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特色的现代化
时间:2008-08-12

《日本文明:一个比较的视角》
[以色列]S.N.艾森斯塔特 著,王晓山 戴茸 译,商务印书馆2008年5月第一版

自近代以来,在强势西方文明的全面压力之下,所有欧美以外的各国都面临着同一个国家任务:实现现代化,以期和欧美人平起平坐。然而一两百年下来,迄今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非西方国家只有日本,它明明白白地打破了那个被默认的规则:非西方国家永远无法赶超欧美。因此,日本的成功对所有人都具有吸引力——非西方国家急于想复制这种成功,同时,它也触及了西方人的中枢神经,驱使他们重新审视西方文明的某些最基本假设。

关于现代化的前提和条件,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问题多而答案少,但正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从文化特性中去寻找答案。通过对社会价值观的梳理和结构分析,他们得以解释一些看似费解的现象:相对欧化的拉美很多国家独立已接近200年,但仍有大量人口处于贫困,而在二战结束时仍普遍比拉美贫困的东亚各国,却经历了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实际上,如果不从这个角度入手,日本的成功几乎是无法解释的。

艾森斯塔特作为第一流的社会学家,他对“日本文明”的研究的出发点即在此。因此,对他而言,“日本文明”并非一般人概念中日本的宗教、瓷器、建筑、书画、俳句……之类的器物或实体,而是一种有别于其它文明的类型特质。正是这种根本的特质本身,使日本人成其为日本人,也是日本社会之所以演变成目前这个样子的最终原因。

由于对“现代”和“古代”对立的两分法强调,很多人常容易产生一种幻觉,即经过一次革命性的转换,历史在一个分水岭的时代断裂,从而进入到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新时代。但正如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奠基于黑暗的中世纪,日本成功实现现代化的变迁也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一些核心的传统思想。其中最显著的例子即是一个不代表任何规则制度的“空壳”式的天皇制度,正因为天皇向无实权而仅是一个符号和象征,因此这个模式可以装入任何东西,并通过天皇而被合法化。这样,通过“旧瓶装新酒”,近代天皇制摇身一变为新的政治目标服务,没有引发国民的精神危机。

日本明治维新不是一次革命,没有将“旧残余”扫地出门,因此常被一些学者批评为“不彻底”,但也因此日本的社会变迁避免了落后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常见的剧烈社会动荡。现代化是一个双面刃:一面它是对原有传统稳定结构的大破坏,以便在其废墟上开辟新局面,另一面社会稳定却又是现代化的保证。打个比方,现代化的力量犹如洪水,可以灌溉发电造福于人;但如果没有坚固的堤坝,则它将漫出河床,摧毁原有的一切。绝大部分后发国家都无法处理好这对矛盾,通常是现代化进程启动之后就与原来的社会结构产生猛烈的输血反应,或很快失控,以至于旧的被全面摧毁,新的却迟迟没有建立起来,同时社会陷入分裂的动荡:通往繁荣的变迁总要经过一个漫长痛苦的“泪谷”。

现代日本当然也不是无痛分娩的,但它所经历的“泪谷”却短暂得多,程度上也较轻。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个原因:日本的变化模式强调象征的延续,从而减弱了社会变迁导致的断裂之感,避免了难以承受的对社会基本前提的推翻和质疑。也就是说,日本对外来影响的吸收,是依照自身的前提来实现的,而不是像“全盘西化”要求的那种异化(为了实现现代化,必须抛弃自身文化)。同时,近现代日本的政治精英始终牢牢控制着变迁进程,所谓“创造性的保守”。

这样,日本最终形成了一种有异于欧美的现代性:在保障自身文明特性的同时,官僚集团和国家力量的控制又大大强于欧美。在大正时期,政党第一次成为日本的主要政治力量,内部矛盾开始苏醒,世界范围内自由与民主理想也非常普遍,似乎日本已在同一方向上进发,但自由主义在日本迄今仍是极为衰弱的力量,基本无人挑战日本社会中国家进行干预的角色。按欧美的标准,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结合”——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立宪民主政权,但市民社会却非常脆弱,日本是一个“受到高度管理控制而又非极权的社会”。在艾森斯塔特看来,这一矛盾和困惑(当然是欧美人逻辑看来的困惑)正是理解日本社会制度的关键。

