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差别
时间:2008-07-05

神学无妥协。宗教问题上的争端,恐怕最能体现人类的极端性:因为一些分歧而互指为非、甚至刀剑相向,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那也是一点不稀奇的。而这些导致冲突不断的“重大分歧”,往往却是极细微的差别(至少在外人看来):1054年基督教大分裂的主要争端之一,是罗马教会在圣餐礼中使用无酵饼。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1653-1656年俄国大主教尼康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引发俄国东正教会的派系分裂,而其改革的五项主要内容是:1、划十字由二指改为三指;2、在教堂里逆时针行走代替顺时针走;3、诵读经书时,每次祷告后读三次“哈利路亚”而不是两次;4、上帝耶稣的拼法增加一个字母;5、作祷告时放五块圣饼而来代替以前的七块。坚持用二指划十字、顺时针行走的宁肯受死也不肯改变,成为旧礼仪派,这些被打成异端、受迫害的人,则反过来指责对方才是真正的异端、敌基督和魔鬼。

伊斯兰教虎非耶派和哲赫忍耶派的主要区别在于:念《古|兰|经》时,前者主张低声诵读,而后者主张高声念。这个神学争端导致了天山南路黑山派和白山派之间数世纪的缠斗,以及陕甘回民之间的血腥冲突——张承志《心灵史》写的就是这段历史。伊斯兰教在中国各门宦之间的差别,大多均属细枝末节,最典型的如格底目和伊赫瓦尼两大派之间的差别,如为亡人举行站礼时,是否要脱鞋?在洗亡人时,是否在亡人身边念《古|兰|经》的第20章(塔哈章),念的话能否使亡人避免蟒蛇?接“都哇”(祈祷词)后是抹一次脸还是两次脸?……所有这些问题上,两派做法均不同(参冯今源《中国的伊斯兰教》)。

佛教也不例外,其教团的分裂多与戒律有关,例如食物可不可以第二天再吃、食盐可否放在角器中供日后使用(称为角盐净);是过了正午就不能进食,还是太阳影子不偏过两个指头,仍可以进食(二指净);吃完了还能不能再坐下来吃(复坐食净);食后,能否再去别村聚落再吃(他聚落净);坐具大小可不可以随意(无缘坐具净);可不可以接受金银钱财(受畜金银钱净)……等等,彼此意见不同,故分裂成上座部与大众部(龚鹏程《国学入门》)。上座部是以长老为中心的正统派,认为角盐净等十件事不合法,而大众部则为认为可做;佛教小乘、大乘两大支即由此而来。

佛教史最早的一次分裂起自提婆达多,此人是释尊堂弟,很早追随他,但后来却发生分歧矛盾,而引发分歧的仍集中于律的歧异。提婆达多主张“但有此生,更无后世”,于是“别立五法”,其中主要的一个饮食禁忌是不食乳酪和肉(讽刺的是这与后世大乘分裂出来时采纳的禁忌十分相似)。因为这些细节分歧,提婆达多在佛经中被极尽攻击诋毁,贬入无间地狱。律的分歧往往琐屑(佛教菩萨戒包含250条戒条[比丘]和348条[比丘尼],内容极繁杂),是外在的一些行为规范,但宗教组织往往正是由于共同遵守和使用相同的制度规范,才得以形成。“规范愈是严厉细致,与别的宗教教团及社会群体的界限与壁垒也就更为分明。”(《佛教戒律与中国社会》)唐朝高僧义净到印度求法,发现印度佛教四部之间,以着裙的差别来互相区分。久而久之,这种差别就会被本质化、绝对化,就像伊斯兰教将不吃猪肉视为穆斯林的绝对规范。

人们一贯认为中国文明对宗教较宽容,但中国同样存在不能妥协的神学争端,只不过不在一般意义上的宗教领域,而在礼仪方面。宋明两朝都发生远房宗支入继大统,新皇帝想称生父为父而引发的轩然大波;明万历帝意图废长立幼,遭群臣誓死力谏,结果是皇帝被迫放弃后长期消极怠工,数十年不上朝。朝鲜李朝的礼讼也极剧烈,宋时烈作为朝鲜儒学学者中唯一称“子”者,可谓德高望重,也很受肃宗器重;最终却因1688年立世子问题触怒肃宗,以82岁高龄被流配济州岛,随之竟被赐死。远方入继对生父母应持何礼、立长还是立幼、丧礼应守三年还是七年……这些在中国文明(尤以宋明两朝为甚)范围内都是极重大的、不可妥协的争端,多次演变成重大政治危机。由此也可见岳飞当年竟敢以武将之身上书建议高宗立皇储,堪称不知死活,引发皇帝震怒是一点不奇怪的,也是他最后死于风波亭的重大原因之一。

