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谈十二生肖》补正
时间:2006-04-20

《纵谈十二生肖》
[日]南方熊楠著,栾殿武译,中华书局2006年1月版

本书归入“日本中国学文萃”实在是一个不幸的错误。这本书号称旁征博引,从中可以明显看出作者其实是传统意义上的博物学家,其知识结构主要是佛经、植物学、动物学、以及细菌学、矿物学等方面,对语言学、历史、中国古典文学、人类学不甚了解。他征引最多的汉文献是《本草纲目》和类书《渊鉴类函》,充满民俗学者猎奇自喜的心态,这些传统上似乎并非“中国学”的范畴。

我很少见到一个如此有表现欲的作者,鲁迅说《三国演义》“欲状诸葛之智而似妖”,南方熊楠可算“欲显本人之渊博而极芜杂”。当真如他自述的,“信马由缰,随意议论一番”(P254)。其结果是我并未享受到智性的愉悦,相反对这种烦琐唠叨产生了反感——他有时引一个佛经典故竟长达4页(P424-428)!这种只顾炫耀自己才学,不顾读者感受的做法,大概也是古典派的通病之一。

最难以忍受的是其跑题(想必他自视为渊博),能从马说到马粪,再从马粪说到铁砂;又从猪说到强奸案和验尸法,再说到女子乳房,几乎每篇都会谈到女阴、春药、初夜权之类话题——如果对此颇有研究,完全可以另著一书。在自鸣得意之余,他时常再挟带发泄一下私愤(文中三次为同一件事反复痛骂和歌山县的官吏),又喜欢将粗鲁自许为豪侠,把学术争论视为武士决斗(P285:“笔者不到三十岁时就曾和荷兰首屈一指的中国学专家格斯坦·舒尔格辩论过,让他心服口服并亲笔写下降书保留至今”)。

按照他这种包罗万象的、毫无章法的写法,那材料几乎是永无穷尽的,难免挂一漏万。例如兔子一章,没提到嫦娥与月兔;谈到马粪,也未说在牧区可作燃料。提到中国古典诗歌中关于鸡的典故,也未引“细雨梦回鸡塞远”、“鸡声茅店月”之类有名的诗句,甚至没提到“鸡犬升天”。写作应有取舍,但作者似乎无意在这方面为文字的简练作出努力。

在写作上全凭作者兴致的另一点,就是此书各篇篇幅的差异:羊一章最短小(仅13页),其次是兔(22页),而最长的是马(122页)。其实羊对游牧民族生活极为重要,但内陆亚洲及西亚北非却看来是作者知识结构的盲点之一。这些文章自1914-1924年陆续发表,每年一篇;开始写作时作者已47岁,看得出来是一个顽固的中年人了。以他的威权性格,在生前大概很难忍受批评。

译者栾殿武系“日本千叶大学文学博士、日本城西国际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对南方熊楠看来十分推许,自述在日本已十多年,这大概也是他习惯从日文转译一些专名的原因之一。翻译这样一本天马行空的书,可想是十分痛苦的,他也作了一些校对,但仍有疏漏。

下面各条目算作补正,因为作者写作年代很早,很多现有研究已经推翻了他的结论。不过他应当为自己过于肯定的断言负责。以下仅举其要:

P2:李时珍曾说:“虎,象其声也。”也就是说虎名取自其吼声。这一见解极为精辟。自古以来,动物的名称多源于其吼叫之声。
按:作者在书中屡次提到动物的名称源于吼叫声,这在语言学上站不住脚的;如果这样,那些不会吼叫的动物又是如何被命名的?这方面历史语言学上的证据比推测更为有力和可靠:汉语“虎”更可能是因为其奔跑迅速(参周及徐《“於菟”之“菟”的同族词及其同源词》,2001)
作者十分骄傲,但很推许《本草纲目》,原因之一是他小学时就通读了此书52卷,一度被誉为神童,人总是对自己知识结构中最熟悉的部分有依赖心理。这里赞许李时珍的见解“极为精辟”(P400:“李时珍的书被誉为东方博物学的标准学说”,相反说老普林尼《博物志》“内容粗糙”),但李时珍也并非没有错误,P661还提到,《本草纲目》将蝙蝠归入鸟类。

P3:[关于中国古文中虎被称为李耳]李时珍解释说:“李耳当作狸儿,盖方言转狸为李儿耳也。今南人犹呼虎为狸,即此意也。”
按:李时珍认为郭璞、应劭等说均是“穿凿附会”,但他自己这一说也只是猜测。虎称“李耳”出自扬雄《方言》,现在学界比较肯定的结论是“李耳”指母虎(参张永言《“沐猴”解》,1992)。
这里引《本草纲目》的句子,也略有误,原文应是:“盖方言狸为李,耳为儿也。”

