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生春草
时间:2006-04-10

我在电话里告诉妈妈,周末准备回岛一次。她从我疲惫而沉闷的声音中听出一点端倪,说,要是很忙就不用回来了。然而我还是想回去一趟,即使是出于自私的目的:回岛的路途总是缓慢和漫长到足以使我平静下来。

乡村公路两侧开满了油菜花,在广阔的原野上密密层层,长时间地独占着视野中的主要位置,使人很难无动于衷。虽然多年来,我愈益感到自己正在无可挽回地在故乡成为一个外人,其程度使我有时怀疑,我是否真的曾了解过这片土地的秘密。

这个村庄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土地。从田埂路向南,残存的最后一片耕地上也都已种满了香樟树。三个小女孩迎面走来,其中一个羞怯地一直偷看我,手藏在后面——她在村南的苗圃里折了几枝樱花,深怕我这个陌生人会告发她。近年来村子里似乎愈益安静了,在四月的原野上,看不见一个农民的身影,只听见布谷鸟的鸣声此起彼伏。

听母亲的描述,这一土地利用方式的转变,没有引起什么不安。其原因大概是,除了少数人外,这个村子的人长久以来就已逐渐脱离了土地,土地不再有相对于其祖辈的那种安全感上的意义,相反成了一个急于摆脱的负担。被征用为苗圃后,每年每亩的补贴是564元,种地一年也不过能得个200元左右罢了——现在种树每天的工资是男的18元,女的13元。妈妈笑着说,她一度想去种树,被爸爸阻止了,“你神经啊!为了13块钱去种一天树!”

经过上星期的雨水,整片土地都已经苏醒过来。Suda还是抑制不住对各种花草、农作物的好奇,但她最惊异的还是在池塘里看到了密密的两大堆小蝌蚪——她小时侯也见过小蝌蚪,但那仅是几个,一窝水草上看到那么黑压压的近千头,还是让她嘴巴合不拢的。她甚至略微担心地说,哇……会不会太多了?

在乡下,我略有些伤感,因为惟有在这里,我才能自由地放慢自己。最近情绪很坏,我厌恶一种身不由己的浮躁,一种精确计算的、“死限组成的人生”。说起来加班也不多,但春节后的每个工作日,我的心里都不得安宁,被一种焦虑感所主宰。每隔几分钟跳出的一堆Email和MSN窗口,也使人头皮发炸。我承认现在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有耐心倾听别人倒垃圾了,在烦躁的时刻,看到有人来诉说自己的不幸,心里真忍不住想起伏尔泰说的,“上帝啊,管管我的这些朋友们吧!至于敌人,我自己能对付。”

早年工作很拼命,即使加班到深夜,也能沾枕就睡;但近年来,即使不加班,我也很难有那么好的睡眠了,虽然现在下班后,我已经学会了不去想那些与谋生有关的事。但有时早上醒来,脑海中的事立刻纷至沓来,头痛欲裂。说起来十分可笑,我内心一直鄙夷这份工作,可有时却无法从容妥善地处理它。

我想要一个卡夫卡说的“无法回想起一切的美好清晨”——这个请求对于一个年近三十的人来说,略显幼稚和任性。虽然我坚硬的理性告诉我,这样一个清晨一旦持续,就会立刻转变为天堂般的无聊。

次日清晨下了小雨,已经抽穗的冬小麦仰望着雨水。沉寂的村庄连绵不断。我缓慢地想起诗人说过,“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离岛的路途上,眺望着青青的原野,克制是我唯一可能的姿态。


  发表于  2006-04-10 21:24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田埂路,油菜花,冬小麦,蚕豆耳朵,蒲公英,花被单草开满素蓝的小花......童年的梦遥远而美丽......有点怀念有点伤感......
linda ()   发表于   2007-05-20 19:15:22

猫哥宽宽心
jinying ()   发表于   2006-04-21 21:41:04

至于东罗马帝国不向西方求救,我想应该是于威尼斯等多年的争战有关,西方多次的十字军东征结下宿怨,被奥斯曼和西方双重打击下灭国。如果西方深刻了解蒙古及其继承者的本性就不会这么不团结了。这些蒙古突厥化统治者断绝了东西方千年的贸易通道逼迫了西方新贸易通道的寻找,客观上促进了西方文明的崛起。没有受到蒙古统治的欧洲才延续了文艺复兴以来的全面成长,遥遥领先世界。故蒙古对亚洲的统治可称为瘟疫,病毒传承顽固。亚洲大历史发展的转折完全肇事于成及思汗我想应该不过分。
 回复 沉睡边 说:
说蒙古断绝东西方通道,恐怕与历史事实相反。蒙古征服有破坏性,但不可否认也有积极的一面。我也绝不相信,蒙古入侵打断了宋朝向资本主义发展的进程。没有这一入侵,东方诸文明一样难以避免衰落。
你的观点让我想起:一个身处欧洲漫长中世纪的人,在缅怀罗马帝国时,是否也将欧洲所有的苦难都归结为蛮族入侵呢?但现在严肃的史学家都认为,蛮族入侵正是欧洲文明一千年后兴起的重要原因。不必基于感情色彩太多义愤。
(2006-04-15 11:31:17)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5 10:19:36