中国人很早就意识到了这种歧异、差别的不完整性和偏执性。《庄子·天下篇》载,墨子死后,几派门人“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互指别人是异端、误解了、走岔了。明乎此,金庸《笑傲江湖》中华山派分为剑宗、气宗的故事,就不仅仅是一个肤浅老套的江湖故事了,它也是一个深刻的隐喻,所谓“二人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然牛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上来。二人都深信对方读错了书,只有自己所记得的才是对的”,在历史上比比皆是。《韩非子·显学篇》谈到:孔墨两家的分支都自称是真孔墨,但孔墨已死,谁能决定哪个才最符合本意?孔子、墨子都自称取法尧舜,虽取舍不同,却都自称最合尧舜本意;尧舜也不能复生,又有谁能判断?这种疑问开启两个路向:一是回到原典,探究最初的本源的原意究竟为何,这是原教旨主义的发端;二是认为现有的割裂都是不完整的,而追求一种完整的、统合性的解释。前者基本是西方的路向,而中国则重后者。

黄仁宇曾说:“宗教上的事体很难中立,并且各人对神学解释之反应往往不可预知。……宗教包括了各种最高的价值和最后的观点,这些因素无法分割,也无分大小,总之就是不能妥协。”但宗教只是人类生活的一端,历史上在不同领域,其实都充斥着这种主观认定的差别。之所以说“主观认定”,是因为在某甲看来的重大分歧,在某乙看来往往根本不足为道、甚至相当可笑。2004年南京一对夫妻(都是哲学博士)在结婚四年后离婚,原因是他们长期争论黑格尔“绝对理念”思想的形成是否按时间顺序分三阶段,无法妥协。族群政治中这类“对细节的陶醉”就更多了,如羌族不同群体之间“一截骂一截”,嘲笑“吃荞麦的蛮子”,以是否吃大米作为汉与非汉的区分,只不过是人们主观的异己想象与建构。在广西山区,种水田与种旱地、吃大米与吃玉米、穿洋布与穿土布……这些相对的差别都可以被绝对化、本质化,成为族群分类的标志,并为自身的优越感合理化。

布尔迪厄指出,社会认同建立在“区分”(distinction)之上,各群体都是通过制造差别来凝聚自身的;通过创造、操弄生活品味的“区分”,一个人群借以敌视最亲近也因此最有威胁的另一群体。因此,往往越是相似和亲近的两个群体,越是有一种意图相互区分的焦虑感。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本极相近(一些西班牙学者干脆认为葡萄牙语只是西班牙语的一个方言),葡萄牙人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设法使葡萄牙语的拼法尽量与对方不一样。1991年乌克兰独立以来,患上了一种被俄罗斯学者称为“国家缺陷综合征”的疾病,即千方百计地设法证明:乌克兰不是俄罗斯。相似的例子,在韩国和台湾身上,也能看到很多。

爱伦坡的小说《William Wilson》中,主角有一位同学,与他同名同姓,并且年龄、体形和相貌比兄弟之间还要相似。他简直无法忍受这种相似。对这个极相似的人物,他怀有复杂的感情,既混有“使他恼怒的敌意(可是还不到憎恨的程度),又有些敬佩之意,更多的是尊敬之心,同时又十分恐惧,还带有大量心神不宁的好奇心”……最后,他的烦躁转化成憎恨,终于把对方杀了。现代社会的垂直流动和跨文化交流带来的可怕侵蚀力,使得一切界限模糊,因此人们加倍觉得必须要创造和保留差异——并不奇怪,在二战前,有明显特征可识别的犹太人反而少受鄙视,而那些已被同化、看起来和德国人极为相似甚至无法辨别的犹太人,却非常受德国人厌恶,因为他们模糊了界限,威胁到了自己。

这样,按Edward Said的说法,认同政治变成了分离政治——需要补充的是:在我看来,“认同政治”和“分离政治”本来就是一体之两面。爱本群体往往意味着恨另一个群体(即使不是恨,至少是排斥和抗拒),两者不可分离。在宗教上,这种排斥异端总是导致原教旨主义兼备道德至上与意识不宽容的双重特征(在《心灵史》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在现实政治中,则是一种不讲理性(不是非理性)的强烈感情,有时在外人看来,就成了一种“就是好啊就是好”的可笑自夸,自恋往往也是自怜。