P4:生息于寒冷地带的中国东北虎和西伯利亚虎则毛长而色浅。老虎仅产于亚洲,北至阿姆贡州……
按:东北虎即西伯利亚虎,这里说“东北虎和西伯利亚虎”,疑是误译。阿姆贡应是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Амугунь河(在黑龙江入海口),但此并非州名。

P60:译者注:马拉巴尔海岸“现在为印度南部的基拉拉州”
按:这里说的“基拉拉州”通译喀拉拉邦(Kerala),本书中译者自日语转译国外地名、人名,往往失真。译者的这类按语注释错误的还有:
P75注“有关‘陶里桦’的风俗记述并不出自《渊鉴类函》,而是出自《辽史·礼志》。”今按这里作者并未错引,《渊鉴类函》是清朝的类书,里面往往汇集传世文献,重新排列编纂。是以该条虽最早出自《辽史》,但作者说引自《渊鉴类函》,也不能说错。其实本书中征引《渊鉴类函》的条目极多,基本都是从更早的文献中摘引编纂的。
P183译者注“南诏国是唐代出身于西藏的蒙氏在云南建立的王国,人称六诏国之一,诏表示国王的意思”。按蒙氏族属难定,但多认为属乌蛮,所谓“出身于西藏”,倒是新论。六诏也不能谓之“国”。
P280:译者注乃蛮部为“土耳其的一个部族”;土耳其显当作“突厥”。
P16和P299重复注释了贝原益轩,条目文字略有不同 

P11:根据玉尔的解释,马可·波罗的书中误将虎写成狮。……猫科动物外貌相似,因此极易混淆。
按:《马可波罗行纪》中的确有这一错误,但主要原因是他由中亚进入中国,知道波斯语sir(一般指狮子,也兼指虎),因中国无狮子,当时波斯人在中国用此字一般都是指虎,而马可波罗以为全指狮子,所以“虎符”变成“狮头牌”、“虎年”变成“狮年”。史家以此证明他通波斯语但不知道蒙古语中bars(虎)和arslan(狮)的区别。参邵循正《语言与历史》。

P29:[引《大唐西域记》中关于萨埵饲虎写成“投身饲饿乌菟”]法国的朱丽安未加任何解释便将“乌菟”翻译为“虎”,比尔对此解释为音译自猫的梵名。……“乌菟”无疑是指虎,只不过其发音恰巧与猫的梵名相似罢了。
按:朱丽安应是法国汉学家儒莲(Stanislas Julien,1797—1873),他翻译了《大唐西域记》,这里乌菟指虎是肯定无误的,但南方熊楠没有指出原因:唐人之所以讳称“虎”是因为唐高祖李渊的祖父名李虎,唐朝一度改虎牢关为武牢关;改称石虎为石季龙。P17说到日本虎年出生的孩子多取名“於菟”,最初恐怕也是受唐人避讳的影响。

P36:基督的大弟子圣托马斯曾经远涉梅迪亚、波斯、大夏、印度、埃塞俄比亚以及南美洲等地传教。……圣托马斯传教到中国,后世尊称其为“达摩”,这是由于两者的发音相近,而且《高僧续传》等都记载达摩从印度南部来到中国。
按:这一段是流行的旧说,不足凭信。St Thomas传教至南印度可能是事实,但说他是禅宗的达摩,则属无稽之谈。菩提达摩(Bodhi-dharma)是六世纪人,属大乘佛教,520年来到中国;而St. Thomas信基督教,约死于68年。两人相差几达450年,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同一人。关于这一辨误,详见龚天民《达摩不是阿罗本或多马》。
又及,这里说到St. Thomas曾到梅迪亚,当作“米底亚”(Media);而“南美洲”(South America),则近乎不可能,不知是否系亚美尼亚(Armenia)之误。

P69:据赫秦的《家兔》介绍,家兔原产西班牙,希腊、意大利及其以东地区没有家兔。
按:这里可以补充一条:“西班牙”这一地名的由来,一说即是来源于腓尼基语shaphan(野兔),因为当时腓尼基人在半岛海岸发现很多野兔。不过既然腓尼基语中有shaphan这个词,那就说明在地中海东部也应该是有兔子的。

