以说,现代词头‘阿’字保存了古音,山阿的’阿‘字的读音则跟着一般歌韵字发展了。”
(2006-01-15 09:28:15)
面茶 ()   发表于   2006-01-15 06:30:57

不小心闯进来的。好像很多校友的样子。我家乡在皖东南,似乎没有什么以阿作词头的词,就一个阿姨,我还怀疑是近代以来才常用的。厦大里我门系老师怎么就不阿来阿去的呢!似乎只把姓去掉而已,最初听的时候觉得很别扭,后来自己也养成习惯,现在也改不了。厦门真是让人怀恋的地方。
 回复 林啸 说:
校友也不会很多吧?不过至少看来我跟你是的。
皖东南应是属于江淮官话,阿词头用得少也是很平常的,吴语和粤语是最明显了。
(2006-01-14 09:50:15)
林啸 ()   发表于   2006-01-14 00:19:32

啊,在厦门大学老师叫学生都是这样的??蛮好玩的!
大鸟 ()   发表于   2006-01-10 22:32:30

想不明白惟舟怎会懂得这么多种语言的?

拿西域或者中亚做业余爱好,很奢侈啊!佩服佩服。
 回复 左右 说:
咳,惭愧,我其实这些语言都不懂,只是在书上看到一些基本词汇,勇于胡乱联想罢了……
(2006-01-10 20:00:04)
左右 ()   发表于   2006-01-10 19:20:10

我顶喜欢南方叫人名字加上阿的那种回转味道,经常在结尾还加个语气词"啊".前两天突然有人像叫我"阿蓓啊~~".呼,一下子回到童年一般
 回复 大鸟 说:
呵呵,这一点南方的确和北方不同,闽广一带最为明显。在厦门读书时,老师点名也是如此,一个北方同学一时竟回不神来,没意识到是在叫自己——他自小生长的环境里一贯是被人连名带姓称呼的:)
(2006-01-10 19:59:03)
大鸟 (http://birdroo.onlybeloved.com/user1/315/)   发表于   2006-01-09 16:16:47

学长在考察这些资料的时候都是从哪里获取的呢?都是书上查证的,还是也有在网上查的呢?
 回复 木瓜 说:
这里所引的一些资料,网上不大常见,我也是偶然看书得来。另外,你不用说“考察”那么严肃,我也只是偶有感想罢了,其实没学过语言学,对一些结论心里是颇有点惴惴不安的。
(2006-01-10 19:56:49)
木瓜 ()   发表于   2006-01-09 14:24:40

有意思。
yuandong (http://yuandong.wordpress.com/)   发表于   2006-01-08 15:53:2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