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赘的财产
时间:2006-03-25

“台湾悲情”的核心观点即所谓“亚细亚孤儿”:声称这个岛屿历史上屡次被各色外来者入侵和遗弃。1683年清政府攻占台湾后,对台湾的弃守而起的激烈争论也被认为是这一悲剧的一部分,并被用来证明台湾自古不属中国。

1683年在康熙帝面前建议放弃台湾的大臣,以今天的眼光看来,非但愚昧无知,甚至差点就是民族罪人了。然而历史的特点就是我们已经知道了故事的结果,而从结果反推则反过来会影响我们对历史的看法。今天看来可笑荒谬的事,当时却不必然。

类似的争论在英国也发生过:1770年库克船长发现澳大利亚,但此地物产贫瘠,离英国又极其遥远,似乎毫无用处。议会经过长期激烈辩论,最后才勉强决定把它占领下来,因为它至少有一个用处:作为流放犯人的场所。但在数十年内,澳大利亚的一切给养都要从英国运来,成了英国急于摆脱的沉重负担。

直到1770-1780年间,当哥伦布发现美洲已经300年、甚至美国也已经独立之后,以法国为主的西欧人仍在争论,美洲大陆到底是不是一块令人失望的土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拿破仑1802年肯把路易斯安那以5000万元便宜地卖给美国。事实上,正如《全球通史》里说的,如果西班牙人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他们仅仅偶然发现了一个远离亚洲大陆的新世界,那么,他们完全有可能会离开这片最初看来既没吸引力,也无利可图的荒原。”

即使对一个扩张中的帝国而言,也不是所有的属地都是有利可图的。台湾自身就多次成为这种累赘的财产。1683年清政府进占台湾后,长期都吃中央补贴:“所产不敷所用,止赖闽省钱粮养赡耳”(王先谦《东华录》)。建议放弃台湾的大臣虽然眼光欠长远,但却并非毫无道理;而反对放弃者,多数则是从这一角度着眼:即如果放弃台湾后,该岛将成为海盗巢穴或为荷兰人占领,骚扰沿海,最终为此付出的代价将更大,因为打仗是世界上最花钱的事。——从辩论双方的观点看,很少人热泪盈眶大唱“台湾自古以来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高调。

台湾并非一直都是“宝岛”,郑成功1661年收复台湾时,诸将均不肯前往这个瘴疠横行的蛮夷荒岛。甚至1895年日本割占台湾后,也觉台湾难治,徒为本国累赘负担——最初每年由国库补助700万日元(1897/98年,议会改400万日元)。一些人甚至主张以1亿日元卖给中国或外国。台湾殖民地之财政,自1905年起才独立。

这方面最著名的例子,大概要属1867年美国以7200万美元购得阿拉斯加。这笔交易以今天的眼光看来一本万利(2004年俄罗斯也有人提议将库页岛卖给中国或日本,开价20万亿美元),当时却被人讥讽为“Seward's Folly”(或“Seward's Icebox”,主办这笔买卖的国务卿是William Seward)。如果当时有人开价更高,说不定美国人就转手把这片无用的冰雪荒原卖掉了。

清朝1683年保留台湾的出发点,与罗马征服西班牙的情形类似:罗马耗费两个世纪才艰难征服此地,并被迫长期保留至少4个兵团约4万人,“罗马市民始知统治一个外国人民,不但对于做奴隶的是个烦恼,对于做主人的亦复如是,他们深恶到西班牙去从军,怨声雷动”。但元老院仍保留西班牙——为了防止该地成为敌国。然而无论从财政还是军事的观点来看,西班牙都是罗马共和国的重负而非利益。由于西班牙的经验,罗马人渐知“海外属地是个很可疑的利益”,所以在第一次马其顿战争后,不取一物,不占领一寸土地,宣布希腊自由——但不久却战事再起,最后仍以占领了事。

