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入侵前夜的地球文明
时间:2012-01-30

从表面上看,2012年乃是平平淡淡的一个地球年;然而当我们事后回顾,却不能不感受到那是一个充满悲剧的时代。

这一年,这颗自认为孤独的星球扰攘一如既往。人们继续抱持着一种自怜又自傲的情绪:他们是宇宙中唯一已知的文明,也是事实上的宇宙中心。绝大多数人过着平淡的生活,在网上吵架和看人吵架常常是他们生活中唯一的娱乐方式。一些人满足于发表各种耸人听闻的观点和谣言。而政治家们则忙于内部的各种纷乱,经济危机、相互攻伐和争吵,吸引了他们对于政治问题的绝大部分注意力;以至于后来对外星联军来说,战后最麻烦的是:你甚至都找不到一个能代表整个地球的谈判代表。对于外太空的其他文明,他们只有极其模糊而错误的认识,从那个年代的通俗文艺中外星人近似鬼魅的形象可以看出,他们对于外部宇宙中其他文明存在的印象,事实上与地球中世纪时欧洲人设想的那个鬼怪出没的世界别无二致。

说起来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虽然那时流行的历史观将地球文明的漫长历史描绘成一个诸文明交流网络汇聚而成的人类之网,但这个网络中却从不包括外星人;犹如以中央帝国自许的古代中国文明在传统上也从不认为自身的历史得益于与外部的交流互动。直到受外星人入侵的震撼,才使人们纷纷开始索隐钩沉,撰写一部又一部的地球与外星文明交通史——但即便如此,一些著作中也将外星人视为是地球人的后代,其理论根据竟上溯至嫦娥奔月;而另一些著作则反过来证明地球人实际上就是外星人,这源自一个古老的理论,认为上帝事实上是宇航员,而地球文明原本就是外星人殖民地发展而来。在外星人入侵之后,地球上两种看似相反的行为实际上都是以上述创造性误读为理论基础的:一种是人们自我认同为外星人,积极地谋求个人在新秩序、新文明下的发展,而与这类被许多人指责为叛变的行为不同的,另一种行为强调仍以地球文明为主体,但在抵抗的同时积极吸纳和改造外星文明,而这并不可耻,原因就在于这一理论认为两种文明原本就系出同源。

实际上,古城上海的城乡结合部在当时已有一个长年存在的外星人定居社区,但这些异乡人事实上处于公众的视线之外。同类的外星人社区事实上遍及地球的许多角落,但人们固执地忽视他们的存在,即使提及,“外星人”一词也常常是作为贬义的乃至谩骂的词汇。这些外星移民出于避难、经商、传教等不同目的来到地球,但或因其使命的隐蔽,或因地球的分裂(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对某人说“带我去见你们星球的首领”),更多的则因为地球人顽固地拒绝与其他星球的自由贸易并接受宇宙公法,使这些外星移民事实上大多数只能呆在城乡结合部的小屋里忍受生活的煎熬。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曾是第一个登上地球上国家政府首脑的外星移民后裔,但由于现在仍未明了的缘故(有人猜测有阴谋针对其血统),他很快被赶下台,并反复奚落他是“外星人”。这些人的不幸处境和renquan状况,正是后来外星人联军无法容忍而发起攻击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个则是地球上事实存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由于长期的和平状况和世俗化的需求,那个年代的通俗娱乐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各种娱乐形式翻新出奇,令一些人欢快不已,而另一些人则沮丧于其不可救药的道德沉沦。外星人题材和末日情绪的各种文娱作品,尤其是当时颇受欢迎的一大门类,虽然这些作品中经常描绘可怕的灾难,但这通常总是一时的,而且不管怎样,最终人类总是会胜出——没有哪部外星人题材的作品以地球人被彻底征服而结尾,他们总是设想自己在初期的失败之后很快就能找出比自己更强的那个对手的弱点,而获胜者无一例外总是他们。这种幼稚而天真的乐观情绪,事实上是民间故事中弱小而机灵的年轻人击败强大而笨拙的怪兽故事的拙劣翻版。也正因此,当外星人事实上入侵时,面对其不可挑战的压倒性优势,许多人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忧愤而死;当然,更多人接受了这一新文明,甚至是以热烈拥抱的方式。但想把自身改造成外星人的那种革命性主张,也遭到了许多人的抗议,他们认为人之所以为人,正在于这些看起来已成为缺陷的东西——看似奇怪的是,同一些人也曾认为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没有及时放弃传统是致命的错误。

