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雷、镜子及其他
时间:2008-08-17

成吉思汗幼子拖雷(Toloui),据波斯史料记载,其名在蒙古语中的含义意为“镜子”;他死后蒙古人为避讳还特地将“镜子”一词改用突厥语Keuzgeu来称呼[1]。对这一解释,伯希和态度谨慎[2],因为在对古代或异域地名、人名的释义中,经常出现一些流变讹误和伪解释(如将“无锡”强解为“没有锡”),此所谓“语言的疾病”现象。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伯希和的保留态度(“这种解说之价值,我不敢保其必是”)是正确的,因为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位蒙古英雄的名字为什么要叫做“镜子”呢?

蒙古语“镜子”通常作Toli(新蒙古语толь)。新疆有托里县和托里乡(属乌鲁木齐县),均出自蒙古语“镜子”,都因为境内泉水、湖泊清亮如镜而得名[3]。内蒙呼伦贝尔的伊图里河镇的“图里”也同样是形容水清如镜。地名由此得名是解释得通的,然而男性人名“镜子”粗看是令人费解的,因为“人们的名字包含着宗教性的意义”(John Mbiti语),通常总别有寓意。

镜子对现代人而言已成为一件极普通的生活用具(这也是我们对拖雷意为“镜子”感到费解的根源),然而在古人和原始部落民看来,这却是极不寻常的物件。他们对镜子都有一种超现实的解释,认为它具有鬼神一般令人恐惧的法力,镜中的影像是灵魂或神秘的幻象——试想一下“照妖镜”的传说:任何妖怪在这一神镜面前都会露出原形,即其真实的灵魂。直到近代,锡金的村民仍对照相机极为恐惧,“他们把照相机上的镜头叫作‘那匣子的凶恶眼睛’,认为它摄像时连他们的灵魂都摄走了,相片所有者控制着这些灵魂,对他们施加魔咒。他们还断言拍摄的风景照片毁坏了山水风光。”(《金枝》上册)相机镜头能摄取灵魂,其巫术原理的根源就在于镜子的神奇力量。

在北亚萨满教传统中,镜子一向是萨满巫师最重要、威力最强的法器之一。铜镜在北方民族的民俗中被视为太阳、光明、温暖的象征,极有神力和威严,铜镜是降伏难以被别的神制服的妖魔的有力武器。鄂温克族萨满的铜镜(称“托列”)有时全身悬挂二十几个之多[4];锡伯族《萨满歌》中也经常提到“托里”。那乃(赫哲族)萨满的托利有如下功能:“它是一种能够照出人间一切事情的镜子,此外,托利还是萨满用的盾牌,可以防御恶鬼射来的箭矢。……托利愈多,就说明萨满愈富。”[5]此外它还能预见未来,且是各类疾病神灵的栖身之所,所以萨满可用铜镜按摩患处来治病。满族婚俗在新娘车子前面的顶部要挂铜镜(称toli或tori),以保护新娘不受精灵侵害(史禄国《满族的社会组织》页90)。对鄂伦春人来说,铜镜具备三项重要功能:辟邪、巫术道具、治病工具[6],这三者都与萨满、魔力密切相关。

这一习俗不仅在北亚游牧渔猎民族之中,在中日韩古文化中,镜子也有相似的象征寓意。镜自古就被中国人视为震慑邪魅的神器,葛洪《抱朴子》:“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试之,唯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道士入山,常背铜镜,“邪魅不敢近,自见其形,必反却走转。”李商隐诗:“我闻照妖镜,及于神剑锋”。六朝之镜含有浓厚的道教色彩,“镜”与“剑”乃是道教中作法时的两大法器[7]。中国古代的“镜听”即一种占卜法:怀镜胸前,出门听人言,以占吉凶[8]。隋朝王度《古镜记》即记载古镜所具的神秘力量,按小南一郎的解释,“古镜”实象征王氏家族的“神器”;与“失镜”象征“失天下”相反相成的是,在纬书中,“得镜”可以用来象征“得天下”。直至初唐贞观之治,创导以铜、古、人为镜,乃成新的带浓厚儒家色彩的意识形态[9],但这一传统仍未泯灭,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所撰《本草纲目》中,仍相信“镜乃金水之精,内明外暗,古镜如古剑若神明,故能辟邪魅忤”——以李时珍对医术的精通,仍相信这类“无稽之谈”,可见这一观念之深入人心。

福永光司早已注意到,日本皇室的三神器(镜、剑、玺)与中国道士作法的法器之间的相似性。但这三件神器,尤其是镜与剑,恐是东北亚萨满教中被普遍视为具有神奇力量的器具。镜子最初传入日本在弥生时代,被日本人视为圣物,挂在胸前辟邪。镜子在日本民俗中相当重要,被认为可以控制超自然力,至今仍被供奉于一些神社,作为神的化身(八咫镜即作为天照大神的御灵,祭在日本神社之祖伊势神宫内)[10]。日本人认为镜子照物照人本身就说明它具有神秘性和魔力,关于镜子辟邪纳吉、映照人心、使妖魔现形、预见生死……等的信仰和传说很多。在朝鲜半岛,下迄前4世纪的朝鲜青铜时代所使用的“两种典型的青铜工具为琵琶形的短剑和多节粗线条的镜子”,“图饰精致的多节铜镜一类物品也显然成了其权力的象征”[11]。镜之所以具有如此重大的意义,显然是因为它实际上承载和代表了一种宗教性权威的力量。

关于镜像与灵魂的联系,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古埃及文明中镜子也被视为具备神圣和永恒的力量[12],埃特鲁斯坎语中“灵魂”一词hinthial的本意是“镜子里反射的形象”。北美印第安人曾经问欧洲人为什么早上起床后总要立刻在镜子里看看自己,“他们是否担心如果不履行这一仪式就会死去,即丧失其灵魂?”[13]在藏传佛教中,镜子亦为重要法器之一[14],朴趾源《热河日记》记载1780年在承德见班禅喇嘛,活佛号称有“五色镜”,可以照人肺腑,满蒙官民皆笃信不已。

由于其神秘力量,镜子总被古人与宗教或巫术联系在一起,罗马的占卜家们被称作specularii,该词在拉丁语中的词根意为“镜子”,即对镜思索之意[15]。著名的白雪公主故事中,皇后每天都可以从镜子那里得到“谁最美”的答案,这暗示了镜子所具备的魔力。德国民间传说中,镜子则被视为死神隐蔽的场所,妖魔利用镜子的反照能力,扰得人不得安宁。因此人在临终前要将镜子用布蒙住,以使亡灵能安详地解脱尘世罪孽,升入极乐世界。镜子之所以具备这些神秘力量,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它在古代社会极不易得,文艺复兴时威尼斯即以制造镜子、玻璃获巨富,17世纪时镜子制成的首饰等价于戒指、项链等一类,常作为昂贵的结婚礼物[16];直到近代它普及为家家必备的廉价之物后,才逐渐成为资产阶级自恋的象征。

蒙古语“镜子”(toli),其语源不详为何。鄂温克、锡伯、赫哲三种语言一般划属阿尔泰语系满语支,但其“镜子”一词却与蒙古语相同。满语“镜、鉴”一词buleku,却被属蒙古语支的达斡尔语借用(bulkw);另一种蒙古语的分支保安语,“镜子”一词则借自藏语(ŋerta)[17]。它们均与突厥语“镜子”keuzgeu的发音有显著不同,可见这一词