毕竟,按照科学家的说法,人类和猩猩之间的基因差异也不过就是2%,而两者天壤之别的命运却由此奠定。现代工业产品的雷同使得广告的根本任务从一开始就是“制造差别”——工业产品之间并不存在本质差别,A品牌的冰箱和B品牌的冰箱都只有细微不同,然而通过操纵、运作,广告却能使人对两种品牌的冰箱有着巨大的体验反差。这其间的基本原理与现代政治如出一辙,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现代政治越来越像一场广告战了。


  发表于  2008-07-05 11:3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就比如两兄弟想分家,但没有理由,那么真的就连“吃鸡蛋你敲大头我敲小头”都会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如果他们不想分家,那么就算一个信耶稣一个信安拉两人也会相处融洽
Kuhane ()   发表于   2011-01-15 20:45:41

既然被提上来了,我再就正题补充一下

所谓细微差别,其实正体现了背后隐藏的巨大分歧,任何差别都只是借口

比如基督教大分裂,其根源是东西方政权的长期分裂,就算没有无酵饼、和子争议,别的争议也照样会被造出来

如果只执著于差别有多细微,认为这些细微差别决定了一切,就会有滑向一叶障目的危险
 回复 Kuhane 说:
这个当然,真正的分歧当然不在无酵饼本身,而在于它在神学上的重大象征意义和符号价值。
(2011-01-15 22:53:09)
Kuhane ()   发表于   2011-01-15 20:37:42

额。。纠正一下,基督教大分裂是由于是否承认三位一体,是只赞天父还是“和子”。维舟应该更严谨些~
 回复 atreyu 说:
谢谢,不过我文中也已注明,无酵饼是基督教分裂中的主要争端“之一”,我只不过是截取了一些现在看来最不可思议的细节而已。
(2011-01-15 22:52:15)
atreyu ()   发表于   2011-01-15 18:23:46

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体形上没有分别,不像蜜蜂或者蚂蚁,当了queen躯体就硕大无比,所以为了统治需要,只能不断制造人为的差别
mas (http://dabenxiong.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7-13 16:46:46

朝鲜语、日语、蒙古语、土耳其语都是胶着语,Kuhane提到日语的归类有争论,对的。但它跑不出胶着语的圈子,亲缘远不了。以我的了解。讲朝鲜语、日语、蒙古语的人互相学习对方语言的难度相当低。几种语言语法的基本结构构词方法非常相似。汉语方言千差万别,但是在根子上都是语序语言,与韩语的语法结构构词方法全都不一样。

还有个事情我得说一下:我没有得出结论说“他们都属于阿尔泰母文化”,我说的原话是 :“韩语属于阿尔泰语系,若一定要使用母文化概念的话,阿尔泰诸民族文化更有权自称韩文化的母文化。”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所谓中国文化可以以自称韩文化的母文化的话,我认为阿尔泰民族文化似乎也有资格这么说,如果不是更有资格的话。

怪我没强调清楚,我觉得母文化这概念都是蹊跷的。文化是个互相影响渗透的东西,谈母子的时候得谨慎些。俄罗斯联邦那几个阿尔泰系列共和国,半俄半蒙,他们的文化是谁的子文化?俄罗斯的还是阿尔泰的还是蒙古的?魁北克文化是加拿大的子文化还是法国的子文化?我觉得,如果一定要谈文化的母子关系,语言这个关键就不能被随便忽略。

我认为韩民族是深受汉文化影响的一支阿尔泰民族。或许像你们所说的,他现在所受影响已经大到可以改变文化归属的地步,但我仍然不觉得所谓母文化的说法是合适的。

谁是谁的妈妈,不能随便说,我是这个意思。

谢谢两位和我讨论。口气不合适的地方,多包涵。我连个马甲都没披,有点儿肆无忌惮了。
呵呵 ()   发表于   2008-07-11 22:58:22

1、维舟指出了宗教维护其差异性的一面,即不好的一面。但不可否认,它也有积极的一面。我认为某一宗教越是不屈不挠,越是坚持自己的一贯的纯洁,它的生命力越是长久。

2、至于宗教内部的各个派别,它们或许带来纷争,但本质上确是同一的,不同的基督教.信同一上帝,一个耶稣.一本圣经,一个救赎.。他们之间的纷争很多时候是借差异的旗号而逐利。