明王朝同俄罗斯帝国受蒙古统治边缘

--------

更正为元朝和俄罗斯帝国受到蒙古边缘统治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5 10:03:15

我对维舟先生对蒙古对亚洲政治影响的看法有所保留。希望你能对我一下认识评价:



明王朝同俄罗斯帝国受蒙古统治边缘(既非黄金家族嫡系汗国),受到的暴力和奴化统治也最为深重。俄罗斯的复兴应该缘于彼得大帝迁都圣彼得堡,全面西向得以复兴,虽然如此其东方专制传统已经承袭下来。明承元制应该也是缘于南京迁都北京。无法变法促进保障江南先进地区的发展,耗散财力于南北运输中,甚至倒退海禁。因此终明王朝没有延续汉唐宋以来的华夏人文政治趋势,蒙古奴化专制影响至清变本加利异化华夏文化。而革除这些影响一方面来源于明汉文化的艰难复兴,另一方面应激于西方挑战,中间历经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新文化运动,延安整风运动,文化大革命等重要的文化变法尚步履蹒跚走向现代化。蒙元100年统治应当是中国历史这一系列转折发展的分水岭。



而阿拉伯地区于蒙古统治融合一起,是多汗国存在发展核心地带,经历蒙古突厥化和伊斯兰化后,继承者奥斯曼帝国把持亚欧通道在辉煌的武功中也倒退了阿拉伯文明,消弭了自身文明开放复兴发展的内因动力。在西方文明和儒教圈文明双双崛起后被边缘化后对撞冲突。穆斯林世界没有一个发达中心进行文化改革带动群体效应(儒教中心我认为是日本)。最后形成极端势力的绝望报复。
 回复 沉睡边 说:
你谈兴真高,不过对以上观点我大都持保留态度。个人认为把历史太过简化是很危险的。
(2006-04-15 11:35:33)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5 10:01:00

找不到以前关于东北的那篇文章了。只好在这里跟一下。

最近我在看一个关于北京延庆古崖居的记录片时听到这样一句话:“火炕起源于东北地区。”

于是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样一篇文章《考古发现东北地区在魏晋时期已使用火炕》

http://english.hanban.edu.cn/chinese/2804.htm

魏晋时期正是东北各族兴起的前夜。也许这能证明我关于东北的开发源于取暖技术进步的猜想。

没时间进一步考据,如有兴趣你找找这方面的资料如何?
Morris ()   发表于   2006-04-15 01:00:34

我……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不说……换了本博客居然和维舟君当了邻居……溜走……
 回复 雍容 说:
欢迎雍容:)我之前已经私自链接你了
(2006-04-14 07:41:29)
雍容 ()   发表于   2006-04-13 22:37:47

其实我自己都想开题论述,但是觉得自己没有经过文科素质训练,还是抱学习的姿态最重要。



维舟先生新疆游记可是让我佩服的不得了,我家就在新疆,先生文章推荐给我在新疆党委政研室主任的大舅,他非常赞许你的见解,小处闻惊雷!
 回复 沉睡边 说:
我在新疆走马观花10天,能得到这样的赞许,十分荣幸。我也不是科班出身,你如果想开题,完全可以写啊。
(2006-04-13 20:11:07)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3 19:19:39

您这样的回答我很满意,的确如此,但是我又蹦出个想法希望您斧正:



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给世界带来的恐慌,对屠杀的漠视,对暴力的崇拜等。我们的媒体因为政治的需要美化了中东对美军的反抗,却无视宗教势力对中东世俗社会的深度介入和生命的轻视!无视中东强人强权统治和民族仇杀。而这些居然得到大多数中国穆斯林的认同,不得不佩服在这方面中国穆斯林跟国家宣传的一致性。

  

  其实这些本来不是伊斯兰教的本色。伊斯兰教中世纪曾经创造了非凡的文明和成就贡献人类,阿拉伯文明曾经如汉唐文明一样开明,宽容,创造。但是蒙古世纪大屠杀中毁灭了无数阿拉伯城市文明,扼杀了阿拉伯学者和智慧,毁灭了文明创造和传承,将蒙古统治中最暴力的基因继承下来,不但从此阿拉伯文明式微,穆斯林也一改中世纪的宽容文明变得残暴,嗜杀。对比中国明朝专制内敛残暴的开始作俑者就是蒙古对宋文明的毁灭和汉族的屠杀结束了唐宋以来的人文关怀和开明政治,继而满清在明专制基础上继续摧残我们的文明气质,断送了与西方文明同步发展的希望。

  

  我们经过那么多曲折才走上现代化的道理,才能逐步清算暴蒙对中华文明的摧残,人性的扭曲。才能无比欢欣的接受西方人本主义,自由,民主和科学精神,而反观伊斯兰阿拉伯地区在蒙古暴力阴影影响远胜中国,持续时间也最长,紧接着,近代又遭受西方文明的打击压迫,在不断抗争中根本无法有强势和和平的环境发展人本主义,反思文明弊端和清除蒙暴历史影响。所以中东,中亚的悲剧还将继续并且更加深重。可是在中国的穆斯林在目前中国和平发展的环境中不进行这样的文明反思,不从历史中恢复伊斯兰精神和文明本色,没有经过消毒的伊斯兰文明影响将不可避免的在中国成形的文明社会中成为危险的破坏力量和民族冲突隐患。




