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籍情结与南朝往事
时间:2006-03-09

历史的相似,某些时候令人感慨。近日读六朝史,触目可见当时侨土之间的相互鄙弃、势力消长,与台湾五六十年来的社会心理变迁,何其相似。两相参照,也更可理解台湾所谓的“省籍情结”和历史悲情。

316年,北方沦陷,晋室南渡江东。东晋在南方广设侨郡、侨州,安置北方南下的难民;尤其在首都建康一带,移民在百万以上,超过土著。这一吴语方言区也自此也逐渐改行北方话,直到如今。北方士族“托身其地不得不倚重其人”,开始阶段也安抚性地任用南人,但不久政权巩固,侨人就占据了极重要的政治地位,一力排斥南人。

南北朝时双方不许互市(正如1949-1988年,两岸也没有贸易往来,现在也没三通),到东魏时才偶尔渡淮互市(大概相当于小三通吧)。南北互相敌视,南朝称北方为“索虏”,北朝则还骂“岛夷”——现代史上我们是互称“共/匪”/“中共”、“蒋匪”/“台独”。

南渡的士族,一面敌视占据中原的胡族,一面也瞧不起江东土著。东晋宰相王导为联络南方大族,常说吴语,遭人耻笑说,王导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会说吴语罢了[1]。去年台湾县市长选举时,一大新闻就是“马英九说闽南语”,虽然他咬音不算准,不过据说大得好感,一举攻过浊水溪,台湾南部各县也差点变蓝。看来政治家古今一律,要博得“亲民”的好感,学点方言是很讨巧的。

据《颜氏家训》载,当时南方士族说北方话,庶民说吴语,所以很容易辨别出来;而北方官民都是北方话,就不易判断其身份。东晋以下,宋齐梁三朝皇室均是侨人,“宋齐有一贯之政策:侨人握政权,摒南人于政治势力之外”(周一良语);当时南人受重用者绝少,大臣几乎全为侨人,其成见牢不可破,即使帝王偶有偏爱偏爱,但侨人自恃门第,仍十分鄙夷南人,不与通婚。这一情形用台湾的悲情语言来表达,就是遭受“外来政权”的强力镇压,土著沦为二等公民。

北方侨人瞧不起南人,南人也嫉恨侨人,讥为“老伧”(乡巴佬、无赖),对晚来的士族(所谓“晚渡士族”),更为鄙视。最极端者甚至对起初与侨人合作的南人士族也十分愤恨,直到南齐时仍有人切齿说,恨不得挖了顾荣(吴人)的坟,因为就是他当时引来了这些可恨的北方佬!当时不是选举社会,如果也像今天这样,有一二政治人物不断撩拨悲情,操弄族群话题,有意识地利用这种怨恨和悲情,以为自己进身之阶,分裂恶斗可想也一样剧烈。

然而不管这种“省籍情结”多么严重,彼此如何努力保存自己固有的风习及观念,终究还是难免会通婚、相互同化。到后来,侨人实际上已经不想北返,北返中原反倒觉得物是人非,已经不习惯了。从东晋到陈朝,实行过九次规模和范围不等的所谓“土断”,即改变北来侨户的特殊身份,就地划归当地郡县管理,从而取消其免除赋役的特权,借以扩大政府的财源和兵源。自此彼此已经界限消弭,即已对江东产生“本土认同”了,到这个阶段,就“不要分什么省籍,大家都是台湾人”了。

到这一步,侨人对政治、门第上的垄断性排他现象,也就将终结了。到萧梁时,逐渐开始起用南人。而出身寒门的南人陈霸先以久镇交广,立功南方,终于得以建立陈朝,开创第一个南人主导的政权——但陈朝却也是自东晋以下五个朝代中疆域最小的一朝,领土尚不及刘宋全盛时的一半。而且陈朝南人的成功也仅仅是在政治方面,在社会地位上仍不及王谢等北方士族大姓。

以上社会心理的变迁,在现代台湾史上,不同程度地重演了一遍——只不过古代历史进程缓慢,270年南朝风雨,还不抵台湾50年的变迁那么眼花缭乱。不同的一点是:南朝直到覆灭于隋,侨人仍保有高贵的社会地位,而台湾自政党论替后,本土话语强烈反弹,20%的“外省人”倒成了真正的“亚细亚孤儿”,北望中原,固然无泪可洒;在生长之地又要被逼得无以立足。按照新定义,国父孙中山也成了外国人;“中文系”遭冷落,教育部拨款都加重在“台湾文学系”。这群人的身份和历史都要遭否定和动摇,遗民之恨,直是无以屈伸。

