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取承认:海峡两岸的外交战
时间:2006-01-27

每隔一段时间,南太平洋或非洲的某个陌生的国家就会出现在报章头条上,通常是因为它宣布在台湾海峡两岸的外交战中刚刚改变了立场。这种游戏一段时间来已经成了一些贫穷政府有利可图的国家事业。接受了这种讹诈的海峡两岸,在这一时刻总是有一家在欢呼自己又得了一分,而另一家则提出疯狂的抗议。

在革命的年代里,我们曾结交了很多穷朋友。毛泽东有一句被广为传扬的话说:“我们进联合国,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这句话听起来感情真挚,催人泪下。一个红色中国,竟然花费了22年才得到国际上的承认,里面故事很多,讲的人也不厌其烦。但换个角度说,中国这样一个长期抱有孤立主义姿态的天朝大国,竟然如此迫切地希望得到“国际”的承认,这一转变很少人谈起,却更耐人寻味。

交朋友当然是要花钱的,哪怕是穷朋友。有一项统计说,1961-1980年的二十年里,中国对非洲的援助总额,远远超过了苏联对非洲的援助总额。仅仅以1974年为例,当时文革还如火如荼,国民经济接近崩溃,但当年中国援助非洲2.37亿美元,是苏联($0.17亿)的14倍。因为“苏联同志从来不白给好处”,只有中国同志才够意思。

但是,“有这么一种说法:你无法买到一个非洲政府的效忠——你只能暂时租到它。这句话很好地总结了那些对非洲的未来投资的人所冒的风险。政府的忠诚可以在一夜之间改变。”(《非洲人》)他们也有可能倒向出价更高的买家,以便把他们的“外交承认”卖个更好的价钱。这一点我想北京和台北都深有体会,否则10月底和塞内加尔断交时,阿扁也不会抱怨十年来花了50亿新台币泡汤了。

这些援助,在文革之后仍在进行,虽然撤掉了“世界革命”的大旗,换上“人道主义援助”;但至少还有一个目的是始终如一的:在一场争取承认的外交战中尽可能地孤立台湾。现在最新的数字是这个小岛还有25个邦交国。而CCTV中仍然每天都不厌其烦地让每一个到访的外宾都读一遍:“我们坚持一个中国立场,不和台湾发展任何官方联系”。

台海两岸的这些故事,倒也并非只有中国人在玩。实际上,二战后几个处于分裂状态的国家(德国、中国、朝鲜、越南、也门)都有过。其中德国的尤其著名,读读西德总理阿登纳1955年9月22日宣布的这段话,我们会发现如此熟悉:“我必须毫不含糊地指出,联邦政府今后也将把与它保持正式关系的第三国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视作不友好的行动。因为这种行动适合于加深德国的分裂。”在说完这段话后,西德就宣布与所有同东德建交的国家断交,唯一的例外是苏联。这个政策在国际关系中被称作“单独代表权主义”(或“哈尔斯坦主义”)。

不过西德在冷战中的位置十分微妙,它后来就意识到,执行这样强硬的立场长远来说好处不多。从1973起,勃兰特推行“新东方政策”以缓和局势,东德得到国际承认,于1973年9月18日正式加入联合国。“单独代表权”推行18年,结果之一是东德与西德更加疏远;而之后和缓政策推行17年,两德却反而统一了。

当然,各国的情形都有不同,如越南就是以战争手段实现统一的(朝鲜则是用战争手段而未遂)。1990年德国的统一,一如1871年德意志帝国的统一,首要前提之一是俄国的善意中立(随后俄国都认识到了这种统一给它自己带来的坏处)。但1950年代,苏联为防止西德加入西方阵营,早已表示过苏联同意德国的统一和中立。1954年,波恩承诺放弃核武器,并保证“永远不以武力实现统一”,由此获准加入北约。因此德国的统一也有幸运的成分在内。

再看朝鲜半岛。这是打了一场热战的冷战前沿地带。朝鲜核问题会谈的六方,曾是壁垒分明的两个阵营,苏联1990年才承认韩国,而中国则是1992年9月——在朝鲜、韩国同时加入联合国(1991/9/17)一年后。尽管如此,朝鲜仍对此心有不爽,据说他们因此在1993年9月2000奥运会申办投票中没有投给北京——他们直到现在还把南方叫作“傀儡政权”,而且它也不无委屈地注意到,俄中承认了韩国,但日美却至今没和它实现关系正常化。

