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异乡人
时间:2006-05-20

一位傲慢的英国太太,到日本上岸后问东道主:“啊,这就是神户啦。请告诉我,我们驻这里的总督是哪一位?”
——Joseph Grew《使日十年》,1937年7月31日日记

作为地理大发现的一个必然结果,欧洲的舰船在五百年里曾经统治地球表面的所有海洋。这些白皮肤的陌生人穿越空荡荡的水面,在异乡的海岸建立起城堡和商站,并在这里毫不犹豫行使自己作为统治者的特权。他们的优越感是显而易见的、因而也是令当地人厌恶和憎恨的,但他们却似乎从来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对很多前现代社会来说,“敌人”和“外来者”是同义词。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某些山区里,乡民会谋杀任何一个落到他们手里的异乡人。的确,在近代以前,旅行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

近代欧洲人在他们统治的各殖民地里,一向都是金字塔顶的极少数。1900年英属印度的英国文职行政官员只有4,000人,他们由6万士兵和9万普通工作人员协助,管理一个有3亿人口的国家。1937年法国统治下的越南白人只有39,000人,而在柬埔寨和老挝则更少,只有3,100人。而西班牙统治时期的菲律宾,西班牙人也从来没有超过几千人。1952年,当美国出于朝鲜前线的军事需要而将驻日美军减少到仅仅5,000人时,日本也没有发生任何骚乱。

这种少数外来者的几乎不受限制的特权,不仅仅是建立在军事征服和技术优势的基础之上的(“不管怎样,我们有枪,而他们没有”),心理上的巨大优势更为重要,甚至是唯一真正起作用的决定性因素。1929年,瑞典学者雅林在喀什看到令他难以忘怀的一幕:一名维族被汉族官员的手下用鞭子抽得满地打滚,而旁边的维族人都默不作声,“因为他们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当时汉人在新疆人口中占的比例不到5%,在喀什恐怕1%都不到。

在这些场景中,统治者的自信(很容易演变为傲慢)和被统治者对自己命运的接受同等重要。因此,要维持一个成功的帝国体制不被破坏,重要的就是加强这种权威,一旦这种权威遭到怀疑和破坏,那么即使增加几倍的军队,事态常常还是无法挽回:因为即使增加几倍人手,与当地庞大的人口相比,仍将是少数。

帝国的威信是这样一种东西:它一旦遭到破坏就很难重建,因为它主要是一种意识,而并不像它自己所声称的那样是建立于一个牢不可破的基础之上的。英国在印度统治时期,最关键的努力之一,就是确保印度人不会在地平线上看到另一个强国的身影——那会促使他们比较英帝国的相对实力。然而,这种心理的较量最终总会慢慢变化:统治者的光环亮度减弱,而被统治者开始怀疑,自信增强。其最终结果,就是《帝国斜阳》里所说的一个好笑的悖论:英国殖民局到了帝国崩溃的晚期,工作量和人手反而增加了。

近代以来中国人的海外故事中,一个反复出现的论点是:因为国家的衰弱,他们受到歧视。1949年以来,这一无意识的逻辑也进入我们的宣传之中:由于国家的逐步复兴与富强,现在中国人在海外站起身、直起腰,为身为中国人而骄傲了;而这又反过来作为中国强大的证明,以支持和鼓舞民族主义。

这一逻辑本身不成问题,虽然对个人而言,这多少有点可笑。就像Hedrick Smith评论1970年代在东德的苏军士兵,“他们嫉妒德国人的生活水平,却仍然觉得自己比德国人优越。仿佛只要他们是莫斯科力量的一部分,就可以弥补其他一切缺陷似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身在异乡而仍持有一种危险的傲慢,其原因通常的确与本国的力量有关,正如弗洛伊德说的,不列颠帝国这种沉浸在伟大中的傲慢因此是扎根于一种意识之中的,那种意识就是大不列颠的臣民享有更多的安全和保护。”(《摩西和一神教》)这就要求国家更迅速、强有力的行动,而行动本身的效果是双向的:呼应和增强国民的自信,同时向外宣示自己的力量。我们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近年北京政府一再大张旗鼓地夸示自己在埃及、所罗门群岛等地救援中国公民的努力了。

1975年5月,红色高棉曾扣押美国商船Mayaguez号,美国福特政府立即作出强烈反应,派出一支海军陆战队。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决定作出得太迅速了,被扣人质在救援行动开始前就已经获释,而在该行动中丧命的救援人员反倒比被扣押的人还多。不过,令基辛格和福特总统满意的是,“他们已向世人证明:美国可不是好惹的!”

美国人现在在国外已经不像以往那样能享受到这样的安全感了。去年朋友在尼泊尔遇到几个美国游客,他们自称是“加拿大人”——即使尼泊尔人并非伊斯兰教徒,但他们已经感受到本国遭到这个星球上越来越多人的厌恶甚至憎恨,既然美国不能每次都派海军陆战队及时出现,那么安全起见还是收敛一下的好。这种自信的低落,未来或许将被证实为美利坚帝国衰落的征兆之一。


  发表于  2006-05-20 23: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却听广西朋友说过,十几年前,他们家去西安,为了让人以为他们是经名人而不歧视或者宰他们,就自称广东人,哈哈
昆仑寒玉 ()   发表于   2006-10-26 19:26:33

补充一个例子,韩灭郑后迁都新郑,作为征服者,在《韩非子》诸篇中有很多故事借题愚人,除了那些指名道姓的,就是针对郑人最多了(如郑人卖履/郑人有相争年者/郑县人有得车轭者/,这恐怕不是韩非本人的态度,而是代表了韩人的态度吧
 回复 osok 说:
你说的这一点很有趣,我之前倒没注意到,承蒙教正。
(2006-10-17 21:31:56)
osok ()   发表于   2006-10-17 15:50:21

我老公自己号称博学,我让他看了你的博客,终于自惭形秽。哈哈。看你写的文章真是张知识,继续加油
 回复 cloudia 说:
谢谢:)
最近公司搬动后,我们大概已经不在同一个楼层了吧?
(2006-05-22 19:19:51)
cloudia ()   发表于   2006-05-22 17:13:46

某些情况下, 我们去旅游, 被当地人问到是哪里来的, 我们有时会说"广西"而不是广东. 似乎在很多地方, 广东人被看成是富裕而可以宰的对象. 美国人现在不敢说自己的真实国籍某种程度上是自食其果, 而我们在自己国家内却不敢报上自己家乡, 感到的却是无奈和悲哀. 开玩笑地说, 河南人和广东人总算是有共同点了.
 回复 风依 说:
呵呵,狠的地方宰起来可是不分籍贯的。我们这个年代很多社会现象都带有掠夺性的特征,这恐怕要完成这个原始资本积累过程才行。
(2006-05-22 17:14:30)
风依 (http://iris_f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6-05-22 15:32:27

有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

在养牛马这样的牲畜时人们往往在牲畜很小的时候把它们栓在很牢固的地方-任凭它们怎么努力也不能成功逃脱。一旦条件反射形成,将来就很好驾驭。对训练好的马匹只需在地上随便插一根树枝再把缰绳套上去。这匹马就回老老实实等你几个小时而不擅自离开。

刚在天涯上看到一篇关于朝鲜战争的文章值得一读:

http://www.daqi.com/bbs/05/71962191.html
Morris ()   发表于   2006-05-21 01:09:3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