近代自由主义盛行时代,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一个著名论点,认为在贸易开放下,不再有必要保留殖民地:殖民地只会给母国增加负担,它需要行政经费、防务开支;母国人民要为殖民地交纳沉重的税务,殖民地不是财源,反倒是负担。这个观点在不同条件下是有争议的,但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属地并非是一个绝对有利的财产——这正如一个继承了大房产的穷人,本身只是过紧日子的,现在有了大笔无法兑换为现金的不动产,单是维护的费用就要让他破产了;即使他知道长期是会有利的,短期内他还是会喘不过气来而被迫考虑将它脱手的。

回过来看1683年关于台湾弃守的争论,我认为这是否证明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是根本无关紧要的伪问题。重要的是:在1895年日本割占之前的200多年内,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一中国化的进程,那么今天我们看台湾就跟看菲律宾、印尼一样,没什么大的区别。

后面的历史往往总是重塑前面的历史,至少在事件的意义上。彭德怀从小就有着难以自制的暴烈脾气,不爱读书,甚至揍过老师,对他深感头痛的祖母祈祷上天雷电劈死这个不孝子孙。如果他后来成为令家族蒙羞的罪犯或土匪,这些事就会成为劣迹的罪证;但他后来发迹了,老祖母迎出数十里来接他还乡,称他从小是“孝子”!而在他成了革命领袖后,这些早年事迹自然更是富于革命英雄的反抗精神。因此,即使是对同一个人,后来发生的历史也会完全重新定义更早发生的故事。一个属地的无用还是有利,也有赖于论者以多长的时间来判断其价值。

沃勒斯坦也曾谈到,假如印度南北两部分在1763年被英法分别永久占领,那么印度这个概念现在根本就不会存在,相反,南北两部分都将声称自古以来就是独立的、不同于对方的政治实体和文明形态(《印度存在吗?》)。所谓“XX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多半是民族主义者的一个有用的虚构(正如近代印度虚构了所谓“印度[祖国]母亲”),如果越南、朝鲜现在是中国的省份,我们也断可以找到无数文献证明这两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日本也是:内藤湖南就说过,日本无论就接受中国文化的早晚还是深度,远比广东、贵州、云南等很晚才汉化的省份更有资格成为中国的一省。

要是还有人对以上各事例中放弃属地的建议无法理解,那么不妨考虑这一假想:如果2007年中国登上了月球,我们会建议每年耗费1000亿人民币来实现长久占领吗?——也许100年后,这一占领会产生极大收益,但目前可想多数百姓会大骂政府,要它先管好地球上的事情。当然,将来的人也很容易找到证据说月球是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自古和中国来往频繁,不但有仙女下凡,还有吴刚上月球,第一个去月球的女性也是中国人嫦娥,比西方早了至少3000年。


  发表于  2006-03-25 20:4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听杨海鹏介绍,有幸看到这么好的一个博客。希望能开设你的专栏,将你的一些好东西呈现给更多的网友。广州 曹西弘 cnsouth@gmail.com这是我现在在21CN做的一个网页:http://news.21cn.com/today/index.shtml
 回复 曹 说:
承蒙抬爱,转载请自便,只有一个要求:请注明出处是本blog。
(2006-04-10 08:53:11)
()   发表于   2006-04-10 01:44:11

不过说起来,是不是基本上在每次激烈的争论后,结果多数是“占下来”或“买下来”呢。那么这么来看的话,既然这么做并不总是有利的,在决策者个人(如1683年决定不弃的康熙,咬牙出了那700万的日本高官,还有那位seward先生)的心中是否也许就有某些非理性的因素呢?还是他们作为成功的决策者总是能看到很久远的未来而又有信心度过眼前的困难呢?或者宏观上讲背后有什么规律呢?毕竟罗马人最后还是把希腊占了下来。