3、还有学术史上,有影响的始终是那个六经,而不是那个注。黑格尔之后的青年派和老年派相互掐架,结果是谁也不能说服谁,还是老叔、老马、老克跳出了圈圈,成了新学的始创者。
 回复 iommi 说:
这种制造差异一方面产生暴力和排斥机制,另一面也产生强大动力和凝聚力,这我从不否认,只是有时消极面压倒了积极面。至于宗教派别“本质上的同一”,我文中已说明,差异和共性的认定,都要看主观上的立足点在哪,按中世纪基督教的看法,伊斯兰教也不过是基督教的一个异端支派呢。
(2008-07-12 12:50:53)
iommi ()   发表于   2008-07-11 22:32:48

>呵呵

你的大前提就是错的
语言不同而文化相同的例子太多了,为何不可能

另外阿尔泰语族可未必包含日语,日语的定位到现在还在争议呢
如果未来哪一天证明了日语出于南岛语系的那个假说,是不是日本就和印尼及波利尼西亚属于同一个母文化
Kuhane ()   发表于   2008-07-11 16:45:40

我玩腻了自然闭嘴,不劳费心。

“均属伊斯兰文化”和“文化相同”是两回事。中国各地汉语方言歧异再大也大不过韩语和汉语的歧异。认识世界描述世界的工具从根上就不一样,谈什么相同文化?

不同文化之中有某种相似性,可以根据某种分类标准归类。这个标准可以是语言可以是宗教可以是别的任何文化现象但就是不能是国家。可以说伊斯兰文化圈,可以说儒家文化圈,佛教文化圈,可以说某某语言文化圈。但是所谓中国文化圈就是可疑的概念。有没有英国文化圈啊?

我说了个语言不同文化就不同,就被扣上语言原教旨主义的帽子。哈,基因,种族,血统,包括语言在内都是不断分化演变的东西。差异到了一定程度,再怎么说他们是一家都没用。你说超越种族观念,促进人群的融合。我觉得有差异就该各过各的。融合?谁融合谁?你愿意被韩国人融合吗?到底谁原教旨主义?

差异有什么错?制造差异有什么错?漠视甚至抹杀差异,非要趋同才是错的。你祈祷的手法我可以看不惯,但我要是非要给你掰过来就是讨厌。你原来学我用两根手指祈祷,今天换三根了,我说你忘本了,“与母文化切割”,弥漫“焦虑感”,合适吗?
 回复 呵呵 说:
那么,朝鲜语、日语、蒙古语、土耳其语作为“认识世界描述世界的工具”也并不一样,何以阁下又得出结论说他们都属于阿尔泰母文化?韩文化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差别,总比它与土耳其文化之间的差别要小吧?英语和波斯语都属印欧语系,英国文化和伊朗文化又有多少共性?
阁下立论,谈到语言,总是强调同语系之间的共性,再借此否定各文化之间的共性,夸大其差异性,如此岂能服人。
(2008-07-11 09:58:08)
呵呵 ()   发表于   2008-07-11 07:32:53

我没有注册,引用你的话: 既然在你看来“语言是文化的核心,最根本的差异”,那就没法谈了。假设如此,那现代各国只要坚守自己的语言不变,还担心什么“西方文化入侵”?语言不同而文化相同,或语言同而文化相异,此类史例不胜枚举。仅凭语言就硬说阿尔泰诸民族文化是“韩文化的母文化”,也不免主观认定和建构之讥吧。
努尔哈赤曾说:“明国、朝鲜人,语言虽异,然发式、衣饰皆同,此两国算为一国也。蒙古与我两国,其语言亦各异,而衣饰风习尽同一国也。”朝鲜作为中国文明圈的成员,向无疑问(请参见朱云影《中国文化对日韩越的影响》),阁下如有高见,愿闻其详。

我的意见:

语言同而文化相异确实很多,我同意。但语言不同而文化相同,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文化定义是什么?Culture:generally refers to patterns of human activity and the symbolic structures that give such activities significance and importance。说话算不算human activity? 算吧?语言不同,说的话都不同,是不是人类行为的一个巨大差别?怎么能算相同文化?你说他文化相似,或者同质还有可能,但说母啊子啊的就太没劲了。揪别人认祖宗吗?韩日民族显然是从阿尔泰民族中间分离出来的定居者,从中国人这边学了一堆玩意儿罢了。如果能够以文官制度结构、筷子、书写符号这些细枝小节来判断母文化子文化的话,我当然觉得用语言更可靠。