P72:《山海经》记载:“天池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飞,其名曰飞鼠。”这个动物可能就是跳兔。
按:这里提到的动物恐应是鼯鼠。上引句出自《山海经·北山经》。北山经中下文还有提到“丹熏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鼠而兔首麋耳……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郝懿行注:“疑即尔雅鼯鼠夷由也,耳、鼯、夷并声之通转;其形肉翅连尾足,故曰尾飞。”这里提到的两种会飞的鼠,同属北山经范围,情形相似,应该是一类,况且跳兔是不会“飞”的。

P74:“绿树影沉鱼上树,清波月落兔奔流”。我曾以为……上述诗句仅是虚构……
这一段作者煞费苦心想证明兔子在水面上奔跃是有据可查的。但这十分勉强,还不如说此处的兔是因月兔而来,以玉兔称月亮,也是中国古典文学中常引的典故。

P75:[天主教教士毕嘉1688-1698年]奉康熙皇帝之名巡游了西鞑靼,当时写作的游记之中记述了康熙帝为俄罗斯人议和所派遣的代表团一行在卡卢加地区猎兔的情景。
按:这里讲的应是清军平定准噶尔后之事。“西鞑靼”即漠西蒙古,“卡卢加”应是Qarluq,即葛逻禄,也是准噶尔一带的古称。

P79:赤兔到底为何物,本人没有亲眼目睹过,但自汉末以后民间流传着“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说法,以此赞誉名驹,由此推断大概天生红色皮毛的兔子应该极为罕见,故尊为上品。
按:这一段全是作者臆想。中国古文中以兔喻骏马者很多,比较可信的说法是“兔”本义含有“飞奔”之意。参周及徐《“於菟”之“菟”的同族词及其同源词》,2001。

P80:老普林尼曾经讲人们认为越后兔因为冬季吃了雪才变白……
按:老普林尼时罗马人根本不知道日本的存在,遑论“越后”这一地区。西欧直到蒙古西征、打通欧亚大陆后才知道日本。所以这里“老普林尼”想是误译。

P115:蒙古流传着多种印度和中国的文物,两国都有崇拜龙的文化传统,因此推断龙是经蒙古传入西伯利亚的。笔者大致同意此结论……
按:中国、印度、西方所指的“龙”是完全不同的动物,只是翻译时都称为“龙”,引起混淆。西方的龙(dragon)形象邪恶、食硫磺、喷火、飞行带翅膀;而印度的龙(naga)即大蟒蛇,印度文化中以象为陆地动物中绝有力者,蟒为水中绝有力者;而中国的龙则又颇不同。作者认为这三种“龙”有传承关系,我认为是不能成立的,固然中国的“龙王”形象等有受印度文化影响的痕迹。

P119:《吴越春秋》或《越绝书》中记载说伍子胥曾经率领越国的军队讨伐楚国,在抢掠楚王的宫殿时,奸污了楚王的妃妾,以泄多年的郁愤。
按:伍子胥伐楚率领的应是吴军。
作者所说的故事当出自《吴越春秋》:“伍胥以不得昭王,乃掘平王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即令阖闾妻昭王夫人,伍胥、孙武、伯禧亦妻子常、司马成之妻,以辱楚之君臣也。”《越绝书·荆平王内传》只记鞭尸,未载后面一段。伍子胥使人娶楚君臣妻子的举动虽是出于羞辱、报复,但这并非是“奸污”,亚历山大征服波斯时也曾采取类似的举措。

P131:《大唐西域记》也记述说凌山冰雪中的龙忌讳葫芦。
按:此当出自《大唐西域记》卷一“凌山及大清池”条:“至凌山……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陵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赭衣持瓠,大声叫唤。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这些忌讳看来是过雪山时防范雪崩(所以不得“大声叫唤”)的举措,说龙忌讳葫芦似也有点牵强。

P206:古埃及的太阳神(horus)……人们相信太阳神(Ra)
按:Horus是埃及的鹰神,多以鹰头人身的面目出现,太阳神是Ra(宇宙主宰)。

P261:威震四方的强将如果乘上白马对敌人有强大的震慑作用,可以不战而退敌。……白马一般是国王或猛将的坐骑,所以有马的地方必定尊崇白马。
按:这段结论在中国史上是可以成立的,不过白马的受尊,原因是白色系五行中西方之色,而西方主兵事。《水浒传》中白虎堂是军机重地,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擅入尚且被刺配沧州,常人则是要杀头的。古代常多白袍白马银枪的将军,其本意是为显示肃杀之气。《梁书·陈庆之传》:“庆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
白马在西方传统中则是正义、力量、胜利的象征。《圣经·新约全书·启示录》:“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在圣经中,红马象征战争,灰色马象征灾难与死亡。
尊奉白马的地方都与尚白有关,所以根本原因不在马,而在白。