不论在西方人对此多么困惑(或嘲讽也罢),用邓小平的话说,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一制度的成功运行已为自己赢得了合法性:它证实自己是适合、适应日本的那种现代性,事实上完全照搬西方经验既会水土不服,在技术上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和魂洋才”的成功使得日本在战前一度抱有一种优越心理的使命感:即日本结合了西方的技术文明和东方更高尚的精神文明,从而受命引导世界超越西方现代主义,迈向更高境界。

近现代日本走过的道路,中国在一定程度上也将走过,或正在走过。中国实现现代化后的社会形态,最终很可能更接近于这个令国人爱恨交织的近邻,而不是欧美。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对我们具有更重要的参照意义。如果说日本当年的成功击中了一些西方人的中枢神经,那么正在浮现的中国巨龙,正在给他们以更强的震撼,它的成功将是史无前例和颠覆性的,迫使西方人对自身的文明前提再次予以反省。中国学者应当为这一天做好准备。

载2008-8-8《广州日报》,略有删节
------------------------------------------------------------------------------
校译:
P1:《日本作为现代国家的崛起》,P8作《日本作为现代国家的出现》,此书中文版名《日本维新史》
P14:罗兰·巴特的《奇迹的帝国》:按L'empire des signes是《符号帝国》
P20:F.L.K.徐:按Francis L.K. Hsu,即许烺光
P22:轴心文明(用卡尔·贾斯帕斯的说法):按“贾斯帕斯”通译“雅斯贝尔斯”
P232:1582年,皇室建议织田规避,并任命他为太政大臣、关白和政体将军:按“政体将军”当作“征夷大将军”,即幕府将军的正式称号。此句叙述也有误,当时天皇是让织田信长在三官职中择一,但信长并未接受朝廷官职(“三职补任问题”),旋即在本能寺之变中丧生。
P236注:《国性爷合战》:按当作“国姓爷”
P237:伊势的日神庙:按即供奉天照大神的伊势神宫
P281:对梅特里亚这位未来佛陀:按“梅特里亚”(Maitreya),本页下注为弥勒佛,但却与P248所注不同
P299:在印度,凯拉里即为四条河流的发源地,被认为是梅鲁山:按“梅鲁山”当即Meru,应译为“须弥山”(Meru=Sumeru)。印度神话中四大河的发源地是阎浮提洲的阿耨达池,不详“凯拉里”何指
P318:1867年广泛的厄加乃卡舞蹈团体:按厄加乃卡即“可好了”
P490:V.S.纳依保罗所称的“受伤害的文明”:按Naipaul现通译为“奈保尔”,著有《印度:受伤的文明》
P504:“庇荫”当作“荫庇”、索引当作索隐;P629:《忠诚藏》当作《忠臣藏》


  发表于  2008-08-12 09:5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日本是19世纪唯一实现自强的国家,但日本也并不是你们想象当中那么了不起。日本的那套东西,土耳其奥斯曼没搞过?埃及没搞过?为什么人家失败了?因为他们就在欧洲的脚底下,旁边又没有大清这种大肥肉,有的时候国运来了怎么也挡不住的,就是如此罢了。
()   发表于   2008-11-15 14:55:49

你推荐的书没找到,只有日文版的,我借了一本

Building "our Manchukuo" : Japanese city planning, architecture, and nation-building in occupied northeast China, 1931-1945 / by David Vance Tucker.
Imprint Ann Arbor, Mich. : University Microfilms International, 1999.
 回复 Transhumanist 说:
那本西村成雄的书尚未译成中文,我也是机缘巧合在旧书摊上买到的。
(2008-09-24 18:54:30)
Transhumanist ()   发表于   2008-09-23 15:36:56