总之,有没有些很现成的真的就不要了的例子?还是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而上面的例子才是让人们津津乐道的特例啊?
 回复 molar 说:
也未必是不理性,如我在文中已经提到的,这要看以什么时间长度为衡量,在另一些情况下,占领也是为了保证其不成为敌国或为敌国所有。中国历史上就屡次占领西域,又屡次放弃——大抵在国势强盛又要抵御强大外敌时(如汉对匈奴),那即使占领代价高昂,为了断匈奴左右臂,也要占领西域。恺撒为追击Celts的后援,征服不列颠也出于一样的逻辑。
绝对不要的例子当然也很多,如古罗马放弃limes线以北日耳曼地区,中国历代多次击败蒙古高原的游牧部落,最后也总是难以保持,除了占领代价高昂,也是因为无法利用其土地。所谓得其地不可居,得其人不可用,所以金朝时对蒙古的政策就是挑拨各蒙古部落自相残杀,并定期征讨之,企图使其不能威胁边境。
(2006-03-30 19:44:32)
molar ()   发表于   2006-03-30 13:14:29

本来就没有历史,有的只是对历史的观点.唉,分久必合,合久比分.其实台湾独立运动也是一种理想主义,这就是早期台湾共产党也倡导国建立台湾共和国的原因.共产主义也是一种近乎宗教的理想主义嘛.台独就像无阶级社会一样,类似于一种末世论
象牙 ()   发表于   2006-03-28 17:28:01

将对台湾的补贴和保持占领月球假想的1000亿RMB,两者类比适合吗?
 回复 佚名 说:
如果单就对母国财政的负担来说,两者是可以类比的:
2005年中国全国税收收入约3万亿,1000亿占1/30;1683年后清政府当时对台湾每年拨款多少,我尚未见到史料记载,但林爽文起义,邻省拨给军费开支达830万两白银以上,其中福建93万两,如果以福建一年拨给台湾100万两计算,当时清政府年收入也才3000万两,也占1/30。
1895年日本占领后,初期每年拨给700万日元,而当时日本每年岁入大约1.5亿日元,这一拨款也达到全国收入的5%左右。
当然,如果从政治等层面来说,无法量化作对比了。不过说月球,也只是举一个极端的虚构例子。
(2006-03-28 20:18:43)
佚名 ()   发表于   2006-03-28 11:16:55

同意!

好象是《过秦论》里的一句话,我觉得是至理名言:

“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

也就是说人民的集体意志才是形成国家的基础。
Morris ()   发表于   2006-03-27 21:32:04

couple comments

1. in my view, “XX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is a line used to suipport claim as needed in international law. yes, it does not make much sense, perhaps what needs to be changed is international law.

2. one reason that Qing did not value taiwan is due to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value that Human Being is more valuable than Land (you get tax per household). Qing therefore restricts emigration to Taiwan, even though there was already population pressure in the mainland by 15th century, the bueaucrat did not realize that.




 回复 sunbin 说:
说的是。中国政治一向以人为中心,史学的传纪体也只有中国才这么发达。
台湾在郑氏末期大概有25万汉人,1683年降清后大批人返回大陆,1685年台湾汉人才7万人,尚不抵内地一小县人口;而守卫台湾却要耗费大量钱粮。清朝将台湾收归版图后,至少在40年内,台湾财政一直未能自立。不过后来却为闽粤的人口压力解决了一个出口。
(2006-03-27 23:44:59)
sunbin (http://sun-bin.blogspot.com)   发表于   2006-03-27 17:24:52

我真心叹服您考据的功夫和叙述观点的笔触,我曾经也有类似零星,模糊的认识,拜读大作痛快淋漓,当年之海防,塞防之争也何尝不是如此,对古人苛责确实是现代人的懒动脑的结果。

其实也要感谢西方国家体系的输入,否则当年王震入疆,张国华入藏就不会那么不计代价的顺利了。
 回复 沉睡边 说:
过奖了:),其实我这个观点也不新,柯文在讨论义和团历史时也说过,历史学家是已经知道结果了,但对当时人来说,将来会发生什么,是有无数不确定的可能性的。这也是时事观察家和历史学家的本质区别之一。
(2006-03-26 09:20:20)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3-26 00:00:0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