 回复 沉睡边 说:
你用了不少颇具感情色彩的词汇,对西方文明的态度似乎也颇矛盾,一时说“无比欢欣地接受”,一时说西方文明“打击压迫”。
我个人认为一个文明的兴衰,主要在内因。以你喜欢的西方文明为例,东罗马帝国继承希腊、罗马、基督教的文明,曾为一辉煌帝国,最后灭亡,其原因主要不是“他杀”,而是“自杀”。东罗马灭亡前,对西方的仇恨超过对土耳其人,宁死也不向同教的西方求救,于此也可见至少当时伊斯兰教并不向你说的那样,经蒙古征服后就变得残暴嗜杀了。
若说蒙古的残暴导致中国、阿拉伯文明的衰微,那么同样受蒙古压迫的俄罗斯何以兴起?德国在三十年战争中极悲惨,最后为何也能重生?
我也不同意你对穆斯林的一些看法。一个文明处于优势、自信和安全感较强的时候,都会比较宽容,反之则容易走极端,这未必是文明本身极端,而是被逼急了——如果地球遭外星人入侵,那么我想不管哪个地球文明,都会以极端手段来对付敌人。
你说伊斯兰教需要“消毒”,我觉得很遗憾,即使你认为这一文明具有破坏力量,我认为办法应是包容——历史上一个包容的强盛国家,通常是最容易出现各种文明交汇、和睦的情形的。
(2006-04-13 20:43:00)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3 19:13:55

维舟兄,能不能谈下您对伊斯兰教的看法,我想起了中学时候在一个回民同学家中看到的回民史,很血腥恐怖啊,反抗清兵到了风吹草动的地步,还有对非穆的杀戮,今天偶然看到同治回乱想起来感觉好恐怖啊,1000多万的陕甘汉人就这样被回教军屠杀。心里很沉重,结合当年看到的回民家手抄本,觉的泛伊斯兰好恐怖啊,中东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原来一直存在在中国历史中,希望你能就此开题,重文以出!
 回复 沉睡边 说:
抱歉,我学校毕业后就不写命题作文了,因为自知才力不足胜任,写不好。
你的两种矛盾心情也不奇怪,要是把你说的“伊斯兰教”换成早期的中/共、或大革命时期的法国、甚至美国1993年被镇压的大卫教派,或任何一个时刻感觉被围困、被追捕的组织/国家,大致也差不多。不客气地说,这是因不了解而致的两种最常见的偏见。这和是否伊斯兰教未必有关,比伊斯兰教更狂热的信仰多的是。
(2006-04-13 17:08:33)
沉睡边 ()   发表于   2006-04-13 13:28:47

三十岁,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道心理上的坎. 维舟同学,只希望你一切顺利. 请不要放弃你的BLOG,为了象我这样的你的忠实的读者.
 回复 wuhen 说:
谢谢鼓励,只要能够,我也不想放弃的:)
(2006-04-13 09:55:43)
wuhen ()   发表于   2006-04-13 04:10:06

My boss once told me: "Pressure is your own business, not me give it to you."

从此,压力我不再属于我考虑的范畴,只是见招拆招全力投入而已
 回复 qsingming 说:
这句话说得很好,谢谢晴明兄,我也要反省一下,这的确也和自己的性格有关。
(2006-04-13 09:58:30)
qsingming ()   发表于   2006-04-12 17:01:57

我也在近期,生平第一次地出现了因为工作而失眠的情况,虽然只是入睡时间延长。纷繁的头绪不受控制地在头脑中喧嚣、挣扎甚至咆哮。唉。
 回复 雪舞 说:
理解:),呵呵,但愿神给你双倍的时间;不过即使给了双倍,我想还是不够用的。
(2006-04-13 09:59:40)
雪舞 ()   发表于   2006-04-12 13:03:33

不是还有丁香,回忆跟欲望么,呵呵。

少安勿躁,少安毋躁
 回复 mas_chicago 说:
回乡的平静也是短暂的,聊胜于无。不过真的有了大量时间,恐怕也如以前漫长的暑假一样,到后来陷于颓废了。
(2006-04-13 10:01:29)
mas_chicago (http://spaces.msn.com/zhihui1975)   发表于   2006-04-12 10:12:54

:(
小小风也 ()   发表于   2006-04-12 04:42:02

自己独自静待些时间空间,或则和知交好友相约清静的随聊或者相处, 不要话很多有烦心事哪类人. .都可缓解释放疲惫. 克制不妥
 回复 无法 说:
谢谢无法,说实在的我不善于和人倾谈这些,或许是性格使然。当然,不管怎样,也都会过来的。
(2006-04-13 10:03:01)
无法 ()   发表于   2006-04-10 22:54:31

单调的重复毫无价值.烦躁.
无法 ()   发表于   2006-04-10 22:37:3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