维周对朝鲜的评价不大恰当,朝鲜二战结束前被日本控制,他虽然对欧美列强来说吸引力不大,对日本来说却是块肥肉和跳板。韩国独立后时间尚短,无法和日本作比较
 回复 Witten 说:
我这里提朝鲜与日本相似、却未能主动实现现代化,指的是1860年代之际,日本完成了明治维新,而朝鲜仍是“隐士之国”这一事实;当时日朝的外部环境颇为相似,都受列强迫近。待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后,自然难以对比了。
(2008-08-29 13:40:36)
Witten ()   发表于   2008-08-29 13:16:45

乐观或者悲观,这是由立场决定的,呵呵
Witten ()   发表于   2008-08-29 13:13:53

我对日本谈不上爱,只有恨,什么叫幸亏了日本的榜样和刺激,他来抢劫你,吸你血,你对他就要恨,至于学习日本的西化,那是两回事情,向强势文明学习,本来就是任何国家都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我是第三国的公民,说不定会认为日本这样子做很正常,谁让中国当时那么弱,不吸中国的血,吸谁的血。
但抱歉,我恰巧是中国公民,你对我祖国以前做的事情,我是记下了,不管将来报不报仇,但你以前对我做的这些破事,我是永远记得的。
P.S. 朝鲜和日本可不一样,朝鲜的话,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从清廷独立吧。
()   发表于   2008-08-27 18:40:01

可能“凯拉里”是“凯拉什”之物吧。凯拉什,藏语称冈仁波齐,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是冈底斯山的一个山峰。是印度教、喇嘛教、苯教、耆那教的圣山。根据印度教的叙述,该山是湿婆的居所,是世界的中央,有世界上最重要的四条河流从其发源,很象你P281校译中的叙述。中国政府今年关闭该山的国际朝圣活动,曾引起印度教徒的反弹。

维舟 回复 Leo 说:
谢谢指正,Kailash的确曾被视为须弥山和世界的中心,但为何被译为“凯拉里”还是颇不可解。
(2008-08-14 20:14:22)
Leo () 发表于 2008-08-14 17:18

===================================================
在books.google.com上正好可以查到这个书的英文版(不知是第几版,版权页不给显示)。如果原来就是用英文写成的话,那么在原书中,作者用的词是“kailari“(第249页最后一行),所以看来这里似乎不是译者的问题。

我这是不是这个词在某文(比如梵文)中的某种变格形式的拉丁转写。
 回复 molar 说:
谢谢,这个词有机会待查。
(2008-08-27 23:03:02)
molar ()   发表于   2008-08-27 17:07:09

不是国力,是国家规模,我说错了,因为国家规模适中,所以不太可能成为超级大国,因为国家规模适中,所以才能成为世界霸主的好枪手,容易控制,对于敌人也有一定的威胁性。
()   发表于   2008-08-27 04:56:29

最后,日本的成功,它的国力适中,离开欧洲较远,也是个很关键因素之一。
因为国力适中,又紧挨着超级大国(我指的是规模上的)——中国,所以开化前,没多少人关注过日本。在远东,列强大多把精力放在中国身上。
崛起之后,日本作为制约俄国的棋子和枪手,成了英国扶植的对象。
日本的现代化成功,里面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吸中国的血,离开了中国,日本怎可能摆脱工业化所必需的养料呢?少了劫掠中国,日本什么也不是。
 回复 君 说:
在西方列强殖民浪潮下,日本能得以幸免,的确有其十分幸运之处:列强想要掠夺的资本、劳动力、市场,日本都远不如中国、印度有吸引力,地理上也过于偏远。不过这些只是外部因素,《日本文明》强调的则是内部因素,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何外部因素和日本类似的朝鲜,没能主动实现现代化?
你对近代中日的评价,倒很典型地体现了一种爱恨交织:日本靠劫掠中国才得以壮大,但又幸亏了日本的榜样和刺激,中国才得以脱胎换骨。
(2008-08-27 08:25:01)
()   发表于   2008-08-27 04:44:47