P284:中国的马字是象形字,这是世人皆知的事,但人们可能不知道发音是模仿马的嘶鸣。……梅和马都是源于中国的发音。
按:汉语的“马”,现在很多学者认为应是个外来词,与原始印欧语marko-(马)及蒙古语morin(马)可能有发生学关系。“马”的发音也未必一定出自模仿其嘶鸣,如突厥语马为at,则何解?日语“梅”(ume)是出自汉语发音(梅也原产自中国),但马则未必,蒙古高原以东各族对马的称呼大抵相似,汉语和日语很可能同受一种原始游牧语言中对马的读音的影响。

P296:骡子是mule,而駃騠则是hinny。Hinny的词根是希腊和拉丁语,大概和日本一样源于马的嘶叫声。騊駼和驒騱到底是何物不得而知,有的注释说是野马,大概是前述的蒙古野驴和藏驴以及野生矮马之类。
按:方壮猷《匈奴语言考》(1930)推定駃騠为蒙古语kuti(马),騊駼为chigitai(野骡),驒騱为taki(野马)。蒲立本《古汉语的辅音系统》也推定駃騠为叶尼塞语马(kut)的古语形态kuti。
P289提到周穆王八骏有“绿耳”,当作“騄耳”;P379“毂觫”当作“觳觫”。

P304:《神异经》所谓的“大宛(阿拉伯)宛丘有良马……日行千里,至日中而汗血。”
按:大宛应是今中亚的费尔干纳盆地。

P310:公元851年阿拉伯人写下的《印度以及中国航行记》……[注:见列农法语译本]
按:此系最早的阿拉伯人中国游记《苏莱曼游记》,1718年译为法文,改名《9世纪伊斯兰教二旅行家印度中国闻见录》。这里说的译者“列农”,是1845年重译的M. Reinaud。

P325:佛教的八部,天龙夜叉下面有干闼婆,最后是紧那罗。
按:“干闼婆”当作“乾闼婆”。这是译者误用了简化字,正如乾隆也不能简化为干隆。

P345:基督教徒不吃马肉,而信仰其他宗教的人并不忌讳。
按:这一节,可参见美国人类学家Marvin Harris的《好吃:食物与文化之谜》。

P356:1781年被缅甸毁灭的古老的若开帝国
按:若开王朝(Arakan Kit)被缅甸贡榜王朝灭亡的时间为1785年。

P391:从前认识的一位英国人读到《本草纲目》中的“蒙颂,猱状。即蒙贵也,状如而小,紫黑色,可畜,健捕鼠,胜于猫”译者注:出于尔雅
按:此见《本草纲目》第51卷附录,译者注有误。《尔雅》关于此只四字:“蒙颂,猱状。”郭璞注:“即蒙贵也,似蜼而小,紫黑色,可畜,捕鼠胜猫。九真、日南出之。” 李时珍文大半出此,但不能说《本草纲目》无此文。

P404:1585年……门多查在《中国大强王国史》中记述说,距日本不远有一座岛屿,名叫女儿国。岛上只有女人,擅使弓箭,为了便于射箭而压平右胸。[下注:这是抄袭古代希腊女儿国的故事情节]
按:此系门多萨《大中华帝国志》。所谓希腊“女儿国”,即Amazon,据说该国出女战士,为便拉弓而割掉右乳房,Amazon本古希腊语amazones,意为“无乳房”。

P506:[引述各种白鸡传说]由此可见,各国都认为白鸡是名贵之物。
按:这一处与上述白马故事一样,其原因都不在动物,而在白色。凡以白鸡为名贵之物的地方,都是因为尚白之俗。

P521:《二十二史劄记》:当作《廿二史札记》

P551/P559:两次提到英语henpecked,都指男人怕老婆,但对意思的解释却有不一,P551说是“受制于母鸡的公鸡”,P559说是“被母鸡啄”