------------------------------------------------------------------------------------------
[1]《世说新语·排调》:刘真长始见王丞相,时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弹棋局,曰:“何乃渹?”吴人以冷为渹。刘既出,人问:“见王公云何?”刘曰:“未见他异,唯闻作吴语耳!”语林曰:“真长云:‘丞相何奇?止能作吴语及细唾也。’”
陈寅恪曰:“王导、刘惔本北人,而又皆士族,导何故用吴语接之?盖东晋之初,基业未固,导欲笼络江东人心,作吴语者,亦其开济政策之一端也。”


  发表于  2006-03-09 22:3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霸先公也是北人后代。高祖武皇帝,讳霸先,字兴国,小字法生,吴兴长城下若里人,汉太丘长陈实之后也。世居颍川。实玄孙准,晋太尉。准生匡,匡生达,永嘉南迁,为丞相掾,历太子洗马,出为长城令,悦其山水,遂家焉。
 回复 沉睡边 说:
陈霸先自称是汉名士陈寔后裔,颖川则是陈姓的郡望,史家颇感怀疑(如周一良《南朝境内之各种人及政府对待之政策》中说这一点“疑不可信”),正如杨坚立隋朝自称弘农杨震之后、李渊建唐朝称陇右李暠后人一样,其中都大有可疑,大抵是称帝后为了服众而制造的世系。日本也有类似的情况,如德川家康自称出自新田源氏,这一点也很不可信,一般都认为他是为了“非源氏不得出任征夷大将军”的说法而采取的伪造措施。
退一步说,即使陈霸先的确是北人后代,据《南史》记载,其祖先在东晋咸和年间(326-334)就已土断(改侨人身份为南籍),属于第一批土断的人。到他发迹时,已经归化当地籍贯100多年,当时家世寒微,也早和南人无所区别了。
(2006-03-26 09:17:04)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3-26 06:49:15

说到衣冠南渡后与江南土著的融合南朝一直在进行,但真正融合在一起的应该还是萧梁的候景之乱,羯族的杀戮和辗转的动乱打碎了士族的骄傲,始有王僧粥耻贬王衍的事虏,南人士人家园祸乱族间鸿沟因此消弭。想来南方的经济文化一体化还算上候景一功,也算是一个黑色幽默。不知道台海的族群整合会不会通过这一手段。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3-21 21:33:27

人的认识还需要进化呀
qi729 ()   发表于   2006-03-18 12:42:51

维舟的论述让我想起了社会学的达尔文进化论。物种在环境相对隔绝才能持续独立发展,而外来物种的冲袭动荡原始物种的平衡发展进程,应激,融合,变异形成新的物种系统。大概维舟观点也不外乎于此。
 回复 沉睡边 说:
这是必然的过程,我这里说的,只是觉得双方彼此的悲情都有点冤冤相报的味道,宽容难得,而沉溺在报复的快感中却很容易。看历史,实在不该卷入太多情绪。
(2006-03-13 23:16:06)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3-10 18:54:30

上回你说朝鲜那样做会击怒中国,其实朝鲜是我国邻邦,即使我国被激怒也不会采取行动,否则唇亡齿寒。中国喜欢内斗确大部分统一,而欧洲虽联合确四分五裂,这是各有去的现象。共产党和民进党在谴责国民党时都提到228,可实际上228的死难者不全是无辜的,他们中也有一些人寻醒滋事,无故打外省人。没想到228成了党派指责的工具
 回复 象牙 说:
228事件已经被政治化和神化了,各方都在争夺对它的解释权,这反而妨碍了它真相的揭示。不过在一个泛政治化的环境中,真相有时也不过是“另一种解释”罢了,且未必就为多数人所接受。
(2006-03-13 23:19:01)
象牙 ()   发表于   2006-03-10 17:46:01

维舟比较历史研究台岛问题刻木三分啊,也让我想起了三国演义中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的人才凋零局面,也是蜀汉外来政权压制本土势力融合不及。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3-10 01:50:4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