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阶段论
时间:2006-03-05

金庸武侠小说有一个出自道家哲学的基本思想:无胜有,柔弱胜刚强。顺此逻辑发展,遂形成一种武器使用阶段性的观点:越到武功高强,越不依赖武器本身的威力。

这种观点,在金庸的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中已露端倪。陈家洛出场时以圆盾珠索为兵器,武器之花哨古怪,在金庸小说主角中独一无二。但最后,他在沙漠迷宫习得“庖丁解牛”神功之后,武功才算达到一流境界,而此后,他也不再使用武器,到《飞狐外传》中再出现时,已是一个忧郁的中年人,手里拿的是扇子,而不是刀剑。这一思想在《射雕英雄传》周伯通讲授空明拳、《笑傲江湖》中任我行在西湖黑牢中所刻吸星大法、《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讲太极剑,都反复提及,再三阐明。

这一论述最著名的当然是《神雕侠侣》中剑魔独孤求败在剑冢的四柄剑留下的题词: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26回)

以上分成鲜明的四阶段:二十岁前(弱冠)、三十岁前、四十岁前、四十岁后,而其兵器则是其武功见识渐进的见证:由锋利而变软剑、再变重剑无锋、最后则为木剑——至此,兵器实已无用。

因此,在《倚天屠龙记》中,武林争夺这两件利器,主要目的在于武器之中的秘密;武器本身的威力倒还在其次。所以杨逍这样的高手夺得倚天剑后,冷笑一声,觉得不过是“废铜烂铁”(杨本人在书中一直未使用武器)。而张无忌后来则以木剑击败倚天剑,说明金庸是极为贬斥“唯武器论”的。

《笑傲江湖》中,独孤九剑能以最普通的剑为兵刃,破尽天下兵器。值得注意的是,这九招基本分成三个阶段:破刀剑等相似的兵器;破各种长、短、软兵器;破掌、暗器、气功。金庸在故事中借风清扬之口说:“对方既敢以空手来斗自己利剑,武功上自有极高造诣,手中有无兵器,相差已是极微。”而九剑之中,越到后来越难,而以破气为最难,实际上,“破气式”也是令狐冲后来唯一没有使用过的一招[1]。这里也含蓄地承认,不使兵器的敌人是最难击败的。

金庸故事的主角所用武器都是最普通的武器:刀、剑、或索性就是双手(无兵刃)。在他的15部小说里,主角使用的兵器如下:

使刀:胡斐、胡一刀、狄云
使剑:杨过、令狐冲、袁承志、李文秀、袁冠南
不使用兵器:郭靖、张无忌、段誉、虚竹、萧峰、韦小宝、陈家洛、石破天

其中的一些人物,例如郭靖,少年起就熟习各种兵器,张无忌、石破天等也曾使用刀、剑等武器,但他们基本是在不同场合下,随手使用这些兵器的,更主要的情况还是不依靠兵器,而是凭借掌法、内力等取胜。不只是金庸,即使在其他各武侠小说名家笔下,主角多数情况下,或者不使用兵器,或者就使用刀、剑等最普通常见的兵器,显示出东方哲学中对武器装备的一贯蔑视。

《倚天屠龙记》中谢逊文才武略,均属一流,不过当他手持狼牙棒,如天神一样出现在王盘山岛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认定:金庸不打算让他做主角,因为没有一个主角会手持狼牙棒的。

金庸小说中,有不少主角甚至连拳脚功夫也很差,但却有个突出的特点:内力极强。如石破天,无论拳脚还是刀剑,都根本不成招式,却以内力成为天下第一。另外,张无忌、段誉、虚竹、萧峰、狄云……等等,无不以内力为基础,似乎内力一强,其余迎刃而解,不在话下,是否懂得招式、是否用兵器,都无关紧要,如张无忌,在武当第一次用剑,而且现场学,竟用木剑击败方东白这样的剑术名家。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令狐冲了,即使没有内力,仍然多次击败众多高手。《笑傲江湖》的观点明显倾向“剑宗”(但剑宗只是讲究战术,其实同样蔑视武器),除此书之外,金庸实际上是如假包换的“气宗”[2]。令狐冲的武功发挥比较依赖武器[3],但风清扬传剑时曾告诉他:“手指便是剑。”要求他灵活变通,不必拘泥使用武器。即使如此,该书中的其他诸武功高手所使武器仍大多极为平凡,如恒山派以剑法著称,但“恒山三定”中的两位竟然“都不使宝剑”,认为“只须剑法练得到了家,便是木剑竹剑,也能克敌制胜”(第25章)。《笑傲江湖》中还有另一个例子:

武当派创派之祖张三丰先师所用佩剑名叫“真武剑”,向来是武当派镇山之宝……他(冲虚道长)双手发颤,捧过长剑,右手握住剑柄,轻轻抽出半截,顿觉寒气扑面。他知三丰祖师到晚年时剑术如神,轻易已不使剑,即使迫不得已与人动手,也只用寻常铁剑、木剑,这柄“真武剑”是他中年时所用的兵刃,扫荡群邪,威震江湖,是一口极锋锐的利器。(《笑傲江湖》第40章)

