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邻里”
时间:2008-06-17


[美]西奥多·C·贝斯特 著,国云丹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1月版

为了更好地了解自身,我们经常求助于“他者”——人类学就是这样一门学科,印象中它总是考察一些多少有点与世隔绝的文化孤岛(通常是原始部落),通过对其社会运作的再现,来反思性地理解自我的社会和文化。因此“我们”所属的现代文明,一般是被免予追究的,但西奥多·贝斯特却偏偏把自己的田野工作基地设置在了日本东京市中心的宫本町,而且一呆就是两年。在这两年里,作者实际上也是它的一员,这使他有机会进行所谓“参与性观察”。他是一个“内部的外人”,以自己所切身体会的事例丰富理论本身。

的确,都市文明同样是一种社会组织,而且更有解剖的必要性。通过这蚁巢的一角,我们得以窥见整个东京的运作。作者不厌其烦地再三地强调基层社区与城市之间的互动和相互作用,因为这是这一点构成了城市社会表面上的稳定。在他看来,把城市视为地理上紧密相连的乡村集合体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城市基层社区不是自给自足的,而是彼此联系的义务和依赖网络。

在某些地方,东京宫本町的居民和原始部落并无差别:通过人际关系和流言进行社会控制、群体间的相互义务感、节日庆典所带来的社会凝聚力……这些地方传统和社区符号所带来的稳定性对当地居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里,现代性变迁不是那种“通过摧毁传统来前进”的极端进程,而是在一个有弹性的结构中,将传统价值和历史内涵赋予新事物,从而避免那种新事物完全替代传统所带来的社会空心化。其中一个耐人寻味的例子就是宫本町的节庆,它已被视为社区活动的象征,而非宗教仪式——虽然实际上所有传统节日最初都含有宗教意味。

在经历一段时期的“不破不立”之后,中国人如今也开始慢慢意识到,将传统事物一概视为四旧予以破除,并没有使我们转入通往乌托邦的快车道。将一片老城区完全推倒建高层,不仅比修旧如旧地保留胡同巷子的味道快速高效,也简单粗暴得多。各主要城市修复的老街区,不论北京的胡同、上海的石库门,还是成都的宽巷子、福州的三坊七巷等,到处都大受欢迎,如果没有传统的延续和更新,那么这座城市就堕入了虚无:它显得太新,没有昨天,也没有一个清晰的明天。

简·雅各布斯1961年就从城市规划学的角度指出,美国很多大城市的新城区在社区活力、安全性、归属感等方面远不如老城区。在她看来,正在走向衰亡的不是街道狭窄房屋低矮的老城区,恰恰是那些高楼林立的新城区。这两者的一生一死,最具有指标性意义的正是那种邻里间通过长时期相互交往产生的网络状结构。在另一本社会学名著《街角社会》中,我们也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一个社会相互作用程度高、彼此有着紧密依赖感的小型社会,比一个邻居间彼此孤立的现代高楼住宅区,更让人有安全感和幸福感。

《邻里东京》的不同在于:它不仅着眼于这种邻里关系构成的网络本身,还关注它在一个长时段的社会变迁过程中如何实现顺利过渡,一次次地达到动态平衡。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进入一个空前规模的社会实验之中,有关的“题材”可以说几乎取之不尽。但社会学和人类学在国内的复活,至今仍不足三十年,有关的观察相当稀少。而且传统上中国学者更多关注农村社区(如费孝通的江村研究),遭冲击最大的城市社区研究反而相对空白。八年前项飚曾在所著《跨越边界的社区》中研究北京城乡结合部的“浙江村”,他逐渐意识到,城市社区犹如海洋上的一个个岛屿,表面上独立,但在水面下却是相互连接着的——所有社区的社会组成方式都能够发生沟通和相互交错。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重视物质文明的展览,从社会学家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有些本末倒置:应该是一个有活力的人际网络(“生活”)让城市更美好,而不是相反。如果缺乏强有力的精神性存在,仅仅是拥有物品的增加并不会带来幸福感,倒是会促进人的异化和孤独感。对这一问题的深入理解,首先有赖于我们对城市中人际相互作用的洞察——对很多人来说,那就是他的整个世界。而这也就是《邻里东京》对中国人的意义所在:理解它的关键词,不是“东京”,而是“邻里”。

载2008-6-8 《南方都市报》
------------------------------------------------------------------------------------------
 
校译:
P44:连接京都和江户的东海堂(Tokaido)大高速公路:按Tokaido是“东海道”
49:tokyo-to(东京市区):按即东京都
P63:sen(一日元的1%):即“钱”
P69:皇家援助协会(Taisei Yokusankai):按即“大政翼赞会”
P105:东京市区在陆地上还包括26个郊区(shi),五个镇(machi):按“东京都、市、町”
P212:这些相扑手中包括本届的大冠军(yokozuna):按yokozuna即横纲
P232:中根智惠(Chie Nakane):中根千枝
P240:常住的神职人员(kannushi):直译当用汉字为“神主”
P241:太阳神(Amaterasu omikami):按即“天照大神”
P242:孩子满月后每周都把孩子抱到守护神这边一两次,这个习俗叫miyamairi:即新生儿的初访神社


  发表于  2008-06-17 20:1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是说你引用的这两本关于社区的书,放在中国来看问题都还挺大的。我二年级的时候顺着这条思路想过一段时间,没什么进展,转了个方向就柳暗花明了。
 回复 mujun 说:
嗯,中国当然常常是例外,所以大有可为。中国近三十年的社会变迁史无前例,为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无数课题,但当代中国学者出的佳作却不多,说起来国人是应当为之惭愧的。
(2009-01-15 12:06:37)
mujun ()   发表于   2009-01-15 10:33:39