关于国家承认,国际法有两派学说:构成说及宣告说。构成说认为一个新国家只有经过现有国家的承认才取得国际人格;宣告说则认为一个地区的人民凡具备构成国家的要件,就当然具备国际法上的人格。虽然有的学者认为前者“给现有国家(实即西欧国家和美国)以同意或拒绝一个新国家享受国际法权利的特权。在民族独立运动日益兴盛的时代,这种理论实际上起了阻碍民族独立的作用,已为国际世界所摈弃。”(陈体强《有关承认的国际法》,1948)但事实上,现在通行的仍是前者,并且它也不无积极作用,否则满洲国当初也可算独立国家了;而现在阿扁也早可以“宣告”了。

国际承认对海峡两岸都有重大意义。1971年恢复联合国席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所需要的就是国际承认,在内心深处,并没有参与“国际大家庭”的真切意愿。这是很微妙但却必须分清的——正因此,所以中国几代外交官拼命挤进联合国,但进去后中国作为五大国之一,却长期消极无为,提倡韬光养晦,“决不当头”,老是投弃权票。我们可以对比一下老邻居日本:日本是国联的一个创始国,它要的是随之而来的国际承认,但它也是唯一没有向国联提出任何建议草案的大国。当国联不承认作为它核心利益的满洲国时,它就悍然退出了。

现在的中国,没有必要像冷战时的西德那样,取得苏联和美国的谅解,并放弃核武器和武力实现统一(实际上当时西德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因此也等于什么都没放弃)。但现在中国决心捍卫自己的这些权利,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它放弃。这对海峡对岸的2300万人来说,多少有点不平,愤愤地说这是“鸭霸”和“打压”,虽然1949-1971年,台北也正是这么干的,不同的只是现在自己处于下风。

幸运的是,我想现在两边的中国人都明白了,德国实现统一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西德怕东德“脱离祖国母体”,而是最后使它突然发现在经济文化上无法离开西德了。——就此而言,我还是抱着谨慎乐观的。


  发表于  2006-01-27 21:1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两岸的交大都以搞钱为第一要务,最近都丑闻缠身,风格真的很接近。。
mas ()   发表于   2008-07-18 10:06:26

中§共是不可能放弃单独代表权的,虽然外交战不可避免,但把台湾邦交国清零(使台湾完全成为地区政权)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把外交战限制再一定范围,抓大放小,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cjc123 ()   发表于   2008-07-18 00:00:08

不知道是那个蠢货想出把台湾邦交国清零这种蠢注意,搞得两岸拼金钱外交,不过大陆也不可能放弃单独代表权,让台湾加入联合国,世卫等国际组织
因为大陆在面积,人口,国力方面大大强于台湾,而德国、朝鲜是分裂成差不多大小的两半。双方不得不互相承认。
现在马英九要国际空间,中工不知如何应对
 回复 cjc123 说:
老兄的话岂不是前后矛盾吗?既认为两岸外交战是蠢主意,又认为大陆不能放弃单独代表权——然而大陆坚持单独代表权的必然逻辑就是在外交承认上“有你没我”。
两岸拼金钱外交诚然饱了一些无耻小国,伤害了“台湾同胞的感情”,不过也因此,现在大陆掌握了不少筹码,否则马英九还向中|共要什么国际空间?
(2008-07-15 09:03:10)
cjc123 ()   发表于   2008-07-14 20:16:39

你的观点,也有同样的看法,昨天在别的地方写了,也发到你这里。



92其实没任何约束力的,两边的智慧也就能接受到这个程度而已,就跟那会三面红旗非要插到日月潭一样,现在怎么不提了?与时局进了.



人还是需要进化的,想想真可笑,今天假如去想过去南北朝时候,都是以北朝做正朔,其实南朝才是正统汉人的朝代,但今天还会去说伪北魏,伪南陈吗?都很不得多了解点当年的资料呢



至于16国和五代十国,有说伪成汉伪前秦伪北汉的吗?



小楼昨夜又东风,君在城头竖降旗,如今不都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了吗



还有那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到底算什么成分?我们如果都不能去坦率的面对过去,就不要相信能处理好今天的事情了.



邓大人当年的打算,现在看来也是受不少牵制的一种表述,他要让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想法和我的一样,这样才能够去团结最多的人去做发展.这才是其精神所在.



如果两德当年为正朔的事情纠缠,总在为一个德国去徘徊,那能有什么出息?我们今天去看北朝鲜和韩国当年的争执,不也是有不承认韩国而只说是南朝鲜的一段经历吗?现在回想,38线南北未有任何政体上的变化,但是谁又能说当年坚持一个朝鲜或者一个韩国是正确无误的呢?



