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风格
时间:2006-05-30

一个学美术的朋友看过Suda的画后彬彬有礼地赞叹了一番,说:“她的画很干净,没有受到正规美术教育那一套的污染。”

这是一个有趣的评论,使我想起美国有些白人收藏家,甚至一些黑人收藏家“更喜欢收藏自学成才的美国黑人艺术家的作品,而对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艺术家的作品不感兴趣”。这类“圈外人艺术”(其中甚至包括“儿童和精神病人”的作品)普遍被认为更少受到束缚,而直接出自内心。

这种对非主流的认同感是正统一元化价值观发展到顶点和高潮时出现的必然反面。现代性的重要特点就在于这种反叛性。任何一种艺术流派都显示出对传统美学观念的巨大破坏性,而甚少建设性——因为它是一系列的“否定”。不过,这类边缘兴起的非主流风格的最尴尬的就在于它被广泛地承认和接受了。欧文·豪讽刺说,现代主义不但要不断抗争否定先例,而且要“继续奋斗以确保自己永远不成功”,从逻辑上来说,其成功的关键在于确保自己不成功。

从另一面来说,对非主流的承认反证着主流的霸权。有评论家注意到,黑人艺术家经常被表述为没有受过教育或具有原始野蛮的特点,以此来维护白人的文化霸权。美国最优秀的黑人诗人Langston Hughes曾说,他无法忍受那些赞助人,他们坚持要求他以一种“原始的”非洲风格写诗——但他却认为自己只是个美国黑人。

这种对非主流的承认有时会以更扭曲的面貌出现。老舍的小说《二马》里,老马在伦敦,去伊太太家吃饭,饭后点心是用米做的布丁——这正是假定所有中国人都爱吃米而硬凑合出来的,味道极差,夏志清评论说这“象征着传教士对中国人的无知而又示恩赏的态度”。不过这种改造过的略带别扭的“中国风格”事实上在远为广阔的范围内被复制着,好莱坞动画片里的花木兰远不符合中国美女的形象,但这不重要——因为她符合西方人想象中的中国美女形象。当然更不必提各种时尚家居杂志中西方人的“中国式”家装风格了。

这也是“农民画”这一命名所暗示的意义所在:它包含着对一种“圈外人艺术”的典型定义,即它是非职业性的、未受正统教育者创作,其最重要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是非主流的,而且在于它并非一件“有意识”的创作,是反常规的、因为没有现有价值体系的条条框框,因而也就不存在“打破”这一令人苦恼的问题。在电视纪录片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对陕北老年妇女(她们多数是文盲)剪纸艺术的肯定、以及对一些民间艺术的价值重估。这和20世纪初毕加索等人对西非黑人艺术、中国画、甚至儿童画等边缘种类的关注,其逻辑上是如出一辙的。

非主流的价值体现在它对主流的逆反和不妥协上,因而在一个后现代的语境中,这甚至会创造商业卖点。正如不少的农民画和剪纸等旅游纪念品,尽管通常已经是职业性甚至机械化工业制造的产物,但其卖点仍在于它是未受美术教育者的无意识创作——这集中体现在“农民画”这一标签上。如果“农民画”本身也成为一种固定的风格,需要学院派化大量时间去受教育才能习得,那么,其根本性的吸引力就会大为下降。

我当然很希望Suda能有自己的风格,但并不准备向她灌输自己的逻辑。固然作为一个“野路子”的插图作者,她依靠了自己的一点天份,目前得到的肯定尚未变成她的自我肯定(她仍然清楚自己的基本功不如受正规美术教育的学院派),不过任何过于明确的方向,在我看来都有可能成为绊脚石。


  发表于  2006-05-30 21:3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圈外人艺术
非主流 (http://%77eb%2d%6eame.%63n)   发表于   2008-10-26 09:54:53

还有一个类似的领域:儿童画。

我觉得儿童画被建构得很厉害,几乎成了另一种陈规老套了——孩子们被老师教会画儿童话,而未必真是他们自己天性的发露。
 回复 沙门 说:
沙门兄说的是,我文中也有提到儿童画。这种建构的过程也正是非主流被“招安”的过程:它最终获得承认,并被收编为主流的一个风格派别,以至于像儿童画和农民画,还要通过特别的训练才能达到。
(2006-06-01 21:01:13)
沙门 (http://kitano.tianyablog.com)   发表于   2006-06-01 16:26:36

Rice pudding是西方流传非常广泛的一种饭后甜点,并非房东太太临时发明的。老舍虽然是大家,但在这里显然是不懂装懂,耍小心眼。
 回复 L_B 说:
谢谢指正,我对这些西式甜点一无所知。
不过Rice Pudding不知在老舍那时流行了没?否则按说老舍1924-1929在伦敦呆了5年(《二马》是那时写的),夏志清1961年写《中国现代小说史》时更是在欧美呆了10数年了,如果当时已经流行,似乎不当这么评论了。除非两个男人也和我一样,对西式甜点一窍不通。
(2006-06-01 09:52:31)
L_B ()   发表于   2006-06-01 03:26:12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