P559:至于母鸡,自古以来在中国就有许多无聊的传说。母鸡报晓是女人逞威的前兆,人们非常忌讳。
按指牝鸡司晨,典出《尚书·牧誓》。不过此语是比喻,并非“前兆”。

P556:在三国鼎立的时代,战乱之后的日本刚刚等到了统一
此系战国时代,日本没有过“三国鼎立”的时代。

P568:约翰教派的大主教
按:此处应即中世纪欧洲著名的所谓“约翰长老”(Prester John)传说,但在这一流传广泛的故事中,John并非一个教派。

P574:14世纪的洛克斯圣人……人们相信只要呼唤这位圣人的名字便可治愈黑死病。……那条曾救过他性命的狗……的出生地——归属葡萄牙的领地阿佐鲁斯岛
按:St Roch是法国人,法语当读如罗什。
所谓“阿佐鲁斯岛”想是亚速尔群岛(Azores),译者从日文转译的结果。但该岛远离欧洲大陆,1431年才被葡萄牙人发现,怎么可能14世纪竟有岛上出生的狗跑到欧洲陪伴St Roch呢?此处必定有误。

P591:[七人一狗故事]预言了二百年后穆罕默德将出世……
按:此处所引的故事出自《古/兰/经》第18章,一般认为最早出自基督教传说“以弗所七眠子”。但南方熊楠说这7人睡了200年(250年-450年),《古/兰/经》原文说的却是他们睡了309年,也没有面陈皇帝、预言穆罕默德等细节。
下文提到的伊斯兰教9种神圣动物,是自日语转译造成错误最集中的一段,可看出译者对伊斯兰文化的陌生程度:如约纳(Yunus,优努思)、所罗门(伊斯兰教习惯作“苏莱曼”)、依斯梅尔(Isma'il,当作“易司马仪”)、阿布拉姆(Ibrahim,“易卜拉欣”,即《圣经》的亚伯拉罕)、谢芭女王(通作“示巴女王”)、萨雷克(Salih,即先知撒里哈)、莫塞斯(Musa,“穆萨”,即《圣经》的摩西)、贝尔基的郭公鸟(Bilqis经注即示巴女王;按《古/兰/经》记载,应是戴胜,而非“郭公鸟”)。

P595/P261在狗、马两章中重复引用了中村新兵卫的故事。其实该故事与狗完全无关,作者在狗那一章中引用此故事是为了说明“人的穿着要合乎身份,而且随年龄的增长要有相应的地位”;P618/P41:也重复引用佛经中五百猪王的故事。

P651:这个富丽涅被誉为空前绝后的美女,她的出身十分卑贱,曾在威尼斯的乡村做过采花女……当亚历山大大王占领迪拜时,毁坏了许多古迹,富丽涅曾经提出出资让人修复这些古迹
按:Phryne的出生地当为Thespiae,她生活时代的近1千年后,才有威尼斯这个城市。而迪拜当是底比斯(Thebes),现在通译为“迪拜”的是阿联酋的Dubai——P260译者注也有“迪拜是古希腊中部的城市”。

P652:宙斯……变成天鹅使利达怀上身孕生下两只鸡蛋,从一只鸡蛋中……
按:此即著名的希腊神话Leda and the swan,不过古希腊神话里一向说的只是产下两枚卵,没说是“鸡蛋”。这类卵生故事广见于各族神话,但未必是鸡蛋。

P656:永尾龙造在《中国民俗志》(1922年)上卷介绍说,中国人认为一月七日是老鼠出嫁日,直隶的吴县人称之为老鼠娶亲,山东邻邑人称之为鼠忌。
按:这里说的不是南直隶(下文有“直隶永平府”),所以想应是吴桥县。山东邻邑当为临邑;下又提到“陕西高州”,但清朝四川、广东均有高州,陕西却无,恐是商州,因字形接近而误。

P664:波黑尼亚的某地……
按:这里的地名译法有误,当是波希米亚(Bohemia),或波斯尼亚(Bosnia)。


  发表于  2006-04-20 23:4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P74:“绿树影沉鱼上树,清波月落兔奔流”。我曾以为……上述诗句仅是虚构……
这一段作者煞费苦心想证明兔子在水面上奔跃是有据可查的。但这十分勉强,还不如说此处的兔是因月兔而来,以玉兔称月亮,也是中国古典文学中常引的典故。
===========================================

印度人认为月亮上的阴影是兔子,所以把月亮叫“怀兔”,参看“大唐西域记”卷七。
因明入正理论“世间相违者,如说怀兔非月,有故”
 回复 五明子 说:
谢谢,兄台此解更加确切了。
(2008-09-07 18:50:28)
五明子 ()   发表于   2008-09-06 18:08:01

关于这一辨误,详见龚天民《达摩不是阿罗本或多马》。
==============================================

最近在看龚天民破佛的书,刚知道他是日本佛教大学文学士(佛教学专攻),大谷大学文学硕士(佛教文化专攻)。
五明子 ()   发表于   2008-09-06 18:06:05

