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人民渴望什么
时间:2006-05-05

五一将至,日常生活苦闷的人们又开始奔赴祖国各地,为拉动内需促发展做贡献。Suda想到的目的地是厦门,对我来说也算毕业多年后故地重游。消息公布后,队伍一不小心就增加到了八九人。

在出发前,少女们提出了各种担忧,例如行程(厦门对我而言就像回老家,没有人回家还有旅游行程规划)、食物(毫无疑问要吃海鲜)、手机在厦门能不能用(又不是去月球)……,还有人为了拉上朋友一起坐飞机,提出一些少女级的咨询:

小D:如果一个人什么都没有,那他有什么办法坐飞机?
歪歪:是什么没有?要是没有钱,当然不能坐飞机。
小D:不是……,他身份证等都在北京。
歪歪:那只有一个办法:劫机。
(我们后来取笑他:要是没身份证,根本上不了飞机,怎么劫机?小D也说:“就是!要是能劫机可不就能上飞机了?哼!”)

出发前一天,还有少女来问歪歪,还有没有去厦门的机票或车票,他叫:“你要去怎么现在才问?”对方答:“因为我今天早上醒来看到天气很好,突然就很想去。”歪歪坚定地答:“没有!明天就是4月30日了,票子不是一般的紧张。”他的答复使人很有挫败感:“你不是做旅游的嘛……”“……”

参团的除了我们四个坐13小时大巴到厦门的人(其中歪歪到厦门后第一件事就买了一张回程机票),还有“能吃苦、但不能太苦”的大妮、长了一身肌肉但性情温顺的Muscle、看到朋友坐长途车就深恶痛绝的小D、以及她那随身携带护肤装备不亚于少女的男性朋友。

另一个俞菁本来要去越南,后来听说歪歪不去越南,改到厦门,立刻也改到厦门。由于她买的是5月3日的打折票,我们在厦门时,她还在北京。在出发前,她打来电话表达她的顾虑:

俞菁:我想带上我的笔记本电脑,可能有用。
歪歪:那你就带着好了。
俞菁:可是我怕不安全,旅店里人杂。
歪歪:不要紧,每人都有柜子,可以上锁的呀。
俞菁:哎呀,你太天真了!那种锁管用吗?
歪歪:那你就不要带了……
俞菁:可是我又想万一要用……
歪歪:那你就带吧……
俞菁:可是被偷了怎么办?
歪歪:……

当被问起什么时候回去时,俞菁答:“我和你们一起回上海。”“那你票子买了没?”“啊,你为什么不帮我买?”“晕……,你不说我怎么敢帮你出票?”

难怪歪歪的白头发见长,经常带少女团的确是一件折寿的事情。说起来都是少男少女,在厦门却是一派老年旅游团的风格;个个都是“带着度假的心情去度假”,但不愿意带上脑子。去哪里无所谓,跟什么人去、以及吃什么才最重要。至于行程规划,爬山之类艰苦的除外,其他都无所谓。歪歪在买票计划去闽西看土楼时,发现时间紧张,遂电话回去问:“现在两个方案:要么我们赶去看土楼,但日程会比较紧;要么我们就干脆在厦门再消磨两天。”他满以为少女们会在商议后给他一个答复,不料对方说:“我们商量下来决定:全权委托你来处理,你说怎样就怎样。”——耍无赖一向是少女们的特长之一。

在厦门的两三天里,基本的日程安排通常是:每天花费5个小时吃饭、更多的时间打牌,剩下的一点零碎时间走路闲逛。由于打牌常到深夜,又没什么紧密日程,我最早建议每天睡到自然醒——不过马上就有人建议我,还是定一个时间的好,因为某些少女自然醒的时间一般是下午1点。

厦门和我1999年离去时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其中的一个变化就是人越来越多。厦大白城以东当初还是人烟稀少的荒凉海滨,在环岛路开通多年后俨然成了旅游度假的胜地。海鲜排档的生意到处火爆,这当然也是我们必不可少的项目之一。由于对海鲜的期望,Muscle说,他把“厦门大学海洋楼”看成了“厦门大学海鲜楼”。