你后面的两个例子,都是别人的话。一个说“一国!”另一个说“向无疑问!” 没推理,全是结论,这才是没办法谈了呢。
蒙满不是一国。中韩朝鲜不是一国。这都已经被历史证明了。不过我不觉得努尔哈赤是糊涂。此人是个政客加军事家,说的话得从策略的角度理解。至于朱云影那个“向无疑问”...... (-_-lll)…………向无疑问你巴巴的写本书干什么……
 回复 呵呵 说:
你的话还值得一驳,我就多说两句。
语言不同而文化相同,事例甚多,怎么不可能?土耳其、伊朗、阿拉伯国家、巴基斯坦操不同语言,而均属伊斯兰文化;中国各地方言(萨丕尔说语言、方言都是相对概念,汉语方言其实就是亲属语言)歧异极大,而都属中国文化。当然你也可以硬说福建文化和广东文化不同,但不能说福建文化和中国文化不同。仅凭阿尔泰语系就认定其文化系属,那你还可以说印度、伊朗、欧洲各国都属于印欧母文化呢。
本来文化是最能超越种族观念的,因此可以促进人群的融合,而你的语言原教旨主义,其实是改头换面的种族论、血统论,语言变成了一种类似于基因和血缘的内在本质,以至于无论一个人接受什么外界影响,这种本质都不会更改。话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好谈的?阁下如再有见教,恕不作答。
附及:朝鲜属中国文化圈“向无疑问”是我自己的看法,不是朱云影的原话,我自己说的话自己负责。我列朱先生的书只是因为此书论证详密,可资参考。
(2008-07-10 11:01:49)
呵呵 ()   发表于   2008-07-10 10:37:01

现代社会的垂直流动和跨文化交流带来的可怕侵蚀力,使得一切界限模糊,因此人们加倍觉得必须要创造和保留差异。
————————
我明白咱们这儿为什么总会冒出来一些傻帽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了,以前我还以为他们是守旧心理作怪。
李开周 ()   发表于   2008-07-10 06:47:45

所谓”小中华“属于对于强国的羡慕与模仿并且以此为荣,这个大多数民族都做过吧。可是,看到别人学你家小孩用筷子汉字玩皇帝百姓过家家,就能说他是你家孩子吗?那么那个全欧洲都以说法语为荣的时代怎么解释呢?能不能得出结论说法国文化是欧洲所有民族的母文化?别人不用汉字了,就是和你分家?就是制造差异、分离政治?这种做自己就是见外的思路是不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呢?

中国文化的特质在亚洲定居民族中当然有广泛的影响,也深
刻改变了周围定居民族的文化面貌,但语言这个核心差异,用二指还是三指划十字来类比,我总觉得是不合适的。

差异并非制造的,而是自然存在。语言是文化的核心,最根本的差异。韩语属于阿尔泰语系,若一定要使用母文化概念的话,阿尔泰诸民族文化更有权自称韩文化的母文化。
 回复 呵呵 说:
既然在你看来“语言是文化的核心,最根本的差异”,那就没法谈了。假设如此,那现代各国只要坚守自己的语言不变,还担心什么“西方文化入侵”?语言不同而文化相同,或语言同而文化相异,此类史例不胜枚举。仅凭语言就硬说阿尔泰诸民族文化是“韩文化的母文化”,也不免主观认定和建构之讥吧。
努尔哈赤曾说:“明国、朝鲜人,语言虽异,然发式、衣饰皆同,此两国算为一国也。蒙古与我两国,其语言亦各异,而衣饰风习尽同一国也。”朝鲜作为中国文明圈的成员,向无疑问(请参见朱云影《中国文化对日韩越的影响》),阁下如有高见,愿闻其详。
(2008-07-10 09:24:49)
呵呵 ()   发表于   2008-07-10 03:30:45

我想问问,这知识是怎么积累的?这书是怎么有时间看的?
维舟给点参考意见吧~~~
 回复 andie 说:
我实在没什么诀窍可贡献的。无非是最笨的办法:每天拨四五个小时(晨午晚各挤一点时间)读书,其余候车、发呆、等人之类零碎的时间则用来构思和反刍消化。
(2008-07-09 20:04:57)
andie ()   发表于   2008-07-09 17:08:48