19世纪末,欧亚世界岛仅存的几个非欧洲文明的老大帝国,其实已经对欧化绝望,大多已自认为无法赶超西方文明,清廷当时也有此倾向,然而甲午一战,给了中国士大夫一记大耳光,日俄之后,西化图强,学习日本成为当时的主流,它给了中国人成功的希望,甚至间接否定了满清政府的合法性。
日本的成功,甚至可以对埃塞俄比亚产生冲击,但冲击最大的那个,无疑就是中国了。
回头看来,日本的成功有很多关键因素,包括单一的民族,天皇万室一系的象征,还有幕藩体制下,相对独立的地方政权,此前有过移植文明的经验,甚至开化时文明程度适中,与西方的接触较少等等...
很难想象,离开日本的成功,世界,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
()   发表于   2008-08-27 04:27:31

不管日本愿不愿意承认,日本其实是东亚文明的一员,就算是东亚文明中的异类,却仍旧是其中的一员。
我一向认为,对中国现代化影响最大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俄国。
俄国我们先不去说它,日本可以说是极大的加速了中国的现代化。
日本的西化成功,给中国提供了东亚文明现代化的一个范例,也提供了深入了解,解释西方文明的一个途径。
日本对中国持续的压迫与刺激,日本对东亚文明主导权的争夺,这些都加快了中国的现代化,加快了中国的社会重组。
在被日本亡国随时随刻的阴影下,被日本步步紧逼的阴影下,中国人爆发出了最大的潜力,可以说,让中国这个人口超级大国摆脱了中世纪的束缚,日本是个很重要的因素。
()   发表于   2008-08-27 03:52:50

你这片结合 http://kielboat.spaces.live.com/blog/cns!9FEA95EE7176EAF5!711.entry#comment 《民粹威权主义正在成型》 两者一起看,对比起来还满有意思的
 回复 tt 说:
亨廷顿的《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也值得一看。追赶型的现代化大抵都是很艰难的,所谓“后发优势”常常远不能抵消劣势。我个人不大愿意对此作道德评判,而宁可放到比较现代化的框架内去理解。
(2008-08-25 15:37:37)
tt ()   发表于   2008-08-24 12:46:42

日本民众倒是不像中国“人人都是政治家”

-------------------------------------------------------------------------

转别人的话

日本国内的政治形式是一种通过某种程度的手段让老百姓和真正的政治隔离的统治方式,所以日本大多数老百姓对政治的理解可以用白痴来形容,远不如中国这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了几千年国家的老百姓的基本政治知识普及,就算是真正的日本政治家,也难出一个有战略观的,日本这国家的政治手腕从来都是战术一流,战略不入流,老在大问题上摔跤。

不让你谈政治,和让你根本就不懂政治,这是两个级别的东西,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被列强玩了两百年,这些经历下平民中的政治素养和基础知识的普及是日本根本难以比拟的,日本是干脆从教育上把精英集团和平民政治隔离了,平民根本就接受不了什么有关政治的知识
 回复 Kuhane 说:
日本近代以来的政治向来是小圈子的精英政治,所以才能有派阀和世袭议员,而对平民参政的放开步子也极小极慢。不过也许因此,日本政局的动荡,在后发国家中倒是相对较小的。
(2008-08-20 08:59:19)
Kuhane ()   发表于   2008-08-19 22:53:32

日本民众倒是不像中国“人人都是政治家”
viennavirus ()   发表于   2008-08-19 22:15:34

也许看看当年日本在今天的中国东北地区的现代化进程,也能提供一些线索。
 回复 Transhumanist 说:
这方面囿于历史原因,国内的研究非常之浅,且像南京大屠杀一样,往往不能从纯学术的角度加以评判。日本学者的研究较深入,如西村成雄《中國近代東北地域史研究》,但译成中文的极少。
(2008-08-18 20:35:14)
Transhumanist ()   发表于   2008-08-18 16:55:16