哦哟,看来我研究neighorhood Shanghai,还算填补了空白啊……你瞎讲哦!
 回复 mujun 说:
呵呵,能填补空白不是很好吗?有些东西,就算前人讲过,但如果你能把这一概念表述到一个前人所未达到的深度并系统化,那也就是填补空白。章实斋之前也有人说过“六经皆史”,但只在他手里才成为一个理论体系。
国内社会学、人类学方面百废待兴,实在是相当大的一片处女地,有待挖掘的题材极多,君其勉之!
(2009-01-13 09:41:33)
mujun (http://mujun.ycool.com)   发表于   2009-01-12 23:38:35

吴思说恶政是一面筛子,其实文章也是一面筛子,有品位的文章足以筛掉一大批没有品位的人,没品位的文章也会把有品位的读者筛走。
我的博客之所以充斥着垃圾评论,看来是因为我造的筛子本来就烂。
向维舟兄学习,努力造一面好筛子。
 回复 李开周 说:
过谦过谦,开周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有兴趣参与讨论的较多,我的就很难激发人讨论的兴趣了。
(2008-07-10 09:13:38)
李开周 ()   发表于   2008-07-10 06:58:31

维舟 回复 mas 说:
近一两个月东亚棋局的变化非常有戏剧性,几乎是此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不过两岸、中日关系仍有可能再次冷却,还须谨慎行事。台湾在两岸直航问题上、日本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都是在自己筹码最差的时候才肯妥协,背后的较量也很耐人寻味的。
===============================================
海洋不比陆地,没法立界碑,而且去守护一条泾渭分明的主权边界,成本高而收益小。

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就像把黄豆绿豆倒在一起,倒的时候很容易,再想分开就难了。以后起了纠纷,也只能靠建立超主权的仲裁机构来解决,这个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东海下面本来探明的油气资源也不丰富,谁多挖了几桶油谁少挖了几桶油,从30年或者50年的尺度上看,都是蝇头小利而已。
 回复 mas 说:
国家间将“蝇头小利”无线上纲到国家利益的象征,也是常有的事,所以这次能达成协议,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北京能平息国内不奇怪,日本在东海问题上如今也是筹码不多了,否则风雨飘扬的福田政府是压不服右翼的。现在还只扑灭了一个小火苗,且拭目以待。
(2008-06-22 14:28:01)
mas ()   发表于   2008-06-22 02:49:26

东京,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
shirley-槌 (http://i-shirle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6-20 11:41:45

大約屬於東亞研究方向。我正打算申請這個方向呢。
woocool (http://woocool.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6-20 09:51:34

这两天东海又热了,有点法德煤钢共同体的意思了。

领导人能够承受民间压力迈出这步,有气魄有胆识啊。
 回复 mas 说:
近一两个月东亚棋局的变化非常有戏剧性,几乎是此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不过两岸、中日关系仍有可能再次冷却,还须谨慎行事。台湾在两岸直航问题上、日本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都是在自己筹码最差的时候才肯妥协,背后的较量也很耐人寻味的。
(2008-06-20 09:21:48)
mas ()   发表于   2008-06-20 02:22:55

不错的文章 呵呵
负荷开关 (http://www.chengs100.com/)   发表于   2008-06-19 21:30:12

没有昨天,也没有一个清晰的明天
=================
我们的昨天被推倒后再重组织,但重组织者的组织构成决定了明天的走向,而我们还在惶惑,因为基于个体记忆的昨天和今天都不再存在。
 回复 只走寻常路 说:
个体记忆还是存在的,只不过缺少整合罢了,对剧烈动荡后重生的民族,这点都很难,德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中国来说,端午等节日的复兴至少为延续过去提供了一种仪式。如《社会如何记忆》中所说的,关键是这种操演(performative)的仪式能一直提醒和塑造社会记忆。
(2008-06-19 12:53:47)
只走寻常路 (http://owlet.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6-19 09:24:55

社区的活力、安全性和归属感是建立在社区的贫困、缺乏私人空间和共享大量资源基础上的,北京东、西城区的高级四合院社区、上海的洋房区并没有任何活力、安全感和归属感可言。

也并不是所有北京四合院、上海石库门有活力、安全性和归属感。以我个人的经历来看,往往这个社区很团结和睦,隔壁社区就“小打天天有,大打三六九”,有不少人家闺女都指天发誓,有一天嫁出去到死也不再回来。
 回复 Leo 说:
传统社会既保护了人,也限制了人。这种相互作用较强的社区的原型就是村庄,它们具备你说的这些城市社区的所有特点。
(2008-06-18 13:09:24)
Leo ()   发表于   2008-06-18 10:43:44

我的印象中,日本人,尤以东京为甚,是相当孤立的,当然这与城市规划与设计是两码事。我好奇的是,以规划的方式能否解决类似于民族性格的问题。自恋、自闭,缺乏沟通与交流能力,这当然不仅仅是村上春树挂在嘴上“高度发达资本主义”的问题,更像是江户时代至今从未更改的气味。
 回复 viennavirus 说:
城市规划要改变民族性格只怕是不可能的,不过它的确可以为人们的沟通交通创造条件或进行限制。就像植物不会因为盆栽就发生基因突变,但其生长条件肯定是一定程度上改变了。
(2008-06-18 13:07:35)
viennavirus (http://they.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6-18 09:29:34

这个校译很横纲
mas ()   发表于   2008-06-18 03:11:3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