这几天在美国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美国的种族问题愈发严重,偏偏就是美国人对于种族问题的愈发神经紧张以及对于少数民族越来越多的政策倾斜造成。

美国对黑人的政策倾斜使得想上大学的黑人学生可以毫不费力的进入大学,进来之后还有各种申请不完的专给黑人设立的奖学金。这反而助长了黑人的懒惰——一个朋友告诉我在他的实验室里有一个黑人在读研,几乎不做任何事情,老板也不敢催他,因为一旦这样做,那人就可以到法院指控他种族歧视并且很容易得到陪审员的信任和同情,所以他即使水平再不行,老板最后也会放他轻松毕业。

另外一件事是今天实验室的韩国人告诉我的——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是印第安原住民的特权,政府规定其他人开设赌场都是非法的。这又是因为美国人对印第安人“心怀感恩”而做出的“政策优惠”吧。于是,很多印第安人都去开了赌场,他们的小孩就在赌场的环境里成长,堕落的一塌糊涂,除了子承父业继续开赌场之外什么都不能做,跟主流社会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在一个社会中刻意制造出来的差别和倾斜,一旦超过了一个度就会事与愿违。
 回复 Alpha 说:
对这类扶持措施,美国也有很有争论,焦点之一就是它反而造成了弱势群体的福利依赖,摧毁了他们的自尊心。涉及到族群问题,各国都很难处理好,也许唯一的办法是将他们视为公民,区别对待无论是歧视还是扶助,结果都很糟糕。
(2008-07-09 16:31:21)
Alpha ()   发表于   2008-07-09 07:58:11

宁可这个世界制造一些不必要的差异,也难以忍受太多的重复,呵呵
iommi ()   发表于   2008-07-08 12:06:19

"德里达杜撰的术语迪菲昂斯(differance)既指代差异(difference)的总体运动,也指代以差异的方式创造和推动宇宙的那种力量。在德里达看来,所有的差异中最核心的差异就是事物与内在的异质成分之间的差异,一切事物(包括迪菲昂斯这个非物之“物”)的变化之所以可能,就在于这种内在的差异。差异是事物活力和多样性的来源,是变化和变革的动力。不能容纳异质成分是走向僵死的开始。正因为如此,差异的观念与政治实践关系密切。无论是国家内部对多元性的包容,还是全球范围内对多元化的保护,都是确保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
 回复 世异则事异 说:
总部设在巴黎的广告集团Publicis Groupe的核心理念也是La différence,并宣称这是广告的基本法则。
参差多态当然不坏,也确保了变化的潜力,不过政治实践中人为制造差别(所谓“类型塑成”)、强化人群之间的边界,也是许多悲剧和社会暴力的起源。
(2008-07-08 21:36:30)
世异则事异 ()   发表于   2008-07-08 11:44:45

不好意思,确实有“释尊”这种用法。我今天看书时也看到了这个词。是我之前太孤陋寡闻了,见笑。
关于佛教戒律,可参考圣严法师的《戒律学纲要》。
G ()   发表于   2008-07-07 21:58:06

其实日本也是一个例子,不过自觉更早而已。
只走寻常路 ()   发表于   2008-07-06 16:24:24

归根结底都是现实冲突
只是以神学/认同的方式表达出来而已
他才不在乎吃的饼有酵没酵呢,如果不存在这个概念,各派照样也会在别的鸡毛蒜皮上咬得一塌糊涂
Kuhane ()   发表于   2008-07-06 12:10:55

感觉佛教大小乘的分化还是因为外道入佛的原因吧。
大众部多是外道改宗的人,自然多出异端,得不到长老的认可。至于戒律,可能只是借口吧
凉风 ()   发表于   2008-07-05 22:08:21