这里明确指出,张三丰剑术通神之后,一般已不使剑。也就是说,极锋利的“真武”剑,虽是镇山之宝,实际上却是象征意义的。

金庸这一思维逻辑的核心是无胜有,又表现为两点推论:即1,越高深,越不依赖武器本身的威力;2,无招胜有招(这在令狐冲身上有集中体现)。

这些思想对后来武侠小说影响甚大,例如古龙在描写李寻欢和上官金虹的决战等中也时常可见此中痕迹(所谓“不出刀,刀已在”之类的玄虚)。在温瑞安的小说中,高手也多不使用兵器,如权力帮帮主李沉舟,就声称自己最喜欢的武器就是拳头。而与少林木叶大师的一战之中,木叶对于剑法也有一番言论,可与独孤求败的观点相呼应:木叶认为自己剑法的五阶段分别是:练剑、御剑、驳剑、慧剑、无剑。最后他出手和李沉舟决战时,首先使用的不是古剑“长歌”,却是自己的手。

---------------------------------------------------------------------------------------------

[1]“独孤九剑”中,令狐冲“破剑式”应该是用得最多的了,对付田伯光用了“破刀式”;在药王庙对付嵩山派偷袭用了“破箭式”;在凉亭与向问天联手时用了“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并对嵩山派乐厚用了“破掌式”。破气则从未用过。
[2]最明显的如《连城诀》第九章狄云看万震山、言达平二人比剑时的心理:“……两位师伯一味讲究招数变化,全不顾和内力配合。……这种武功遇上比他们弱的对手,自然占尽了上风,但只要对手内力稍强,他们这许多变幻无穷的剑招,就半点用处也没有了。为什么要这样学剑?为什么要这样学剑?”这里贯穿的思考与令狐冲单靠剑招、毫无内力却获胜的现象,显然是相互矛盾的。
[3]金庸书中高手越到武功高强时,越不借助于兵器,但令狐冲是个例外。《笑傲江湖》第36回说,令狐冲“手中无剑,武功便不敌寻常高手”;40回他看到劳德诺,喜怒交集之下第一反应也是去取剑,足见其对兵器的依赖心理。也许当他后来习得《易筋经》后,武功能上进到使用木剑或不使剑的阶段。


  发表于  2006-03-05 21:2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武器是工具,是个人能力的延伸。如果这个人的能力已经高到这个延伸出来的能力与本身的能力相比无足轻重的时候,武器就不重要了。



使用武器难免受制于武器本身的特点,所以敌方可以针对这特点进行克制,这时武器反成了弱点。比如你使用弓箭,我拿个大盾牌站远点,你就没办法我。所以越普通的武器(特点少,不易找到专门的克制之法)越容易被使用。



内力在武侠里被看作本力,而招式被看作运用技巧。内力重于技巧是不难理解的。因为没有本力,技巧再高也无法可施,伤害不大。就如一个壮汉,就是再笨拙,也比一个灵活的三岁小孩厉害。小孩灵活的打了他几百下都没事,他随手挥一下小孩就跌飞了。内力是根本,但事实上招式也很重要,因为有了本力,运用之法高明会使本力的运用效果更好。



所谓的无招胜有招,只是说攻击技巧已经比较高,可以随意发挥,不再搞本本主义,不再拘泥于平时练习的一套套的死招式。而不是说对敌的时候不使用具体的招式,真正对敌的时候还是使用了招式的,而且是临时发挥的很巧妙很合适的招式。
 回复 无名 说:
呵呵,你发挥很多。我这篇本只是戏作,意在讽说金庸小说中时有的模式化倾向,以及《笑傲江湖》中推崇气宗与其一贯立场的矛盾。当然,武侠小说也不是这么看的,当年读的时候,我也是恨不能日尽数卷。
(2006-10-09 17:03:12)
无名 ()   发表于   2006-10-08 01:49:53

好莱坞电影里,哪怕再高科技再重武器,最后还是英雄和恶人的肉搏。全世界都是这样,不知道荣格老先生会怎样说。
 回复 frisson 说:
霍霍,那是老套路了,不过通常这是因为武器没了,不得不肉搏,倒不是说自恃武艺高强。
(2006-03-07 18:48:16)
frisson (http://.)   发表于   2006-03-07 10:43:01

看到狼牙棒一节,大笑!!
 回复 summer 说:
:)我这里只讲了男主角的兵器问题,其实女主角更明显,断不能使用没气质的兵器,狼牙棒对她们来说更有害形象。
(2006-03-07 18:54:50)
summer ()   发表于   2006-03-06 13:51:40

所言即使,最重要的是头脑,心灵,其他的都是次一等的
 回复 Tristan 说:
“唯武器论”当然是不对的,不过强调精神过了头,也是很荒谬的。二战中日本人就是如此,最后还搞“学徒出阵”,拿着竹枪训练——要真的美机来轰炸,即使精神再好,这也不过是炮灰。
说得过一点,独孤求败当年可以蔑视武器,可他要是生活在现代,即使武功天下第一,他能空手对抗一辆坦克吗?(香港片里那种拳掌过处,四处轰炸的场景不算)
(2006-03-07 19:10:30)
Tristan ()   发表于   2006-03-05 23:11:3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