当外星人入侵地球时,选择以摧毁洛杉矶和东京这两个城市作为最后通牒的警示,据事后解密的档案显示,联军主帅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原因无非是在此前地球文明的影视剧中这两个城市是被摧毁次数最多的城市,因而他认为当地居民对于“又一次被摧毁”在心理上会较易于接受。事后那种歇斯底里的恐慌和混乱,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也为此感到抱歉。不过他也谨慎地指出,这是他在向地球提交相关条件一直未能得到回应时为了让地球认真对待他的发言而不得不采取的行为。

他这么说,确实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在那个无知的昏睡年代,几乎地球上所有人都沉迷于一种地球中心主义的观点之中,从未真正想过世上还有其他文明存在。据说当这份最后通牒被紧急通告美国总统时,他笑了笑说:“哦,外星人?谢谢你的幽默,小伙子。那么请让我打完这局高尔夫球再去发动反击吧。”事实上,当战争爆发之时,地球上几乎找不出几个人知道那些外星舰船到底来自哪里,有些人甚至以为是好莱坞的一出新的戏剧,直到外星舰队摧毁了所有地球外围的卫星,使地球的通信和指挥系统陷入一团乱麻之后,人们才开始陷入恐慌。此时许多暴民自发组织起来,攻击身周围任何一个被怀疑为外星人的人,以至于有不少地球人,只因为平时行为异常而有“外星人”的绰号,就被攻击至死。与此同时逃难者有之,焚香祈祷者有之,甚至还有人向空中放鞭炮烟花,仿佛这样就能驱走威力强大的星河舰队似的。

后来的历史学家也常常指出这样一些事实:翻译不准确也是外星联军在与地球政府打交道时造成很多麻烦的重要原因,而联军统帅对于地球文明中仇外(=仇视外星人)情绪的厌恶和义愤也是不容忽视的决策因素。此外,和许多外星人一样,他倾向于认为银河系已经确立的宇宙公法及其相关的习惯,是任何星球都应该遵守的普遍原则,任何违背它们的行为都是非理性和不正当的。

不论如何,对于那段历史的记录和重现经常充满争议。有些人怀旧地认为只有生活在外星人入侵前夜的那个时代,才是地球人幸福的时代(但当时人自己似乎也并不如此认为);而另一些人则愤慨地谩骂当时的人可笑地缺乏远见和愚昧无知(同样,当时人自己也并不觉得)。历史常常是悲剧的记录,但如果有什么真正的悲剧(同时也是喜剧),那可能就是生活于其中而自己浑然不觉。


  发表于  2012-01-30 20: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想象力很丰富
奋斗论坛 (http://www.cmbl.net.cn)   发表于   2012-04-01 14:47:28

太长了,留下脚印下次来看。
广东国旅 (http://www.tripear.com)   发表于   2012-02-02 11:10:58

2012,a year waiting for no tommorrow
-----
2011,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why ()   发表于   2012-02-01 05:36:26

可以试着写一本书,2012,a year waiting for no tommorrow
evanxie ()   发表于   2012-01-31 23:22:16

战后最麻烦的是:你甚至都找不到一个能代表整个地球的谈判代表。

及其的贴切和黑色幽默,
cindy ()   发表于   2012-01-30 22:01:1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