每次都是正好有些疑惑,就被维舟讲到心里。怎么这么巧啊……惊讶不已中。
一直都记得《小人国历险记》里面,因为鸡蛋敲大头和小头而引发的两个分裂的国家和世仇。
如开头那些宗教,对他们来说,这些细节肯定不是琐碎无关的,他们究竟把这些细节赋予了什么象征意义呢?
这个是不是跟人认识世界的方法有关?
 回复 claudia 说:
小人国的这个例子,倒有点像《百年孤独》里说的:“现在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唯一的区别不过是自由派5点钟去听弥撒,而保守派是8点钟去。”
神学无小事,中世纪基督教神父们还激烈争辩针尖上到底能站多少个天使,对虔诚的教徒来说,经典是一个字母也不能改动的,仅仅一点点的偏差就是异端,所以极细微的差别已经够了。越虔诚,越不宽容,对狂热者来说,宽容只是意味着自己信仰不坚定。
现代欧美政治人物的选举纲领,也经常极相似,只有很细微的差异(不过drunkpiano认为这是好事,意味着这些国家的政治家对大的宗旨已经没有争议),但已经足够相互区分了。
(2008-07-06 11:34:33)
claudia ()   发表于   2008-07-05 20:30:28

我家乡的回民也吃猪肉的
cjc123 ()   发表于   2008-07-05 19:58:13

"毕竟,按照科学家的说法,人类和猩猩之间的基因差异也不过就是2%"

如您的文章标题----《制造差别》,这个人类与猩猩的遗传差异的百分比,也是制造出来的。老早就怀疑这种数目及其意义了。说什么人类和小鼠、猩猩有多少百分比的基因相似性。

今天借你文章的触动,好好考证了一下,竟然发现《Science》上的一句话好和我意呀,也同样符合你文章的主旨,你也是如其所言的那样使用这个百分比的。 这句话是:“我們不妨問個問題:「研究人員能否將所有已知的數據,精確地整合出一個人與黑猩猩的
差異數字?」位於德國Leipzig 的Max Planck 演化人類學院的黑猩猩研究團隊,遺傳學家Svante
Paabo 說:「最終,我們還是會以政治、社會和文化的面向來看待我們的差異。」”


以下为全文引用来自台湾的中国生物学会(The Biological Society of China)的会刊,对Cohen, J. 2007. Relative differences: The myth of 1 %. Science 316: 1836。的翻译。在此对其表示感谢,获取Science全文,除了国内部分研究单位,对于其他闲杂人等 不容易啊;在此也对google表示感谢。

一九七五年科學雜誌(Science)發表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演化生物學家Allan
Wilson 和他的研究生Mary-Claire King 的論文,揭示了人類與黑猩猩這兩個近親物種的基因庫,
它們居然只有1%不同。現在,已是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醫用遺傳學家的M-C King 竟然說:「那
真是異端(heretical)」。
然而,King 和Wilson 也曾說,1%的差別並非全貌,他們預測在基因之外還有更深層的差
異。他們專注基因調節(gene regulation)的研究,試圖以之解釋行為與構造上的差異。最近幾樣研
究都証明他們再度展現穎悟(perspicacious),突顯一道問題:1%的老調是否該退役了?
就當前已知的數個物種的大量基因系列,學者發現許多基因在特性上有所差別,協助我們
解釋-人何以腦容量大且直立行走!黑猩猩竟然對AIDS 有抵抗力。在1%明顯差異之上,學者
發現DNA 少掉一些或基因多了一些,就改變了整個基因網絡的相關性,染色體的結構深處,潛
藏了這種「人質」(humaness)和「猩質」(chimpness)的差異。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動物學家Pascal Gagneux 說,表達兩個複雜物種之間遺傳距離的方式不是單一的。
2005 年,當King 和其他在Chimpanzee Sequencing and Analysis Consortium 的科學家首先
解開黑猩猩的基因庫時,他們比對過2.4 billion 的鹼基,得到的結果是1.23%差異,這個數字只
是DNA 的鹼基替代率,不含基因庫中的插入或去除率。而這樣的indels,就足以干擾基因,引
發嚴重的病變,例如纖維性囊腫。單是這個就額外解釋了3%的差異。
全部基因中,有一再地、隨機地重覆或流失的片段,將人與黑猩猩區別出來。由Matthew
Hahn 領導的團隊估計人與黑猩猩的基因複製數有6.4%差別,其結論是基因的duplication 和loss
可能比核苷酸(nucleotide)的替代在人類表現型的演化中扮演更舉足輕重的角色。
然而,欲將基因型與表現型聯結起來是一項令人氣餒的工作(daunting task)。人類與黑猩猩
之間3500 萬對鹼基的改變和500 萬indels,以及人類身上額外的689 基因可能沒有功能上的意
義。David Haussler( UC Santa Cruz 的分子生物工程師) 曾發現人類的調節基因,說:「要從不顯
示功能的基因上去釐清不同之處,實在是困難重重。」
Daniel Geschwind (UCLA 的神經科學家)和他的研究生Michael Oldham和UCLA 的生物統
計學家Steve Horvath 共同探尋4000 基因中有那些會同時運作?也共同在哪特定區一起表現。運
用這些數據,他們建立物種的基因網路。然而Geschwind 說:「網路中一個基因的位置隱含太多
的意義。」共同表現的基因群還有許多功能相關性呢。
Geschwind 和他的同儕把這些網路群聚成七個模組,每個模組相對應於腦中的個別區域;
比對之下,竟然人腦上有些區域並不存在於黑猩猩的腦中,例如在灰質上,17.4%的相關性只在
人的腦上面。雖然這些差異並不能立即說明何以黑猩猩不會罹患阿茲海默症,但這個圖像已經率
先說明了人與黑猩猩的表現型差異。Geschwind 說:「這項研究把關鍵性的假說具體轉化為強力
的信賴。」
我們不妨問個問題:「研究人員能否將所有已知的數據,精確地整合出一個人與黑猩猩的
差異數字?」位於德國Leipzig 的Max Planck 演化人類學院的黑猩猩研究團隊,遺傳學家Svante
Paabo 說:「最終,我們還是會以政治、社會和文化的面向來看待我們的差異。」
 回复 gofrom2004 说:
谢谢。不过此文的重点看来不在于人和猩猩之间的差异有多小(如我文中说的,是大还是小,往往是主观认定的),而是这种差异能否量化。
(2008-07-05 19:36:27)
gofrom2004 ()   发表于   2008-07-05 19:26:29

