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
时间:2006-02-04

新年也无非如此。除夕晚上和Suda一起回福州,之后就每天不断地拜会她的亲戚。现在我已经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她家族的一员,所以新鲜感和紧张感都已不强烈。只有一个时刻还提醒我的外人身份:当他们热烈地用福州方言交谈时,我就在原地发呆。

食物是过节最重要的仪式,我们每天都在不断地吃,根本不会等到饥饿感产生。年初四去福清,一早上三个多小时内,竟吃了三餐!饭菜都是满满地装一盆,加上殷勤不断地劝菜和夹菜:“吃嘛!这个很补!”“这个很贵,不要浪费,快吃!”“鸭肉拿去啃嘛!”节日中菜肴又多是荤菜,那天在她姑姑家吃晚饭,连上了16道荤菜,最后在大家的强烈呼声下,才上了一盆青菜,她姑姑还问:“羊肚汤要不要上?已经炖好了。”

作为一个从小家境贫寒的人,我很少有这种感受:由于过量的丰盛,吃饭成了一种负担和苦差而不是享受。每次节日在福州,看到满桌的荤菜,确实望而生畏。晚上她妈还会经常要我们吃零食、水果及喝牛奶,尽管我日常从不排斥喝牛奶,但每天临睡前必喝一袋,我得承认当时的感觉犹如喝药水,毫无快感。

富裕起来的人们正被物质的丰富所苦恼。当然,我也理解,在中国家庭中,爱通常是通过食物来表达的。先前Suda去我家,十道菜里也至少有五道是荤菜,尽管我再三说Suda不大爱吃荤菜,但结果是母亲的白眼:“一桌素菜,让人看了还不笑话?”只是我父母一般不劝菜,更不夹菜,两人在旁边默默观察,饭后再去总结,Suda经常动筷子的是哪几道菜,以作为下次菜谱调整的依据。

和往年一样,我离开时,行李比来的时候还多。她父母塞了大堆东西给我们,装满了一个行李箱。想起一个朋友说过,她妈非要她从成都带三床被子去上海,这样她就可以不用买了——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只不过去年我们带的是两床被子。在她父母往行李箱里装东西时,Suda过来低声和我说:“不许在我父母面前表现出不耐烦!”

好吧,我也知道。我们父母的这一代人,都经历过物质匮乏的恐惧,当现在富足时,都竭力想把最好的分给孩子使用。我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就记得橱柜里囤积着一些被子、毛巾、搪瓷盆,因为妈妈想把这些“好东西”留着以后给我用。她想的很长远,有些甚至是为我结婚作准备的——在她当时的时间观念中,这些东西15年后也不会变质和落伍。幸好,她之后慢慢改变了这些想法,因为我让她想起当初外婆把一些补品、罐头也保存很长时间,以至于想给女儿时竟过了保质期。她想到自己对外婆这一习惯的深恶痛绝,哑然失笑,也就同意我的看法,50岁以后应当及时行乐。

过年当然也并不仅是吃、喝、拿。年底回家前,几个朋友都有点不大想回去,因为新年里她们都将被反复问到一个深感头痛的问题:什么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对我和Suda来说,问题则是:“什么时候生孩子?”家族内部是最没有隐私的。或者可以这么说,大学毕业后,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不断的催促:快谈恋爱—>快结婚—>快生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催促也就越来越不含蓄、越来越带有强制性,伴随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尽管我知道这么说非常“政治不正确”(Suda想来不会高兴),但这的确是我的真实感受:当我上火车返程时,我心里主要不是惆怅,相反倒是如释重负。


  发表于  2006-02-04 23:4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春节按计划去了崇明啊,不过也不是完全按计划,我本来想的是度假,结果老老实实真的变成了喝喜酒啊。

你们崇明喝喜酒真厉害,正日中餐和晚餐吃一模一样,素菜好像只有一个。我们集体住了一晚,第二天中饭和前第一顿前第二顿几乎又是一模一样。

我迫不及待想回家熬碗清粥啃酱瓜。

那天风大,渡轮局部停航,还好赶上傍晚局部开航的船,踏上大陆的土地时候天已经黑了,长舒一口气:粥粥和酱瓜就在前方了······

不过崇明蟹是真的打心里地不错的。好吃。
清浅浅浅 ()   发表于   2006-02-11 01:41:08

真是如重释负!

我爸初五65大寿,做的家庭影集送他,他意见多了,说应该以篇载道知兴亡知荣辱。然后吃了几天,在乡下来的亲戚眼里,一个人如果不能吃上几晚吃点肥肉,就意味着这人做事也没啥出息。

然后又提生孩子,开家庭会议,扯到美国打伊拉克去......

总算完了,带着几大包花生木耳香肠腊肉回成都......

天啊......
 回复 小旗袍 说:
呵呵,中国家庭大致差不多,不分地域。不过回家陪父母,也是非常应该的。
(2006-02-07 14:48:22)
小旗袍 (http://xiaoqipao.yculblog.com)   发表于   2006-02-07 11:01:38

俺父母都是南方人,在北京一个亲戚没有,省了不少过年的啰嗦。但也感觉挺冷清。于是初二起去河南看博物馆,绝对冷门。其中洛阳邙山有个古墓博物馆挺特别。但不知过年时给古人上坟吉否?凶否?

关于经历过物质缺乏而后来大量囤积的故事好像杰克伦敦的一篇关于人与狼的小说结尾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描写,可惜名字忘了。另外卡夫卡的《地洞》对于人对危险、匮乏的恐惧的描写简直到了精神崩溃的地步。还有近年屡有关于某些人暴富后大肆挥霍的报道,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贫穷的经历者。我想这都是对贫困的过度反应。总觉得不大健康。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说出“万钟于我何加焉!”
Morris ()   发表于   2006-02-06 12:16:26

Mr Anderson, welcome back...
mas_chicago ()   发表于   2006-02-06 11:10:33

呵呵,你有胆子写出来,不怕你的Suda看见和你发脾气?

我的春节和你一样遭游一番,体重增加7斤就能看出我被吃了多少,因此你字里行间隐藏的无奈更是能体会(注:基本也是没素菜)

潜台词是,最好早点回上海,最好只有这一次……
 回复 北极熊 说:
Suda会谅解我的:),其实她自己也怕每天吃那么撑
(2006-02-06 13:58:29)
北极熊 ()   发表于   2006-02-06 10:34:11

我家也有放了好多年的缎被面呢。。。
埃末 (http://e)   发表于   2006-02-05 19:55:31

和大家的感觉不同,本人非常喜欢这种家庭聚会,也许是因为平时太冷清的原因,被一群亲戚包围的感觉总是觉得很幸福,很象小时候。
 回复 立秋 说:
家庭聚会我也不反感,但每天吃那么撑就不是我的爱好了。何况,毛脚女婿被对方的一群亲戚包围,那通常来说也不大幸福。
(2006-02-05 18:26:11)
立秋 ()   发表于   2006-02-05 17:50:34

呵呵,同样的感受。
江南游子 (http://williamli.yculblog.com)   发表于   2006-02-05 14:01:25

每次自己经历,或者间接感受家庭聚会,就不能不感叹,真是中国人!虽然让人动容,可心里总是有点不耐烦。
yajing ()   发表于   2006-02-05 13:40:55

哈哈哈,你可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新年快乐!
J (http://www.blogcn.com/user36/intuition12/index.html)   发表于   2006-02-05 11:16: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