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中的男子气概
时间:2012-03-12

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有时其场景会让你想起“超级女声”或“达人秀”:那种热烈的场面、台上激动人心的表现、以及紧张而富有悬念的竞争氛围。当然,政治不完全是娱乐,至少在美国大选中尤其能隐约看出这一点:政治家必须要竭力表现出自己坚定的男性气概。

在共和党新罕布什尔州的预选中,罗姆尼嘲笑现任总统奥巴马“每天早晨起来看着窗外说:‘本来可能更坏’。‘可能更坏?’他就是这么想我们美国!美国应该比这个还糟吗?他已经思想枯竭了,现在能想的只是借口。”而他本人则将坚定地领导这个伟大的国度,“恢复美国的荣光!”通过这种虚构的对比,一向被认为是温吞水的罗姆尼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充满激情、坚定不移、决不寻找借口也决不退缩的男性领导人形象。

罗姆尼以往一贯被视为一个实用主义温和派,虽然温和派的主张未必就不坚定,但这样富有激情的演说,在他参与大选之前确实并不为多。其之所以如此,不仅是为了迎合党内更保守的一翼,也因为大选的气氛和逻辑本身就要求候选人展现出自身的男性气概来:要勇于面对、直接、决不退缩、有力量,而表现出任何犹豫、迂回、婉转、有商量余地的态度都是会失分的。正因此,奥巴马总统也在一系列颇有针对性的谈话中开始格外强调自己坚强的领导力、自信、以及指挥能力。

人们不难注意到,每到大选之年,美国总统候选人批评国内政敌和外国政府的调门通常都比往年为高,因为男性气概意味着采取一种更为咄咄逼人的进攻性姿态。正如Harvey Mansfield在《男性气概》一书开头就概括的,“男性气概寻求和欢迎戏剧性,它偏爱战争、冲突和冒险。”

在美国政坛上,这并不是一种新现象。美国精神(尤其在南方传统价值观中)本来就强调控制个人要有控制周围环境的独立自信和坚强捍卫荣誉,而美国人不可救药的乐观情绪,以及他们担心自己成为loser的极端恐惧心理,常常使他们更倾向于将一位温和、内省、婉转的人物看作是懦弱的loser。尤其是二战中慕尼黑、珍珠港的历史教训,更使许多人相信:必须要顶得住、要严厉、坚强,尤其要善于短兵相接的正面对抗。这样,竞选政治多少变得有点像一场橄榄球比赛:要主动积极地时刻留意进攻机会,并在正面对抗中压倒对方。

当然,男性气概并非只有一种表现形式。里根、小布什这样塑造的“硬汉”形象是一种,尼克松那样自身内向但却富有攻击性是另一种,而像肯尼迪这样低调、从不激动但也决不畏缩是又一种,但不论如何,任何缺乏男性气概(常常被视为娘娘腔)一直被认为是从属性的、不适合当领袖的个性,那只能被命令而不是发布命令。因而即使是希拉里和佩林这样的女性候选人,也要尽力展现自己强硬、坚定的一面。

选民在投票时常常并不只是理性地分析候选人的竞选纲领,他们有时甚至更多地是受候选人个人形象的影响,仿佛道成了肉身。有研究认为,美国人倾向于认为宽脸、下颚突出的男性候选人更容易在选举中胜出,因为这看上显得更有能力;两度被选为美国总统的George W. Bush和Bill Clinton都有比普通男性更宽的脸和更突出的下颚。用Terry Eagleton的话说,“美国是个常常认为失败是可耻、难为情、甚至邪恶的国家。它的文化特点是:乐观、强健、热情洋溢、斩钉截铁地拒绝屈服、逃避或者说‘没有办法’。它是个由渴望着说‘行’和热切地说‘办得到’的人组成的国家。”在这种文化下,一个竞选者表明需要谨慎或委婉从事,并承认某些事办不到,那无异于政治自杀。

在这个盛行唯意志论的国家中,一切皆有可能,绝不能说“绝不”,消极和冷嘲热讽简直是最大恶极。政治家无法挑战和改变这种文化,只能顺应它。从某种程度上说,坚定的政治主张本身就意味着一种进攻性。在大选这种激烈的对抗中,男性气概能赋予候选人极大的好处,尤其在面对危机的时刻,这会使人觉得此人自信、独立、善于在危难时刻保持自我控制并进而解决问题。即便他在沉默和发脾气时,也能让你感受到他的力量——而人们却常常把女人的沉默看作是缺乏力量的表现,甚至觉得她们发脾气的时候只是显得很可爱。
当然,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不希望本国领导人是优柔寡断和畏手畏脚的,但在美国大选中却尤其强调这种男性气概的重要性。在那种气氛中,内省可能被说成是懦弱、谨慎则被攻击为胆怯、接触策略则是叛变。尽管有时人们觉得像小布什这样的政治家显得多少有点粗俗而鲁莽,似乎把反恐战争当作是自己和恐怖分子之间一场单枪匹马的决战,但事实上这一直是美国政坛上颇受欢迎的风格——除非这种风格不再能带来胜利,而是麻烦。

越战时美国总统Lyndon Johnson就是一个极富进攻性的政治家,他对新闻界的看法跟后来小布什对欧洲各国的看法一样:如果你们不支持我,那就是反对我,没有什么中间立场。在他看来,国务院提出的那些在越南谨慎从事的建议不过是胆小怕事的表现。他以自己的男性气概为骄傲。有次带一个摄制组去拍摄其牧场时,他在树丛边停车撒尿,一个摄影师问:“你不怕响尾蛇会来咬你那玩意儿吗?”他答:“见他的鬼!我这玩意儿就是一条响尾蛇。”但虽然如此,当在1964年总统大选中遇到Barry Goldwater咄咄逼人的挑战时,他却播出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竞选广告:一个草地上正在采雏菊的小姑娘,背后腾起蘑菇云,他以此暗示:他那同样富有男性气概的保守派对手,一旦上台可能因其过份强硬而和苏联爆发核冲突。

在现实中,这种强调进攻性的风格有时导致了激烈的正面冲突(比如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及现在围绕着伊朗进行的比大胆游戏),但有时也不得不顺应现实,在竞选过后偃旗息鼓,偷偷地采用更为现实可取的做法。肯尼迪总统曾有一句名言,他说就职时最使他吃惊的是:一切果真都像竞选时期所说的那样糟。在台上挥舞拳头和展示肌肉还是相对容易,但到了台下,也不难发现那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甚至可能也不是最好的办法。


  发表于  2012-03-12 13:0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充满激情、坚定不移、决不寻找借口也决不退缩
奋斗 (http://www.fendoula.com)   发表于   2012-04-01 14:46:3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