在这种吃吃喝喝的懒散度假心情中,也无暇作什么深沉的怀旧之举。这就是现在多数人的理想:过一种没有理想的生活。劳动人们渴望什么?劳动人民渴望不劳动。


  发表于  2006-05-05 22:5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当时听muscle提到厦门行的时候,只听到说FB得不得了,没有问细节。现在看下来,实在是FB得不得了。五一跑到HK去圆对师太的憧憬,顺带到DISNEY崇洋媚外了一把。如果下次还去厦门,我也举手报名。海鲜啊~~~
雪舞 ()   发表于   2006-05-19 17:13:28

珠峰回来字都不认得了,冒用了主席的名号。。。
 回复 司司 说:
哈哈,少女也有眼花的时候。你回来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刚从海拔五六千米回到海拔三四米。
(2006-05-14 20:37:30)
司司 ()   发表于   2006-05-14 19:14:03

我虽然去珠峰了也不忘向主席汇报动向,下次我也要报名去厦门腐败!
维舟 ()   发表于   2006-05-14 19:11:35

有一个问题不明:鼓浪屿上的西式别墅,怎么看上去这么像葡萄牙的。当年占了台湾的不是荷兰人吗
 回复 yujing 说:
像葡萄牙式,其实不是。鸦片战争后,厦门和上海同列为“五口通商”之一,被迫开埠,鼓浪屿上的别墅基本都是此后所建,如现在岛上遗存的英、美、日等国的公使馆等。还有一些则是南洋富豪发财后所建,如金瓜楼,以及1895年台湾沦陷后台湾林氏渡海所建的菽庄花园。
17世纪的确荷兰人曾在台湾海峡一带活跃,不过1633年金门料罗湾海战荷军惨败于郑芝龙之手,荷/西/葡各国未曾在闽南有像在台湾那样深的势力。鼓浪屿倒是一度曾为郑成功海军的城寨。
(2006-05-14 14:18:35)
yujing ()   发表于   2006-05-14 12:10:51

海鲜令人向往, 吊党令人向往.!
 回复 wufa 说:
还是海鲜排在前面啊……
(2006-05-08 13:10:46)
wufa ()   发表于   2006-05-07 23:58:42

最后那顿“超级豪华海鲜大餐”没吃到,哇哇哇哇哇
 回复 大妮 说:
之前你也吃了三顿“次豪华海鲜大餐”啦,这次在厦门呆的时间不长,下次有兴趣也可以再去。小D一个前同事,自从数年前去了一次厦门后,至今多年,保持每年至少去一次的纪录——连我都没有对厦门热爱到这种程度呢!
(2006-05-07 11:03:47)
大妮 ()   发表于   2006-05-07 02:48:56

劳动人民的确最渴望不劳动!渴望到电话都不想接,手机差点泡在海鲜大排档的茶杯里,还被砸在了客栈的院子里。劳动人民觉悟了!于是以加倍的腐败来犒劳自己。主席夫妇走了以后,劳动人民变本加厉地进行了腐败活动:享用了超级豪华海鲜大餐。
 回复 小D 说:
你真是时刻为祖国作贡献啊!之前拼命劳动,推动经济发展;之后加倍腐败,又拉动内需。等以后赚够了钱,还是多选后一种作贡献的形式吧
(2006-05-07 10:52:25)
小D ()   发表于   2006-05-06 23:08:41

留言比正文更精彩,好歹福建这趟最后终于有了自虐的成分,前几天真是腐败得让我不堪回首啊:D
suda ()   发表于   2006-05-06 21:30:56

歪歪诬蔑少女,说少女不肯查功略,其实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去土楼前歪歪自己犯懒,乘女王不在躺在女王的床上睡觉,然后命令我去查功略,查就查吧,我查出来之后问他们要不要打印,没想到歪歪以及肌肉说:“在土楼的时候突然掏出一张纸来,傻伐?”那么好吧,我们不傻,不打印了,赤手空拳就去看土楼了。然后第二天坐在小巴上的时候周围人都是带着小纸地图的,这下歪歪流口水了……

ps补充一点土楼的见闻:

1。觉得土楼的气质真是舒服自在,不但鸡犬相闻,我还在承启楼看见一只鸭子站在门口凝神远眺,神态还颇有几分仙气。

2。刚开始看土楼时,总见每家每户门口都摆着一口大缸,内有混浊液体,我还以为是客家人酿造的米酒,后来到了承启楼问当地人厕所问题怎么解决,小伙子说,小便的话自家门口就能解决,大便要去公共厕所,我才知原来那大缸的真正用处……

3。那碗“一碗香菇瘦肉地瓜面疙瘩”其实是主要是芋艿做的,又鲜又香,给我吃的一对老年夫妻热情得要命,我本来只是坐着和他们聊天,聊着聊着他们问我吃过早饭没,然后就一定要给我乘一碗尝尝,然后大家陆陆续续都来了这里,都来尝鲜了,临了吃完了我们想给老伯伯钱老伯伯还死活不肯收,后来歪歪偷偷把钱压在了碗下面。

4。老年夫妻在招呼我们吃早饭时候,自己顺手拿了一把什么东西放在锅里煮,还有蔬菜叶子什么的,歪歪看了很好奇,问是在做早饭阿,老婆婆说这是给猪吃的……

5。土楼的东西特别好吃,鸡鸭都是放养的,而且不吃饲料,所以肉质非常鲜嫩。我们在土楼吃得还不过瘾,回到厦门还去了“鑫客家”余味重温。
 回复 jinying 说:
少女这次土楼游也受苦了,不容易。不过你一直给我感觉对这种田园气氛很有兴趣,也算如愿以偿吧?
(2006-05-07 11:01:36)
jinying ()   发表于   2006-05-06 20:32:57

劫持空姐……
nksheng (http://nksheng.blogcn.com)   发表于   2006-05-06 17:26:54

补充一点土楼行的花絮。



- 我们行前一点功课都没做,没人知道怎么去,少女们不屑于做这种繁琐的事情,我也懒得准备。直到出发前一天我看实在熬不过去了,才去了长途车站买票,听Suda说去南靖只要2个小时,就买了南靖的票,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 晚饭后嘱咐小金莹上网去看看磨房,做点功课,她欢快地满口答应,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看她神情专注地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而上铺的大妮也拖着病躯精神矍铄地居高临下帮她指点,我大为宽慰,总算少女们能够勇敢承担起责任来了!谁料没多久女生寝室内就爆发出一声欢呼“过关啦,哈哈哈!”,我跑过去一看,原来是“连连看”打通关了......



- 第二天一早我们4个稀里糊涂就上了去南靖的车,上车后我就发现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从南靖要换车去的那个镇叫什么名字了,大家也不担心,少女满不在乎的说,只要下了车就会有无数猥琐的摩托男围上来问你“土楼,土楼,土楼去吗?”。我想也只好如此了,内心中第一次对“猥琐”的人充满了期待。



- 车到南靖,我们都惊恐的发现,一个猥琐的人都没有!!路边卖冰棍的、修车的、闲聊的,没人搭理我们(我们后来才知道从南靖到土楼的山路开面包车要大约3个小时,海拔攀升六七百米,这会要了“猥琐的摩托男”的命的)。