客观上去讲,大陆已经去表述台湾肯定是个政权了,所以才有"台湾地区领导人"这一称呼,很严重呀,不是企业董事长,不是社团会长,而是地区领导人,一个政治实体的领袖,可以这么理解吧?那将来再过200年,我们的后人去修今天历史时候,会写"伪中华民国"?还是"台湾地区"?还是.........?我们现在怎么去看待上个世纪的南北朝鲜,后人就会以这样的眼光去看待21世纪的中华.



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不是一直说中华民族是有智慧的民族吗?光勤劳勇敢是不够的,我们的骄傲来自于我们文化的继承,那为什么不去多看看我们走过的路?



今天再去讲,即便无92共识,难道就不能开辟一块新天地吗?我们在时政区里提的那些问题,很多是敢怒不敢言,又有多少是只能忍受而不能选择呢?难道把台湾也设置好4套班子,我们的生活就能在金光大道上畅通无阻了?



两岸的隔绝,追根朔源,还是为了民族的出路而采取的方式,时间可以退回到49年的话,我们就可以看看当时提出的纲领差异,现在还是否存在,这50多年来,中国的变化比过去500年都要多,也就是3、4代人的生命历程,我们今天的人还要按照50多年前设定的方式去发展吗?离92年也有14个年头了,今天的两岸又与当初有了多大的差异,又能否讲出什么实质的新意吗?



套用一个做生意的办法,一个招数在市场上不灵,马上就要考虑是否有别的方法,企业国家道理是通的,一味固执与固步自封又有什么差异呢
 回复 qi729 说:
说到南北朝往事,现在读来也是很让人感慨的。当时也是互骂:北朝蔑称南朝是“岛夷”,南朝则讥之为“索虏”。南宋也自认正朔,拒不承认淮北已沦落入金朝手中,地图上地名、行政区划一仍其旧。犹如台湾出版中国地图,还长期标着1949年以前的地名,如早已不存在的“热河省”等。
晋室南渡后,士族与南人的升降,与现在台湾的状况,也可作很有趣的比照:开始时,南迁士族占据大多数要职,看不起南人,彼此隔阂很深,一如台湾的“省籍情结”,最后还是南人逐渐得势,只不过现代台湾这个过程发生得快一些罢了。
(2006-02-25 21:08:14)
qi729 ()   发表于   2006-02-25 13:30:21

维舟老师的文章和大侠的留言小的学习过了。嗯,看样子还得继续韬光养晦学习,因为目前还抓不到边际哇。

记得看到春节包机的头版新闻时候激动,还有南北朝鲜亲人见面团的济济场面令人眼眶湿润。本是同根生,相不相煎是政客的事情,不是民众的事情,对哇?其他的,我没什么说的了。
 回复 清浅浅浅 说:
可别叫我“老师”,我从来不是,也担待不起。不过是写点东西,不必看那么认真:)
同根相煎的事其实大部分民族都干过,本来么,任何一个再小的民族也是“想象的共同体”。
(2006-02-11 09:40:13)
清浅浅浅 ()   发表于   2006-02-11 02:04:38

西德能在1955-1973年间执行Hallstein Doctrine,与当时的冷战背景也有很大关系。今天两岸的情形颇有不同,美国的“战略性模糊”使得台湾其实回旋余地并不大。最近的显著例子就是陈水扁的元旦公告宣布的三大要点之一就是争取进入联合国(和北京1971年一样,也是为了国际承认),但却在昨天遭到重创:华盛顿严厉警告,这将被视为台湾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行为。每到台湾试探底线的行为过头,往往就会出现中美联合约束的情景。

此外,台湾自两蒋去世之后的远离趋势,从某种程度上说,也说明了台湾处于守势:一般来说,双方中较弱的一方总是不那么情愿统一。东德和北朝鲜都有过这样的转变:早期声称统一是全民族的目标,后来却变得越来越消极,1980年代后,东德甚至宣称自己已和西德不再是同一个民族。
旁观 ()   发表于   2006-02-02 13:20:05

东西德的Carl Zeiss光学公司在统一后合并,但是统一后海峡两边的清华大学可以么?所以我认为以德国的情况为参照是要谨慎的。不过两岸的三通如果真的做到了,台湾就再也无力挣扎出去了。政客都是第一等精明的生意人,才不会为了意识形态放弃利益。
 回复 l'heptaguignon 说:
如果能统一(目前能三通就很好了),我觉得两岸的清华是否合并也无关紧要了。我写这篇,主要是觉得两岸经常为了争取国际承认,被一些反复无常的小国勒索,实在可笑——虽然从政治和外交上来看,这是国之大事,但也只有这样畸形的情况下,才有这种事。
(2006-02-03 09:34:17)
l'heptaguignon ()   发表于   2006-01-28 12:52:1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