两个关于佛教的小瑕疵:
我没有见过“释尊”这种用法,更常见的是“世尊”。
比丘戒和比丘尼戒分别有250条和348条。菩萨戒是与这两者都不同的另一种戒。出家众和在家众皆可受持菩萨戒。
 回复 G 说:
这里引的“释尊”,参见王邦维《南海寄归内法传校注》序P112,我文中引的提婆达多事即出此。提婆达多派与大乘戒律之间的相似,是季羡林最先注意到的,王邦维师从季老,专治梵文及佛教史,将释迦牟尼写作“释尊”,想有所本。
关于戒条,我看的是汪向荣注《唐大和上东征传》P36:“戒分大乘戒(也称菩萨戒)和小乘戒(也称声闻戒)两种。菩萨戒中包括了声闻戒,要求的戒条有250条(比丘)及348条(比丘尼)之多,内容极为繁杂。”当然汪氏是日本史专家,而非佛教史专家,抑或是我误解了句意,容后再查。
(2008-07-05 19:44:58)
G ()   发表于   2008-07-05 18:14:56

正所谓, odium theologicum (神学的仇恨).
 回复 mondain 说:
谢mondain兄告知此语,神学领域我还须多向你请教,此处大放厥词,请方家一笑。
(2008-07-05 19:47:47)
mondain ()   发表于   2008-07-05 15:34:48

这种疑问开启两个路向:一是回到原典,探究最初的本源的原意究竟为何,这是原教旨主义的发端;二是认为现有的割裂都是不完整的,而追求一种完整的、统合性的解释。
_____________________

20分钟之前,正好看到一本说美国法律的书,中间说到:conservative的特征就是回到1776,liberal的特征就是与世局进。
然后过来感慨一番,在社会领域中,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归到这两类么?
 回复 lyrics 说:
并不奇怪,别尔嘉耶夫曾说,有两种能在人民生活中成为动力的神话:关于起源的神话和关于终结的神话。两者正是一个指向开端,一个指向未来。
(2008-07-05 19:49:41)
lyrics ()   发表于   2008-07-05 12:49:01

韩国的例子不合适。使用相同语族语言的民族尚且掐个半死,更何况韩语跟汉语完全不搭界。
 回复 呵呵 说:
朝鲜半岛在李朝时一向以“小中华”自傲,无异于内地州郡,甚至认为明亡于清后朝鲜仍是大明江山(详《大明旗号与小中华意识》一书)。近代甲午以降,民族主义史观兴起,则一变而激烈寻求“去中国化”,与母文化切割,强调自己与中国的差异,其焦虑感至今弥漫。其作为制造差异、分离政治的典型,是一点不诬的。
(2008-07-05 19:55:21)
呵呵 ()   发表于   2008-07-05 12:21:5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