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重估的年代
时间:2012-02-16

近几十年来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也许当这个时代成为历史以后,后人回顾时,会认为最重要的变迁发生在人们的心灵之中。毕竟,思想与社会是相互激荡的:思想的变化推动了随之而来的一切变化,而外部变迁又会促使人的心灵发生改变。

这当然也并不是太阳底下的新鲜事。近代以来的中国,几乎每隔二三十年,都有一次重大的思想变迁。在这过程中,原有的传统被一次次地遭到质疑和重新审视;早先的中心逐渐被边缘化,而原有的异端和边缘却得到了重视。只不过在传统时代,这通常是传统思想内部资源的评判和重组,并未对传统本身一概反对、弃之不顾或使之断裂,最终是为了滋养和丰富传统;但在近代那种急于想要冲决一切的时代,胡适提出的“重新估定一切价值”的口号却无异于给传统送葬。因为我们要的是一个完全新的中国,因此就需要一个完全旧的中国供我们否定。

问题是,假如历史是一个沿着直线不断向前的过程,那么,所有的“新”最终都会在行进途中变成“旧”的传统。这一点不难体会:那些曾被视为新潮的民国“新青年”,在多数现代人看来都生活在遥远的过去,只能模糊地感受到那个激荡年代的传奇色彩;新中国前三十年那四处弥漫的红色话语和革命气氛,或许年长的人在公园里高歌时还能有所记忆,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它也已成为一种红色传统,而不再代表未来;在一些回忆八十年代生活的影视作品(如《孔雀》)中,甚至仅仅一代人之前的场景也具有了强烈的怀旧色彩。这意味着我们都承认:那已经是一个与现在的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

吊起人怀旧情绪的,并不仅仅只是那个年代的搪瓷杯子、的确良衬衫,常常也包括时代精神和气息——无论是所谓“民国范儿”,还是以往那种尚未商业化的亲切邻里情分。这当然也并不奇怪,因为人们常常会记得过往的好,用以表达自己对现实中某些现象的不满;然而这本身也说明了社会价值观已经悄然发生了变迁。

有些价值观或许能被不同阶层接受,并经受住不同时代的震荡(例如中国人的孝道),但作为一种看待世界的观念和行为指导模式,它们毕竟常常与特定年代的社会主流阶层相联系。三十年来中国在快速实现工业化、城市化的同时,一个消费社会早已隐然成形,城市中产阶层不可否认将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事实上已在不知不觉之中推动了中国社会价值观的改变。这个复杂的互动过程在所有社会空间中无时无刻地发生:在对衣着和流行歌曲的看法上、在花钱的态度上、在两代人对儿童抚养和教育问题的争论之中、也在网络虚拟空间的讨论和交锋之中。

这个过程事实上早已开始。三十年前国门洞开,几乎所有人都经受了一次商品经济的洗礼:它带来的冲击是如此直接,让人难以无动于衷。在实实在在的利益面前,原先的勤劳节俭在一夜暴富面前黯然失色。很多人并未马上采取行动,他们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动摇、怀疑、不满,以及一种深切的“看不懂”——看不懂“这世界变化快”,看不懂周围一些现象,看不懂自己子女的价值取向。这种“看不懂”实际上是一种价值观的保守反应,折射出的是秉持原有价值观的人,在面对新风习时的抵触和无奈。这正如陈寅恪在《元白诗笺证稿》中所说的,道德标准和社会风习在新旧变迁之际常常呈现错综纷纭的态势,而常常是一些“不肖者巧者”多享受欢乐,原因是他们善于利用当时两套并存的新旧道德标准或习俗,以应付一个变动的环境。

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开放是一次和平年代的革命,曾经的那些美德,如今都被一一重新打量。尽管媒体上也在不断提倡传统美德,但这个时代事实上通过千千万万人无声的选择,对它们进行了筛选。二三十前,我们这一代人童年读物中看到的大多是草原英雄小姐妹这样有着红色美德的小英雄,而在当下,儿童读物的主角通常是宣扬中产阶级美德的动物。以往强调的那种对集体的献身精神和不怕死,已经很难受到人们的衷心拥护。相反,无论在电视广告还是在各种文字表述中,人们更多把人一生中的成就归结为他作为个体所具有的品质,人们相信个人成就应当与其努力和天份连接在一起。让两个孩子为了集体的一群羊而冒风雪和生命危险,在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孩子的生命远高于集体财产。

在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最能看出中产阶级对新价值观的坚持。这种价值判断突出强调自我规训和节制、自信、长远规划、勤勉与理性、对科学和进步的坚定信念、国际化眼光,以及绿色环保。很多城市中产阶级家长都担心老人会“带坏孩子”,甚至干脆不让老人带,原因不止是老人会溺爱,更重要的是中产阶级家长把孩子视为一个有待开发的“项目”,希望能充分挖掘孩子的潜力,给予他正确的价值观,而这一切都要在一种重视亲子互动的家庭气氛中展开。事实上,这种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结构和理念,本身就是中产阶级价值观的体现之一。在这种如今已越来越普遍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的孩子,将成为未来的新人。

近代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寻求道德重建,如今,“新道德”又在逐渐隐然成形,只不过这一次是由社会的中产阶级在有意无意中促成。它不再寻求“狠斗私字一闪念”,相反更强调“真”,甚至把人性的一些弱点也视为好的方面:如今大谈“不怕死”,通常情况下并不会使人尊敬,因为人们普遍相信正常人都是怕死的,电影和通俗文学中的英雄们即便做了无畏无惧的惊天之事,也要承认自己当时其实也怕死,以使他们显得更像个“血肉丰满”的正常人。“正常”的标准已经被篡改。

值得庆幸的是,这毕竟不是像以往那样在剧烈动荡的局势中展开,因此人们至少有时间进行自我调整。二战战败曾激起日本人一种“亵渎以前所崇拜的,崇拜以前所亵渎的”彻底破除旧习的欲望,这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也属常见;但如今,人们至少可以有选择,而不必痛苦地全面怀疑和彻底否定。中产阶级不仅主导了这一次价值重估,而且他们所秉持的那些理念正在以“全社会共识”的面貌逐渐渗透下去,或许有一天,它将成为这个时代给后世留下的最重要遗产。


  发表于  2012-02-16 20:1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城市中产阶层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了吗?
他们的价值观给社会价值观带来了很大影响但并不是大部分。
cindy2012 ()   发表于   2012-02-22 20:02:43

中国几十年变化很快,不过我是感觉不到啊,因为生下来起一直都很快哈。
工艺品 (http://100crafts.com)   发表于   2012-02-21 18:50:0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