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草原和海洋
时间:2004-07-14

(一)

近日浏览布罗代尔的《文明史纲》,其中写到:“中国实际上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海洋,一个是沙漠。”看到这句话,我心里一震,顿时有无限启发。只是我更愿意把“沙漠”修正为“草原”。

中国古代对外沟通路线,最著名的,一是丝绸之路,二是所谓“海上丝绸之路”,现在想来,实际上就是由这“两个出口”出去的。

如此说来,中国虽然地理上与大陆浑然连成一片,但实际上却具有“次大陆”的特性,一如印度也只有海洋和西北部开伯尔山口两个“出口”。因此,和印度一样,中国历史上的入侵者(游牧民族和日本/西方列强)也主要都是从两个“出口”进来的。

进一步来说,草原和沙漠实际上就是游牧民族的“海洋”。在《全球通史》中,作者特意指出,东起中国东北,西到欧洲匈牙利平原的广阔草原,是游牧民族的统治空间,历史上有多次蛮族入侵浪潮,都是在这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东端(中国北部)发起,最后浪潮一样推进,最终抵达匈牙利平原,波及欧洲。

中国历史上汉唐时代的强盛,是海陆两个出口同时向外洞开的;而明清时代,则是两个出口同时关闭的,标志是明朝丧失对嘉峪关以西的控制权。

(二)

作为农业民族,中国历史上屡次面对游牧民族和海洋民族的入侵而束手无策,乃至国运倾覆,何也?因为这两个类型的民族都执行同样的政策:以强大武力为后盾的经济掠夺政策。

农业民族的失败,必定先败于军事;而军事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人类军事史上的铁律:即蒋百里先生所说的,凡军事与日常生活合者胜。对于游牧民族来说,骑马如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日常的打猎就是军事训练,因此,游牧民族虽然人少,但组织结构简单,几乎可以全民皆兵;同样,海洋民族的日常生活,也使他们对海战极为熟练。最吃亏的是农业民族,他们必须放下锄头,加强训练,才能学会骑兵、海战这些他本来全然没参与过的东西,其中的劣势也就显而易见了。

中国历史上,也有过极为成功的反击,比如汉武帝驱逐匈奴、唐太宗大败突厥、戚继光扫平倭寇,但结果是:中国只求得一段时间的安宁,草原和海洋两段边境必定再次出现强大的入侵势力。为什么每次都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呢?原因还是因为中国是农业民族,农业文明无法在降水量少的地方发展,即所谓“15英寸降雨量线”,长城基本上就是沿着这条线修建的。农业文明只能驱逐、击败对方,但却限于自身力量的结构性缺陷,无法永久性地占有、不可逆转地改变对方的文明模式。而只要不能改变和控制这种异质文明,则对方早晚会卷土重来,尽管也许不是同一个民族。

一句话说,正如“制海权”对于海洋民族的重要性,“制草原权”对游牧民族来说也极为重要。按照定义,制海权指的是“己方船只可以自由通行而对方不能。”而中国正由于是一个农业文明,因此不能做到控制海洋和草原。而对方能在草原和海洋上自由通行的结果,必然是一次次地“兵临城下”。

(三)

更有趣(或可悲)的是:历史上的中国王朝,对于来自草原和海洋的民族,其反应几乎是一样的。

中原王朝一方面对于其商业要求予以满足(榷场、茶马互市/市舶司、广州十三行),必要时甚至委任这些民族的首领为商业官员(萨宝/沿海城市的波斯领袖),对于边缘地带的商业城市也予以承认(呼和浩特/租界)……

另外一点,对两者的军事防御思想也极为类似,比如为防止倭寇,浙江一带也有修建长城;海禁令与历史上禁止与草原游牧帝国进行铁器等交换也有类似处;军事防御的思想都重在消极防守(直到今天,中国海军的指导思想仍然是“近海防御”)……

如下其中有几个事件也许暗示了这种思想:

1,盛唐时苏定方攻破西突厥后又率军渡海灭百济,并与日本水军战于白村江;
2,明朝战胜倭寇的戚继光被调任去古北口防守蒙古;
3,鸦片战争中,清朝将在新疆平乱有功的杨芳调去海防。

这也许暗示,在朝廷的心中,无论是来自草原还是海洋,防守这两种“蛮夷”是没什么差别的。当然,结局是以上戚继光、杨芳两者都只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有贡献,调任后则无贡献。(以上还可以举出僧格林沁调防英法、林则徐放逐新疆等,但都不如以上两个例子贴切)


  发表于  2004-07-14 09:3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那我送你一册吧.
莫待无花 ()   发表于   2004-07-16 11:44:56

“地理决定论”对我观念的影响,我自己也感觉到了。也许是因为我一向喜欢地理,容易接受年鉴学派的“长时段”理论。不过我坚持认为,地理是历史中始终存在的重要因素。


国民党的边疆问题我资料看得很少,想到了,但不敢发言。昨天倒是想到一个新的例子,即左宗棠主持福州船政局后调任平定新疆,不过他其实本来就是陆军出身。左和李鸿章当时就海防还是陆防的争论也很有趣。


陈正祥的著作只在网上看人说起过,在大陆似乎没有出版,无缘得见。国内有出版的《草原帝国》,系法国人格鲁塞所著,论述上自斯基泰人,下至游牧民族军事优势在康熙时期彻底崩溃,和陈著截然不同。陈著重点在拓拔魏,关于此的著作国内现在甚少,最近只有田余庆的《拓拔史探》。
维舟 ()   发表于   2004-07-16 09:55:50

陈正祥的《草原帝国》有没有看?




老兄深受地理决定论的影响。说到朝廷人事调动,颇有意思。其实还可以谈谈国民党的边疆问题等,应该对现在更有启发。
莫待无花 ()   发表于   2004-07-15 13:46:1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