P652:宙斯……变成天鹅使利达怀上身孕生下两只鸡蛋,从一只鸡蛋中……
按:此即著名的希腊神话Leda and the swan,不过古希腊神话里一向说的只是产下两枚卵,没说是“鸡蛋”。这类卵生故事广见于各族神话,但未必是鸡蛋。
============================================

至少应该写成天鹅蛋呀。
五明子 ()   发表于   2008-09-06 18:02:15

P651:这个富丽涅被誉为空前绝后的美女,她的出身十分卑贱,曾在威尼斯的乡村做过采花女……当亚历山大大王占领迪拜时,毁坏了许多古迹,富丽涅曾经提出出资让人修复这些古迹
按:Phryne的出生地当为Thespiae,她生活时代的近1千年后,才有威尼斯这个城市。而迪拜当是底比斯(Thebes),现在通译为“迪拜”的是阿联酋的Dubai——P260译者注也有“迪拜是古希腊中部的城市”。
================================================

下午看书,正好看见Diogenes有句格言:
The golden Aphrodite that Phryne put up at Delphoi shoud be inscribed Greek Lechery, Its Monument.
五明子 ()   发表于   2008-09-06 17:59:21

P2:李时珍曾说:“虎,象其声也。”也就是说虎名取自其吼声。这一见解极为精辟。自古以来,动物的名称多源于其吼叫之声。
================================================

赫尔德论语言起源,认为羊字来自咩咩(论语言的起源,汉译本,第25-26页),和李时珍有一比。
作者是明治人,其敢想敢干,和赫尔德一样。
五明子 ()   发表于   2008-09-06 17:52:28

补充一点:

关于子渊兄问:为何古代只有楚人称虎为“於菟”,周及徐文中解释了“菟”同族词的共生学关系,已经解释了它读音的演变,其初就是“虎”。扬雄《方言》中特意标出楚人这一方言读音,原因之一是其词头与其他地方不同。

扬雄《方言》原文说称虎为“於菟”的地域是“江、淮、南楚之间”,这片地区自上古以来,就习惯在专名之前加“於”,这一特征现在仍保留在一些地名(如无锡、芜湖、余姚、乌程)及古史一些人名(如越王无诸)中。上古史中人名、地名有“无”、“於”、“余”、“乌”词头的,大抵都在东部(如无终则在东北方),尤以吴越之间为多。所以我想之所以只有楚人习惯称虎为於菟,原因之一也在于只有这一地区的人习惯加这个词头。
维舟 ()   发表于   2006-04-24 07:45:12

中华书局的这套丛书编得颇为失败,原因恐怕主要是想大众化靠拢,主编王晓平在总序中说,他们舍弃“学术价值很高而读者面很窄”的著作,而先介绍“一批比较好接近的客人,也就是一批学者为非中国学专业知识分子写的书”。

结果是既使高端读者失望,也不见得多吸引了普通读者。
旁观 ()   发表于   2006-04-23 09:12:34

在维舟兄这里潜水多时了。您真是强人。文中提到的《“於菟”之“菟”的同族词及其同源词》一文我很感兴趣,不过网上查不到。似乎土族人(听说是吐浴浑后裔,也就是慕容鲜卑)也称虎为於菟,不知於菟一词辞源来自西羌吗?为什么古代只有楚人如此称呼呢?
 回复 觞宇子渊 说:
此文见周及徐著《历史语言学论文集》,巴蜀书社2003年9月版。
你说土族语称虎为於菟,大概是近期的《中国国家地理》青海专辑上看到的吧?我不懂土语,不过藏语称虎为stag,土语受藏语影响的可能性更大。
(2006-04-22 22:06:12)
觞宇子渊 (http://blog.sina.com.cn/u/1073662554)   发表于   2006-04-22 18:11:28

维舟兄最近写的两篇补正纠谬的文章都极好。

“荷兰首屈一指的中国学专家格斯坦·舒尔格”似乎是指Gustave Schlegel,薛力赫、施古德或居斯塔夫·施莱格尔。
 回复 乔纳森 说:
乔兄谬赞,所指甚是。此书长达700多页,我看到后来其实已略感不耐,难免前密后疏。
(2006-04-22 21:19:33)
乔纳森 ()   发表于   2006-04-22 14:40:42

某君是条小蛇吧:)
i7654321 ()   发表于   2006-04-21 00:53:4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