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冷战时代的中美关系
时间:2006-08-25

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去年在《中国往何处去》的报告中7次提到中国是“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Stakeholder),这一术语随即成为国际政治中一个新的热门关键词。多数国人的反应多少有点沾沾自喜——这不但听起来不像普通的外交辞令那么乏味,而且暗示了美国承认中国的大国地位,听起来比“战略伙伴关系”还悦耳一点。

这实质上是美国在为中国定位。“美国治下的和平”相关的问题,是美国允许中国扮演何种角色。同样的情形在冷战时代也有过,只不过苏联不愿忍受美国的支配地位。不过按照中国“决不当头”的方针,它不准备代价高昂来一次扯破脸皮,相反倒是看来已经准备好了眉来眼去。

1815-1850年间,有两种不同的、互相对立的人类秩序观,对至今为止的国际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种基于互利,另一种基于竞争。两者的激烈冲突一直没有平息,如同美国对华政策,常在对抗和怀柔之间摇摆。至于中国,近代以来都习惯于将国家的盛衰看成是一场关系到存亡的斗争,1978年后才第一次平等地处于一个互利的国际经济体系中,并尝到了甜头。

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毕竟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它通常并非世界体系的一部分——它自己就是那个世界。小罗斯福总统的国务卿Cordell Hull曾说过:“如果中国处于大国之间的特殊关系中,而不是局外人的话,那么从国际和国内对中国的事态发展施加影响就会容易得多。”要达成这一点,需要大棒,但更重要的是持续的、大量的胡萝卜。

1949年后的远东冷战一度使这些失去依凭。如果说一战后远东力量结构的根本特点是美日对立取代了昔日列强变化多端的平衡;那么如今,远东政治稳定的主要因素变成了中美对立。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两国甚至互不承认。苏联的衰落对两国的蜜月关系是一个悲剧:本来反对苏联几乎是把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唯一重要因素。

美国在战后的主要敌人是苏联,到1980年代苏联重病缠身,它又尖叫着发现日本是另一种危险。等到日本整垮后,天下无敌的滋味不过享受了十来年,它看到地平线上另一个身影——这次的庞然大物难以形容,它的现代历史是30年苏联+20年日本,因此混合了之前的两类危险。这就是中国。

沃勒斯坦曾说过,美国的衰落将体现在“美国不再拥有以前确保它的军事力量的三大要素了:金钱,与美国一同承担军事行动代价的共同意愿,对西欧和日本的政治控制”。伊拉克战争使这三点都出现了裂痕。虽然要说美国衰落不但为时太早,也是不严肃的,但巨人的确略感疲惫。

所以,这才是生意:美国容忍中国(当然容忍的前提和导向是使中国进入美国治下的世界体系,也就是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中国也利用这一点,避免新兴强国被压制的老路。眉来眼去并不妨碍彼此各怀鬼胎,因为,生意归生意。两国如今在台湾问题、朝鲜核问题等上面看来已经有一些心照不宣的默契,当然桌子底下也在不断地互相摸底较劲。

中国的国家目标仍是实现富强。它采取的措施是一种着眼长远的重商主义,也许未来这会十分危险,因为“重商主义者们专注的目标往往引导专制国家致力于帝国的建设——积累更多的资源和控制更多的贸易。因此重商主义的国家往往处于战争或备战的状态”(《欧洲的未来》)。它决定韬光养晦,在真正强大之前低调地打打太极拳。中国周围强邻环伺,正如当初德国那样,尽管它“有足够的力量击退任何一个列强,它却无力与所有列强为敌”,而且也要避免其老路,因为虽然“德国人的世界野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他们实现野心的方式得罪了所有的人”(奈《理解国际冲突:理论与历史》)。

尽管官方媒介常常鼓吹祖国的新变化——其中常见的主题之一是中国的国际评价越来越积极,但在国际舞台上,中国通常并不愿意在聚光灯下过于醒目。它也努力使自己表现得像一个负责任的、满足于现状的大国,并且是现行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因为不满现状的国家互相吸引,就像委内瑞拉和伊朗、或伊朗和北朝鲜,彼此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激烈反美。中国和它们关系不坏,但也无意和它们站到一条战壕里去。对近日查韦斯访华,北京的态度是低调和暧昧的。

中国慢慢地已经学会利用现行的国际秩序,而不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谋求颠覆和谴责它——至少在实力未达到临界点之前看来会是如此。不过危险就在于,这个秩序是美利坚帝国的秩序。美国对华的“遏制派”,英文是contain,也含有“容纳、牵制”的意思,也就是说,消除敌人的办法之一,是使他按我的条件行动。这就像佛教本是婆罗门教的叛逆,到大乘佛教时逐渐承认一些印度教的仪式,到后来,释迦牟尼被承认为印度教的十大化身之一,被请进印度教的神殿,佛教也随之逐渐消亡。1870年代,意大利政坛有一种所谓“多数变化论”现象,指主政的派别吸收各派人士参加政府,以避免引出真正的反对派。以吸收的方式打击反对派。

在中美两国的力量平衡打破之前,这也就将是两国关系的状况:美国吸收中国进国际体系,使它尝到甜头的同时,也使它从此不能横冲直撞地单独行事。毕竟,中国辛苦数十年加入世贸组织,并不是为了颠覆这个组织。从近年“与国际接轨”的疯狂痴迷中,这一点似乎已见成效。这实际上是以牺牲中国的一部分独立性为代价的,而且这样一个中国,将成为美国力量的一个组成部分。

邓小平有一句精辟之语:“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这句话的前提是两者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共同利益和矛盾冲突一样多,但当中国的利益与国际秩序越来越等同时,情形就改变了。两个老对手仍然在默不作声地出牌,眼下的这副牌很微妙,大家都有赔有赚,谁笑到最后,要看谁更好地利用了对方提供的机会和出错牌的失误。


  发表于  2006-08-25 21: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关系到存亡的斗争
中美 (http://info.usd-cny.com)   发表于   2008-11-05 11:27:58

这篇很象近来网上流传挺广的一幅油画的深入解读
ttl ()   发表于   2006-08-28 18:51:13

在新加坡,阁下会被''请''入人民行动党,作为后备力量圈养起来。以防日后变成有威胁的异见者。



不过在中国的执政者眼里,吸引异见者就算是个解决政治形态不稳定的问题,也会影响他们的执政效率。所以中国的发展和破坏同样效率惊人。
 回复 l'heptaguignon 说:
我还谈不上异见,至少行动上不是。你后一点说的是,不过现在中/共要从“工农领导”变为全民党,内外也都有人反对,此事利弊均有。
(2006-08-27 15:34:30)
l'heptaguignon ()   发表于   2006-08-26 17:03:5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