- 只好去车站售票厅碰碰运气,路上我就在想,那个镇到底叫啥名字呢,好像什么什么“洋”,谁知一踏进售票厅大门就被人喊上了“去土楼吗?书洋的车现在就开!!”哈哈,真好运,对了,那就是叫“书洋镇”,我们欢天喜地地跟她上了一辆中巴,这才发现,我们高兴过早了,这辆定员18人的车连上我们已经被塞进了34个人!一阵挤搡,我被安排和一个老头共享一块木板,徐璟则只有一个小板凳。进入山区天开始下雨,路上经过翻车现场,真是让人揪心。一路攀升,窗外景致也变化多端,在南靖还是遍地香蕉树,一派亚热带风光,历经几个植物带,到了有些山顶垭口已经是针叶林的天下了,乍一看还令人想到滇西北。



- 土楼还真是很特别,我们和另外三个漳州年轻人包了一张面的,在几个土楼群落中上串下跳,一扫前几日老年旅游团的颓势。我很是迷恋那一跨进楼门就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爷爷在生炉子,烟气氤氲,奶奶在煮酸笋,咕噜咕噜,姑娘在洗发,小伙子在磨刀,大婶子在编篾筐,小朋友在打弹子……遍地鸡鸭猫狗,却又秩序井然。太阳从云缝中露一小脸,斜洒入土楼一片午后阳光,我就沉醉了。



- 晚上我们辗转来到永定中国土楼王“承启楼”过夜,夜色中看到这个传说中的“圆环套圆环土城”,我们都被镇住了,他外表宏大威严,不可侵犯,内部却又玲珑有致,精密机巧。深夜11点,我们偶遇“天天12点后才睡”的年已古稀的前楼长,他兴味昂扬地为我们描述了这个家族的渊源及迁徙,承启楼的来龙去脉,大楼设计时在譬如抗敌、防火、排污、蓄水等方面的精妙之处,以及大楼在族群的文化教育、信仰传承、财产分配和家族哲学等方面的卓越贡献。我们拿出前几日夜夜大怪路子的精神,听得如痴如醉,全然不知已经一钩弯月西斜…….



- 清早起床,依旧是一派热闹的生活场景,少女选了一家面目慈祥的老人家里早餐,一碗香菇瘦肉地瓜面疙瘩吃得我们浑身通畅。登上前一夜包好的面的,安然驶回了厦门。差点忘了说了,这面的的座椅及其不舒服,徐璟再一次坐了加座,一路上我们哀鸿遍野,都快要股骨头坏死了。途中小金莹灵机一动,命我们一排人做“东海对虾”状,忽尔全体向右侧身,忽尔全体向左,说是让“两边的股骨头轮流工作”,别说,这法子真管用,我就是一路呈对虾状才没有到厦门被截肢。
 回复 歪歪 说:
看来你对福建真是很不熟啊,土楼最有名的就是永定的湖坑、南靖的书洋两地。我也一直很后悔大学时没抽空去看一次土楼。
不过看来这一路你们四个都受苦啦,情形和之前在厦门截然不同。虽然你用错了成语“哀鸿遍野”,不过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哈哈
(2006-05-07 10:59:46)
歪歪 ()   发表于   2006-05-06 15:27:23

所以自从Suda自由职业了之后,我灰常心安理得的就把党内活动的组织任务移交了,少女管少女,管得好不好都是少女的事情啦。这次也实在难得,继去年夏天楠溪江之后我们吊党已经很长时间没能有这样大规模长时间的组织生活了,在经历了一个腥风血雨的四月,和展望一个可以预见的昏天黑地的五月之间能有这样一段让人心情无比愉悦的海边时光,真是让人感受到了党组织的温暖贴心,主席及夫人的崇高伟大。
 回复 歪歪 说:
最后一段唱高调啦!支部生活的丰富么,还是要靠大家出谋划策的,当然少女们的意见往往也让人瞠目……
(2006-05-07 10:49:07)
歪歪 ()   发表于   2006-05-06 13:40:21

第二段~旅游形成规划~是行程吧:)
 回复 rosa 说:
说的是,已改了:)
(2006-05-07 10:38:20)
rosa ()   发表于   2006-05-06 12:31:38

wahaha...党代表同学辛苦啦
mach (http://mach.debagua.com)   发表于   2006-05-06 01:43:48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