哈哈,过去说读维舟总有读中国布鲁克斯之感,现在维舟不承认也不行啦!不信请看:
http://www.nytimes.com/2008/08/12/opinion/12brooks.html
而且我发现两人是同一天写的(美国的11日正好是中国的12日),晕了 。。。
 回复 花桥荣记 说:
谢谢花桥兄抬爱,这篇我此前也看了(不过是转译过来的)。确实我也认为“中国梦”对不少后发国家更有示范意义(“美国梦”的初始条件其实要求很高,因为美国实在是世上最幸运的国家之一),至少这一点上我是同意他的。
不过这篇我只是8/12贴出来,写作其实在一周前(8/8见报的)。
(2008-08-16 18:13:10)
花桥荣记 ()   发表于   2008-08-16 17:36:33

博主,您的该篇日志已经被推荐到人文频道,请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

感谢您对BlogBus的支持!
BlogBus (http://pindao.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08-15 17:06:43

另外,虽然作为中国人很不愿承认,但日本和欧美平起平坐的政治地位是建立在对马海峡帝俄舰队的熊熊烈火之上的

==============================================
同样的,中国的国际地位来源于最近的一次朝鲜战争,其实也间接地帮助了日本。
mas ()   发表于   2008-08-15 06:09:19

新加坡,香港,甚至南韩都不足为例,充其量不过是西方文明的据点而已。炮楼能代表“大东亚共荣"很成功吗?
mas ()   发表于   2008-08-15 06:02:38

被人诟病的中国政治制度,其实恰恰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竞争性的官僚制度,高度分化的政治结构,和可以媲美新教伦理的“光宗耀祖”的文化。后发国家能不能现代化,其实早在公元1000年以前就已经被决定了。
mas ()   发表于   2008-08-15 05:58:51

日本人的理想社会像砖墙一样,所有人各居其位,这不是指个人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而是指所有处于某个地位的人都必须按照那个地位的要求严格行事,唯一高居所有人之上的是一个虚幻的偶像,这样以压抑所有人的代价获得整个社会的发展

另外,虽然作为中国人很不愿承认,但日本和欧美平起平坐的政治地位是建立在对马海峡帝俄舰队的熊熊烈火之上的
鬣狗有一个习惯:不敢进攻比自己高大的动物,所以人在面对它的时候,必须在头顶拿一个东西以显示自己能压过它,不然的话,它永远想咬你
()   发表于   2008-08-14 23:04:02

可能“凯拉里”是“凯拉什”之物吧。凯拉什,藏语称冈仁波齐,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是冈底斯山的一个山峰。是印度教、喇嘛教、苯教、耆那教的圣山。根据印度教的叙述,该山是湿婆的居所,是世界的中央,有世界上最重要的四条河流从其发源,很象你P281校译中的叙述。中国政府今年关闭该山的国际朝圣活动,曾引起印度教徒的反弹。
 回复 Leo 说:
谢谢指正,Kailash的确曾被视为须弥山和世界的中心,但为何被译为“凯拉里”还是颇不可解。
(2008-08-14 20:14:22)
Leo ()   发表于   2008-08-14 17:18:10

民众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民族能够强大~~但是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强大~~是特权阶级整天莺歌燕舞~~底层民众为温饱担忧惶惶不可终日的强大~~还是社会公平~~机会均等~~民众能够安生度日的强大~~?经济发展是民众追求更高质量生活的手段~~其本身并不是目的~~眼睛里看着日本的经济发展跻身发达国家之列就想中国也可以这样腾飞~~这未必不是另一种照搬~~日本的经验对中国确实有借鉴作用~~但并不是决定性的~~也不应该成为中国发展的目标~~
skylight727 ()   发表于   2008-08-14 08:01:15

那么正在浮现的中国巨龙,正在给他们以更强的震撼,它的成功将是史无前例和颠覆性的,迫使西方人对自身的文明前提再次予以反省。中国学者应当为这一天做好准备。

哈耶克曾说过:“所有通往地狱之路,原先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
hometown ()   发表于   2008-08-14 04:11:22

日本社会所谓的高度管制,跟中国有本质的不同,就是这种管制是(相对)自发的,是公正的,不是按照金钱权力社会地位而让上位者可以随意规避也确实竞相规避践踏,底层人民却要在体制机器的威胁下一丝不苟的遵循的,而是确实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向上的观念,或多或少确实是发自内心的认同的。日本社会有较高的凝聚力和统一性,在这一点上,和西方固然完全不同,和中国也同样完全不同,其实能借鉴学习的东西并不多。前面有人说螺丝钉这个词,中国当前的文化是绝对不能容许以螺丝钉作为人生理想的,必须爬到别人头上去,这一点上从好的意义上来讲可以鼓励大家奋斗创造,但是从不好的意义上来说,彻底否定了人和人之间协作和共生的关系,转而极端化鼓励竞争和斗争,没有人去做基础的事情,最终阻碍了整体的发展。
Julien ()   发表于   2008-08-14 01:23:37

如何打造充满智慧的职业政治家,我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
苗苗 ()   发表于   2008-08-13 14:50:45

写得好.充满激情又非常成熟.
苗苗 ()   发表于   2008-08-13 14:47:04

"然而一两百年下来,迄今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非西方国家只有日本,"
新加坡呢?不算吗?不济一点韩国怎么样?如果撇开国家的观念,台湾呢?
私以为,文化的作用在维舟的这篇文章的有点过于浓重了.仓廪实而知礼节,公民意识更多的是建立在满足了温饱之后的事情.
Bora ()   发表于   2008-08-13 10:11:39

自近代以来,在强势西方文明的全面压力之下,所有欧美以外的各国都面临着同一个国家任务:实现现代化,以期和欧美人平起平坐。然而一两百年下来,迄今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非西方国家只有日本。 - 这同时也是一个被美国驻有重兵的国家, 因而,其压力"还是很大的.
 回复 abc 说:
政治地位是另一个问题,日本在实现现代化上至少是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了。
(2008-08-12 21:11:10)
abc ()   发表于   2008-08-12 18:15:02

现代化不光是科技和经济方面的发展~~还应该包括社会文明的发展~~前者是手段~~后者才是目的~~仅仅科技和经济得到发展~~而不能建立现代的社会体制和公民意识~~这样的现代化就是不完整的~~是顽固的旧文明在现代化大潮冲击下产生的怪胎~~相比建立现代的社会体制而言~~更难的是建立公民意识~~正因为如此~~日本成为一个如维舟所言处于高度管理控制中的非极权国家~~尽管有了民主的制度~~但是日本的民众还是习惯于找到自己在国家金字塔中的位置并安份度日~~我认为这也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东方文明最大的弊病~~忽略个人的价值~~而强调集体的力量~~以至于建立起民主制度以后~~许多人感到无所适从~~自觉或不自觉的回到螺丝钉的岗位上去~~
 回复 skylight727 说:
不要急于嘲笑“怪胎”,混合的杂交种往往才强有力;无论在理论还是现实中,完全移植西方的制度都是不可能的。因此与其讥讽和批评你说的“怪胎”和“弊端”,不如去追查下它的成因,以及它是否真的那么糟糕?
(2008-08-12 21:15:34)
skylight727 ()   发表于   2008-08-12 16:41:48

“那么正在浮现的中国巨龙,正在给他们以更强的震撼,它的成功将是史无前例和颠覆性的,迫使西方人对自身的文明前提再次予以反醒”,这句话的风格颇不像维舟的,维舟真的确信吗?

中国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可持续的吗?且不说高能耗低附加值的旧疾未去,羁绊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也还看不到希望,本应作为创新动力的高校、科研院所依然裹足不前,维舟何以如此乐观?
 回复 feizhihong 说:
中国的确还有大堆问题有待解决(恐怕永远都会如此),但私见以为中国近代以来的社会重组已经完成,你说的这些问题可以减慢中国前行的速度,但不大可能使这一进程中断。按你的说法,那么日本现代化也可以说未完成了。
(2008-08-12 14:09:21)
feizhihong ()   发表于   2008-08-12 13:28:0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